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与债权人达成重组支持协议 还将寻求至少2.5亿美元融资

【TechWeb】3月17日消息,瑞幸咖啡对外发布消息称,已与主要债务持有者达成重组债务及加强资本结构的协议,并将于近期履行这一协议中的债务义务。

10

公告称,票据持有者预计将获得现有票据面值的91到96%。

同时,瑞幸方面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利用多种渠道进行融资,目前正在与可信投资者进行为期30天的内部讨论,通过私募募集至少2.5亿美元。

文章


7

FF任命陈雪峰为中国区CEO 向毕福康直接汇报

【TechWeb】3月17日消息,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官方微信公众号今日宣布陈雪峰先生正式加盟,出任FF中国区CEO,并向FF全球CEO毕福康(Dr.Carsten Breitfeld) 直接汇报。

陈雪峰将全面负责包括相关项目落地、生产策略、本地化产品开发以及用户生态构建等全部FF中国区相关业务。此外,陈雪峰也将会成为FF全球合伙人。

7

资料显示,陈雪峰拥有近20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验,先后在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福特亚太设计中心和奇瑞捷豹路虎任职。在汽车业内被誉为 “最年轻的合资车企中方掌门人” 。

FF表示,目前,FF正在全力推进代表极智科技奢华品牌基因的FF 91交付相关准备工作以及中国业务的全面落地。陈雪峰先生的加盟,将提速FF 91登陆中国市场,也将极大利好FF中美双主场战略的落地。

FF近日宣布了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PSAC”的合并交易计划。该交易预计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交易完成后,FF的股票将开始在纳斯达克交易,股票代码为”FFIE”。

文章


FF任命陈雪峰为中国区CEO 向毕福康直接汇报

【TechWeb】3月17日消息,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官方微信公众号今日宣布陈雪峰先生正式加盟,出任FF中国区CEO,并向FF全球CEO毕福康(Dr.Carsten Breitfeld) 直接汇报。

陈雪峰将全面负责包括相关项目落地、生产策略、本地化产品开发以及用户生态构建等全部FF中国区相关业务。此外,陈雪峰也将会成为FF全球合伙人。

7

资料显示,陈雪峰拥有近20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验,先后在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福特亚太设计中心和奇瑞捷豹路虎任职。在汽车业内被誉为 “最年轻的合资车企中方掌门人” 。

FF表示,目前,FF正在全力推进代表极智科技奢华品牌基因的FF 91交付相关准备工作以及中国业务的全面落地。陈雪峰先生的加盟,将提速FF 91登陆中国市场,也将极大利好FF中美双主场战略的落地。

FF近日宣布了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PSAC”的合并交易计划。该交易预计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交易完成后,FF的股票将开始在纳斯达克交易,股票代码为”FFIE”。

文章


AI独角兽如何突围科创板?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3月16日报道(文/韩文静)

2021年,人工智能企业加速奔跑上市。

近几日,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在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旷视聚焦物联网场景,面向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三大核心场景提供行业解决方案,构建了完整的AIoT产品体系。

今年,“十四五”透露出关键词,将人工智能放在前沿领域的首要位置。AI企业竞相上市的背后,体现出人工智能赛道的持续火热。在政策和资本的双重推动下,人工智能与各行业融合发展成为大势所趋。

作为AI领域的独角兽之一,旷视科技能否建立护城河?破解AI行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化难题?

