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鄂返京人员自述:这一路,有笑有泪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3月31日报道(作者/苏舒)

3月25日,第一批滞留在湖北的800多人乘坐复工专列回到了北京。这是在湖北封城60多天后,第一次大规模的人员返京。

此前,湖北除武汉外各市州可以开启了点对点向外运输务工人员的工作,但这些复工地点都是除北京外。据报道统计,有20万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滞留在了湖北。

随着第一批在鄂返京人员成功抵京,接送滞留在湖北的返京人员的列车班次几乎每天都在增加,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表示,从3月25日起,预计利用20天时间完成在鄂人员返京分流工作。

返京从政策出台和实施,对于北京和在鄂返京人员,都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和适应。

很多人为在鄂返京人员提供帮助,其中,湖北老乡群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王博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他说,“湖北人在北京”除了QQ群共有3000人外,现在微信已经有9个群,大家在群里讨论怎么回北京,现在的问题比较集中在“京心相助”上面,比如说“京心相助”怎么填写等。

从在“京心相助”上提出申请,到通过审核,再到隔离的分配问题上,这一路有太多的故事,或是温暖,或是艰难。猎云网采访了3个人在鄂返京人员,以下是他们的自述,猎云网稍加整理。

上车前两个小时,被通知要集中隔离,所幸是虚惊一场

讲诉人林有君,从荆州返京

年前离开北京回家过年,刚回家没两天,武汉封城,没过多久,湖北其他城市也陆陆续续关闭了离鄂通道。

这一关就是两个月。3月初,湖北除武汉地区外开始逐步开通离鄂通道。尽管没有火车,但是大家都着急复工,或是自驾或是拼车选择到外省复工。在北京工作的我,却只能干着急。不能回京复工,对于大多数北漂来说,仅房租一项费用就压的喘不过气来。

回京希望是从3月24号开始有的,北京表示开始启动滞留在鄂人员返京工作。在此之前,要在“京心相助”小程序上面登记个人返京信息,已经有人收到了相关信息。

3月25日,第一批在鄂返京人员成功到京。我开始加紧联系北京租住的社区,询问了相关回京操作流程,但是当时打电话过去,社区表示还没有任何政策下来,在接通12345市长热线后,收到了相同的回答。

第二天,我开始从租住公寓的负责人入手,请求他们到社区报备我的个人信息,并且开始打听回京是否可以居家隔离的信息。“京心相助”小程序更新之后,我也在上面填报了乘车信息,为了避免与线上工作时间的冲突,我把回京日期定为28号,那是周六。

下午,我收到公寓负责人发来的消息,说要集中在酒店隔离,价格一天从239到500不等,大部分都不含餐食,这对于刚工作还未过试用期的我来说,是很难承受的,更何况我合租的地方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室友也同意和我一起居家隔离。

我从房东这边获取到强制隔离是村委会下发的通知,无论是否具备居家隔离条件,村委会都要求公寓与回京人员协商,不允许居家隔离,并且酒店隔离也只能选择这个区域外的酒店,并能开具隔离14天证明的酒店,可以自己选择,也可以到村委会推荐的酒店去集中隔离。

我打电话给村委会,询问强制隔离是否有具体的文件下发。对方告知,具备居家隔离条件即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可以不去酒店。我转述给公寓方,并请求公寓方负责人帮忙去村委会签我的接收单。

27号上午,“京心相助”显示审核通过,晚上9点,我收到回京专列的短信通知,这一刻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卸下来,很期待第二天的返京。

当我收拾好行李,出发去火车站的路上,突然收到村委会的电话,表示公寓方不接受我们居家隔离,因为没有厨房。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11点的火车,9点多通知我必须集中隔离,还是临时变卦,明明前一天已经谈妥可以居家隔离的。我立刻联系了公寓负责人,但对方一直不接电话。我找到了公寓总部的电话,拨过去的时候,情绪近乎崩溃,几乎是直接吼出来,质问他们是否歧视湖北人,为什么前一天答应了,后一天却反悔,还是在我即将返京的途中。

