这是一场挑战社会禁忌、探索性别、性欲、色情与心理的展览。

展览的布展角度是弗洛伊德曾经探讨过的自慰问题,主题为“孤独快感”,因为主办方认为:自慰的艺术是一种“孤独的快感”,而不是“孤独的恶习”。

该展将于 4 月 18 日起在伦敦弗洛伊德博物馆开启,Chantal Faust、Antony Gormley、Annie Sprinkle 等艺术家的作品均将参展。

下面是展览的部分作品:

Chantal Faust 《浮动》 (Float)
Antony Gormley 《受精》(CONCEPTION)纸上的红色部分为血液与精液的融合。
Jordan McKenzie《用过的》(Spent), 蓝色部分为艺术家的精液在石蕊试纸上的显示效果。
无名氏《时间倒转》(Time Inverted)

弗洛伊德虽在 1912 年说:“一个共识——与‘自慰’有关的话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他在研究早期实则和当时许多人一样,认为自慰有致病作用。直到出版《性学三论》时,他才转变了态度,提出了婴幼儿普遍自慰的激进观点。

弗洛伊德认为,幼儿同样具有自慰行为,如控制排便(他认为这样可以刺激肛门表面敏感的黏膜的特有感受具有很强的性意味),而在幼儿 4 岁之后,一些性活动的细节会在个体中留下深刻印象并保存在潜意识中,对成年后的人生产生影响。

随后,他从自体性行为(autoeroticism,亦可译作自慰)开始,围绕着压抑——他谓之“不正当的性冲动元素”——构造了他整个的文明理论。

对自慰问题的探讨没有止步于此。在拉科尔的一本《孤独的性》中,这位性学家专门探讨了自慰的文化史,他指出现代意义上的自慰研究是启蒙运动时期的文化产物,并认为自慰成为个体发生的一部分:“我们经历自慰,我们依赖自慰,我们走向性成年。” 

有趣的是,哲学家吉尔·德勒兹还曾将精神分析学比喻为“自慰”,自慰者仅仅是制造幻觉的人。精神分析分析学恰恰是一种自慰,一种普遍化的、组织化的、编码的自恋主义。

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则会通过自慰这一”孤独的快感“作为切口,来“讲述人的故事”,这些故事囊括古今,同时也包含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等多种形式。

布展者希望以此来探讨“我们与自己和他者间的复杂性爱及亲密接触”,并希望通过这种挑战社会禁忌的形式,能够产生关于性别、性爱、色情、心理健康等方面的广泛对话,从而为艺术、性健康、性教育做出贡献。

除了展览本身,弗洛伊德博物馆还将举办相关的素描活动、戏剧表演,以及“孤独愉悦:艺术和精神分析”的主题沙龙。

题图及文内图片/弗洛伊德博物馆主页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