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春节数据:8.2亿人玩微信红包,京广渝三城红包收发最多

微信昨日发布春节数据报告,从除夕到初五,微信消息发送量同比增长64.2%,8.23亿人收发微信红包,同比增长7.12%,其中,北京为红包收发最多城市,其次为广州和重庆。

90后在微信最活跃,荣获6个最,包括90后拜年最忙、创造出最多条朋友圈,发出最多样的表情包,收发红包量最大。微信运动全体用户走出9.63万亿步数,比去年同期增长50%。


「票房」春节档表现不好,《流浪地球》是唯一的票房亮点

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之后,春节档这中国电影的最后一个旱涝保收的档期也失守了。

2 月 5 日大年初一,情况还算好一些。在电影票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尽管观影人次比去年略有下滑,但总体上仍然取得了 13.5 亿元的中国影史单日票纪录。然而,在这之后,无论是单日总票房还是观影人次,都比去年同期下滑明显。2 月 6 日大年初二,单日票房下滑 5000 万元,观影人次减少超过 300 万。

根据猫眼专业版提供的估算数据,2019 年春节档的六天时间总分账票房或为 54.1 亿元,低于 2018 年的 54.3 亿元,而观影总人次也出现大约 1500 万的降幅。不少业内人士纷纷用“崩盘”一词来形容这一个春节档的票房表现。

在 2 月 6 日发布的票房文章中,我们已经简单分析了观影人次下滑的原因。相比去年,电影票价出现了明显的上涨。作为调控观众消费意愿的最重要因素,这使得很多人打消了走进电影院的念头。此外,过多影片集中上映,前期宣传并未获得足够的认知度,再加上观众越来越谨慎,也使得很多人倾向于观望后期口碑的走势。

最终维持春节档大盘的仍然是有显著口碑的电影。随着《流浪地球》口碑扩散,其单日分账票房从上映首日的 1.75 亿元,逐渐增加至大年初五的 3.73 亿元,最终也帮助当日的整体分账票房维持在与去年同期相等的水平上。而猫眼专业版的估算数据称,《流浪地球》有望取得超过 50 亿元的总票房,这个数字将让其仅次于 2017 年的《战狼 2》。

与其说有春节档的加持,不如说《流浪地球》的出现同时迎合了渴求奇观场面以及民族精神的观众。不过,与《战狼 2》《红海行动》这两部目前分别以 53 亿和 34 亿元分列中国影史票房前两位的电影不同,《流浪地球》的主流价值观被科幻设定和特效包裹起来,虽有烙印,但不是影片的唯一目的。

从剧情结构和场面来看,《流浪地球》有拍成一部优秀灾难片的野心。原本正常的生活,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被打破,而主人公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的一系列行动,拯救地球,从而回到原本的轨迹当中。

但结构只是结构,就和很多灾难片一样,主人公通常会成为孤胆英雄,而其他人可能都会因为绝望而不知所措。人物的完整性格会因为任务设定而扁平化,服务于剧情需要。

主角想要回家的愿望也同样如此。从电影类型的角度,导演和编剧需要在主角团队内部创造冲突,“想要回家”和“完成任务”看似就是最容易建立起来的对立。虽然想要回家的愿望在电影里并未清楚地交代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但放在春节档这个环境当中,“想要回家”这四个字也就足够能够唤起大部分观众潜意识中对于家庭的依恋和认知,从而成为电影的核心命题之一。

影片的卖点在于“令人远超预期的完成度”。换句话说,此前打着国产科幻片旗号的电影无一不让人失望(或者愤怒,因为有些根本胎死腹中)。而《流浪地球》无论从制作还是故事的完整性上,都让人看到了最后。

因为认为“眼下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流浪地球》也让许多原本对非奇观电影可能更挑剔的观众打出了高分,也让许多对“科幻片”这个旗号不感兴趣的观众走进电影院。在这个意义上,《流浪地球》是一个赢家。

但正如影片中无处不在的意识形态痕迹,《流浪地球》的内核不可能轻易改变。宽容分可以打给特效、剧情构思、台词和表演,但很难打给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一个是否命题。演员是否是电影的工具、个人是否是集体的工具、故事是否是意识形态的工具——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存在渐进式改良的余地。

至于《流浪地球》,许多人发起了讨论。产业上,它是不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又一个标杆?类型上,它能不能代表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到来了?价值上,它本质会不会是又一部《太空战狼》?

也许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关心的并不是《流浪地球》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影片,而是他们希望《流浪地球》成为一部怎样的电影。

制图:冯秀霞

题图:《流浪地球》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日本 78 岁副总理公开批评“不生孩子的人”,后撤回其言论

日本副总理麻生太郎被迫撤回言论,这些言论将该国低出生率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归结于没有孩子的妇女。这不是他第一次发表“令人惊愕”的类似言论。

“我想撤回我的评论,并在未来的日子里小心说话,” 在受到反对党议员批评后,麻生太郎说道。

近日,日本 78 岁副总理兼财务部长麻生太郎在日本西南部福冈举行的一次选区会议上发言,表示老年人被不公平地挑选出解释该国人口危机,与经济停滞不前联系在一起,这是不对的,相反,不生孩子的人才是问题所在。

在他的言论中,麻生太郎指出与他出生时的 20 世纪 40 年代作比较,日本人的寿命增加了大约 30 年。随后,他提及日本社会保障成本上涨现况,并说道,“我们中有很多人指责老年人造成了现状,但这是错的,问题出在那些没有分娩的人身上。”

而比较讽刺的是,2013 年,刚上任副总理没多久的麻生太郎曾针对老年患者的高额医疗费问题,将矛头直指老年人,他认为政府财政负担用于濒临死亡的老人身上最不应该。 “想要死去的人还让他们活着,政府的钱为此支付高额医疗费,这些人应该感到心虚,希望他们能够快一点死去,不这样考虑的话问题就无法解决”。此发言引发多方抗议。报道称,老年人 1 个月耗费几百万至一千万日元的医疗费,从而使政府财政负荷沉重。

