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中国“触礁”,职业社交在中国真的走不通?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0月15日报道

10月14日晚间,据CNBC报道,领英正式宣布将在今年停止领英中国相关服务,此后领英将推出一个新的求职应用“InJobs”。该消息一出引发华尔街关注。15日,针对微软即将关闭领英中国的消息,微软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发布了“致领英中国会员的一封信”。信中提到,将对领英中国目前的战略进行调整,于今年内发布一系列全新的产品及服务,专注提供“连接职业机会”的价值,不再涵盖用户原创内容的发布与互动功能。

职场社交一直是社交领域里最难啃的骨头。作为第一个把“职业社交”带到中国跨国公司,中国职业社交赛道上有很多企业都是领英的学徒。以脉脉为例,2013年脉脉成立时主打的概念是“工作版微信”,对标领英,但后来其转型为实名内容社区,社交功能成为一个工具化模块,匿名板块则成为中国市场的强需求,让用户保持长期活跃。

与领英同在中高端人才赛道的猎聘,于2011年以中高端人才求职招聘强势切入市场,发展过程中也曾经试图进一步涉足职业社交,但在短暂试水后又弱化了平台的社交功能,聚焦中高端人才求职招聘。2018年猎聘凭借稳健的业绩登陆港交所。

职业社交在中国是否成立、是否是刚需,是一个在互联网圈讨论了很长时间的问题。由于中西方用户职场社交习惯不同,中国的用户习惯将生活和职场社交混为一谈,几乎人人都使用微信和QQ这样的移动互联网超级APP作为日常生活沟通和职场工作交流的平台,领英想要将职场社交从中剥离并单独开辟领域,显然并非易事。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就曾表示,“做职业社交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路径,如今社交的需求已经被很多应用满足了。”

早在3年前领英的中国本土化战略升级中,就已经做出弱化社交,聚焦招聘的战略方向革新。2019年5月领英正式开启中国2.0战略,提出“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战略目标。但目前来看,这一战略调整并不顺利。此次领英中国全面关闭社交功能,推出招聘新产品,虽然在中国市场保留了小火种,但“阉割”后的领英想要在招聘市场并不容易,特别是与在中高端招聘领域已经摸爬滚打了十年的猎聘相比,显然已经丧失了最核心的武器。

未来,没有了社交功能的领英中国还有多少人买账,战略调整后其又将有哪些核心优势在国内人才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仍值得观望。但职场社交才是领英起家的精髓,未来去掉社交功能的领英将走向何方,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数。


珠海冠宇登陆科创板,鋆昊资本再度收获一家上市公司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0月15日报道

2018年6月鋆昊资本旗下基金投资于国内聚合物锂电池领先企业珠海冠宇,2021年10月15日,珠海冠宇正式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72。公司上市发行价格为14.43元/股,上市首日即暴涨,最高价格达40.65元,涨幅为181.7%。

鋆昊资本始终坚持大客户战略,坚定认为与被投企业共同成长、赋能被投企业发展才是良性、双赢之道。鋆昊资本于2017年接触到珠海冠宇团队,彼时的珠海冠宇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公司由于一直没有新增资本金的注入、扩产缓慢,原有的产能已无法支撑冠宇日益完善的客户结构和订单需求。但鋆昊资本团队却看到了公司的潜力,高度认可珠海冠宇团队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认定珠海冠宇团队是一支能够稳定持续创新、保持knowhow积累,能打硬仗、可以将累积的技术优势转化为实实在在企业利润的管理团队。2018年,鋆昊资本在市场的犹豫中领投了珠海冠宇MBO(即管理层收购)后的首轮外部融资,至今仍是最重要的外部投资人之一。

鋆昊资本持续关注锂电池产业链的投资机会,对电芯、BMS、电池材料、锂电回收及梯次利用等产业链环节进行深入研究,成功参与投资。未来鋆昊资本仍将践行携手优质产业链标的的投资理念,为被投资企业提供股权投资+夹层融资的全套金融解决方案。


如何评价宋冬野演出被取消后发布长文,要求演出机会?