从“AI+软件”进化至“AI+硬件”,打造软硬结合的产品体系

物联网概念最早出现于比尔盖茨1995年《未来之路》一书中,受限于通信技术的发展,在当时并未引起世人的重视。

如今,随着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5G网络的成熟以及各大巨头的进场布局,物联网概念成为了当下的热门,科学家们描绘的万物互联时代或将到来。

不同于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时代,软硬件的结合是大势所趋。目前,旷视科技的软硬一体化产品体系渗透了各主营业务板块。

消费物联网业务中,旷视依托AI光感知系统“一体化协同”设计方法,研发出AI光学屏下指纹模组;城市物联网业务中,旷视研发的交互型面板机已经实现了完全自研和规模化投放市场,在产品性能上居行业领先地位;供应链物联网业务中,旷视研发的物流机器人已经实现了体系化产品矩阵,二维码、VSLAM导航等各类搬运机器人都实现了行业的批量应用。

值得注意的是,旷视科技所构建的软硬一体化产品体系,并不是简单的“软件+硬件”叠加概念,而是强调“软件+硬件”的协同设计和联合优化,两者并不分裂。

首先,旷视打造了业界领先的AIoT操作系统,实现了从IoT连接、数据处理、数字孪生到应用赋能的功能集成。通过“算法-软件-硬件”的协同设计模式,旷视构建了由传感器模块、传感器终端与边缘设备、机器人和自动化装备构成的AI重新定义的硬件。

此外,旷视还针对特定行业,打造了AI重新定义的行业应用。除了自研AI重新定义的硬件和应用以外,旷视也在通过与第三方厂商合作,培育AIoT产品生态,完善自身的AIoT产品体系。

扎实的软硬一体化产品布局,为旷视构建了过硬的产品力壁垒。

技术投入的长期主义,研发创新构筑护城河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报告期内,旷视科技2017年、2018年、2019年研发投入分别超2亿元、6亿元、10亿元,三年投入增长超4倍。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已超7亿元。

同时,旷视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从2017年的67%增至2019年的82%。2020年前三季度,研发收入占比更是进一步提升至104%。

值得一提的是,旷视由印奇、唐文斌和杨沐三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科学实验班的80后创立,公司的研发团队由1400多名科学家、算法工程师、开发及设计人员组成。

持续地研发高投入,加上科学家团队的班底,使得旷视正在各个维度上收获可观的成果。

旷视科技打造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生产力平台Brain++,包括深度学习框架MegEngine(天元)、深度学习云计算平台MegCompute以及数据管理平台MegData,将算法、算力和数据能力融为一体。其中,最核心组件是旷视自主研发的国产工业级深度学习框架MegEngine(天元),与Google的TensorFlow和FaceBook的Pytorch类似,并于2020年3月正式向全球开发者开源。作为AI基础设施,Brain++助力AI技术实现了从算法生产到应用的全流程化和规模化供给。

截至2020年9月,旷视已拥有576项专利(包括境外专利47项)、141项在中国境内登记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580项商标权(其中包括境外注册商标37项)。这些数字在同类公司中处于领先地位。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旷视两次跻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连续两年位列CB Insights“世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100强”;Brain++入选“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奖项以及获科技部批准建设“图像感知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深耕三大赛道,加码智慧物流,打造规模化的商业落地场景

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智能物联网(AIoT)白皮书》预计,2022年我国AIoT市场规模将超过7,500亿,2018至2022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0.49%。

旷视科技创始人印奇曾在内部信中提及,“只有商业应用的成功,才能为技术创新提供充足的后备动力。”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2017年至2019年,旷视营收规模逐年增长,营业收入从3亿元增长至12.6亿元,涨幅超300%,年均复合增长率超100%。

不过招股书中也提到,旷视整体实力和盈利能力不断增强,营业收入规模持续扩大,但尚未实现盈利,主要原因是公司的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

在成长空间巨大的AIoT领域,旷视科技深耕三大赛道,先后进入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致力于在各个场景打造标杆客户,不断优化收入结构。

消费物联网是旷视科技首先进入的领域,通过提供一系列解决方案向市场推出最先进的计算机视觉技术,旨在以人工智能赋能摄像头及其他传感器,改善移动终端设备的用户体验,目前已累计实现为数亿台智能手机提供设备安全和计算摄影解决方案。2017年至2019年,该部分营收从1.5亿元增长至3.6亿元,涨幅超140%。