根据预测,2040 年,日本 65 岁以上人口将达 4000 万,约占总人口三分之一,其中四分之一以上为 85 岁及以上老人,其数量是目前的 2 倍。同时,劳动年龄人口(15 岁至 64 岁)减少 1500 万,能够实际支持社会保障制度的劳动人数将减少 930 万。

本政府针对 2040 财年的预测显示,医疗护理、养老金和儿童保育计划支出将达 190 万亿日元(1.7 万亿美元),其中近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用于社会福利,护理支出将增加 1 倍以上用于照顾老人,相较 2018 年支出增幅达 60%。

面对此次低生育争议,麻生太郎告诉日本记者,如果引起误解,他会收回这些话语。他原本未精心考量从而说出这些言论,并表示不希望因此伤及不具生育能力的夫妻。

事实是养育成本上升、托儿服务紧缺、过长工作时间、城市住所拥挤均能成为低出生率的影响因素。即便已有孩子的日本夫妻仍在与日托所等育儿设施作斗争。据数据统计,东京拥有日托设施等待名单上最多的儿童数量,超过 5400 名儿童在该市难以寻求到一个位置,占全国总数 30%。

同时,越发多介于 30 岁至 34 岁间的日本女性在生育完小孩后回归工作,该数字从 30 年前的 50%上升至 75.2%,并不得不接受更低的工资。而此前更多人会选择长期做全职家庭主妇。在日本,新生儿父亲能拥有 1 年的无薪陪产假,而事实是很少人选择接受——只有 3%会这样做,其对职业和收入的影响对于男性与女性来说代价都一样。

根据 CNN 报道,日本年轻夫妻开始选择从大城市搬离到享有充足育儿设施但相对闭塞的小城市,比如位于冈山县的奈义町。奈义町政府会向夫妻支付育儿补贴:生育第一个孩子将一次性支付 10 万日元(879 美元),第二个孩子的补贴为 15 万日元,而第五个孩子是 40 万日元。而影响是 2005 年至 2014 年,奈义町的出生率从 1.4 上升为 2.81,达同年日本平均值的 2 倍。近年,奈义町的出生率稳定在 2.39 左右。

尽管搬到奈义町后拥有更舒适、稳定且宽松的育儿环境,受访夫妻 Katsunori 与 Kaori 仍表示道,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在以后留在这里,因为“孩子离开这里后能够看到更多的世界”。 

题图来自wiki。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个性口味受欢迎,隔了十年可口可乐在美国再推出新口味

可口可乐终于在本土市场又出了新口味。

严格来说是两种新口味:桔子香草可乐和桔子香草零度可乐。这两种新口味将在本月晚些时候于美国市场推出,预定的上市时间是 2 月 25 日。

这是 2002 年可口可乐推出香草可乐之后,第一次推出听装的新口味可乐。

在电视节目 TODAY’s Tryday Friday 上,两位主持人已经提前尝到了新口味,只是她们在盲测时觉得新口味尝起来类似草莓或葡萄。

在 2018 年夏天,无糖桔子可乐在澳洲已经上市,可口可乐也曾考虑过包括覆盆子、柠檬、生姜在内的新口味。

桔子香草口味在美国市场全面上市则是基于加拿大市场的小范围成功测试之上,在那段时间里,可口可乐还测试了一些其他的新口味,更多的测试证明人们喜欢饮料风味中“出乎意料的熟悉感”。

为桔子香草可乐准备的大型 campaign 也即将开始。

个性化的口味已经给可口可乐带来了实打实的增长。从数据上看,美国的消费者现在越来越喜欢丰富的口味。可口可乐品牌总监 Kate Carpenter 称,个性化口味(flavored Coca-Cola )的销量在第三季度增长了 2%,这还是在没有刻意营销的情况之下。

2017 年上任的可口可乐 CEO 詹鲲杰(James Quincey)带来的一大改变就是推新品速度加快,仅 2017 年一年,可口可乐就推出 500 款饮料,比上一年增加 25%,还有了更多的针对本地市场的产品。

2018 年可口可乐在中国推新品的力度也超过以往:雪碧纤维+、淳茶舍、纯悦神纤水、可口可乐纤维+,还有(包装风格有点一言难尽的)水果茶调味饮料“唷茶”。另外可口可乐中国更新了乔雅咖啡的配方和包装:改变传统罐头包装,而采用可密封的 PET 瓶以便携带。

过去几年,可口可乐公司还持续通过大额收购推行产品多元化策略,这些并购发生在咖啡果汁、乳制品等市场。

在11 月的季度财报会议上,詹鲲杰公布了新的部门 Global Ventures,帮助加快可口可乐投资、收购的饮料品牌转型、扩张到全球其他市场。

可口可乐将于 2 月 14 日发布 2018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题图来自 Today Show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都受玩具反斗城破产影响,美泰和孩之宝业绩却有所不同

世界上最大的两家玩具公司——拥有芭比娃娃的美泰,以及手握变形金刚的孩之宝公布了 2018 财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财报。二者都受到了全球最大的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破产的影响,上一季二者都因为玩具反斗城裁员。不过美泰的主力品牌表现好抵消了一些负面影响。

美泰年销售额为 45.1 亿美元,同比下降了 8%(固定汇率下 7%),其中 6% 是玩具反斗城破产清算影响, 2%是中国业务表现不佳。美泰在中国零售端面临着库存积压的问题。其 CEO 兼主席 Ynon Kreiz 在分析师会议上说中国市场销售已经比 2017 年有所改善了。2018 年,美泰运营利润亏损了 2.37 亿美元,不过比去年有所好转。

芭比的销售额已经连续 5 个季度回升。2018 全年芭比销售额上升了 14%(固定汇率下 15%),获得了 5 年来最佳的销售额。芭比多元化的品牌形象策略看来有所奏效。风火轮(Hot Wheels)品牌也获得了自己 50 年历史上最佳的销售业绩。不过,费雪和“托马斯和它的朋友”系列销售额下降了 13%。美泰成立了电影部门,打算继续 IP 开发的策略。