近年来,一些艺人仗着粉丝和市场,屡屡顶风违纪,成为社会公序良俗的破坏者和疮疤毒瘤。事实证明,抵制这些劣迹艺人,光靠温馨提示般的行业自律和呼吁倡议,力度已经远远不够,必须各方联合发力,架好带电“高压线”,长出锋利的“牙齿”,方可奏效。

首先,要划定和提升行业准入门槛,建立完善退出机制。文娱行业或视听行业是生产精神食粮的行业,行业的从业人员素质决定了产品的整体质量,从业人员的审美导向影响着消费者的价值取向。可以说,有什么样的人品就会有什么样的作品,有什么样的立场就会有什么样的市场,有什么样的素质就会有什么样的品质。但是,当下文娱行业或视听行业准入门槛很低,致使从业者泥沙俱下、良莠不齐。应该尽快建立文娱产业的准入门槛,更要建立完善退出机制,对于违法乱纪、越过底线者,及时、随时做出反应,拿出办法,有效清理。

其次,要从侧重结果管理转为侧重过程管理。抵制劣迹艺人的频繁出现,还需多方联合发力,变事后处置为事前和事中监管,从侧重结果管理转为侧重过程管理,从而在抓早和抓小中做好预防工作。一部作品创作前期对参与创作艺人的道德法纪把关和行为评估很有必要,在创作中期对多头轧戏、乱改剧本、态度傲慢等问题的监管同样不可或缺,在创作后期更应针对不合适的内容及宣发及时调整,对明星团队和粉丝互撕等恶性行为及时介入。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创作投入和社会资源的浪费,更可以最大程度规避对文艺生态可能带来的伤害。

再次,要从源头根本加强管控力度。劣迹艺人之所以能被粉丝们前呼后拥,离不开资本与平台的炒作,拉踩引战、攀比炫富、人肉搜索、刷榜控评等现象,归根结底都是资本追求增值的手段。斩断资本推手,管住无良平台,取消劣迹艺人表演的空间,划出平台生存的底线和红线,那么劣迹艺人的影响力和破坏力自然就会灰飞烟灭。

最后,要强化艺人的职业教育。一些从业人员政治素养不高、法律意识淡薄、道德观念滑坡,违法失德言行之所以时有发生,与职业教育的长期忽略和不够全面也不无关系。不少艺人在职前教育阶段就存在只重专业训练、轻思想道德引领的问题,在职后教育阶段又缺乏正确的行业引领与规范,导致浮躁、拜金,只认流量和钱,心口不一和知行错位现象比较普遍。要从内心深处改变,职前和职后的培训教育必须加强,而且要划出底线和高线,打通培训和监管之间的壁障,让培训和监管“长牙”“带电”,不能流于形式,不能走过场,不能一味“温良恭俭让”。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中国文艺网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2998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如何评价宋冬野发布5月9日新版《郭源潮》?

如何评价网易云下架宋冬野除《安和桥北》和新歌《郭源潮》外歌曲?


德国和中国,马斯克更爱哪一个?

“感谢中国政府”和“感谢德国政府”的话,马斯克都说过。

但是,两次感谢的情感很不同。

去年初,在上海超级工厂首批量产车交付时,乘坐私人飞机来到中国的马斯克在活动现场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中国政府!”言语中满是激动,甚至还表演了一段灵魂舞步。

但是对德国政府的感谢则是在推特上,在德国工厂建设期间。

这与其说是感谢,不如说是马斯克对德国工厂建设速度的焦虑。

近日,为了庆祝特斯拉超级工厂竣工,马斯克依然是抑制不住的高调,在德国柏林东南部的格伦海德市举办了一场狂欢派对。

回想起去年初,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首批量产车交付时的灵魂舞步,这一次对于他来说,可是历经各种沮丧,相比上海工厂从开工到试生产,仅仅经过10个月时间,而德国工厂却耗时近两年。

让马斯克又爱又恨的德国工厂,可真没有中国工厂这么顺当。

作为在中国第一家独资建厂的跨国车企,特斯拉中国工厂从工厂开工,到首款国产车型量产交付,仅仅用了一年时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位于上海临港产业区,总投资500亿元,占地86万平米,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来回忆一下当时让马斯克都惊叹的中国速度:2018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约独资建厂,这是特斯拉在美国之外建设的首个超级工厂,仅用3天时间,特斯拉便完成了储备、立项、规划、选址等一系列工作,行政流程几乎是一路开着绿灯过的。

仅仅用时5个月,特斯拉便完成了签约、拿地。签约半年后,2019年1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动工,6月厂房基本建成,生产设备进场安装,10月便开始试生产,2020年1月7日,在开工一周年之际,特斯拉正式对外交付中国国产Model 3。这不仅让特斯拉的电动车销量在中国市场一路猛涨,更成为其出口车型的重要生产地。

要知道,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享受的待遇,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们望尘莫及的。