在城市物联网领域,旷视通过将城市空间数字化,提供智慧城市及智慧建筑管理解决方案,增强公共区域的安全性和便利性。目前,公司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正应用于百余座国内城市、10余个国家和地区,该部分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1.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8.3亿元,涨幅超400%。

此外,作为率先布局供应链物联网的AI企业之一,旷视瞄准了智慧物流领域。据公开资料线上,2020年智慧物流市场达5710亿元,未来有望持续扩大。目前,旷视通过推出智慧物流操作系统河图及多款智慧物流硬件提供解决方案,累计向鞋服、医药、智能制造、零售电商等不同行业的上百位客户提供仓库、工厂的智能化升级改造,助力提升企业的运营效率。智慧物流业务收入从2018年的0.4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0.7亿元,收入规模近乎翻倍。

随着人工智能应用场景的不断扩展,AI赛道也变得越来越热闹。冲刺IPO之后,旷视科技接下来还将有怎样的发展?值得市场期待。


如何评价日本电影《横道世之介》?

冲田修一导演的《横道世之介》(2013)有着复杂的多维度聚焦、回响。

这些聚焦与回响构成了这部电影。若熟悉冲田修一的作品,相信也不难发现《横道世之介》是他创作生涯中较为另类的作品——跨度为十多年的两个时空、多个人物视角互相穿插,是他其他那些平铺直叙的电影中不具备的。不过,在与原作者吉田修一的“较量”游戏中,冲田修一找到了和吉田修一的共性,让电影《横道世之介》“变成”了自己的作品,并且成为了许多人认识冲田修一的代表作。

建立关系的瞬间

吉田修一的许多小说作品,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日本文化母题——东京与地方,前者表现为现代的城市人际,后者则简单质朴以及怀旧的文化空间,这两者又经常呈现为对故事的多重的聚焦。如《怒》(2014)中则在东京这个舞台安排了一场凶杀案,故事中的三个嫌疑人互不相识,各有各的故事,并且将故事错落地分布在东京、某滨海地方小镇、冲绳;《平成猿蟹合战图》(2011)则讲述了从长崎“上京”寻夫的美月所遇到的人和事,她在东京遇到的人来自各行各业、全国各地;而《横道世之介》(小说:2009)的世之介同样也是80年代从地方“上京”求学的青年,他遇到了日后成为他女友的东京当地大小姐与谢野祥子、隐瞒自己出身地方的“高级娼妇”片濑千春、与他一起加入桑巴社团的好友仓持一平、阿久津唯等。吉田的小说从人际关系可以看出地方的人来到东京,地方与东京代表两种不同的地域文化的人相遇相识的碰撞,又或者事件的中心指向的是东京,日本各地的人因为东京互相关联,东京正如其“一极集中”的地位成为了一个人与人交接的焦点。从事日本亚文化研究的评论家汤祯兆将吉田作品中这样的交接概括为大城市中陌生人彼此的视线交汇,“可以是互不相干,也可以是关系的开端,简言之就是充满不同的可能性,其中正好蕴含对他者的好奇心,回头又呼应街上满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基点。”[1]相比地方乡下,城市有着更复杂的人际关系与情报,有着无法躲开视线的不自由,而矛盾的是这样的东京又被赋予幻想。

除此之外,《横道世之介》还设置了两个时空,一者是以世之介为视角的80年代,一者是世之介大学期间认识的友人们所处的当下。在电影中,前几个镜头便是对80年代的东京城市环境进行描写,然后才从城市的人群中“带出”世之介这个人物的登场。在长达几分钟的80年代东京城市描写,无论是城市景观还是人文都已经为整部影片铺垫了一个基底。而初到东京的世之介,则与络绎不绝的城市人表现得格格不入——他提着大包行李东张西望,看起来一点也不习惯这个环境。这便是吉田故事的影像化的一处表现:地方与东京的对照,地方的人对街上陌生人投以充满好奇心的视线。