风水轮流转,前两年因为和迪士尼合作获益的孩之宝,这回业绩走向稍逊于美泰。

孩之宝 2018 年收入为 45.8 亿美元,同比下降 12%,财报提到除了因为玩具反斗城破产之外,孩之宝还受到了不利的汇率影响。孩之宝的高管称因为其子品牌热火(Nerf)和玩具反斗城过去有更深入的合作,所以受到冲击也更大。净利润为 2.2 亿美元,同比下降 44.4%。

受汇率影响,国际市场销售额下降 17%;美国和加拿大市场销售额下降了 10%;娱乐和版权部门销售额上升 5%。从系列来看,前几年对孩之宝业绩有助力的迪士尼版权合作系列以及桌游等游戏系列分别都遭遇了超过 20%的业绩下滑。 

就算没有玩具反斗城的冲击,制造实体玩具公司在数字时代本来就比较艰难。根据 NPD, 2018 年美国玩具销量下降了 2%,销售额为 216 亿美元。不过美泰的 CEO Ynon Kreiz 认为美国玩具行业在 2019 年会有所恢复,到 2022 年之前年增长在 5%左右。

中美贸易争端还没有直接影响到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玩具市场:玩具产品本身的关税暂未没有提高,二者在财务简报和分析师会议上未提到贸易战。

不过,制造玩具的怡高集团的副总经理 Johnny Sze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提到说玩具的一些配件包括电池和电路面板受到了关税的影响。一些公司考虑把生产线转移到越南或印度,包括美泰的制造商之一,总部在香港的华盛玩具有限公司(Wah Shing Toys Co)。美泰财报也提到了原材料费用的上涨;孩之宝则在分析师会议上提到将继续从中国移出生产线。

题图来自 Pexels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颅骨和骨盆能让科学家判断性别,现在火化后的一些骨头也能

1 月 30 日发表在开源学术期刊 PLOS ONE 上的一项研究提出,即使是经过火化的遗体,也有部分骨骼能够有效判断其主人的生理性别,准确率超过 80%。

在通常的考古或法医实践中,科学家主要通过骨盆和颅骨来鉴定性别。《体质人类学》一书介绍,骨盆是成年后差异最为明显的骨骼,因而是判断性别的主要依据,其次考虑的就是颅骨。而多数学者认为,仅凭颅骨(含下颌骨)可以达到 90% 的准确率,再加上其他骨骼,特别是骨盆,准确率能够超过 95% 。

公元前一至二世纪的欧洲主要实行火葬,因而对骨骼的破坏性也很大。未参加此次研究、但专攻火化遗骸的华沙大学考古学家 Elżbieta Jaskulska 对科学媒体 Live Science,骨盆及关节末端的海绵状骨骼最容易受到火焰的影响,意味着信息最丰富的部分却最容易受损。并且在多数情况,经过火化的骨骼很小,能够有一块 2.5-5 厘米的碎片就已经称得上是走运,“找到大的碎片就好像中奖一样”。

这次研究以公元前 12-6 世纪,即青铜时代晚期和铁器时代的 124 名成年人为样本,骨骼分别来自意大利的五块墓地。结果发现,在 24 项测试特征中,有 8 项准确性超过 80%,它们来自手掌、手臂、膝盖、脚部等部位,分别有月骨、肱骨、桡骨、髌骨、下颌骨、距骨、第一跖骨和股骨。

男女骨盆 图/Wikimedia

结合随葬品,性别能够告诉我们死者的身份、男女的分工情况,并帮助判断当时的社会关系属于父系还是母系氏族,此外连带的讯息还涉及埋葬制度、婚姻关系等。

比如性别比就是一个有意义的概念。在殷墟武官村北地祭祀坑曾发现 1178 例人骨,其中的男性占九成,且大体的死亡年龄都在 15-35 岁。基于这些信息,学者可以推测他们可能是青壮年奴隶或战俘,并作进一步分析。

在此次研究中,对性别判断准确与否的判断以墓葬品种类为依据,用论文的话来说,就是基于假设生理性别(sex)与社会文化性别( gender)大体一致的假设——比如,如果随葬品是武器和剃刀装饰,则墓主是男性,而纺织类的纹饰及陶瓷珠子则归于女性。而研究者也意识到,两者其实分属不同的概念——一者基于生物学意义,一者则立足于社会/文化建构上的意义。

换言之,虽然推测在结果上可能与现实差不太多,但在过程中也确实偷换了概念——尽管这看上去也是无奈之举。而仅就生理而言,两性异形(sexual dimorphism,指性别差异)也并非绝对概念。

历史也永远不乏意外。比如,一名以战士礼遇厚葬的维京人,自 1980 年代被发现后就被认为是男性高级军官,但 2017 年的基因分析驳倒了这个判断。而在今年 1 月,科学家在中世纪女性下颚的牙垢中,发现了一种在当时罕见且昂贵的蓝色色素,这表明她可能是文士或画家,颠覆了对女性工作的常规认知。

题图来自 Nino Liverani on Unsplash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Rimowa 的全新配色,说浮夸其实也的确有一点|这个设计了不起

「这个设计了不起」的微信公众号上线啦,直接搜索「BestDesign」或是「Qthings」就可以订阅,关注我们每日发现的新鲜好设计。

Buna lamp by Bandido Studio

墨西哥设计工作室 Bandido Studio 在尝试过各种菌类植物形状后,设计出了一款蘑菇状的台灯 Buna。设计团队采用不同的设计,为 Buna 灯创造出所需的漫射照明效果。

“蘑菇是工作室不变的想法,因为它们存在于墨西哥各地的不同生态系统中,”Bandido Studio 表示。“我们在真菌世界中可以找到的不同形式之间没有太大差别,因为它的主要功能是传播真菌孢子。”