公寓方表示会立刻解决这个问题,半个小时后,我心情平复下来,公寓方也反馈我先上高铁,他们会处理后续的问题。好在,在各方协商下,最终村委会还是答应了我居家隔离的申请。

下火车后,我来到了集中分配点,由社区安排车直接送回去,并由公寓负责人带我回家。直到当天晚上,回到北京的租住地,我才放下心了。

半个月4500块的隔离费用,对于两个月没有收入的我来说着实困难

讲诉人李华,从襄阳返京

我是做销售的,没有线上复工的条件,只有返京正常上班才能拿到工资,两个月没有工资的我,很早就开始准备返京事宜。

在24号返京政策出来前,我就提前在“京心相助”上填好了返京信息,本来计划是28号回北京的。晚上12点左右,我突然接到铁路工作人员的电话,核实我的个人信息,他们就告诉我,要等待返京的车票短信,具体时间不定。车票短信会注明车次车厢号以及座位号,如果接到这样的短信就说明可以返京了。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收拾东西并且等待信息。等到八点半左右,我就收到了返京的信息,一点半的火车。我还是相对比较幸运的,我住的离襄阳东还算是比较近,但如果是其他地方的话,很难在规定时间到达火车站的。

上火车后,我几乎全程没有摘过口罩,滴水未进。下火车后,先被拉到集中分配点统一测量体温,然后再被拉到集中隔离的酒店,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到晚上8点左右,我就进入了隔离酒店。酒店的环境还可以,我们每个房间前配备一张小桌子,用于接收外卖、快递和置放垃圾,每天都会有相关人员帮我们处理。

我在北京是和别人合租,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比较明确的表示要集中隔离。因为如果我居家隔离的话,合租人员就必须和我一起隔离14天,大家都要上班,这个不太现实。尽管要自己负担隔离费用,但相比于不上班的损失而言,我更愿意承担14天隔离费用后尽快回去正常上班。酒店房费加上外卖费用差不多一天下来300块钱,14天下来差不多要4500块钱。返京群里面的老乡们表示,酒店房费从200到1000价格不等,我这个价位算是最便宜的。

进入酒店前,我偷偷听到酒店工作人员聊天,他们表示,如果不是政府号召,他们也不会主动接待从湖北过来的人。听到这些话,心里面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14天隔离期满后,我打算去公司询问一下疫情期间工资发放的具体事宜。因为截至目前,我的工资卡一直没有工资到账,连最低的保障都没有,我也希望就工资的问题,公司能够给个具体的说法。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我每个月还有高额的房租,以及信用卡的分期账单,尽管有一些积蓄,但负担还是很重。

我也有在考虑要不要结束北漂生活,因为疫情,我们的工作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我不知道未来业务量变少之后,我还能不能在北京继续闯下去?

社区、邻居和房东主动关心从湖北回来的我

讲诉人李安然,从随州返京

3月23号晚上,我接到两个官方平台的信息,都提示让我在“京心相助”的小程序上申请返京,我马上把信息分享到了和我一样滞留在老家的微信老乡群里, 然后自己也提交了申请。第二天上午,我就收到了北京居住地所在社区的电话,社区的工作人员询问了我的一些情况后,表示他们还在进一步确认我的信息,让我继续等待通知,不要擅自回京。

到25号的时候,“京心相助”小程序又一次更新了,更新后可以填写乘车信息,但是当时一直都提交不上去,直到晚上我再次提交信息的时候,才提交成功。我当时选择了最早的返京时间27号,到26号晚上快十点的时候,我收到了12306给我发来的车票预订成功的信息。简单的收拾行李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从我家随州出发去襄阳坐火车,一路上都很顺畅。

在等待的同时,社区每天都有电话和我联系,在返京当天,社区再次联系我并进一步确认我的信息。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同时符合居家隔离的基本条件,然后社区工作人员也对我的个人背景做了调查,还访问了我的邻居,并电话咨询了我的房东。因为邻居们和房东的认可,社区也考虑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同意我居家隔离。

