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ar推出新型激光雷达传感器,征战自动驾驶汽车市场

1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月17日报道(编译:Cen

Luminar公司的执行总裁兼联合创始人Austin Russell声称其公司拥有最先进、最高分辨率的激光雷达传感器,并且公司正在提高该传感器的产量并将其用来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Luminar是一家由23岁的光学专家Austin Russell所领导的制造车用激光雷达传感器(主要针对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司。在发布 汽车“隐形模式”的一年之后,这家公司声称其要开始量产升级版的车用激光雷达传感器。

Russell表示,Luminar最新的产品要更轻、更小而且只需消耗更少的电量就能生成无人汽车所遇到的汽车、行人、自行车、狗、树或者其它各种东西的3D空间数据模型。尽管Luminar只使用了一个激光器(该领域的佼佼者Velodyne公司的最新产品单个就能发出128个光束),该激光雷达却比任何同行业竞争者的产品都能生成更好的画质,而且一些设计上的调整使得该传感器的生产速度也大大加快。

“之前就算是光学博士组装一个激光雷达传感器也要花上一整天,但目前我们已经把时间减少到差不多8分钟就可以制造一个。”Russell向《福布斯》说道,“到今年年底,该传感器的产量应该能够超过一个季度5000个。”

另一个关键的变化是:Luminar大大减少了采购其用来处理激光信号的铟砷化镓接收芯片的成本。Russell表示,收购了位于Colorado Springs的芯片设计公司Black Forest Engineering之后大大减少了公司购买芯片的支出,可以说是“从天价跌到了差不多一个3美元”。但Russell没有透露该芯片目前的定价细节。

在目前自动驾驶汽车市场蒸蒸日上的背景之下(很可能在未来几年自动驾驶汽车数量会在世界范围内呈指数级增长),这些技术上的进步以及激光雷达传感器的量产化对Luminar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Velodyne已经占据激光雷达市场好几年了,但近几年其竞争对手也都如雨后春笋般涌了出来,包括Quanergy、LeddarTech,、Ouster、Innoviz,、TetraVue,、AEye、大批中国初创公司以及许多声称其产品性能和成本优势正逐渐赶上汽车和科技公司需求的大批公司。

Velodyne的一大优势(除了十年间生产了从几千美元到超过7万美元不等的大范围激光雷达产品以外)是其产能要远远超过其他竞争对手。并且丝毫没有要降下来的迹象。Velodyne的执行总裁和创始人David Hall(和Russell一样他也投资了自家的激光雷达传感器项目)正致力于将Velodyne公司的年产量提高到一年生产100万台激光雷达传感器。

Alphabet的子公司Waymo今年在菲尼克斯地区推出了自动驾驶汽车服务并开始制造属于自己的激光雷达传感器。Waymo今年公开指控了Uber公司的一个前高管窃取了与其专有的激光雷达关键技术相关的商业机密。

在去年的首轮融资中,Luminar筹集了3600万美元的资金,并且目前在其加州帕洛阿尔托的总部和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工厂有着350个员工。目前Luminar与4家汽车公司有合作,但其只提到了“丰田汽车研究院”(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 )。Russell表示“另外三家汽车公司也差不多”, 但是没有进行细说。

Russell表示,Luminar的产量将足以供应每一个主要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外界有大批项目对于能够大规模使用我们的传感器表示惊喜。”

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汽车使用的先进传感器设备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白天,相机能够很好的检测物体以及分辨颜色,雷达能够从很远的距离感知密集的物体。将它们与激光雷达的能力结合起来之后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理论上都可以从3D视角上观测到所有的东西,这就能使得自动驾驶汽车拥有远远强于人类视力的计算机视觉。除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领导的特斯拉以外,世界上所有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的项目都依赖于激光雷达技术。

但也正是这项技术导致了一起发生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致命车祸。当时Uber公司控制的自动驾驶测试汽车撞上了一位推着自行车缓慢穿过城市街道的行人并最终导致其死亡。在这起事故中,Uber的沃尔沃XC90汽车虽然装有激光雷达和雷达传感器,却依然没有在行人前及时停下。

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传感器失灵了还是Uber没有把激光雷达单元放在正确的位置或者Uber没有使用多个激光雷达传感器(大部分自动驾驶汽车项目都会选择安装多个激光雷达传感器)。被派遣去确定该项事故发生原因的联邦调查人员尚未公布其调查结果。

电子元件供应公司EPC的执行总裁Alex Lidow透露,Luminar通过使用高成本的1550纳米激光脉冲来得到相较于过去使用905纳米激光束范围更广分辨率更高的激光雷达。并且,Luminar的接收器芯片比Velodyne模型中使用的芯片价格还要高,多亏最近那次收购大大减少了Luminar的成本支出,使Luminar目前也有了与主要竞争者进行竞争的资本,Alex Lidow表示。

“Luminar正在走一条与其它公司不同的道路,最终我们会知道他的选择是否正确。”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0980


美国一座城市也在说区块链故事,这次是说要帮助街头流浪汉

美国政府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门部在 2017 年 12 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有约 553742 人正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也就是说,每一万个美国人中间,就有十七个流浪汉。

为了解决这一社会问题,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正在启动一个区块链项目,旨在帮助无家可归者证明自己的身份。

该市在今年 1 月的一次人口普查中被发现有大约超过 2000 个无家可归者,与过去十年的水平基本一致。

奥斯汀首席服务官 Sly Majid 说,丢失身份证或社保卡对于边缘人群来说是毁灭性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无法使用包括就业扶助在内的绝大部分社会保障服务,其生存状况将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关于为什么要选择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 Sly Majid 解释说,这些流浪汉没有稳定居所,纸质记录很容易被窃取、丢失或销毁。拥有了自己的区块链身份之后,无家可归者可以掌管自己的信息密钥,拥有一张新的“数字身份证”。

对于政府工作人员来说,这也许可以节省反复认证和持续监控的人力成本,对于流浪汉来说,主动证明自己是谁可以帮助他们更快回归社会。

此项目的负责人、奥斯汀市首席创新官 Kerry O’Connor 表示,这个项目目前还处于“预试阶段”,且并未透露更多具体细节。

关于这个尚未落实的项目,有几个需要被解答的核心问题。

首先,对于政府来说,建立一套区块链系统来认证流浪汉的身份是否真的更加便捷?

事实上,通过传统模式收集无家可归者的面部信息、指纹信息、声音信息等,并在需要的时候将对象与数据库相匹配,这已经是大部分国家政府都能够做到的事情。另外,通过配有面部识别技术的闭路电视摄像头,政府甚至还可以监视对方在公共区域内的行踪。所以说对于政府来说,真想“知道对方是谁”并不难。

其次,对于流浪汉们来说,为了“证明自己是谁”而保存自己数字身份的密钥,会比保存一张卡片、记得社会保障号和全名更容易吗?