最终产品包括一个管状杆,用于固定灯泡,以及一个悬垂的弯曲顶部,可将灯光反射回来。

为了创造像蘑菇一样的“柔软和圆润的形状”,工作室选择用金属制作灯。Buna 灯有两种颜色,包括类似蘑菇色调的柔软棕色和靛蓝色。

图片来源:Dezeen

Rimowa x Alex Israel Suitcase Collaboration

不久前,现任 Rimowa CEO Alexandre Arnault 在 Instagram 宣布,Rimowa 正式和视觉艺术家 Alex Israel 合作,共同推出全新配色的行李箱。

根据 Alexandre Arnault 说法,这款行李箱的设计灵感源自于 Alex Israel 家乡洛杉矶,除了同样采用耐震、防潮的 ALUMINIUM 铝镁合金材质外,从外观上可明显看出红、蓝色系渐层呈现,用以象征美国西海岸美丽的日落景观。细分后则分为两种款式:由天蓝色渐变火红色及完全相反的渐变层次。

这次 Rimowa x Alex Israel 合作系列预计于 2 月 14 至 16 日展出,地点为洛杉矶 Melrose / La Cienega 举办的 Alex Israel x Rimowa 期间限定店。

图片来源:Designboom

LS 1912 Collection by JUNG

创立于 1912 年的 JUNG,曾引导由旋转式灯开关到按钮开关转变的革命。为了向这一段辉煌历史致敬,JUNG 近日推出了一款模块化开关“ LS 1912 ”系列。整个系列设计将品牌传统的开关技术与现代的更多发展潜能结合在一起。

JUNG 此次推出的全新开关系列仍然采用纯粹主义设计。“ LS 1920 ”的形态使得开关盖与外框平齐,固定螺丝全部采用隐形设计,从而使得开关按键成为了外部唯一可见的元素。开关按键形态更有圆柱形、圆锥形和长方形可供选择。

开关底座材料为镀铬黄铜,此种表面处理方式只能制造出长方体形态。而黄铜、不锈钢以及深色款则可以自由选择圆柱形或圆锥形态。每个黄铜开关都独一无二、与众不同,表面均采用手工抛光处理后再涂上特殊的防护清漆。其中不锈钢版本表面采用抛丸工艺处理;铝制版本表面采用哑光处理;深色表面则是在铝制表面上涂上棕色清漆后获得。

Holo-Scandinavian by Six n. Five

巴塞罗那设计工作室 Six n. Five 最近推出了全新的家具概念设计,将令人意想不到的夸张形状与全息材料结合在一起。引用“全息斯堪的纳维亚风”这一术语。意在向诞生于 20 世纪中叶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致敬,这种风格以简洁线条和有机纹理为主要特征。

Six n. Five 从巴西工业设计师 Artur De Menezes 的作品中吸取灵感,这位设计师在工作室实习期间便设计出这款家具。整个系列包含座椅、桌子和沙发,全部采用全息材料制作,在照片拍摄的柔光场景中能够发射出绚丽的彩虹色光泽。

不过,这一系列目前并未出售因为不存在实物产品,仍处在概念设计阶段。

图片来源:Six n. Five

Home Tap by Yota Kakuda for Kirin

日本饮品制造商 Kirin 最近推出了一项啤酒送货服务,这项服务的核心是一款由日本设计师 Yota Kakuda 设计的极简紧凑型冷藏啤酒桶 Home Tap,围绕着“tank to glass(酒罐直达酒杯)”的核心理念而设计,意在让消费者可以享受每月啤酒订购服务,特酿啤酒直接送上家门。

Home Tap 啤酒桶呈极简风格,稳稳地放置在木质表面上,与酒桶的木质龙头呼应。在冷藏啤酒桶内部可以放置 ShogoKishino 设计的 1 升装塑料桶,塑料桶有着独一无二的涂层,可以有效防止氧渗透,氧渗透是导致啤酒质量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

“啤酒桶光滑圆润的形态使其在餐桌上只需占用最小的空间,” Yota Kakuda 这样解释道。“它圆柱体的外形,纯白的配色以及塑料材质都让它在一众啤酒桶之中鹤立鸡群。这个酒桶独特的圆滑形态更为使用者创造出愉悦的使用过程。”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了不起的小工作室,我们找到了 6 个值得关注的原因

如果你先行浏览本文随后提及的 45 家小工作室,你会发现它们虽然领域各异,但有很多交织在一起的痕迹。

比如一些人在谈及爱好的时候其实说的都是有共同志趣的人物,在谈及圈子的时候说的是城市变化,在谈及城市变化的时候说的是个人的生活……归根结底,它们都有共同的身份:城市里的创作者。

这些人有活力、有想法、有一些闪闪发光的精神状态(并且到目前为止还保持着)。他们不应该被简单划归为“创业者”。在这个词已经泡沫化、意识形态化的时候,我们希望区隔出更纯真的一部分,就好像互联网评论人 Keso 在接受我们关于“互联网 1999”系列采访时说的那样:“我更喜欢原创的、在没有找到退路时就冲进来的那个人,而不是觉得这里边存在着大量的机会、可以融到资的时候才进来的人。”

为了说清楚我们具体在说什么,我们给这些城市创作者总结了一些标准:

  • 为所有对它们感兴趣的人提供至少一种观念和生活方式

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实上“工作室”是个相当宽泛的概念,从手工作品到出国留学,“工作室”在寻常意义上只代表人数很少的工作单位,因此并不是所有工作室都在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的关心范畴。之所以强调观念和生活方式,是因为这往往代表了创作者内心强烈渴求的东西。

  • 让自己的爱好成为一个群体的归属

有鉴于第一点,这种渴求和观念通常会吸引同好。这也是工作室之所以会建立声誉、关系并站稳脚跟的原因。虽然用各种各样形式进行表达,最终让事情维持下去的还是人的力量。

  • 不仅仅关心自己

我们希望在这一点上和纯粹的消费主义做一些区隔。并不是说这些工作室不出售物品,而是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它们在进行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时候,视野相对开阔。可能看到了城市、社会,也可能看到了自己所在的圈子。虽然从爱好出发,但并不局限于“私表达”。