到站之后的流程非常清晰和便捷,我直接在出站口找到东城区集合点,然后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去停车场坐大巴,前往东城区指定的人员分流点,到了之后,我所在的北新桥街道和草原社区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等候我了,然后我发现我是我们街道在这趟专列上接的唯一的一个人。

在做了简单的登记后,由我所居住的草原社区工作人员安排专车把我送回家,还主动留下了联系方式,说有困难随时联系他们,而且也主动提出要帮我采购物资。

在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沟通过程中,我又得知我是我们社区乃至整个街道第一个同意可以居家隔离的返京湖北人,对此我感到十分幸运,遇到了非常友善和爱心十足的社区领导、邻居们和房东。在隔离期间,邻居也不断给我提供帮助,还给我送饭吃,让我感到特别温暖。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有君、李华、李安然、王博均为化名)


亚马逊中国卖家要裂开了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4月4日报道(文/林京)

“现在每天打开电脑都很慌张,害怕出现零单状态。”王健是一名中小规模跨境电商卖家,公司90%的产品都依靠亚马逊销售,主要面向美国地区。目前公司有近20款新产品压在仓库或者工厂,没办法发货。

作为全球电商平台巨头之一,亚马逊吸引了全球包括中国的第三方卖家入驻。数据显示,从1999-2018年这20年里,第三方卖家销售额在亚马逊销售总额中的占比从3%增长到58%,年销售额增长到1600亿美元。

外贸行业有一种说法,亚马逊50%的卖家来自于中国。据启信宝数据统计,中国共有4941090家外贸企业,其中中小微企业有2201365家,占比高达45%。

全球疫情扩散的副作用正在跨境电商行业发酵。而亚马逊,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此刻首当其冲。三月以来,亚马逊不断更新的政策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3月17日,亚马逊紧急宣布4月5日前关闭非必要商品入库,优先接收医疗用品、生活必需等高需求产品,主要针对美国和欧盟市场。3月22日,亚马逊物流暂停接受意大利和法国站上的非必需品订单;3月23日,亚马逊宣布延长某些非必要商品的交付期一个月至4月21日。

然而,未到4月5日,亚马逊便又发布了一则FBA非必要商品停止入库的后续通知。

3月27日,亚马逊方面发布公告称,4月5日之后,仍然只能优先接收部分产品,但会将更多商品加入名单中。不过鉴于人力有限,亚马逊方面是逐一增加商品,而不是全部开放,亚马逊更新了卖家平台中的“补充库存”页面和“补货报告”,卖家可以查看哪些商品符合创建货件的要求。

“看到通知之后,大家都开启疯狂补货模式,导致亚马逊后台直接崩了,我的心态也跟着崩了,创建了一下午都没有成功。”在社交媒体上,一些亚马逊卖家们讲述着自己的“渡劫”日常。

坚果资本创始人王志伟告诉猎云网,疫情会让消费力下降,对总体市场需求有一些压制,对跨境电商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但是疫情也会把一大部分原先线下的用户“赶”到线上来,形成新的线上购买人群。对于在疫情中仍然能提供比较好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来说,有望抓住机会再上一个台阶。

物流难题之下的“蝴蝶效应”

王志伟介绍,亚马逊紧急关仓之后,对于那些没有用其他海外仓服务的卖家来说,会受到一些影响,因为发不出货了。但对于有自己仓库或者其他海外仓服务的企业来说,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不过,受防控措施影响,现在物流成本确实上升的比较快。

“(关仓)对我们有两个影响,一是对于现在热销产品的补货影响,二是对开春已经投入开发生产的新品影响。”王健告诉猎云网,刚复工之后是天天催着工厂要货,现在是很怕工厂货把货全生产出来。很难想象,这样的转变,不过短短一周时间。

王健的公司目前主要涉及宠物玩具、服饰、家居等产品。他坦言,疫情爆发之后,服饰类受到影响最大。比如沙滩涉水鞋,年前很多商家备了很多货,但现在客户都没有外出度假这些计划了。

“我们产品大都偏向于季节、趋势类产品,比如一些户外产品正常情况下是一天200单到300单,现在只有20单到30单。预计到5、6月份,公司整体销售额下降70%。”