若此处与城市建立关系的瞬间还算是吉田的笔墨的话,那么笔者认为,冲田式建立关系的瞬间还在后头的一个情节:世之介先后认识了同届生的仓持和阿久津,世之介与阿久津相约逛社团招新学会,此时遇上的仓持惹哭了阿久津,桑巴社团的前辈“不识相”地围着这尴尬的三人欢歌载舞。这段情节也是本片配乐第一次出现的地方(从世之介和阿久津逛学会开始响起)。若观察冲田的电影就会发现,他对于配乐的首次出现的地方有着风格上的规律:《南极料理人》(2009)第一次响起配乐是南极探险队在影片中首次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众所周知,在东亚电影中吃饭的情节有着文化色彩的意义,饭桌与食事默默维系着无须明言的关系,冲田修一深受影响的电影、森田芳光执导的《家族游戏》(1983)就通过一场充满病态的饭桌戏暗示家族的崩塌;《去见瀑布》(2014)是关于七名中老年妇女在跟团旅行中迷路遇难的故事,她们遇难之后开始制定自救计划、分配工作的时候便是配乐第一次响起的契机,这是这些陌生人互相了解、深入对方内心的开端;《孩子不想理解》(2020)中,高中生的男女主角因为发现对方有着共同的小众爱好而认识,他们从教学楼屋顶下楼的那一个长镜头中,从害羞到敞开心扉交流爱好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也是该作配乐第一次响起的节点。可知,对于冲田修一的电影来说,第一首配乐的作用总是昭示着角色与他者在影片中建立关系的瞬间,这并不像吉田修一的那种关于视线的首次交接,而是一种突破表面人际关系开始真正认识对方、有着心象世界交接的可能性的瞬间。可以对照的是,在《啄木鸟与雨》(2011)中,在老伐木工人岸克彦遇上了缺乏自信的新人导演田边幸一之前,他与自己儿子的关系陷入了僵局,下一个情节便是配乐响起的情节——克彦驾驶着自己的货车走在乡间小路上时,他帮助了路上遇到困难的幸一等人,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幸一将会与他建立一段胜似父子的关系。亦是说,该作开始建立新关系的瞬间随着配乐的登场而产生,在第一首配乐出现之前恰恰是另一端关系切断交流的情节。

同理,《横道世之介》这段情节是这三人第一次有了突破表面关系的交流,而这次糟糕的初次见面成为了仓持日后和阿久津成为夫妻的契机。在第一次配乐响起之时,也连接着影片第一次时空切换——十多年后,已经养育一女的仓持和妻子阿久津回忆起世之介,这也是影片中的一次时间上的聚焦,聚焦的则是遇到世之介的那段八十年代学生时光。而之后,影片也不断地在利用处于十多年后的几个角色聚焦于这一段时间。

如此可见,八十年代的东京成为了空间与时间上的焦点,前者从日本各个地方聚焦于东京的地标,后者从其他角色十多年后的人生聚焦。再加上八十年代正是日本欣欣向荣的泡沫经济时期,是一段让人向往的民族记忆,影片开场的城市景观也赋予了乌托邦性质的怀旧,相较于空间意义上的东京与地方的关系,此时的东京在时间这条轴线上也成为了一种令人怀想向往的家园。

延后的回响

汤祯兆先生在评论吉田修一的《公园生活》(2002)还指出:“旁观者自诩的视线解读,在凝视对象身上可以有截然不同的内在反应,但我们正是生活在大同小异都市视线解读的氛围中,甚至可说乐在其中,当中容许无限想像,同时也有大量的误读曲解,但这正是都市生活的丰饶本质来。”[2]在《横道世之介》中也有一个有趣的“误读”:祥子在和世之介交往的时候,她曾向父亲替世之介说话,说他是她见过的最前途无量的人,然而十多年后祥子回想起世之介时,却又说他“是一个普通的人”。在祥子不断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的过程,以及当她跳出了当时的情形形成一种聚焦的审视时,世之介却成了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人,此时的世之介对她来说似乎早已成了他者。