理论上来说,如果该系统被成功建立,奥斯汀市的流浪汉很有可能将成为该州的第一批主权人(sovereign individual),即完全控制数字自我的人。在区块链加密模式下,所有第三方获取其链上个人信息时,都需要得到主人的许可,否则将无法查看。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密钥丢失,一样会再次带来身份认同的问题,另外一种极端的情况是,如果区块链上记录的信息从一开始就是有误的,那么这个错误有可能会伴随终生。

目前公开的所有细节看上去都更像是创业公司常常描绘的故事。

Sly Majid 在受访时表示,区块链上的重要记录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新,使得无家可归者在获取服务方面的踪迹可循。Majid 举例说,当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走进诊所时,他可以授权医生读取他区块链上的整个病史。那么在实际的操作场景之中,如果一个流浪汉被送进医院时已经昏迷,他如何授权医生来了解他的病史信息呢?

去年 7 月,冰岛成为了第一个运用区块链技术让公民完全控制自己医疗记录的国家,目前为止官方尚未披露落地情况。关于如何在实操中解决更多突发情况,平衡救助便捷性和个人隐私权之间的边界,将考验整个系统的设计和更新。

最后,对无家可归者的救助将涉及众多第三方服务商对系统的接入,未来的普及成本还不好说。

今年 3 月,Kerry O’Connor 在接受 ETH 采访时表示,她估计,非营利组织和城市部门之间至少有 60 家机构共同致力于解决奥斯汀市无家可归者的问题。这些组织必须在执行这样一个系统时保持一致,这意味着大量的系统对接任务以及教育和培训工作。

关于具体的开支预期,官方并未披露。O’Connor 称这个项目已经得到来大量的捐赠,用于测试、学习和原型设计。

目前,奥斯汀市的救助计划已从美国市长挑战赛初选中胜出,拿到了 10 万美元的资助,并将该项目推入了测试阶段。

奥斯汀市并不是美国第一个尝试运用区块链技术为个人制造身份证明的城市。去年 8 月,美国伊利诺斯州也宣布了一项试验项目,为希望获得出生证明的伊利诺伊州公民创造“安全的自我主权身份”,运用分布式账本技术记录信息,允许拥有该 ID 的人或者被授权的第三方在线访问敏感信息。英国创新金融剑桥中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包括英国、巴西等在内的不少国家正在进行类似的试验。

题图/GIPHY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软银带动了大手笔,102 家美国创业公司今年平均融资 1.6 亿美元

软银自去年募集千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后,大手笔投资的步伐一直没有停过:77 亿美元投 Uber、50 亿美元投滴滴、44 亿美元投 WeWork;最近数月,包括美国叫车服务公司 Lyft、开发遛狗应用的 Wag Labs、送外卖的 DoorDash,都分别获得软银的数亿美元投资。

软银的大手笔投资大大刺激了硅谷越来越多巨型风投基金的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大额的投资。

华尔街日报和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的数据,2017 年整个美国的风投行业总共投资了 840 亿美元的资金,比前一年增长了 22%,是 2000 年代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投资额最高的一年。

入 2018 年后,风投资金持续在大量涌入硅谷。根据 Pitch Book 统计,今年 1-3 月中旬,已有创纪录的 102 家美国创业公司获得总额约 160 亿美元的投资。而上一次单季度获投资的公司数量高峰出现在 2015 年第三季度,当时有 91 家创业公司获得风投的投资。

随后,硅谷风投出现降温,风投开始更注重创业公司的营收与利润。

但软银推出的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改变了原有趋势。2017 年 5 月,软银联合沙特主权基金PIF、阿布扎比主权基金 Mubadala 公布了一笔规模为 930 亿美元的庞大投资基金,着重投资科技、互联网行业的新兴公司。据统计,软银在 2017 年就投出超过 360 亿美元。这再次推动了硅谷风投对科技、互联网公司的投资热潮。

沙特主权基金、阿布扎比主权基金,除了透过软银,也开始自主尝试对创业公司进行投资。Mubadala 已于去年在硅谷设立办公室,PIF 也在讨论扩大美国的员工数量。

除此以外,一些过去以相对较小额度投资为主的著名风投公司也加入了募集超大规模基金的行列。例如红衫资本、恩颐投资(New Enterprise Associate)、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 等等。

红衫资本此前最大的单笔基金规模为 20 亿美元,在 2017 年底也决定募集更大规模的新基金;恩颐投资、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 在 2017 年底分别成功募集 33 亿美元和 25 亿美元,双双创下各自的最高募资纪录。

在投资项目上,风投也不只投向更成熟、更偏后期的公司,还进一步拓展到更早期的项目。例如,专门向提供共享办公空间与床位的连锁酒店 Selina,于去年秋天寻求 5000 万美元的融资,结果获得迪拜私募基金 Abraaj Group 领投的合共 9500 万美元的融资,随后 Selina 决定将服务点从 22 个大幅增加到超过 50 个。

更能说明目前风投高风险偏好的例子,是融资不断却从未推出产品的 Magic Leap。这家成立 7 年以来仍未推出产品的著名增强现实设备生产商公司,在 3 月份又获得了最新一轮由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领投的 4.61 亿美元 D 轮融资。截至目前,该公司获得的融资总额已经达到 23 亿美元。

只是,越来越多早期公司获得融资额度变大,一方面,意味着这是一个“创始人对公司失控”的新时代:创业公司变得从一开始就高度依赖股权融资,落到资本结构上,从风投阶段到 A 轮、再到 C 轮 D 轮,创始人持股比例越来越低。

另一方面,各大基金的竞争性投资,使得“风口”被想象得越来越多:竞争性烧钱所需要的资本支出和融资性现金流越来越大,获得融资的公司需要拓展更多的业务来支撑估值,而且不敢向消费者收费以避免减缓增长速度。

在竞争对手不被烧死之前,规模效益和网络平台的拐点绝不会出现,投资者要想退出,还是只有两条老路:要么等并购,要么等上市。而随着估值越来越大,即便竞争对手都消失,公司卖出一个好价钱或者拿到一个高市值也越来越难。

美团、滴滴们的故事在不断重复着。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阮义忠说,摄影的本质是发现与记录,而自拍是对镜自怜 | 访谈录

2018 年 3 月 23 日晚,北京的一场活动上, 68 岁的阮义忠向在座的年轻听众介绍了他这辈子认为最难拍的一张照片。

1986 年,在台湾屏东县牡丹乡旭海,有几户人家被圈在全台最神秘的军事基地里,等待搬迁。虽然手上有“警备总部”的批准公文,但阮义忠仍然被挡在外。就在必须交出所有装备方可放行的点收空当,在地平线发生了他誓必要冒险抢拍的画面:一排村民在比赛,看谁的筋斗能翻最多次。

“在按快门的那一瞬间,我心中发出了一个祈祷,‘老天啊,请帮忙!’”阮义忠在现场回忆。

画家陈丹青后来看到这张照片,“顶认真”地问阮义忠:“这张照片是上帝替你按的快门吧?”阮义忠很认同这个说法,甚至觉得自己拍到的所有好照片,包括镜头前一切人、事、物给他的启发,都是老天给他的礼物。“一个再了不起的摄影家只不过是一个很会接礼物的人而已。任何一个千载难逢的镜头,全神贯注、全力以赴,这一瞬间就是这辈子的唯一。因为你不可能再碰到了,所以随时做好准备。我是这样的一个摄影家,随时做好准备接礼物的一个人。”他说。