  • 希望、并且事实上也能做到不拘一格

不少列出的工作室存在都有年头了。它们中很多并不缺少同行和竞争。但让人们把眼光聚集到这些工作室身上的,还是一种自由的姿态。并非刻意标新立异,而是清晰了解自己想要什么,因此显得与众不同。

  • 持续产生想法

这也是它们存在的重要方式。要做到这个(在事情进展不顺利的时候尤其如此),非常艰苦,也非常难。

  • 当然需要以某种方式活着,但相比“商业模式”,更关心自己创造了什么,以及为什么创造

之所以强调这一点,绝不是把所谓情怀置于资本之外。事实上资本,也就是钱,是做成一切事情的基础之一。没有任何必要仇视资本。但唯资本马首是瞻,为了利益最大化最后面目全非的例子我们并不陌生。也许这些小工作室也会如此,也许他们缺乏商业管理最终无以为继,但起码现在还在创造着,我们也希望它们持续闪耀下去。

图片来自unsplash

从城市的视角来看,一个小工作室的能量是有限的,但此起彼伏、互相关照的小工作室勾勒出了独特的城市景观。地理学家段义孚有一个观点,一种文化中最珍贵的一些居所,不一定是眼睛可以看到的。也就是说,它并非一个具体的可以指认的地点、建筑物、景观,而是可以通过叙述、表演和演唱表现出来的东西,可能是故事、回忆或者某种特定的意义。所谓完整的文化居所,乃是两方面的结合体。

中国城市在那些具体指认物上的变化之快,有目共睹。在某种意义上,小工作室所做的事情可以帮助勾勒出那些不可见的“居所”,也可以帮助定义一个城市。城市是细节和可能性的容身之地,都市主义创造了人们对丰富性、包容性的渴求,而工作室——往往是某个人或者某群人的爱好——恰恰是其中最直接的表达形式。

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希望借助这个系列发掘城市之可爱。我们理当着力寻找,也欢迎读者推荐闪闪发光的存在。

以下是 45 个“了不起的小工作室”

1、轴艺术项目

2015 年 4 月,厦门本土艺术家林中飞和 5 位厦大学生在酒后发出的牢骚话“厦门好无聊”促使了轴艺术的诞生——围绕厦门这座城市来策划艺术展是轴艺术小组的最初目标。《一座岛屿的可能性》、《厦门肉食公司》几个早期作品将厦门本地生活和艺术展相结合。之后 3 年十几次的策展中,轴艺术一直关注边缘城市和地区,比如拍摄无人村落福建巫高并举办摄影展;在 5 个村落驻村写作;在厦门后田村举办地方剧场。之后轴艺术希望开展更多的“驻地作品”,这也与他们最早试图展示厦门地方特色的目标相一致。

2、Rooftop Institute

位于香港湾仔轩尼诗道 365 号的富德楼被称作“文化绿洲”,楼内藏着数不清的独立书店、画廊、精品杂货店、旧课本展示馆和艺术工作室等。2015 年,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硕士罗玉梅和她的朋友们在顶楼偶然发现了一个宽敞天台,成立了“天台塾”,邀请本地及亚洲艺术家就殖民地、边境、移民、外国劳工、异国婚姻等社会文化议题进行创作、研究和讨论。就像名字所展示的,它的珍贵性在于对公共空间、社群组织以及艺术教育自发且充满行动力的想象和实践。

3、激发研究所

北京黑芝麻胡同一个小四合院里,一个院子,一间窄而长的正房,这就是激发研究所的主要活动场地。五位活动组织者来自当代艺术、建筑设计、文学和人类学等不同学科,都有跨界艺术的策划和创作经历。这个地方发生过“重写剧场史”的讲座,放映过探讨城市变迁的影像,策划过许多青年艺术家的展览。在最近一系列的读书活动里,他们想探讨物种灭绝和人类的关系。

4、好人文身

武汉人刘真宇说话口气亲切,做的文身却很野,看上去稚气又有点疯疯癫癫。从湖北美院壁画系毕业后,他在 YouTube 上自学了文身,转而在皮肤上作画,还认识了一帮一样野的朋友。他们都想做具有实验性和创造性的“新文身”。刘真宇在这方面的探索已持续了 8 年:武汉有 Indiefellas Tatoo ,北京、上海有好人文身,还有围绕这两家店的各种展览、交流和行为艺术,以及一个名为 Admin Tattoo 的自媒体,专门采访有趣的文身师。不管顶着什么名字,意思都是一个:做很野的文身,让更多人认识了解这种野。

好人文身工作室 来自好人文身微博

5、黄边站

80 年代在珠三角地区出生的艺术家几乎没人不记得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黄小鹏花八年时间把这里变成了当代艺术教育的一个据点。2012 年底,他又和艺术家徐坦在广州成立了非盈利艺术机构黄边站,包括上阳台和黄边站两部分,前者促进各种实践者之间的联系,后者用于展览和呈现。不过用一名实践者许振华的话来说,上阳台不只是一个空间,”它告诉我日常生活其实是广阔的”。

6、李建军 x 新青年剧团

2011 年,李建军不再甘于只做一个舞台美术设计,而成立了自己的新青年剧团。他让普通人上台“扮演”自己,在各自频道中讲述自己的日常故事,由普通观众选择倾听。建立这样的“凡人剧场”,李建军试图证明剧场是为了普通人治疗生活的疾病而存在。“我希望观众震惊,看到没有见过的事情然后触发自己。”

7、椎剧团

椎·剧场去除过多的戏剧化和浪漫化,回归到最生活化的题材中。十年后重新相遇的失独父母、抵触父亲丧偶再娶的女儿、孩子遭遇霸凌后无错的父母,同时也是上戏表演系教师的椎·剧场创始人李芊澎直面当代的情感议题。

