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ASQ上发了一篇文章,对于做制度理论(institutional theory)和社会责任投资(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的朋友,可能会有些小帮助。

一个社会有不同的层面,比如有市场,政府,宗教等。每个层面有自己的制度逻辑(institutional logic)。这些逻辑影响着基本的价值假设,观念和实践,而且不同的逻辑之间经常存在互斥的情况,例如市场的逻辑往往就和宗教的逻辑会有冲突。在金融市场,最主导的逻辑指向的是个人主义和最大化逐利的原则,我们且称为“金融逻辑”。这套逻辑,结合全球自由化的浪潮,席卷世界各国,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组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fund)的不断壮大,就显得特别令人费解。照理说,社会责任投资基金,加入了社会逻辑的内容,强调了环保和社会福利的概念,理应违背了金融逻辑的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兴起才对。

这篇文章,追溯制度逻辑理论的根本,提出其实金融逻辑的作用比想象中的复杂。一方面,过往研究确实发现金融逻辑抑制那些具有社会导向的金融组织。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研究指出各种逻辑之间可能也会有互补的情况。为了理解这些逻辑什么时候互斥,什么时候互补,这篇文章用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的创立率为指标,进行了一番探究。

简单来说,金融逻辑的作用其实有两层。如果抽取金融逻辑的“目标”,则金融的存在是为了逐利,那么社会责任基金是有悖于金融逻辑的“目标”的。但若抽取金融逻辑的工具性,金融的存在也提供了各种资源,工具和手段。在很多情况下,金融逻辑的“目标”和“工具”是紧密结合的,但也有疏松结合的时候。

文章认为,一个社会里金融逻辑的强度,跟社会责任基金的产生,有着一个倒U的关系。一开始,金融逻辑的“工具”性发挥作用,不断地提供给社会责任基金产生的资源,因为那时候金融逻辑的逐利“目标”,还不紧迫,还没有被制度化。但随着金融逻辑占据了太大的社会比重,逐利就会成为唯一可取的目标,而社会责任基金的社会倾向,就会被认为是不专业不恰当的。因此,在金融逻辑的比重适中的时候,金融逻辑的“目标”限制不太强,金融逻辑的“工具”供给还不错,社会责任基金这样有所偏离“金融逻辑”的组织,就会得到最大的发展。我们还探究了工会,基督教和政府对于金融逻辑和社会责任基金之间关系的影响,具体细节欢迎各位读者参照全文。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有三大要点。第一,看不同逻辑之间可能从互斥转为互助,这里面主导的逻辑(金融逻辑)的社会成分起到了决定作用。第二,过往研究认为金融逻辑,一般会比较排外,可能抑制其他逻辑所影响的组织,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其实金融逻辑也可以自生地产生变革,促成社会责任基金这样的变革型组织。第三,对于社会责任基金这样比较复杂的现象,过往研究往往比较个例,缺少体系。这篇文章填补了这个空白。

全文链接(永久免费下载)

The Rise of 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Funds: The Paradoxical Role of the Financial Logic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知乎用户(登录查看详情)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