《人与土地》, 屏东县牡丹乡旭海,1986,摄影:阮义忠

1950 年出生于台湾宜兰的阮义忠是华人世界著名的摄影家之一。他的作品以人文纪实为主要风格,曾在法国、美国、墨西哥、瑞典等地举办个展,作品被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等机构收藏。其中,他最为出色的作品是记录 20 世纪台湾的乡村社会,著有摄影集《人与土地》《正方形的乡愁》《失落的优雅》等。“我在拍照时,最想留住的正是人性的美好:人与人的互信互助,人对土地的依赖感恩,人对天的敬畏、对物的珍惜。”他在书中写道。

英国摄影家布莱恩·坎贝尔(Bryn Campbell)曾评价:“他的照片本身或许不自负,不过却绝对不欠缺仪态与个性。因为它们并不汲汲于追求新奇,或者倚赖风格上的效果,而是简单而且直接的沟通,它们有一种永不妥协的尊严和正直。”法国摄影家尚·杜杰德(Jean Dieuzaide)则称:“在摄影世界里,我从来也没遇到过这样热切渴望于展现影像一切深度与力量的人。”

阮义忠的摄影生涯始于 1972 年。当时, 22 岁的他从军队退伍后,来到了《汉声》杂志,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摄影师。没有任何基础的他,拿着相机就走上了台湾的街头。“我拍照的第一个老师,是我镜头前面的对象,而不是任何其他。”阮义忠回忆道。

1975 年,他离开《汉声》,去了《家庭》月刊。当时,这本妇女杂志要求阮义忠每个月介绍一个值得去旅游的地方,但因为那时台湾没有任何一本旅游指南,阮义忠只能凭着台湾客车运价价目表上简陋的路线图发现旅行地点。他选择的标准也很简单,哪些地名比较漂亮,他就先去。就这样,他去了很多台湾乡村,也拍摄了很多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作品,比如《人与土地》的所有照片都曾在上面发表过。台湾作家陈映真还说他“生动地记录台湾社会向着高成长狂奔过程背后的真实”。

到了 1980 年代,阮义忠撰写了《当代摄影大师》《当代摄影新锐》两本著作,被看作是将西方摄影潮流引进华人世界的传道者。 1990 年,他和妻子袁瑶瑶创办摄影家出版社,并在 2 年后与袁瑶瑶创办中英双语版杂志《摄影家》(Photographers International)。这份杂志不仅向华人世界介绍了世界各国优秀的摄影家及作品,还把那时没有名气的许多中国当代摄影家推向了国际舞台,比如吕楠、刘铮、方大曾、陆元敏、肖全、韩磊、刘铮、荣荣、邱志杰、王劲松等。而且,阮义忠还说动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爱德华·布巴(Edouard Boubat)等摄影大师为该杂志免费供稿,办得有声有色。

他也由此得来陈丹青一个流传甚广的评价:“中国大陆关注‘世界摄影’,或我称之为‘严肃摄影’的人士,若其年龄正在四十岁上下,那么,阮义忠的名字想必在他们心中无可替代——他是一位世界摄影之于中国的启蒙者与传道者,我甚至听说,好几位大陆摄影家把‘摄影教父’这样的尊称给予阮义忠。”

当时,阮义忠计划把《摄影家》起码出到 100 期,但这份杂志出到 62 期就被迫停刊。原因则是 1999 年台湾发生“9·21”大地震之后,阮义忠与妻子加入了佛教慈济基金会担任义工。义工占据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精力,所以才不得不将杂志停刊。也因为担任义工,阮义忠和妻子感受到了慈济基金会里证严法师的“慈悲跟智慧”,后皈依佛教。

2016 年,阮义忠成立了“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希望鼓励富于人文精神的纪实摄影,“期望对目前摄影表现失衡的状况稍作平衡“。“目前流行的摄影表现严重偏向观念性,人文精神逐渐稀薄,令人忧心。……仅在意表达个人的巧思、观念,轻忽对象的意义,易使影像沦为手段而非创作目的。”他在奖项的成立宗旨中写道。

2018 年 1 月,快 70 岁的他又迎来自己的一件大事——“阮义忠台湾故事馆”在家乡宜兰开馆。这个馆将会用阮义忠之前拍下的照片讲述台湾过去的故事。他觉得,这些照片都是台湾的民间影像史册,自己还会在 2020 年出版 10 本有关台湾的摄影全集,捐赠给公共图书馆和美术馆。

2 月,阮义忠的新书《听闻:咖啡岁月&黑胶年代》在大陆出版。通过咖啡和黑胶唱片,他不仅回忆了个人的生活经验和历史,也写了台湾社会的变迁。“从小我就喝咖啡的,虽然我是个乡下小孩,但那时候小商店都会卖一种用糖包住咖啡、类似于凤梨酥大小的食品,写着‘巴西咖啡’。哇!巴西,多么遥远。我们那个小乡下,光是这两个字就让我很遐思了,地球另外一个角落的东西,好像喝了咖啡,我精神上也到南半球去了,能够暂时地离开乡下。”阮义忠向《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回忆道。

值得一提的是,阮义忠称自己现在还保持着农业社会的生活节拍,晚九点睡,凌晨三点起。每天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半,他会喝自己烘的咖啡,听自己淘来的黑胶。然后跑到暗房,将过去拍的底片“好好放大”。

采访时,满头白发的阮义忠显得很有活力,开朗健谈,并时而发出大笑。这也像他在本文开头那场活动向听众做的自我介绍一样:“我是一个拍照拍了 40 多年,认为自己永远年轻的老头。不管我几岁,我永远有 16 、 17 岁的心。”

Q=Qdaily

R=阮义忠

我有时候看到一个画面,第一个响起来的是旋律

Q:我看你在书中提到,自己已经收藏了一万多张黑胶唱片。这一万多张唱片中,有哪些你认为比较珍贵或者比较喜欢的?

R:没有,说实在,有一些是太便宜才买的。我们那边有一个专门卖二手物件的店,叫“寻宝屋”。有一度,它进口的黑胶唱片便宜到几乎不必挑,整箱整箱搬。只要我搬得动,有地方摆就好了,所以我买了一大堆,现在还不知道买到什么。

Q:按箱买的?

R:对。因为它东西保存得还不错,国外气候比较干燥,所以有一度我是买了一些不必买的。那为什么会买那么多呢?就是一个心愿——比起这些东西丢在那边没人要,不如我还有地方摆,我也算是保存音乐遗产了,有点这种心态。

真要听的话,当然有专门的项目。比如说,古典音乐当然是我的最爱。那古典音乐的巴洛克时期,又是我听不腻的。我真正一直在听的音乐,它有一个年代,就是“和谐”,什么东西都刚刚好,不会太庞大。音乐有时候编制太大了,交响乐说实在我就很少听。那个好像要很专注,要正襟危坐地去听,才不会漏掉细节。因为本来就想放松,结果听音乐要那么正经八百,所以那个就不可能常听。像简单编制的室内乐,或是独奏,或是奏鸣曲,那就常听了。两个乐器啊,钢琴配小提琴。那些稍微小品的曲目,接近古典主义的,我比较听不腻。所谓的最爱大概就是那些。

Q:你觉得咖啡和音乐对你的摄影创作有影响吗?