8、水果店 fruity space

一个非常鲜活的地下室空间,温暖低调,不拘一格,冬天提供便宜的热红酒,极具DIY 精神的秘密基地。有演出、单口相声、小展览、放映,以音乐为核心,曾办过几届卖破烂的小市集,热衷迷幻、实验、噪音及音色探索,特色是中青年混杂。空间老板北京人老翟同时打理厂牌、运营一支乐队 the molds,另一位老板叫姚澜,同时是二手玫瑰吉他手。

9、乐空间

无论对于音乐人或爱乐人来说,“现场”都不可或缺,但能容纳它的线下空间却变得愈发昂贵和稀缺。乐空间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仅提供了一个具有想象力和独立性的现场,还试图在行业内建立新的关联方式。这个由乐童音乐于 2016 年 6 月发起的众筹项目落脚于人民美术印刷厂北楼内的老仓库,390 平米的空间内至今已举办了 600 多场演出活动,让更多独立音乐人和厂牌为人所知。

10、圆形科技局

音乐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Acidcreep 和 Leon 认为是真实性。他们觉得只有能摸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比如唱片、磁带、合成器,颜料、录像、照相机。他们有一个不可动摇的原则:所有作品都是现场录音和录像——追求最极致的表达,且表达和情绪都必须是即时生成的。这个年轻的上海电子组合给自己设定的关键词包括:独立、电子、创作、即兴表演。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一个用真实的声音、真实的图像和真实的想法来创造独一无二真实时间的工作室”,“为了人类在数据之中保有自由意志而钻研奋斗。”

11、DowntownSwing

可能是上海最地道的摇摆舞聚集地及摇摆舞组织。为摇滚乐而跳的自由舞,掺杂爵士,从年轻人到中老年人,任何人都在出没。原生复古,讲究快、节奏与自由。

12、重庆坚果 livehouse

重庆最老牌的 Livehouse,成立于 2007 年,是位于重庆解放碑商区的酒吧、举办演出和派对的展演空间。创始人老鬼曾经是重庆的愚人船乐队的鼓手,从 2000 年初开始策划演出,从网络论坛、音乐公益联盟等形式开始构建坚果的雏形。坚果是重庆独立文化圈的重要塑造者,这里聚集各色关心独立文化的人,“多样”是坚果最大的“同一”,给演出拍照的摄影师可能是 GOSH 的 Rapper,吧台的调酒师也可能是技法娴熟的文身师,平日中规中矩的年轻人在这里可以是嚣张的朋克乐手。这些人时常会把在坚果喝酒演出的故事写下来,凑成“坚果故事会”。

13、鸥骨音乐 AllGoodMusic

成军十年的北京说唱组合 Itsogoo 以爵士灵魂的采样、空灵抽象的主题为标志。某种程度上,这个由 Itsogoo 成立的厂牌可以看做是自身音乐风格的延续。在国内说唱环境不断发生变化的时候,Itsogoo 更多的还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音乐和自我身上。Itsogoo 的成员周士爵认为,未来音乐的种类不一定仅限于爵士,但是精神一定是爵士性的,“就是永远在即兴永远在突破永远在反映着我们生存的环境。”

14、度艺术空间 Do Art Space

上海武定西路 1288 号,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旧址,现在的一部分空间被改造成了 Do Art Space。创办人之一王玉龙是原本迷幻乐队髓乐队的鼓手,受到了 Sounic Youth、Pink Floyd 等乐队的影响。平时,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艺术教学的空间,但时不时他就会变成上海最先锋的音乐场所之一。来自新疆的乐队诺曼、前顶马乐队的陆晨、日本乐队 Tenniscoasts 都能让观众在这里接触到以往从未耳闻的声音。

日本乐队 Tenniscoasts 在度艺术空间的演出 来自微博

15、招待所 Zhao Dai Club

被称作当下“北京地下音乐场景的最热门场地”,给“北京俱乐部文化的孵化”带来了新的可能。它没有选在工体或鼓楼这类北京传统夜生活地点,而是隐藏在新源里一座大厦的地下一层,因为“不希望所有经过的人都进来,来的人是真的想来”。两名主理人,Zhiqi 是地下电音派对团队 ShadowPlay 的主脑,从十几年前开始玩音乐,见证了千禧年以后北京电子音乐场景的变化;而 Carmen 是中德混血,原来在德国从事音乐艺术相关工作。两人在办活动时发现没有足够好的场地可以匹配想邀请的 DJ,就自己做了一个。他们很挑剔:禁止拍照;比起放流行 Techno 音乐的人更偏爱会尖会钻、懂叙事的 DJ;只邀请他们认为值得关注的音乐人。他们也很包容:欢迎各种音乐的受众,试验 LGBT、亚洲 DJ Only 等各种概念的主题活动。“我们热爱俱乐部文化,并希望为聚集在它背后的这群人创造一方归属地,一个属于这个多元群体的开放空间”。

16、Gelato Dal Cuore

菜单新奇、有想象力:枇杷膏味、花椒凤梨味、西班牙冷菜汤味。拿不准吃哪个口味,你可以一个个味道试吃——并不是每家冰激凌店都有这样的服务。冬季,达可芮还推出了冰激凌面包。达可芮的店面以橘粉色和白色为主,创始人周凯航曾在时尚业做营销和活动,在宾州州立大学和新加坡上过冰激凌课程。

17、Lantos蓝多士工作室

他们眼里的美食似乎更具戏剧性。宇宙里的星球也可以是巧克力豆,宇航员在可可粉上留下了他的脚印……LantosStudio 蓝多士工作室平面设计作品大致如此,把美食变成视觉大片。这个具有玩趣精神的美食创意工作室,由夫妻档组合 Lan1 & Soto 组成,他们相信“食物是情感、记忆、文明的支点,是艺术的言辞”。除了自己进行创作的作品外,他们也和文化创意公司合作。

图片来自unsplash

18、鼓楼吃面

蜜三刀主唱雷骏和妻子想让演出排练结束的朋友能有口饭吃,于是在鼓楼租了个店面做面馆。雷骏后来因病离世,妻子麻姐接管了过来。他们认为这个小馆可以成为一个承载摇滚文化的小据点。事实也的确如此,一拨拨又平凡又酷的年轻人借着吃面的契机在这里相识,麻姐成了他们和他们做的事的记录者。一个城市的青年文化在一碗面上找到了着落。

