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nod 在蒙古语里叫“大眼睛”,想要加入这个团队,你确实需要一双大眼睛。

它隶属于 DigitalGlobe 商业卫星公司,是一个充满好奇心和社会责任感的卫星图像分析众包团队。定下项目后,DigitalGlobe 会为它提供卫星图像,然后它会召集志愿者分析观察图像,试图发现蛛丝马迹。

Tomnod 第一个项目是在蒙古草原上寻找成吉思汗的坟墓。成吉思汗临死前要求将自己秘密埋葬,其坟墓地址一直是吸引众多科学家的未解之谜。于是,2010 年,Tomnod 开始搜索行动。超过 1 万人筛选了 8 万 4 千处可疑的地方,最终找到了 55 个可能的坟墓所在地。不过,他们目前仍没有找到目标。

除此之外,Tomnod 还寻找南苏丹食物短缺的迹象,在飓风玛利亚之后分析波多黎各的卫星图像,来诊断垃圾、道路和桥梁堵塞,确定重灾区。

现在,它又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从 30 万平方公里的沿海冰面上寻找海豹的踪迹。明尼苏达大学的生态学家 LaRue 想通过发现海豹的行踪,研究南极洲的沿海生态系统、渔业情况和气候变化。

志愿者 Melissa Dozier 说:“在某些方面,南极洲项目非常适合 Tomnod。项目目标是了解海豹的栖息地和数量,从地面上勘测是很难完成的。”

在提供了一些基本的寻找要点后,志愿者们需要仔细观察图像,并勾选他们是否从中看到了海豹。事实上,图像上几乎都是冰块,发现海豹比“大家来找茬”难的多。Earther 期刊的记者看了几十张图像但什么都没发现。Tomnod 指出其中一张有海豹,是记者看漏了。为了减少错误,Tomnod 会把相同的图像给很多不同的志愿者检查,它还有一套帮助筛选错误信息的算法。

(箭头所指都是海豹)
(圆圈里有 10 只海豹)

还是有很多热心的志愿者参与进来,尽管从图像中发现海豹的概率非常小。其中有一个看了超过 2 万张图像。LaRue 说,志愿者知道他们发现海豹的概率非常之低,但还是很有动力。这让她感到惊讶。

不过,只发现冰块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它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海豹的习性和栖息地。“知道海豹不喜欢在哪儿出现也很重要,这让我们的科学研究更加丰富饱满。” LaRue 说。

麦克默多站(美国在南极洲西部的研究站)的科学家们花了几个世纪研究这些海豹,并知道了很多关于它们饮食和行为习惯的信息。

例如,海豹捕食南极圆鳕鱼。当地的人们也捕食这种鱼,掌握海豹的行踪就可以促进当地的渔业发展。当海豹没有在大洋深处潜水时,它们在南极洲的冰块上放松休息。冰块的厚度与气候变化密切相关,这可以让研究者改进预测未来的气候模型。

LaRue 将会依据 Tomnod 提供的数据,结合麦克默多站的资料,作出进一步的研究。

Dozier 说:“如果只有一个科学家研究南极洲的海豹问题,他一辈子都研究不完。大家一起合作就能实现目标。”

题图来源 Earthe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