R:说实在,音乐影响比较大。咖啡,我硬要说它有影响的话,就是在自欺欺人。

阮义忠的唱片架,来自:微博@攝影人阮義忠

Q:音乐有影响怎么讲?

R:哇,我有时候看到一个画面,第一个响起来的是旋律。视觉和听觉加在一起的力量是很强的。单看一个东西、颜色、形状、线条或者是光影,它会突然间把你忘掉、或者是很久没有听的一段音乐在脑际响起。这就表示说,音乐一直在影响我,影响我的心。如果没有音乐,我看东西不会那么细腻、投入。

曾经有一个福建电视台的记者,他问了一个从来没有人问过的问题。他说,“我常常在你的画面中看到音乐”。我说,哇塞,真厉害啊!我拍照的时候的的确确就是那种心情。我在看东西的时候是看到了旋律。你说怎么看到旋律?旋律是听到的。可是我看到那个形状,它就有一个旋律。这个旋律感会跟我的听觉结合在一块。

所以,我的照片很注重线条,很注重旋律。这个人的高低位置、前后,那种比例、和谐关系。音乐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和谐,你看了我的照片,会很愉悦地进入我要捕捉的,我所关注的重点。我那个重点是什么?就是那个东西因为我的捕捉,它那个意义凸显出来了,以至于使它的价值变得比原来还好。我想音乐给人最重要就是这样子。它让我们平凡生活的精神状态整个提升了,好像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虽然外面乱糟糟的,但只要有音乐,一切都可以忍受了,或者有不顺,一切都可以舒缓了,有这种治疗作用,或是精神按摩的作用。

Q:因为音乐本身是流动的,那你按下快门的瞬间,会不会是感觉到音乐的一个高点或者低点?有类似这种感觉吗?

R:没有这样子参照啦。不过,的的确确音乐影响我观看事情的心态。

年轻时的阮义忠,来自:微博@攝影人阮義忠

任何一个再了不起的摄影师,都不可能是百分之一百的创作者

Q:2016年,你成立了“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在成立宗旨中,你说:“摄影的本质是发现与记录,也就是向外观看,找到事事物物之间的关系,将其捕捉,把意义传达给更多人知道。”能不能展开讲讲?比如同样是发现和记录,摄影和绘画、文学、新闻等的区别在哪儿?

R:最大区别就是摄影没有对象,就不可能有影像。所以你先有存在,人、事、物它已经存在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你是参与者、见证者。你虽然不是里头的一份子,可是它跟你脱离不了关系,因为你现场看到了。那你看到什么?它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先确立这个关系,确立了这个关系,才知道怎么去捕捉。所以重要性就在于,任何一个再了不起的摄影师,都不可能是百分之一百的创作者,因为另外一半的功劳就是对象。

因此,这一点摄影(师)自己要有认知,不能说“我是创作者”,没有你也没关系。为什么?他们说,啊,我看到了,变成我的记忆部分,我可以靠回忆把经验反刍,再来创作。没办法。你感动的那一瞬间,有体会的那一瞬间,就是你创作的同步。这一点是其他表现媒介没办法的紧张状态。你变得要非常紧张了。可就是这种紧张让我上瘾(笑)。太有挑战性了,要么就有好照片,要么就不值得拍。它本身很平凡,但你抓到了,它变得非常不平凡,所以(摄影)有点点石成金的效果。通过你的妙手,一切平凡的东西就有了新的意义。

我就是要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记录什么?我认为这个好。我把它肯定下来。因为你把它弄得那么好,那它就真正地能够感动人。你说一个故事,喜怒哀乐也好,就能够触动观者的心,让所有看了你照片的人,就等于回到现场,或者回到他们生活当中,突然间给他一个启发:我怎么没办法在我的生活中发现这么有趣、有意义的事情?这张照片就会改变他一些。那我今后是不是要更用心地去体会自己的生活。这就是一个好的出发点。眼界一开,等于窍门也要开,这样你才会理解东西。最重要的,你的心胸也开了。为什么?因为你拍照已经是在发现别人的好啊。你不是视而不见,只是觉得自己最好。

所以,摄影是发现别人的好,自己更好。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意义在此。然后,传达给别人(笑)。

迷你小学的升旗典礼 宜兰县南澳乡 1980,摄影:阮义忠

Q:你在宗旨里还提到:“自从计算机及数码相机、手机摄影普及后,摄影的技术门槛变得非常低,却也使得人们开始不尊重对象,不珍惜快门机会与缘分。”那你怎么看现在流行的自拍文化?有人认为现在就是个自恋时代,感觉人人都是摄影师。

R:倒不会,我是觉得可惜。因为你以为我自拍,人家会感兴趣吗?因为人人都在自拍,没人对你的自拍感兴趣。坦白说,你以为点击率很高啊,算了吧,自欺欺人。因为自拍就是对镜子在自怜。一个人自怜,人家(觉得),你自怜就好了啊,关我屁事。

可是,它现在变成一个普遍现象,因为手机太方便,人人最亲近、最常面对的就是手机。手机变成一切了,他变成没有(其他)管道和外界取得联系了,所以他也脱离不了手机。所以当我每次看到(有人用)手机自拍的时候,都觉得他怎么那么可怜。我不会去欣赏他,我会替他觉得好可怜,他怎么没办法和别人沟通,甚至也没办法找到跟自己最好的对话。跟手机不是对话,那是下意识,无所适从,不晓得下一步我要做什么、下一句话我要讲什么的人才会做的动作。可是没办法,集体地在茫然,蛮可惜的。

Q:有的还要 p 图。

R:对,我觉得可惜。怎么一个人会那么无法自拔?这不会快乐的,就好像是永远欠缺什么,想要把它填满,填不满的。

Q:但有人觉得转发量、点赞率很高就会很开心。

R:开心又怎么样呢?更空虚,更迷茫(笑)。

当摄影变成当代艺术时,也就没有了深度和温度

Q:你怎么看现在纪实摄影的衰落,观念性、艺术性摄影的盛行?这会带来什么问题吗?感觉在你看来,这意味着人文精神的逐渐稀薄。

R:没错,是啊。因为摄影最强的本质就是记录。它记录的细节会比别人准确、清晰,有临场感,甚至会变成证据,有图为证,曾经发生过。可是,自从有数码之后,它可以后制(后期制作)。它可以把两个不应该同时出现在一个框框里的东西变成出现在一个框框。人、事、物可以重组,几乎是可以用影像来画画。本来画画是从空白到有,现在呢,摄影变得也可以这样子,无中生有。我在这里拍拍拍,把东西凑到一起,把没有的东西变成事实。

所以,摄影正在改变,它已经不是记录,变成影像创作了。对我来说,这也行吧,就好像童话故事一样。可是,当它变成了一个当代艺术,要向当代艺术靠拢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它已经开始没有温度和深度了。不要说和绘画一样。绘画本来也是表现人性的一些内涵,所以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温度。可是现在的绘画,也不管这些了。而摄影又要变成当代艺术追随者的话,马上就变得拍照不像拍照,甚至像抽象画一样。影像也不必要相机了,用银盐来绘画就好了。