不过,十多年后的时空并非只是单方面的聚焦八十年代的时空,世之介所处的那个时代并非是中空的,而是贯彻始终地回应着未来的。很多故事中,成为历史的过往留下来的问题,只有未来才能给出解答,但在《横道世之介》中,过去恰恰回答着未来的问题,在这个作品中,横道世之介和他的朋友们是互为他者的。

对比一下另一部日本电影《听说桐岛要退部》(2012),提起这部作品是因为一方面年代接近,一方面也涉及了“聚焦”这个动作。在《桐岛》中,关键人物桐岛由始至终都是缺席的,桐岛在学校里是个人人敬爱的名人,他的形象是通过认识他的人对他的印象建立起来的,该作实际上描写的是学校内除桐岛以外的学生群像,桐岛成了一个校园关系的中空的中心,是一个符号,也是一个被聚焦的他者。但《横道世之介》的世之介并非是中空的,即使在作品中他只“活”在八十年代,同样是被聚焦的他者,而通过十多年后其他角色的经历,观众也渐渐得知世之介在35岁的时候因救人而牺牲了的事实,但他依旧不是中空的,他在八十年代这个时空的人生中对未来的事件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外回响。

而十多年后的角色谈起世之介时,我们可以发现,这些角色无一例外地和世之介久未联系,包括曾经的女友祥子。对于他们来说,八十年代的世之介是模糊的。然而电影并没有呈现一个模糊的世之介,他被赋予了如同活在我们身边般的鲜活。而世之介作为一个“上京”的乡下人,他在东京这个他者的环境中充满了好奇心。因此,一来一往的内聚焦与外回响在影片中形成了一种他者的互文。又及,“过去”这样一个时空本来是包含着不实际的怀想,然而《横道世之介》的八十年代远没有止步于怀旧,正因这段时空充满着生命力才能形成让我们客观看待这一切的回响。所以笔者认为,与其说《横道世之介》八十年代的时空是“过去”,不如说是鲜活的“现在”,而这个“现在”回应的十多年后的时空便是“未来”。正因为是“现在”而不是“过去”,它才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延后。这也形成了《横道世之介》的叙事魅力:聚焦与回响让观众置于一个高度客观的视角,“未来”抛出的问题,“现在”将这些问题解决;“未来”的人们对世之介的误读,“现在”的世之介以他的人生向观众提供了真正的答案。“现在”是被延后的。

比如在影片前半,我们从千春的视角得知世之介的死讯的同时,也得知了他成为了摄影师,而摄影师的身份之谜则在影片后面才解开:八十年代的世之介认识了一位邻居,邻居带他进入了摄影的世界。又比如在影片中祥子对世之介重新评价为普通人之后,乘坐出租车的祥子在车中看到了当时与世之介走过的马路,回想起了和世之介在一起的时光。冲田修一在这一幕的处理是让两个时空置于一组镜头中,祥子似乎从车窗看见了马路上跟随着世之介的自己——此处对应的情节是学生时代的祥子因为腿部受伤刚出院,世之介却想要与祥子寻欢。此时(原本是“现在”的)八十年代的世之介和祥子才真正作为了一种过去,但是对祥子来说,世之介真的褪去了魅力了吗?然而过去的日子宛如“现在”那样鲜活地浮现在眼前,并且以延后的姿态回应着现在:那依旧是一段弥足珍贵的时光,世之介依旧是一个值得怀念的人。那时的世之介与祥子早已成为了城市景观的一部分,个人的记忆左右了城市文化的呈现。当然,电影中伴随交流开始的第一首配乐,同样也回应着日后人们回忆的聚焦。

去见瀑布

电影中,“现在”对“未来”最后的一处回响便是最后的长镜头:横道世之介在巴士站送走了要去法国留学的祥子后,他兴高采烈地举起自己的相机拍摄自己在街上所看到的一切,伴随着这个镜头的声音,则是世之介的母亲在十多年之后在信中对祥子说的话——

“有时间请来寒室聚聚,来聊聊世之介吧!”