亚马逊关仓之后,王健决定选择自发货模式,物流则成为当下面临的最大难题。首先是需要比以往提交更多的信息,并且在昂贵的物流成本之下,依然无法保证时效性。“物流一旦出现问题,影响太大了,会出现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退款退货、账户绩效受影响和资金回笼慢等。”

所以,客服工作成为当下公司销售时的重中之重,必须实时地跟客户进行沟通。

“自发货模式,我们也是第一次用,首先是经验不足。除此之外,自发货也面临着清关难的问题。现在国外物流政策变化太快,疫情之下,客户也会出现很多状况,比如很多产品派送不到或者联系不到人。我们原来有一批货物好不容易运到客户那里,但是他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决定退货。”王健说,现在面临太多未知、太多不确定性,每天听到的几乎都是坏消息。

对跨境电商从业者刘仪来说,同样面临着补货难题。“我们在亚马逊上销售占比达到60%左右,目前有几百个订单没有配送完成,很多航线停飞,只能走商业快递,所以短期内物流费用居高不下。此外,公司现在不熟悉自发货模式,物流供应商、操作对接和产品打包上面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我们也是主要以做服饰为主,一年旺季主要集中在夏季跟冬季,现在订单也是断崖式下跌。原本一些老客户要重新下单,现在都没有下单,现在只能配合国外客户多接一些传统的外贸单子。”

“原计划2020年可以赚点小钱,现在就盼望着能坚强的活下去。”刘仪说。

卖家艰难“自救”

王健表示,现在公司只能降低风险,等稳定以后再进行新品开发,集中力量在防疫产品的自发货销售上。但是王健坦言,靠这种方式的自救“输血”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首先,寻找可靠的货源是一个难题,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到防疫物品生产之中,质量参差不齐。一旦防疫物品质量出现问题,会出现大规模退货现象,到时候更麻烦。其次,这是一个短时间内很耗现金流、有风险的选择,平常亚马逊的回款周期是14天,现在受物流等因素影响,回款期估计得一个月。”

因此,在跨界自救上,王健也会着重关注一些潜在消费,比如家居用品、直播用品等,隔离在家的消费者对这些产品需求会逐渐增加。除此之外,他也开始积极关注直播带货,如果国外疫情持续恶化下去,准备回到不太熟悉的国内电商平台上。

刘仪告诉猎云网,因为有亲戚朋友做口罩的生产,所以省去了找货源的麻烦,开启转战口罩售卖。“暂时不会考虑裁员,尽量去保证员工的基本工资,然后公司多方面发展。创业不易,希望整个公司能够拧成一股绳,度过这个难关。”

星瀚资本创始人杨歌表示,目前全球对于必须品需求是非常大的,对很多有相关资质的贸易商来说,意味着会有很多机会,也会提升行业集中度,在未来的半年到两年之内,这样的趋势会非常明显。

一位跨境从业者表示,目前对贸易型的卖家来说,相对而言,可以灵活转型。而对工厂型的卖家来说,则更困难一些。此外,在欧美市场暂停的情况下,如果企业有其他市场的业务,比如澳大利亚、迪拜等等,市场比较分散的话,这个时期会好过一些。

自救的同时,对亚马逊卖家来说,还要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变化。

受疫情影响,亚马逊将延长退货时间至5月3日。根据其邮件内容,在亚马逊英国站、德国站、法国站、意大利站、荷兰站和土耳其站,凡是在2月15日-4月30日的订单,都可以将退货期延长至5月31日。另外。在西班牙站点上的订单,凡是在2月15日后成交的,可以在政府解禁封城后的30天内退货。

对亚马逊卖家来说,这也意味着,在此前105天之内购买过得商品都有可能会出现大量的退货。

此外,疫情下的亚马逊仓库也不断地陷入争议之中。3月30日,部分亚马逊史丹顿岛仓库员工罢工,要求公司尊重员工知情权、停工2周并进行深层消毒。他们认为仓库至少已有10人感染新冠,但负责人并未告知。该活动组织人表示,自己已被解雇,亚马逊认为他违反隔离要求。