所以,摄影的本质就起了极大的变化。大家现在还在用相机创作的话,也变成迎合自己的艺术和观念,而不是想要记录别人存在的事实。那你说他不对吗?不是。它是一个新的方向。新的方向开始被注意的时候,那这种纪实性,所谓原来有的传统摄影,就变得比较被冷落。无论是在展出机会、出书或者参赛时的获奖机会方面,它们常常都会处于边缘。

我这个人做事,向来不赶流行。现在热门的东西,我会觉得不缺少我一个。我爱做的是什么呢?被低估的、被遗忘的,甚至已经找不到了,即将消失的,只要有你的参与,它就多那么一点点。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我在拍照的时候,拍台湾的乡间画面,是台湾最没有信心的时候。大家觉得本土都是落伍,西方才是现代的。我们要去追求新的,丢掉旧的。你们都不拍,我才特别感兴趣。我就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没有人管它们啊?没有人拍它们啊?我一向干这种事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现在有点影响力,也有点资源,那么我应该来做一些稍稍的平衡。我就来创办一个专门鼓励依旧专注在把摄影人文精神这条道路上做创作的人,给他们肯定,所以成立了一个摄影人文奖。

不只是所谓的摄影人文、纪实摄影、黑胶唱片或者咖啡,我甚至觉得说,我是一个对待生活有自己一些心得的人。我有我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不管现在什么时代,我依然过着农业社会的节拍。最好是九点以前就睡着,三点就起床,我经常做到。大家都说,你怎么还在过这种节奏呢?我就是因为大家都在抛弃那个最好的习惯,早睡早起的习惯。

在这个千变万化、快速得不得了的时代,如何保持根本不会受到干扰的心境、心态?这是一种修行。你如何掌握这个?你要是抓住、掌握的话,你就不会焦虑,就不会没有存在感。大家都在做什么?我怎么没有做啊!你就不会不确定,明天会怎么样?

我觉得我可能下一本书就会谈谈自己这样一种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可能对这个时代有一些参考作用。大家都在求变求变,求新求新,此时此刻应该说,有什么东西不能变、不必变。然后,如何在大家都认为老的东西,我们应该把那些新的意义重新找出来,让未来还能够存在。要不然呢,我们日子就是永远在丢掉东西。我们以为自己一直在追求东西,其实是在失落东西。我们不是说掌握了好的品质,然后带到未来。人应该把传统的好,落实到现在,然后带到未来。这就是我最关心的事情。

Q:刚才你说有的东西是不能改变的,那么在你看来,哪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

R:人心不能改变。人性不能改变。道德、原则、态度这些能随便改吗?有些东西是不能改的,改了就惨了。

我的照片是台湾黄金年代最美好的人、事、物的留影

Q:你最有影响力的作品是拍摄 20 世纪的台湾乡村。今年你在宜兰的“阮义忠台湾故事馆”也开幕了。我比较好奇,相比之前,现在的台湾乡村是什么情况?你有什么感受和想法?比如是不是乡村没多少人了,几乎都来到了城市。

R:没有,现在的乡村都很多人,都是观光景点。因为台湾那么小,为了要发展地方经济,一定要有很多景点被参观,但是在地(地方)的特色稀薄了,这是比较可惜的。以前的原生态没有了,在地的特色也没有了,哪里都差不多,这是最严重的。不管乡村或城市,好像都差不多。你看不到一个属于当地才有的,纯粹的生活状态,连吃也一样。(现在)交通那么迅速,原来很遥远的地方都变得很近。所以,越容易到达的地方,距离感缩短之后,过程就没有了,这个蛮可惜的。

当然,我 1970 年代、 1980 年代拍台湾的时候,台湾也在变。只是说,那时候我特别关注那些感动我的场景、人物、画面,才会偏向那边。也许换个角度,就充满在改变的东西,我看起来不顺眼的东西。那就是说,我认为那些东西就应该被我好好地记录下来,用我的专长,使他们的价值、美好变成象征性。不管外在的一切怎么变,它曾经存在过、感动过我的东西,也会感动别人,变成永恒。我真的希望这些东西,以后也都还在,我只不过是变成一个见证者。

所以,尽管台湾现在变了很多,大家都不大熟悉,甚至有些人不晓得基本的事情,比如吃米的人不知道稻子长什么样。更何况这些已经消失的,农业社会小老百姓的生活情调,现在是体会不出来。可是却活生生地存在于我庞大数量的照片之中,所以我的照片可以组织成一篇一篇台湾的故事。有时候是关于村落的,有时候是关于人物的,有时候是关于行业的,有时候是关于民俗曲艺的……

我觉得我的照片是台湾黄金年代最美好的人、事、物的留影。刚好地方政府又给我这么一个空间,让我春夏秋冬,一连四个展览。我走遍了大部分台湾,已经整理过了(照片)。虽然还没有定稿,可是至少我可以再展览个十年没有问题。现在故事已经在感动很多人。有的人可以从照片里看到他们的祖先,有的人看到他的童年,然后突然间,我的照片变成了每一个城镇的影像志。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哦,我是在用一个人的力量替台湾的影像文化资产做一个总整理。一想到这个,原来被我割爱的,存在底片,没有好好整理的东西,让我有工作可以做了。我现在天天乐在其中,一个人闲在那边,只是听音乐、喝咖啡的话,还是会有空虚感。音乐听完,就啊,啊,不晓得干嘛。那音乐听完了,就像充电一样,我更有力气和精神去把我的底片好好放大,所以这是太快乐的一件事情。

《人与土地》,澎湖县望安乡,1982,摄影:阮义忠

台湾社会的“戒严”与“解严”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Q:因为你拍照的时候是台湾的“戒严”时期,任何海边、桥梁、山上和管制区都不能拍照。但好像这并没有阻拦你,仍然创作出很好的作品,想来很不可思议。你觉得为什么?怎么看“戒严”对创作的影响?

R:没有,好吧,只要他说不能拍的地方,你不要拍就好了(笑)。因为我最关心的地方是乡村,我也不到你站岗的地方。那时候桥梁不能拍,车站都不能拍,公共场所也不能拍,刚好都是我不要拍的。当然,有些地方你会觉得很荒唐,什么都没有,连标语都没有。那时候台湾最著名的标语是什么呢?“此处禁止测量、绘画、摄影”,还有一个很荒唐的,“狩猎”。因为台湾早年,一到山边就有野生动物,原住民都爱狩猎。狩猎就有武器,武器可能就会犯罪。可是我拍照的时候,已经无猎可狩了,还存在那边,特别荒唐。

那好啦,都没有的那些地方,警察说不能拍就是不能拍。我也曾经三更半夜被警察刁难,也曾白天被抓到派出所问话。可是呢,我知道,只要解释就好,只要态度对就好,你要跟他杠上,你就一定要进去。因为那时候警察有权力合法扣留你两天,不用任何理由。那你不要硬来就好了,所以总是有惊无险。还有我总觉得,我有工作在身啊,我那时候不是凭兴趣之所在,到处乱走乱拍。

Q:《家庭》月刊?