在特斯拉签约选址的同一时间,同样想要在上海建厂的蔚来却迟迟没有进展。

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蔚来在上海建厂的计划落空了。就在特斯拉工厂大干快干的那一年,李斌沦为“最惨的人”,不得不将一条已经付了定金的冲压线设备卖给了特斯拉。对于当时的蔚来来说,利用卖设备的钱解了燃眉之急,而特斯拉的工厂也得以快速推进。看似是“你帮我,我救你”,这背后的个中滋味,恐怕都要自己咬牙咽。如果当时蔚来没有挺过去,恐怕也就不会有“互相成全”这样的轻描淡写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斯拉在中国,不仅享受了难以企及的政策优待,连它的中国对手都是如此以德服人。

再看德国工厂的进展,真是让马斯克一筹莫展。

马斯克对德国超级工厂一直非常期待。这座工厂投资40亿欧元,2020年开始建设,规划产能也是50万辆。

特斯拉德国柏林超级工厂
特斯拉德国柏林超级工厂

马斯克曾经希望德国工厂7月就能投产,在遭遇一系列阻碍后,他的期望值一降再降,如今,虽然该工厂已经竣工,但是仍然需要等待地方当局对环境影响的最后评估,马斯克给出的新预期是年底投产。

在德国,特斯拉建厂的阻力太多了。

2019年11月,特斯拉宣布在德国建厂,此后在建设过程中屡次被延期。

在特斯拉德国工厂的建设期间,更是因为涉及濒危蝙蝠转移问题,砍伐树木问题,接连被德国勃兰登堡自然保护协会(NABU)以及绿色联盟(Green League)两家德国环保组织投诉,甚至告上法庭。

就算是德国政府为特斯拉建厂开绿灯,特斯拉依然阻力重重。

另一方面,特斯拉在德国可没有像蔚来一样善待它的对手。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曾喊出flag:要在电动车产量和软件能力上超越特斯拉。

尽管迪斯和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经常互动,但是大家都知道,欧洲市场是他们较劲的最重要战场,目前大众在欧洲电动车市场仅仅是微弱优势领先特斯拉,而特斯拉德国工厂投产后,又将是怎样一番局面,马斯克很期待,迪斯很焦虑。

上海工厂给特斯拉带来的好处,最直观的就是销量了。

自2020年车尾带着“特斯拉”字样的国产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当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上险量数据达到14.8万辆,占其全球销量29.6%,并直接将特斯拉全球销量推向50万大关,其中,国产Model 3成为中国电动车单车销量2020年度第一。

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的全球交付量就达到62.71万辆,超越去年全年,在刚刚过去的9月,特斯拉在中国销量达到5.6万辆,再次打破单月纪录。

从营收上来看,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中国营收达到了66.6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0亿元)。2019年同期营收为29.7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4%,占特斯拉全球收入的21.12%。

所以,特斯拉不惜今年将上海工厂的产能提升至45万辆,是不想错过快速增长的红利。

欧洲市场对于电动车企业们的吸引力更是不用说了。2020年,欧洲电动车销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电动车市场。

今年中国电动车品牌相继出海欧洲,就是看中了这里快速增长的潜力。而特斯拉在德国建厂成功,则其欧洲市场将不需要依赖于进口,借助本土优势的发挥,马斯克希望再次复制中国式的围剿。

所以,马斯克有多爱中国,就有多爱德国。

看看目前欧洲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和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一样,都在进行疯长。

9月,德国、法国、挪威、英国、瑞典、意大利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合计17.5万辆,占据了欧洲新能源汽车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42%,环比增长54%。其中,以德国份额最大。

而从目前已有的欧洲各国车型销量数据来看,特斯拉并非在每个国家都受到追捧。

在德国和英国,大众ID.系列相对较好,在几乎全面电动化的挪威,特斯拉优势明显。

但其实这两年,特斯拉却并没有守住欧洲电动车市场。2019年,特斯拉占据欧洲电动车市场31%的市场份额,而到2020年,也就是欧洲电动车市场快速增长的一年,特斯拉在欧洲的市场份额却下降到13%,从销量上看,也从2019年的10.9万辆下降到2020年9.8万辆。

也就是在特斯拉中国工厂交付的第一年,其在中国的销量反超其在欧洲市场的销量。

在全球最大电动车市场,特斯拉怎么甘心不冲到第一呢?