19、香港餐厅“苏波荣”So Boring

与它的名字正相反,不足 10 平米的苏波荣(so boring)很难让人觉得无聊,因为它没有固定菜单。每周 7 天,这里由一群年轻人和两个工作室德昌里素食合作社、活化厅轮流掌厨。你无法预期这天的菜谱是什么:素食、日式家常菜或神秘甜品都有可能。这种流动性原本是出于无奈——2013 年,一群年轻人路过油麻地街角的这个待租铺面,突然想把它变成香港的深夜食堂。合资成立后,创始团队不断被新人替换,但餐厅以合作社的方式生存下来,以一种新方式留存了城市活力。

20、Yeast

一个厨师、一个对食物感兴趣的投资人、还有一个关心人工智能和机器的产品设计师一起做了一个“未来食物实验室 ”,不过不是为了发明食物,而是为了创造关于食物的公司。他们在研究之后,设计出一个公司的任务和架构,然后寻找合适的人运营它们。这些构想中的公司都需要能做一件事,就是能通过技术和食物改善人们的生活,“认真对待食物”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比如他们想创造出一个关于“厨房智能”的议题,希望创造的不是一些能让人快速做饭、甚至替代人的厨具,而是一些能激发人在做饭方面的才智和兴趣,能让人“留在厨房”的工具。

21、吃的really want

《吃的reallywant》成立于 2014 年,核心讲述老百姓自己吃的,旨于透过食物,研究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想吃什么,为什么。 创办人是大瓜、李珊珊。 目前已出版 4 本小 zine,1 本摄影画册,组织过“饺子大楼”、“辣条餐厅”、“真诚综合商店”等线下活动。最新系列“过年回家”是 2019 年全新计划。

22、食通社

食通社是一个关于可持续食物和农业的知识、信息和写作社区,撰稿者多为关注农食议题的年轻人,2017 年 8 月 26 日成立至今已经发表了 125 篇原创作品。他们从一个相对前沿先锋的微观领域入手,把普通人和时代变化联系到一起:关注那些进行小规模、多样性生态种植的值得尊重的农人们,重视食物及农业生产中出现的结构性弊病,关心饮食和食物的来源,关注各国食物运动前沿的实践者、政策制定者和观察者。这群年轻人身上迸发出难得的自主意识,通过持续行动对自己的生活和当下的社会做出了正面回应。

23、再平面 extra design studio

独立杂志、博物馆手册、街边小店的广告传单,在欧洲留学多年的刘芊伶和刘芊俐为这些印刷品着迷。纸质出版物,在她们看来,能够承载更多思想、情感、并且可以实现新媒体所不具备的互动形式。如果说再平面一开始只是他们试图保存、收藏、并展出这些印刷品的原点,这工作室如今已经开始着手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印刷品。他们设计新的印刷样式、用孔版印刷技术将他们化为实物。刘芊伶认为,印刷品展现出来的日常设计更能反映出一个地区的大众审美。

24、清河联合

插画家与玩具设计师擦主席创立的视觉厂牌,摇滚、狠、风格不羁,不断出产收藏型玩具。“唱唱反调”是擦主席另一档电台节目,复古沉稳,具革命浪漫情怀,为“西海之声”子栏目。

25、美好设计事务所

和不少平面设计事务所一样,“美好设计”也想打败无聊、探索平面设计的多样可能。他们选择的方式是 risograph 印刷技术,用它印刷包装和书籍。Risograph 使用孔版印刷的技术,和平常印刷最大的不同之一是,印刷的颜色通过单色叠印而成,因而有丰富、意想不到的色彩,成为了表现力的主要来源。因为这种方式成本不高、有创作空间,常被小工作室和独立杂志使用。美好设计事务所也用这种方式接触了几个有趣的印刷物。他们成立于 2018 年 1 月,作品有帮两位法国女孩印刷的关《迷妹》杂志,讲的是中国阿姨的故事;还有一本摄影集《皇帝的新衣》,里面是一组空首饰架的照片。

《迷妹》杂志,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曾经有过报道,请看本文的延伸阅读

26、联邦走马

联邦走马,做过 70 多本书和文创产品无数,有时也将两者结合,譬如鲍勃·迪伦的薯片袋诗集,以及布劳提根能播种的小诗。不知所云的名字其实偷自苏联一个地下艺术团体,口号“只挣钱,不搞艺术”。也声称不做市场调研,导致三四个人捣鼓过很多不卖座的玩意,也打开了国内文艺日历市场。创办人恶鸟,1982 年生,自我认知是:恶棍(一只)、坏蛋(诗意的)、想做新文艺复兴的禅修士,近期的热情在造机车——一种和他一样的“坏”东西。

27、Local 本地

西安人宋群和他的团队一直在拍这座城市的苏式建筑:拍摄记录、做文字口述。拍的过程中还在拆,他们就把拆的过程也拍下来。这样的小课题在《本地》这本独立刊物里很常见,它用一句话概述自己的立场:以民间姿态及民间立场,整理与城市肌理、人文记忆相关的影像和文字。除此之外,他们也组织讲座、展览、放映、交流。宋群说,一本刊物能影响一个读者,他就觉得很满足。当然《本地》所带来的意义比这多得多:以一种常被忽略的本地人文视角记录城市变化。

28、Hole in the Wall

漂泊过东京、香港、伦敦、新加坡等多个城市的 Jinna 和 Shui 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和事有着敏锐的感知。他们来到北京以后,用独立杂志《Hole in the Wall》记录下了他们眼中的四九城。从菜场小贩,到独立音乐人,他们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然后用速写画下受访者的画像,装订成册。任何有着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任何不朝九晚五工作的人,都让他们兴致勃勃,而这些薄薄的小册子则构成了快速变化下的北京人物群像。