这场戏对原作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原作中,世之介把祥子送到了飞机场,他在街上拍摄的情节则是此后某天的事情了,而且吉田在世之介故事结束之处安排了他和友人分别的情节,同时还有关于他日后死于电车事故的昭示性描写。相比带有悲剧色彩的原作结局,电影的结局充满了冲田修一的乐观,既是电影中各种聚焦的终点,回应了“未来”留下的最后的谜题,也是本作中冲田修一电影作家的一面最后的、最猛烈的一次流露。

在详谈《横道世之介》的结尾之前,笔者认为可以先用《去见瀑布》这部作品来解析冲田修一一贯的电影结构,因为该作是冲田修一回归原点之作,不仅是原创剧本,且结构简单清晰,只讲述了两天一夜的故事,是一部非常适合分析冲田修一作者性的电影。正如前文所说,这是七名中老年妇女在野外生存自救的喜剧,她们的目的地从电影第一句台词就已经挑明:某个梦幻般的大瀑布。电影的最后,这些妇女们找到了回去的路标,她们却没有选择立刻回去,而是“来都来了”,去看一看那个“梦幻般的大瀑布”。实际上那个瀑布并没有多么“梦幻”,却足以让这些妇女们如愿以偿。

在此,瀑布成为了电影中的一个终点,这个终点并不是有多脱离日常的东西,就仅仅只是一条瀑布,是司空见惯的日常的凝聚,是日常的代名词。而《去见瀑布》是最为朴素的冲田修一作品,从片名就已经提示了目的与终点,从第一句台词就把终点抬了出来,“去见瀑布”(滝を見にいく)这个片名本身就已经展示了一种朴素的姿态,因为瀑布随处可见,“去见瀑布”这个目的也并不构成一种奇迹。冲田修一电影的终点,永远都是将日常引领至日常,他不会让无常的奇观成为这些生活的终点。因此,笔者认为可以将“瀑布”作为冲田修一电影中的关于终点的意象:在《南极料理人》中,这个“瀑布”是一碗让探险队员狼吞虎咽的拉面,因为他们此前储存的拉面早已吃光了,而且之前的拉面还因为南极气压低无法煮软,而对于产生思乡情结的队员们来说,拉面代表着日本,因为拉面在日本民间有着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在《啄木鸟与雨》中,这个“瀑布”是一场大雨,这场大雨让拍摄团队无法进行拍摄任务,却成了幸一突破自己,做出人生决断的契机;在《莫西干回到故乡》(2016)中,这个“瀑布”是父亲一直期望看到的儿子的婚礼,同时这场婚礼也正是他人生的终点——该作围绕着患有绝症的父亲与莫西干头的儿子;在《孩子不想理解》中,这个“瀑布”是女主角美波的哭,因为美波的哭宛如被缺席的亲生父亲偷走了似的,她在一些场合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笑意,这让她显得像一个奇怪的孩子,直到她去见了亲生父亲回来时,她才在母亲面前哭了出来。

那么《横道世之介》的“瀑布”——那个长镜头又有着怎样的日常构成?简单来说,便是前文说的“回响”。

世之介送祥子出国的时候,祥子和他许下了约定:世之介拍的第一卷胶卷相片必须第一个给她看。十多年后,祥子才终于从世之介母亲的信函收到当时第一卷胶卷的相片,然而这些相片大多数拍的几乎都是没什么内容的东西:仓持和阿久津的婴儿、樱花、野猫、骑自行车的妇女背影、打哈欠的片警等,当然还有世之介拍下的她自己,这些照片有不少都是对焦失败、过度曝光的。而从长镜头中观众才得知,世之介只是在送走祥子后的路上拍下他看到的日常万物,而因为走在路上无法拿稳相机以及作为初学者的原因,才会产出这么多失败的照片。无疑,一个镜头之下,宛如情绪爆发一样,这些“回响”一个个对应着此前每一张照片的“聚焦”。笔者认为,这又关系到冲田修一的一个元素——成像媒介。