3月31日,据USA TODAY报道,美国亚马逊全食超市部分员工周二集体请病假罢工:希望索要更多病假薪水和防护措施。4月2日,美国纽约州的一群立法者、公会和亚马逊员工周三致信该公司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要求他针对已经爆发新冠疫情的仓库里仍在工作的员工采取更好的保护措施。

而对转向防疫物资的卖家来说,要面临更多形势和政策的变化。4月1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

据悉,很多企业收到出口许可证被取消的通知。一位诊断试剂企业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表示:原来出口只需要拿到海外销售资质就可以,现在直接受到影响了,打算向商务部申诉,希望不要一刀切。

“确实我们每天面临太多的变化,自己心态快‘爆炸’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客服工作,随时跟客户沟通好因为物流或政策变化引起的相关问题,然后多做些现金储备。”王健说。

疫情加速行业洗牌

“疫情之下,跨境电商行业内的从业者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大家是命运共同体。”跨境电商培训机构MoonSees创始人林鹏翔感叹道。

过去两个月是他创业以来最忙碌的两个月,很多时候都是通宵的工作。“疫情发生之后,我们首先是冷静下来对疫情做了一个判断,预计至少会持续到5月份。我们原来是以线下培训为主的,就紧急把公司在线下的90%业务转到线上来,录制了很多视频培训课程。”

在林鹏看来,疫情考验着亚马逊卖家的学习力、思考力和执行力。对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灵活选品工作,比如防疫物品或者生活必需品等。也要去观察国外市场的一些潜在需求,比如隔离在家之后,花园类、草坪类产品的需求可能会增加。对亚马逊卖家来说,这次也是一个很好的思考期和沉淀期,未来需要在拓宽营销渠道等方面不断地进行完善。

“我是2003年进入到传统外贸行业的,2014年转到跨境电商行业,2017年开始做跨境电商自媒体,一直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感情。”跨境@米show创始人程桂良坦言,这次行业肯定是受到很大影响,身边很多公司选择大幅度裁员来节省现金流。

但是,某种意义上,他认为疫情对卖家来说也是一个“好事”。因为跨境电商行业门槛较低,导致出现很多低成本、快速产出的模型。在他看来,很多卖家本身抗压能力比较弱,是因为比较依赖平台,不够重视零售,有点“温水煮青蛙”的状态。

随着线上消费者跟线下的传统零售消费者趋同,线上卖家必须去学习零售知识。这次疫情,其实对有深度根基的产品卖家受影响并不大,比如他身边一个亚马逊卖家,3月份就果断决定从卖泳衣转型到卖居家用品,现在订单一直是上涨状态。

“隔离在家的消费者在新的场景下会产生很多新的需求。企业只要保持业务的运转,只要还有现金收入,那就还有很多很好的机会。”

“这次疫情,对跨境电商行业也是一次重大洗牌,倒逼他们进行转型。相比传统的外贸行业,跨境电商有更多的灵活应对措施,企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下去。”程桂良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健、刘仪皆为化名)


做长图何必反复截屏,「滚动截屏」让你「滚」着做出长截图

无论是保存聊天对话、剪藏文章段落,抑或是将备忘录里的随笔分享到微博,你都需要用到长截图。以往我们在 iOS 上进行长截图的方法只有分别截取多张不同位置的截图,随后用 Picsew 等应用拼接起来。

去年「滚动截屏」的出现,让 iOS 用户也终于享受到 Android 用户习以为常的滚动截取长图的体验。在三个多月的迭代更新之后,「滚动截屏」不但支持了 iPad,还加入了许多实用的新功能。

长截图?「滚」就完事儿

「滚动截屏」的原理是通过系统屏幕录制的直播功能,将屏幕内容输出至应用并自动截取拼接。换句话说,你并不需要打开应用本身,只要长按控制中心的「屏幕录制」按钮,并选择「滚动截屏」进行直播即可。

开始截图前,我建议先将要截取的内容加载完成后,再开启录制。在截图过程中,你要做的就是滑动屏幕录制你想要截取的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你想截取一篇文章的所有内容,你甚至可以快速一滑到底,应用也能完美识别。