R:对啊,我有工作证。我只要解释一下就可以,真的不行,顶多把底片给你。最重要的是,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因为穿了一件衣服,军人草绿色的外套,就被抓起来了。警察就问他,你为什么可以穿这个军人衣服?实际上,二手店随便买,也有那个颜色。可是那个时候,警察认为自己有权力来(质问)。那个人就因为这件事情变成极端反对党的创始人之一,说国民党怎么可以这样子?我觉得就看你怎么反应,有的人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他的一生。

我一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既然要拍照,我就要拍好。现在我要交一篇文章,就把它做好,其他事情都次要。我不会因为其他事情来影响我。所以,我也知道,我跟一些所谓“戒严”时期任何一个觉得不合理的事情,多发表一点意见,对我创作没用。我也不会把它变作我的创作题材。这也不是说我就不关心台湾的现实状况。人各有志,我的志是我在做什么事情,我就要把它做到尽可能的好,不允许任何事情影响我就 OK 。

你要有智慧,你和他硬杠,只会把你这件事情做得更差而已。你自己就会偏了。不要说以前了,现在也是。现在我也不会因为投票结果改变什么事情。我身为国民一份子,投票的时候,我一定会去投,不会浪费那张票,用自己的判断、选择,投给谁就好了。我不会我不满什么,就用另一种方式。我永远会用一个公民投票来发声就好了。

《失落的优雅》,南投县埔里,1979,摄影:阮义忠

Q:其实去年也是台湾“解严” 30 周年纪念,回看“解严”前后几十年的历史,你有什么最大的感受吗?觉得这段历史对你有什么影响?

R:从来没有影响,因为我是不容易被影响的人,我只会感谢。那个时空,那样的做法,依旧使台湾的经济在腾飞,依旧使台湾的文化蓬勃,很好啊。最后过渡时期不说,还“解严”啦,“解严”也是国民党。

所以,“解严”和“戒严”对我来说,当然很多朋友对这件事情有一些看法。我记得曾经最有影响力媒体之一的一个记者,从大陆跑到台湾,问我同样的问题,“戒严”与“解严”对你有什么影响?我说没有什么影响。后来他文章不写了(笑),采访还是在我家讲了半天。

Q:对,我就看你之前的采访说,“戒严”对你没有影响,我觉得很难得,所以想当面和你确认一下。

R:我要做到某件事情,不会被任何东西影响。我要做到那样子。

Q:你在一个采访中回忆,说当兵的时候随身带一本诗集,以此抵抗荒诞。现在回想起来,有什么感受?是不是在你看来,在一个威权社会,文学艺术是最好的救赎和抗争?

R:也可以这么说。主要我们那时候当兵,坦白讲,我受不了。我觉得我一天到晚都是服从,没办法表达任何一丝个人态度。你不高兴、不舒服都没办法反映,只有服从命令。如果你碰到一个要整人的班长,军队里的确有些人的人格有点扭曲,我那个时候觉得说,我日子过不了。我那时候新兵要三个月,前两个月我真的受不了。只有一个办法,我如何精神上游离出去?那个就有点荒唐,我是拿枪跑步、冲刺卧倒,然后下一批人,我站在那边只有几分钟,就要再一次卧倒匍匐前进了,我就在那个时候看书了。因为诗很短,几行(笑)。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很荒诞,可是我做出来了。那时候我几乎把台湾所有的诗集都读完了,就是这样。

有对生存环境的珍视,对人间事物的关怀,就是有人文精神

Q:皈依佛教后,你觉得对你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R:有啦。现在变得比较宽容,以前我非常严格,旁边的人不太受得了我。因为我看任何事情,都会马上看到缺点。他什么做得不好,哪里不对,充满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我特别敏感。而且我常常知道,他马上会犯错,变成大家都受不了。之后我受他影响。换句话说,我以前不太容易服人,我的师傅让我服了,我就皈依了。

Q:你在90 年代办了影响很大的《摄影家》杂志,其中有三期是跟中国有关的专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看中国摄影的变化?有没有一些新的感受或者观察?

R:当然变化很大,太多机会降临在大陆了。大陆可以说是世界摄影活动最蓬勃的地方,摄影节最多啊。真的,现在外面的摄影节都办不起,就那几个而已。台湾很多地方只办一两届而已,非常没落。大陆变化得让我羡慕,我看到大陆的摄影环境从大家都觉得没有发表的地方,也受不到瞩目,就是最苦的时候,没想到我办的这几期杂志,这些人现在都是大腕了。

我替现在大陆蓬勃的现象高兴。我也很庆幸我的读者在大陆众多,所以觉得应该做点事。开班授徒,成立摄影人文奖只是开始……更何况现在呢,再来办这个奖,正是时候。

不论现在摄影怎么变,变得创作风格样貌越来越丰富,永远有一个不要变的东西被重视,就是摄影的人文精神。那有人就问,摄影人文,是不是要拍人才有人文啊?不是,拍任何东西,只要你反映出人对生存环境的珍视,对人间事物的关怀,就是有人文精神。要用同理心看待一切。你拍物,难道它只是物吗?物也有物命,它也是一种存在。更何况,人也是物种,所以你应该用同理心,不要只是用自我的观点,要回到你到底要拍什么、拍了要干嘛,永远要回到这个原点。你不是取影像变成自己的创作,而是你到底要做什么?

现在的阮义忠,来自:微信公号“阮义忠摄影中心”

Q:你最近思考得比较多的问题是?

R:我的台湾故事馆。如何让它更和一般的民众产生作用?如何成为记忆?我希望我的台湾故事馆让下一代人知道自己的祖先干过啥事,而且那些事情对他们还有用。

Q:你觉得最近几年身上发生的比较大的变化是什么?

R:我老了。

Q:很强烈的感觉?

R:没有很强烈,但对我而言,任何事情我都会及早地接受它。我们都有可能离开这个地球,离开了就离开了,如果你没有做一点真正有用的事情,很快就失去作用,也没有人记得。不是说一定要被记得,而是说我曾经那么努力地做过一些事情,那些事情是不是经得起时间考验、对别人有意义?只有对别人产生有用的东西,它才会存在。

可是,我现在影响的人很少,说不定就是那么一小撮,但他永远还在。它是一种传承,有传递作用。就像一根蜡烛,才一根蜡烛,能够多亮呢?能够烧多久?只有一个办法,在这根蜡烛熄灭之前,去把别的蜡烛给点亮。你吝啬去点亮别的蜡烛,你的生命能够多长呢?成灰了。如果你去点亮别的蜡烛,你成灰了,依然有光亮存在。我说我老了,意思就是,我只不过是根蜡烛。我要在我成灰之前,希望点一根比我更粗更长的蜡烛。可是要告诉它,你熄灭之前,也要把别的蜡烛点亮。

Q:你对现在这个社会有比较担忧的事情吗?

R: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令人高兴和令人担忧的事情,这是无可避免的。绝对没有说哪个年代是黄金年代,只有令人高兴,没有令人担忧的事情。可我总是勇往直前做我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就好,所以我担忧的事情不是很多。也许它存在,不是说我看不到,而是说我担忧有什么用?比如我担忧摄影越来越观念性的趋势有什么用?换句话说,某种意义上,批判有什么用?

Q:所以你觉得批判是没什么用的?