所以,特斯拉德国工厂的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最后,不妨对比一下中国和欧洲的电动车市场环境。

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斯拉进入中国,是被对手们欢迎的。正是在特斯拉的搅动下,中国电动车市场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特斯拉进入中国,提升了中国消费者对新电动车品牌的接受度,带有创始人标签的新造车企业们得以突围。同时,特斯拉更成为一众对手们的对标对象,让中国电动车企们有了快速成长的机会。

而在欧洲市场,特斯拉必须面对强大的本土对手德国大众。

尽管ID.系列并没有在中国和欧洲市场收获想象中的成功,但是迪斯誓要将电动化转型进行到底的决心却是可怕的。从生产效率、软件能力到市场份额,大众几乎从各个角度都在全面对标特斯拉。最近,迪斯甚至不惜喊出大众汽车正考虑最多裁员3万人,以削减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从而更好地与特斯拉等对手竞争的危言,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

加上宝马、奔驰这些百年汽车品牌盘踞欧洲,并且都在进行全面的电动化转型,特斯拉在欧洲市场,无异于是趁大象转身的契机,寻求机会。

德国工厂就是这个机会。

在中国一直顺风顺水的特斯拉,在欧洲是否会延续好运呢?


赛道试驾零百3.65的电动野马

提到Mustang野马国内车迷一定有所了解,它是一台前置后驱的两门四座跑车。其实,野马作为一款受到众多车迷瞩目的车型,在全世界都拥有很高的市场占有率和关注度。

这次品驾就带着大家前往上海天马赛车场,体验一台源自福特野马运动基因的电马,福特Mustang Mach-E GT—— 一辆新能源电动车。Mustang Mach-E GT搭配双电机四驱,最高功率359千瓦时,拥有860牛米的扭矩,在数据上可以做到零百3.65秒。

这样一台看起来略显暴躁的高性能福特电马到底怎么样,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它在赛道上的性能表现。


一改强硬反对态度,世卫组织认可封闭式电子烟安全性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0月15日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WHO)突然在电子烟监管问题上一反常态。

近日,世卫组织在提供电子烟监管建议时称,电子烟产品正在快速迭代,应针对不同产品制定不同监管方案,如只禁售用户可控制设备功能和烟油成分的电子烟、不禁售目前市面上主流的封闭式电子烟等。这与其之前含糊表示电子烟有害、应加强监管的做法有明显差别。

世卫组织称应禁售用户可控制设备功能和烟油成分的电子烟(即开放式电子烟)

另据外媒报道,世卫组织本想在《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第九次缔约方会议上催促各国对电子烟采取和卷烟同样严厉的监管措施。但因遭到多方批评和部分成员国强烈反对,世卫组织将重点议题——“对新型烟草制品的讨论”推迟到了2023年。

从一概而论到具体分析,从催促执行到延期讨论,是什么改变了世卫组织一贯的强硬态度?这些变化传递了哪些信号?

世卫组织呼吁不要对电子烟一概而论,封闭式电子烟没被列入禁售名单

目前市面上的电子烟产品主要分为两种:开放式电子烟和封闭式电子烟。其中,早期流行的开放式电子烟需用户手动添加烟油、调节电压和温度,安全性难以保障。而封闭式电子烟只需用户购买雾化弹填装使用,大大提高了品牌对产品安全的把控能力。

开放式电子烟(左)和封闭式电子烟(右)

封闭式电子烟的减害效用也更显著。今年5月,美国心血管领域权威学术期刊《血管医学》(Vascular Medicine)刊登的最新研究发现,相较于传统卷烟和开放式电子烟的减害程度,封闭式电子烟的减害程度更高,对人体的血脂水平没有明显影响。

论文结论显示,封闭式电子烟用户的血脂水平与非烟民的血脂水平几乎没有差别

世卫组织表示,应禁止销售用户可以控制设备功能和烟油成分的电子烟(即开放式电子烟),封闭式电子烟没被列入禁售名单。可见世卫组织对封闭式电子烟认可度更高。此外,世卫组织还建议严禁对电子烟进行非法添加,如非法添加合成大麻素等。

虽然这些建议不代表世卫组织彻底转变态度,但它们至少证明,一味强调电子烟“危害”已不可取,世卫组织认同电子烟产品有新旧类型、品质优劣之分,反对将其一棒子打死。

忽略电子烟减害、戒断卷烟效用遭多方批评,世卫组织延迟相关议题讨论

今年7月,世卫组织发布《2021年全球烟草流行情况报告》,称电子烟“有害健康”,各国应加强监管。因再次忽略电子烟已被证实的戒烟、减害效用,导向偏颇明显,报告被全球多个公共卫生组织指责动机不纯,内容荒谬。