当你在某个位置短暂停留(可在应用中设置停留时长)后,应用就会自动停止录制,此时你可以利用弹出窗口跳转到「滚动截屏」应用。在应用中,你可以滑动右侧预览图来查看长图的具体位置,确认无误后即可保存到相册。

由于「滚动截屏」是通过「直播」的方式实现屏幕采集的,因此它不会收到应用的限制,你可以在任何应用里使用它(当然,游戏例外)。尽管如此,你不用担心它会上传你的屏幕数据,应用除了购买完整版需要联网外,完全支持离线使用,你可以直接禁止掉它的网络权限。

裁剪截图、自动去除滚动条

在最初的版本中,「滚动截屏」仅支持最基础的截图功能,想要裁剪截图还不得不额外操作。在目前的版本中,「滚动截屏」已经支持应用内裁剪截图。应用的裁剪操作有些特别,你需要通过上下滑动来确定截图的起始位置和结束位置,并分别在这两个位置点击顶部和底部的剪刀。

裁剪长截图

此外,在新版本中导出图片还支持修改导出格式。高度小于 19200 像素的截图,可以选择画质更好的 PNG 格式,而超出这个大小就只能选择文件更小的 JPG 格式。另外,应用还支持为截图套壳,目前支持 iPhone 11 Pro、iPhone 8 Plus、iPad Pro 和 Apple Watch 5,基本能满足日常需求。

导出设置

滚动截图最难控制的一个问题就是屏幕右侧的滚动条。在过去逐张截图时,我们完全可以等滚动条自动隐藏了再截图,「滚动截屏」是通过录屏来采集屏幕内容的,因此在过去,滚动条或多或少会在屏幕右侧出现。

「滚动截屏」的新版本支持智能移除滚动条,你要做的只有到应用设置里打开这一开关而已。在之后的截图中,你也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操作,应用会自动帮你移除掉碍眼的滚动条。

去除滚动条

如果你有打开「辅助触控」的习惯,那么截图时也会将「小白点」截进去,在长截图里,更是会有多个小白点在屏幕中,非常不美观。「滚动截屏」也支持去除「辅助触控」的小白点。

不过这一功能需要你额外动动手指。在开始录制前,你需要把小白点移动到屏幕下半部分,在状态栏变红后,再将它移动到屏幕顶部。完成这两步后,你就可以开始滚动屏幕了。

去除「辅助触控」小白点

除了上述功能外,「滚动截屏」后续还会加入马赛克等功能,逐渐完善应用的使用体验。相比于最初的版本,如今的「滚动截屏」使用体验要好了不少,不论是高速滚动下截图的稳定性,还是在应对复杂背景、大量文本等场景时的表现都非常不错。

你可以在 App Store 免费下载「滚动截屏」,应用采取买断制付费的策略,iPhone 标准版 12 元,iPad 标准版 18 元,高级版 30 元。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并授权少数派独家使用,未经少数派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聆听与众不同的好声音——这是我的音乐播客推荐清单

电台一直以来是发现新音乐的好途径。因为和音乐一样刺激人类的听觉系统,自广播被发明以来,便诞生了无数优秀的音乐类节目。

在 21 世纪,播客的创立无限扩展了原先广播的广度;无数的流媒体,音乐公司和音乐人也争相恐后地进入播客市场来试图推广音乐——

Spotify 先后斥巨资购入 Gimlet Media、Anchor 和 Parcast 三家播客公司;继环球音乐与独立播客公司 Wondery 达成协议之后,索尼音乐也宣布了与播客内容制作商 Laura Mayer 和 Adam Davidson 合资创办一家新公司寻找并开发音乐播客内容。Pixies乐队也在2019年也开设了自己的播客It’s a Pixies Podcast用来推广自己的新专辑。

面对无数蓬勃而出的音乐类播客,笔者在此精选出了常听的地下音乐类播客,希望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收听指南。