R:批判也要跟摄影学习,发现跟肯定。你要发现什么事情好,然后肯定它。那些不好的东西,你根本不要注意它就好了,就被淘汰了。你不能说我整天找一些毛病来批判,来证明自己多有正义感,多有使命感,多有社会责任,多么公共知识分子。实践能力有没有?我们最重要就是播种工作,有耕耘才有收获,永远才是比较正确的,而不是说有批判才有进步。

(实习生王穗对本文亦有贡献。)

banner为“最深沉的乡愁 宜兰四季 1990(有裁剪)”,长题图为“灵魂的肖像 南投县信义乡 1980”,摄影均为阮义忠。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制度逻辑,变革和社会责任投资

最近在ASQ上发了一篇文章,对于做制度理论(institutional theory)和社会责任投资(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的朋友,可能会有些小帮助。

一个社会有不同的层面,比如有市场,政府,宗教等。每个层面有自己的制度逻辑(institutional logic)。这些逻辑影响着基本的价值假设,观念和实践,而且不同的逻辑之间经常存在互斥的情况,例如市场的逻辑往往就和宗教的逻辑会有冲突。在金融市场,最主导的逻辑指向的是个人主义和最大化逐利的原则,我们且称为“金融逻辑”。这套逻辑,结合全球自由化的浪潮,席卷世界各国,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组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fund)的不断壮大,就显得特别令人费解。照理说,社会责任投资基金,加入了社会逻辑的内容,强调了环保和社会福利的概念,理应违背了金融逻辑的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兴起才对。

这篇文章,追溯制度逻辑理论的根本,提出其实金融逻辑的作用比想象中的复杂。一方面,过往研究确实发现金融逻辑抑制那些具有社会导向的金融组织。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研究指出各种逻辑之间可能也会有互补的情况。为了理解这些逻辑什么时候互斥,什么时候互补,这篇文章用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的创立率为指标,进行了一番探究。

简单来说,金融逻辑的作用其实有两层。如果抽取金融逻辑的“目标”,则金融的存在是为了逐利,那么社会责任基金是有悖于金融逻辑的“目标”的。但若抽取金融逻辑的工具性,金融的存在也提供了各种资源,工具和手段。在很多情况下,金融逻辑的“目标”和“工具”是紧密结合的,但也有疏松结合的时候。

文章认为,一个社会里金融逻辑的强度,跟社会责任基金的产生,有着一个倒U的关系。一开始,金融逻辑的“工具”性发挥作用,不断地提供给社会责任基金产生的资源,因为那时候金融逻辑的逐利“目标”,还不紧迫,还没有被制度化。但随着金融逻辑占据了太大的社会比重,逐利就会成为唯一可取的目标,而社会责任基金的社会倾向,就会被认为是不专业不恰当的。因此,在金融逻辑的比重适中的时候,金融逻辑的“目标”限制不太强,金融逻辑的“工具”供给还不错,社会责任基金这样有所偏离“金融逻辑”的组织,就会得到最大的发展。我们还探究了工会,基督教和政府对于金融逻辑和社会责任基金之间关系的影响,具体细节欢迎各位读者参照全文。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有三大要点。第一,看不同逻辑之间可能从互斥转为互助,这里面主导的逻辑(金融逻辑)的社会成分起到了决定作用。第二,过往研究认为金融逻辑,一般会比较排外,可能抑制其他逻辑所影响的组织,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其实金融逻辑也可以自生地产生变革,促成社会责任基金这样的变革型组织。第三,对于社会责任基金这样比较复杂的现象,过往研究往往比较个例,缺少体系。这篇文章填补了这个空白。

全文链接(永久免费下载)

The Rise of 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Funds: The Paradoxical Role of the Financial Logic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知乎用户(登录查看详情)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2018LPL春季赛常规赛最佳阵容数据解读

数据:PentaQ刺猬电竞社
撰文:PentaQ.小博
编辑:PentaQ.KKK
配图:官网、一村

今日LPL官方公布春季常规赛选手第三、二及第一阵容,其中最受关注的第一阵容由IG三名大将TheShy,Ning,Rookie以及RNG的Uzi和EDG辅助Meiko组成。在选手PSR值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了队伍的胜率,选手的贡献程度,个人表现以及各种场内外因素选出第一阵容。那么我们从数据角度出发,和大家一同领略常规第一阵容的风采吧!


上单——IG.TheShy

本赛季版本更迭,众多战士型上单崛起,对于单线作战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TheShy无疑就是单线上的王者。本赛季TheShy共拿下20次单杀,11次为对位单杀,场均单杀数高达0.59,均排名全联盟第一,是当之无愧的单杀王。

单线能力不仅体现在单杀上,他本赛季场均15分钟压刀数为13.15刀,列同位置第一,全联盟第二,仅次于Uzi。当他拿到杰斯或者剑姬时,这一项数据均超过20,杰斯和剑姬已成为对方上单的梦魇,胜率为100%

如此富有压制力的表现,以600点分均伤害独占上单位鳌头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打野——IG.Ning

Ning,本赛季迅速成长为最出色的打野之一, IG三核心背后,他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目前助攻总数达到339次,场均助攻达到8.27次,不仅仅是本赛季所有打野之首,甚至还超过了大部分辅助选手。

他在节奏掌控方面制霸LPL。

时而以暴风骤雨般的进攻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善于从对方视野盲区发动突袭,突袭价值达到2.44,时而伺机而动,给与队友强力的支援,本赛季他的支援价值同样优秀,达到0.68,排名打野位第一。

Ning在带动节奏之余也会抓住机会入侵对方野区掠夺野区资源,压制对方发育,IG的团队控野率达到53.9%,在联赛里高居第一。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他是iG三核进攻的背后,不可或缺的存在。

中单——IG.Rookie

Rookie作为多个赛季LPL的单杀王,在上个赛季就完成24次单杀,而本赛季常规赛他只取得7个单杀。单杀数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Rookie个人实力的下降,换来的是一个更能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的领袖。

对线方面,Rookie保证自己发育的同时总能给与对手足够的压制——场均20分钟压刀数为8.76,排名本赛季中单位第二。

前期在单线上取得优势后他选择主动游走,场均15分钟参与击杀达到2.63人次,排行中单位上第一。

在伤害端的表现Rookie依旧强势,同位置上无人能出其右,分均伤害为654点,排名第一,伤害转化率高达144.2%,排名第一。

最具代表性的英雄是他的发条魔灵,本赛季10场全胜,英雄KDA达到12.6,场均伤害占比达到31.8%

在大腿众多的IG,Rookie本赛季独得11次MVP,足以证明他在本赛季的出现发挥。

ADC——RNG.Uzi

Uzi作为ADC中的佼佼者,无论何时,他在对线上总是完胜对手,单线统治力无人能及。

本赛季Uzi的场均10分钟压刀数为11.86刀。

场均15分钟补刀数为149刀,压刀数18.32

场均20分钟补刀数为213刀,压制力上升到27.11

以上所有数据在LPL所有选手里都是第一。

而在输出端,分均伤害为674点,场均伤害占比为32.3%,均排名AD位前三。

他是RNG的灵魂人物,RNG队伍年前比赛胜率为44.4%胜率(排名第十),年后有Uzi的比赛中上升到了67.9%(排名第二)。

这一切的原因在于年后出场的Uzi,他让RNG如获新生,在19场胜利中拿下8次MVP, 是RNG获得MVP次数最多的队员之一,MVP次数在ADC里仅次于Smlz排名第二。