《英国电子烟协会和健康专家:世界卫生组织的反电子烟言论荒谬且危险》

最猛烈的抨击来自英国。英国是全球控烟做的最好的国家之一,也是最先明确官方支持电子烟作为戒烟工具的国家。报告发布后,英国著名政治评论媒体《旁观者》曾表示,如果世卫组织继续一意孤行地反对电子烟,将为全球公共卫生环境带来不可估量的危险后果。

“我们谴责世卫组织这种毫无根据攻击电子烟的行为。”英国电子烟行业协会主席John Dunne说:“如果世卫组织坚持一意孤行,我们呼吁英国政府停止对其进行资金支持。”

英国电子烟行业协会主席John Dunne

据外媒ECigIntelligence报道,这种“减资”表态或是世卫组织将重要议题推迟到2023年讨论的关键原因。毕竟就在不久前,英国独立党议会集团(APPG)主席Mark Pawsey议员还公开质疑英国政府为何要在未来4年继续为世卫组织提供3.4亿英镑的资金。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电子烟具有显著减害效用,在英国,每年有5万-7万烟民在电子烟的帮助下成功戒烟。建议对电子烟分类监管后,世卫组织也表示将呼吁各方对电子烟进行进一步的独立研究,在有更多科学结论佐证的基础上,与成员国就电子烟监管问题达成共识。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秘书处不应再把枪口对准电子烟。参会的英国代表团里有很多电子烟用户,他们将尽力宣传英国对电子烟正确的监管方式。如果他们成功,将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旁观者》在社论中写道。


《福布斯》总编辑:美国FDA电子烟管控决策离奇又致命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0月15日报道

福布斯媒体集团主席,《福布斯》总编Steve Forbes(史蒂夫·福布斯)在其最新一期视频节目《What’sahead》中,再次抨击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对电子烟的监管决策,称其离奇又致命。

在视频中,福布斯称,美国FDA加大对电子烟的封杀力度,在烟草上市审查(PMTA)申请日期截止之后并未批准任何一家电子烟公司,这种做法将整个行业推到了法律的灰色地带。

同时,PMTA的审查流程不仅繁琐麻烦,而且申请费用高昂。深谙美国官僚之道的福布斯犀利指出,这是官僚机构最惯用的一种伎俩,通过昂贵而复杂的审查流程,来将一种产品彻底扼杀。

美国对风味电子烟的禁令,在福布斯眼里更是诡异。比起烟草口味的电子烟,绝大多数烟民会更偏好风味电子烟。

“经验和科学研究均表明,尼古丁电子烟比起传统卷烟减害95%,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戒烟方法,可以帮助人们远离卷烟,挽救生命。”福布斯在视频中表示,“然而,狂热反烟人士试图让电子烟看起来和卷烟一样糟糕。”

美国对电子烟的变相打压措施,与英国及法国的公共卫生当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福布斯指出,由于电子烟毋庸置疑的减害性,英国强烈主张使用电子烟,甚至允许电子烟在医院里售卖;而法国不对电子烟征收烟草税,使其能够和其他消费品一样进行销售。

福布斯引述了英国产权联盟的调查,该调查发现,在加拿大、英国、法国、新西兰这些允许电子烟蓬勃发展的国家中,吸烟率下降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他强调,与目前歇斯底里的抵制相反,电子烟并非通往卷烟的大门,而电子烟对人体的伤害,远远小于抽烟或者酗酒。

这不是福布斯第一次公开炮轰美国现行政策、公开支持电子烟。早在去年8月,福布斯就在该视频节目中指出,反电子烟运动“建立在大量错误信息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之上”。

他认为,电子烟是烟民摆脱烟草依赖的最好也是危害最小的方式。那些反对电子烟的人,通过阻止烟民转向电子烟,正在将成千上万的人推向过早死亡的深渊,而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更早一些的2019年,福布斯也曾在一篇社论中提出,禁止电子烟、禁止风味电子烟以及征收严厉税费,只会导致两种结果——更多人转向传统卷烟,以及促生地下黑市的发展。

不少主流美国媒体固执地认为电子烟对青少年具有“入门效应”,对此,福布斯在文中进行了反驳。

“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电子烟对青少年有入门效应,”他表示,“相反,青少年的抽烟率出现了极大下滑。”


小马智行获准在北京开启自动驾驶无人化测试

品玩10月15日讯,小马智行今天宣布,小马智行获颁 “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 首批无人化道路测试许可,正式在北京开启“主驾位无安全员”的自动驾驶无人化测试。

目前,小马智行全无人自动驾驶车辆在国内的北京、广州,以及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尔湾、米尔皮塔斯市五个城市里开展常态化道路测试或运营,持续在中美推进全无人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