Adventures In Sound And Music

当代最重要的先锋音乐杂志「The Wire」在 Resonance FM 开设的电台节目。从2008年开播以来每周一期,后摇、嘻哈、现代古典、即兴演奏以及各种风格新颖的电子音乐,都是它MIX的对象。该节目唯一的遗憾是没有 RSS 无法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来订阅收听,需要登入「Mixcloud」来订阅收听:

The Wire 在 Mixcloud 的主页

CJSW

卡尔加里大学的非盈利性质音乐矩阵广播,创立于1955年;旗下有超过110档的音乐类播客节目:其风格包涵了摇滚,布鲁斯,民谣,爵士,实验,金属,嘻哈,灵魂,电子,古典和世界音乐;保证了24小时应有尽有的好音乐。而且其每年一度的捐赠活动会赠与众多乐迷精美的纪念品。

音乐类播客矩阵

Sound Opinions

由芝加哥电台 WBEZ 91.5FM 和美国公共广播交流机构合作推出的摇滚类音乐乐评、访谈类播客;由 Greg Kot 和 Jim DeRogatis 主持,该节目的宗旨是「everyone’s a critic」;由此理念发起的「Rock Doctors」帮助了无数音乐人以及乐迷,其 newsletter 也是非常值得乐迷订阅收藏。

相当完备的主页

Resident Advisor

全球领先的网络电音杂志「Resident Advisor」旗下的两档播客节目:

RA Podcast」:从2006年开始每周精选一场的DJ Live Set;音质非常好,每一期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RA Exchange」:对当下的先锋地下电子音乐人的采访播客。

旗下两档播客节目

Brainwashed

聚焦于实验性音乐领域的网络杂志「Brainwashed」旗下的音频节目,每一期的 Chapter 和 Headliner 都制作得非常用心,甚至还推出了视频版的播客:「The Brainwashed Video Podcast

Prog Notes

一档 2018 年开设的前卫摇滚类播客,由 Destin Frost 主持,每期推荐一张经典的前卫摇滚专辑。其 YouTube 频道「Notes Reviews」也非常值得订阅。

行走的耳朵

行走的耳朵」是深圳电台飞扬 971 一档老牌音乐节目,由刘倩和阿飞共同主持,2003 年开播,以「少听但好听的」非主流音乐为主,风格涵盖前卫、爵士、摇滚、实验、电子、民俗等多种音乐类型。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其挂靠荔枝平台也没有输出官方 RSS;为了避让广告,在荔枝上架时会把一期节目分割为四部分上传;造成了糟糕的收听体验。可能是老牌广播人对于新技术还是不够重视吧。

零碎的节目

主唱死了

主唱死了」由活跃于上海地下音乐现场的佳杰和我创立并主持,内容聚焦于与器乐摇滚有关的乐队、唱片、现场等;通过这档谈话节目,希望能为各位新老乐迷提供聆听指南及值得探讨的话题,为中国地下器乐摇滚场景增添更多时鲜内容。

不在场

机核的重轻老师个人的音乐播客,一个音乐话题为主的播客,对各种无用之事的 obsessions。它内容最零碎、逻辑最不严密、立场最模糊、取材最缺乏代表性、摘不出任何 takeaway,从而做到另一种「听了和没听一样」,无聊得耳目一新。

考古

Avant-Garde All the Time」「dunkfestival」「Room Temperature 」「前味音樂電台」「無次元」等节目因停播或暂停更新,在此推荐喜欢播客考古的同学前去收听。

关联阅读: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并授权少数派独家使用,未经少数派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Zoom爆重大安全漏洞:数万视频被公开围观

PingWest品玩4月5日讯,视频会议软件Zoom爆重大安全漏洞:数以万计私人视频被上传至公开网页,任何人都可围观。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对软件进行了逆向工程,发现该公司在加密方案上有虚假宣传。Zoom 称其会议使用 AES-256 加密,但实际上只在 ECB 模式下使用了简单的 AES-128 密钥。Zoom还声称使用端对端加密,但事实上距离真正的端对端加密还比较遥远,该公司对端对端加密的定义与通常的定义有差距。

创始人袁征坦言,如果安全问题不解决,甚至考虑开源Zoom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