辅助——EDG.Meiko

在之前2017全明星赛上,他和Uzi的下路组合已经用冠军证明了这对搭档的出色表现。再次搭配必将无人可挡。

这个赛季对于EDG来说并不是很轻松,两位新队员的状态起伏不定,这对于中、下两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Meiko作为EDG现在资格最老的老将之一,也是队内的主要指挥,本赛季带领队伍拿下西部第一,实属不易。

Meiko带领iBoy在下路线上大杀四方,在对线期间共产生22次联合击杀,高居所有队伍之首,主要原因在于Meiko会抓住对方下路任何细小的破绽,先手发动进攻,提供控制。

本赛季EDG队伍一塔率达到64.6%,排名联赛第三,几乎全是由下路获得,这也反应出EDG下路的压制力之强。

Meiko本赛季主要使用塔姆、布隆这类保护型辅助居多,共22场,胜率达到72.3%,场均保护为0.42次,排名前列。

在保护队友的同时,也注重自身的安危,死亡承伤量达到7234,高居辅助位第二,KDA达到4.64,仅次于Baolan在辅助中排名第二。


他们中既有锐意进取的新人,有厚积薄发的二年级生,也有中流砥柱的老将,他们为队伍贡献自己的天赋和努力,用自己优异的表现帮助队伍获得胜利的同时也获得所有人的肯定。

以上就是常规赛第一阵容的数据解读,我们将陆续为大家带来第二、第三阵容的数据解读,谢谢支持。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PentaQ刺猬电竞社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电子身份证首次亮相支付宝 市民可通过手机办理酒店入住

【TechWeb报道】4月17日消息,如今身份证有了网络版,由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可信身份认证平台(CTID)认证的“居民身份证网上功能凭证”(以下简称“网证”)首次亮相支付宝,并正式在衢州、杭州、福州三个城市的多个场景同时试点。

QQ图片20180417133638

打开支付宝 “卡包→证件”,根据提示完成“刷脸”等相关身份认证,证明是本人,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网证了,使用时,可以打开网证二维码,通过扫一扫证明自己的身份。

对于用户最关心的手机安全问题,支付宝表示,因此即便手机丢失,网证被冒用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因为使用网证时,用户需要先通过指纹或者刷脸验证,证明是本人后才能进入到网证页面,这还不够,在打开二维码时,还要再次刷脸验证。

也就是说,即使手机丢了,别人要想用你的网证,得先通过“手机密码+支付宝登录密码”打开你的支付宝,再通过“指纹验证+刷脸验证”打开网证二维码,总共四关。支付宝方面表示,人脸识别技术的准确率如今已经达到了99.99%,被冒用的可能性极低。

蚂蚁金服副总裁邹亮表示,证件电子化已经是一种行业趋势,此前,已经有不少城市和支付宝合作上线了电子社保卡、电子居住证、电子驾驶证、电子行驶证、电子营业执照等电子证件。“这次试点,表明网证具备可复制性,如果用户反馈良好,我们愿和更多政务机构、合作伙伴一起,服务更多城市老百姓。”

蚕豆网微信


零秒科技CEO黄丽辉:深入行业垂直领域,才能绚丽进击突围

22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4月17日报道(文/马丽)

4月17日,以“进击•融合”为主题的《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隆重召开。此次峰会由猎云网&AI星球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创头条、蜂巢协办。上百位人工智能行业顶级专家、知名投资人和精英创业者到场,与会共同交流现今国内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创新变革与机遇,旨在促进行业整体向前发展。峰会现场干货满满,座无虚席。

在今天上午的圆桌论坛环节,零秒科技 CEO 黄丽辉受邀参与了圆桌对话,围绕“2018,行业AI应用的进击方向”的议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她认为AI是大势所趋,不管是在医疗行业还是教育行业,在人们满足了基础的需求之后,AI能够提高人们生活的质量。零秒科技给早教机器人提供核心技术,黄丽辉表示,儿童教育本身是刚需点,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大家对这块的需求只增不减。在这个市场之前,交互式早教机器人替代了之前的点读学习机,而且传统的早教方式已经满足不了现在家长或者小朋友的需求。

零秒科技在技术和垂直领域层面做了很多突破。黄丽辉介绍到,早教机器人是从语义技术服务开始,然后往上层做内容。零秒科技积极跟教育机构合作,不断挖掘,从心理建设、儿童行为分析到儿童白天上课、晚上如何进行陪伴提供补充教育。往下,零秒科技与业内比较知名的芯片厂商合作,做出软硬件的打包方案,让下游可以更好地应用。

关于未来,黄丽辉表示,零秒科技会不断做一些技术栈以保证公司平稳立足,同时,深入垂直行业以实现突围胜出。

 

论坛由深睿医疗CEO乔昕主持,参与对话的还有十方创投管理合伙人何绍钧、云从科技高级副总裁伍楚芸、宽带资本董事练叔凡、小i机器人华南技术中心总经理黄迁。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乔昕:首先想请三位企业家聊聊你们自己的公司,聊聊咱们的技术实力、业务情况以及去年取得的成绩。

黄丽辉:我是零秒科技的创始人黄丽辉,零秒科技是一家做自然语义理解的公司,我们主要为早教机器人提供核心的技术服务。过去,在儿童智能教育应用领域做出了很多尝试,也取得了一些进展,获得了一些成绩。

在技术和语义理解两大核心指标上,比如端对端的响应速度,当业内平均速度为2秒的时候,零秒科技将其控制在了1秒以内。同时,我们在自然语义结构分析、自然语义理解上的速度为200-300毫秒。除此之外,在自然语义理解这块,我们的准确度可以达到90%以上。目前,我们的日均交付数据已达到百万量级。

乔昕:在各个行业里遇到的问题可能都非常类似,咱们各自的行业是不是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然后又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先从企业家朋友开始。

黄丽辉:AI是大势所趋,不仅仅是在医疗行业。当人们的基础需求满足之后,AI算是提高人们生活水平所必须要经过的技术变革。不管是在医疗行业还是教育行业,都同样需要这块东西。零秒科技给早教机器人提供核心技术,所以我们在这块有些体验,是那种比较深的感触。

儿童教育本身是刚需点,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大家对这块的需求只增不减。除此之外,在这块市场之前,也就是交互式早教机器人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点读学习机这些东西。但是,传统早教的方式已经满足不了现在家长或者小朋友的需求。我们做了非常多的研究,不管是在技术角度还是在垂直领域都取得了很多突破。

从医疗行业导诊开始,在整个流程中,早教机器人都是从语义技术服务开始,然后往上层做内容。零秒科技积极跟教育机构合作,不断挖掘,从心理建设、儿童的行为分析到儿童白天上课、晚上如何进行陪伴提供补充教育。往下,零秒科技与业内比较知名的芯片厂商合作,做出软硬件的打包方案,让下游可以更好地应用。我们还可以配置一些具有基础知识的人员,让他们更好、更快地应用服务。

乔昕:大家花一分钟时间憧憬一下未来,大家都说2016年是人工智能的元年,我们经过了2017年的高速发展,到了2018年,大家有什么期望?

黄丽辉:两点:一是不断做一些技术栈,这是保证公司立足的前提。二是行业要做垂直,要做得足够深入,才能有机会突围,才有机会胜出。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