成像媒介是冲田修一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另一意象。在《南极料理人》中,男主角西村淳去南极之前与从南极回来之后,都有一个和女儿共处一室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的固定机位镜头。无独有偶,在《不让孩子知道》中,冲田修一在电影开场就安排了一个女主角在家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的固定机位镜头,而此时回到家的父亲(实际上是继父)见到女儿看着动画片跳起片中的舞来,他也上前跟着女儿一起跳(这一段是原作漫画中没有的情节)。这两部电影中,播放着成像的电视都联系着父女之间的关系,并通过镜头告知观众这些父女状态的变化。除此之外,《南极料理人》还有一处关于成像的地方:女儿来到了一个能够在日本和南极探险队进行视频对话的活动(探险队员看不见活动会场状况,但会场能通过探险队那边的摄像机看到队员们),女儿以陌生人的身份亲口向父亲提问,希望默默了解父亲在南极的生活。此时女儿看到的父亲便是荧幕上的成像,作为成像的父亲对女儿来说早已跨越了媒介的虚构性,成为了无比真实且思念的远方。《横道世之介》中也有类似的一幕,世之介在朋友加藤的家中看自己在桑巴表演里中暑晕倒的录像,这一行为让加藤觉得世之介是个有趣的人,以至于十多年后加藤回想起他都忍俊不禁,称他是大学生活中的一个例外。

因此,同样作为成像的照片也承担了无以比拟的重要意义。虽然世之介拍照这段情节是改编原作的,但印有成像的照片与拍照的行为在冲田修一的手里得以重新自塑,让这段长镜头成为了作为终点的“瀑布”。这个“瀑布”并不单纯只是一个解惑式的戏剧性展开,还是电影中最后一次展现“现在”之于“未来”的延后性,对电影中多重的内聚焦与外回响的再次确认——这段长镜头回应了电影中所有认识横道世之介的人聚焦于他、聚焦于那个八十年代东京城市景观的瞬间,也承载着无数个生命中有横道世之介在的时间。

注释:

[1]汤祯兆,書評:《公園生活》的都市視線,文汇报,发表日期:2014.4.28,发表网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4/04/28/BK1404280003.htm

[2]同[1]。

谨以此拙文献给友人顾鹏远及其亲自策划的《横道世之介》国版蓝光碟套装,日本电影在中国大陆出版蓝光碟实属不易,也祝愿友人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塔塔君Minkun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5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横道世之介 的结局很仓促,有没明白的地方?

横道世之介为什么最后没有和详子在一起?


永辉超市回应“永辉生活APP卖茅台只收款不发货”:成立调查组彻查

【TechWeb】3月16日消息,针对“永辉生活APP卖茅台只收款不发货”的情况,永辉超市发布声明回应称,永辉高度重视,并在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进行彻查。

此前,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荔枝新闻报道称,前不久,江苏南京多位消费者通过永辉生活APP下单几万元茅台酒后,至今无法取货,也无法退款。

永辉超市对此致歉,并称已成立调查组彻查,将主动向有关部门汇报事件处理进展,积极配合监管部门,保障消费者权益。

以下为永辉超市声明:

15

文章


永辉超市回应“永辉生活APP卖茅台只收款不发货”:成立调查组彻查

【TechWeb】3月16日消息,针对“永辉生活APP卖茅台只收款不发货”的情况,永辉超市发布声明回应称,永辉高度重视,并在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进行彻查。

此前,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荔枝新闻报道称,前不久,江苏南京多位消费者通过永辉生活APP下单几万元茅台酒后,至今无法取货,也无法退款。

永辉超市对此致歉,并称已成立调查组彻查,将主动向有关部门汇报事件处理进展,积极配合监管部门,保障消费者权益。

以下为永辉超市声明:

15

文章


7

B站通过港交所聆讯 二次上市进入倒计时

【TechWeb】3月16日消息,哔哩哔哩(简称B站)聆讯后资料集正式于香港交易所刊载,市场猜测B站最快将于本周启动招股。

根据此前外媒报道,B站本次二次上市募资金额在30亿美元左右,由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瑞银担任保荐人。

7

B站拥有不同权架构,包括Y类普通股和Z类普通股,每股Y类有10票投票权,Z类每股一票投票权。

文件显示,截至2021年1月31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14.2%,拥有44.6%的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的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投票权2.1%。

从“Z世代”到“Z+世代”

从聆讯后资料集看,从“Z世代”到“Z+世代”成为B站用户的新特征。2018年3月28日,B站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融资规模为4.83亿美元。彼时,B站被认为是“Z世代第一股”,一大原因在于当时B站超7000万月活用户中,有超八成是出生于1990-2009年的“Z世代”。

3年时间过去,B站核心用户已从“Z世代”延展至“Z+世代”。对于“Z+世代”一词,B站给出的定义是出生于1985年-2009年间的中国人。聆讯后资料集显示,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2.02亿,其中35岁及以下用户占比超86%,“Z+世代”已然成为B站的核心群体。

8

月活从7000万增至2.02亿,这是B站近三年来多次出圈的后的数据。在最新的财报电话会议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2020年对B站是具有深刻意义的一年”,“尤其是在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成功突破2亿,这也标志着我们用户增长的新起点”。

与此同时,陈睿还提出了未来三年的用户增长目标,即到2023年,B站月活用户数能达到4个亿。

值得注意的是,B站在完成用户规模扩容的同时,社区活跃度没有减少。聆讯后资料集显示,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B站日均视频播放量达12亿,同比增长70%;月均互动数达47亿, 同比增长94%。

2017年,B站用户平均每日在B站花费的时间约为76分钟。2020年,这一数字增长至80分钟以上。艾瑞咨询报告显示,B站超80分钟的日均使用时长,高于业界29.8分钟的平均值。

接受过良好教育、对高质量内容以及自我表达有着强烈需求的“Z+世代”是泛视频市场主要的参与者。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Z+世代”平均每天消费移动视频内容的时长为3.71小时,比2020年整体人口消费视频内容的平均时间多1.16小时。

而且,“Z+世代”更愿意为视频内容付费。B站公布的聆讯后资料集显示,2019年“Z+世代”贡献了超过65%的视频市场收入,“Z+世代”的人均产值已从2016年的516元增加至2019年的1280元,预计到2025年人均产值将达到3042元。

根据聆讯后资料集,围绕“Z+世代”为核心用户群体,B站商业化步伐也在不断加速。2020年,B站月均付费用户约1480万,同比增长106%。

上市三年股价累计涨幅达870%

除用户增长成绩亮眼外,B站在传统的广告、增值服务,以及游戏、电商等新产业方向,也实现了不错的营收增长。

9

聆讯后资料集显示,2020年,B站总营收达1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7%。其中,游戏业务贡献四成营收,达到48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34%。

依托于直播及大会员业务的良好发展势头,2020年B站增值服务达成营收38亿元,同比增长134%。随着电商平台销售额的快速提升,B站电商及其他业务2020年收入达15亿元,同比增长109%。

在用户增长与品牌影响力扩大的强劲势头下,B站广告业务收入快速增长126%至18亿元。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表示:“2021年1月,B站的品牌认知度已经提升到68%,我们希望在2021年可以实现认知率达90%。”

10

当下,视频不仅成为连接人与世界最生动直观的方式,也已融入人们日常生活场景的方方面面。视频化表达已然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势,而人口总数超过4.5亿的“Z+世代”正是中国泛视频市场最重要的支柱。这或许正是B站赴港上市受大型机构投资者追捧的一大原因。

自2018年3月28日上市至今,B站的股价累计涨幅达870.87%。3月15日,B站当日收涨1.51%,报111.65美元/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