29、Paper Wonder 设计商店

一家厦门的便利店,不过卖得并不是食物和日用品,而是一些设计作品。店内依托便利店的形式呈现,设计作品摆放在货架上。他们选用日本的 TAKEO 纸品在店内制作了色纸系统,直接把色纸挂在墙上的洞洞板上。走进这家店,你可以将它看作是一个展览,当然也可以直接买走。文鹏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他挖掘有意思的设计师和艺术家,把作品带到店内,也会和他们合作设计新产品。

30、abC 独立艺术书展

独立出版和艺术书展并不是新鲜概念,但在中国这类活动还很年轻。这类出版物强调创造力和个性,具有一种野生的活力,展览时比起传统展销会更像创意集市,书店、机构、作者和读者可以轻松交流。DREAMERfty 夢廠创始人周玥 2015 年初次发起”abC 艺术书展“时,发现圈子里的人都散落在各地,而展览是把他们聚集起来的好方式。举办三届后,去年,这个全称为”art book in China“的展览已有来自 16 个国家的 128 家机构参加,除了推广中国本土艺术书和自主出版物,也建立了他们与全球出版人和机构深入对话的新渠道。

31、same paper

Same Paper 在推荐一名摄影师时惯用的词语很朴素:喜欢摄影师 A。一个具有私密感的动词,但去掉主语,显得不那么强势。这个摄影师袁小鹏和平面设计师王义军 2013 年成立的工作室是全球自出版文化在上海的延续。共 11 本摄影书,1 册杂志,还有一家于 2018 年关闭的藏在弄堂里的书店 Closing Ceremony,店如其名。好在愿意给他们拍照的摄影师还在变多。

Same Paper 出版的《Food Issue》,集结了摄影师任航关于男孩、食物、吃脚无心之作,构思于 2014 年秋天。

32、无像工作室

他们虽然总说“像微言轻”,但是关心的就是影像中的珍贵表达;虽然承认“独立出版是负向的旅程”,但还是拒绝数码作为影像的唯一介质,希望照片能装帧成册。工作室的日常主要筛选好照片,并把它们以特定的方式编辑排布、装帧成摄影书。除此以外,还偶尔在无锡做影展和影像类沙龙。他们最近的作品是摄影师韩磊的《Early works》,这是摄影师在 1980、1990 年代日常拍摄的黑白照片,是那个时代中国的细微记录。工作室的主理人倪梁是无锡人,学设计出身,后又去纽约学习摄影。他曾经是摄影师,现在主要花时间在出版上。

33、《肆贰柒》

《肆贰柒》杂志的主理人肆贰柒写字不打标点,像是对规则的某种反抗。在和摩登天空杂志的对谈中他提到,办杂志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个人反抗,一种对时代和社会的诉求:新一代年轻人身上崇高美好的品质正被一个落后秩序社会杀死,流行文化和大众审美对地下文化的侵蚀无以复加,还有些别的,“但说多了话多屁稠”。之所以选择杂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想留下点东西,做本彻底纯粹的青年杂志”。尽管五期杂志只有第五期勉强盈利,”全靠公交车站捡烟屁股抽度日”,但他做到了。

34、香蕉鱼书店

位于上海普陀石泉路的一家独立书店,同时做策展、设计与印刷、艺术家驻地计划,对外提供工作坊及印刷体验课程。色彩、纸张、趣味感和独立性大概是他们在意的事情。

香蕉鱼书店 来自书店微博

35、印物所

杨默、陈捷两位 80 后让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版画艺术带到了当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在他们创立的印物所工作室中,你可以亲自体验手工印刷的乐趣,而过你有绘画、摄影等作品,他们也可以把这些东西转化成为版画。这些尝试使得版画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媒介,它不再如同大量复制的机器印刷般简单、廉价,却又能够让艺术作品摆脱其原本介质的束缚进行流转。在这个意义上,版画不再是一种被困在美术馆的艺术形式,而真正与每一个人产生了关联。

36、假杂志摄影图书馆

国内最资深的独立摄影书出版工作室,专心做书,致力推广国内最有潜力的年轻独立摄影艺术家。创始人言由是宁波人,早期在北京做独立摄影书出版人,搬回老家后建起一栋2层水泥色建筑,即假杂志摄影图书馆,包含展览空间、书店与摄影书图书馆。

37、VOLUME PRESS

来自新加坡的 Nelson Ng 起初成立出版工作室 VOLUME PRESS 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 “让大家知道做一本书一点也不难,人人都能做一本书。”2012 年 Nelson Ng 出版第一本以旅行为主题的《LOST》,没能预料到这本刊物会在市场上受到欢迎,甚至入围独立杂志奖项 “The Stack Award 2017” 。 他接连推出其他主题的独立刊物,如《BROWNIE》《果篓小刊》。尽管纸媒市场惨澹,但 VOLUME PRESS 旗下刊物的发行量却逆势上升。

38、DailyVinyl

侧重于唱片挖掘,不定时出刊一份名为唱片日常的报纸,免费发放于全国各地下文化空间,专注介绍国内外独立音乐和唱片文化,也做二手黑胶集市及音乐派对。两位创始人为资深音乐爱好者及狂热diggers,坐标上海。

39、绘造社

绘造社的主理人是设计师胡妍和建筑师李涵,工作内容如其名,分为“绘”、“造”、“绘造合一”三部分。他们代表性的“绘”作品是城市风貌图,在这种时候,李涵称自己为“纸上建筑师”,以建筑师的视角描绘、记录、演绎飞速变化且环境复杂的城市——他们记录过三里屯、798、南锣鼓巷、团结湖等。这些画里有街道房屋的细化场景,但有时为了丰富细节会有建筑被肢解、屋顶被掀的表达,形成了描绘城市的新方式。而“造”的工作就是室内、建筑设计,曾经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不过,近来他们做到了“绘造合一”,把绘画的内容融进了扁平的空间设计。

《什刹海八景图》 来自绘造社微博

40、帝都绘

该怎么理解一座城市?2016 年,建筑师出身的宋壮壮和他的搭档李明扬在业余时间开始运营公众号“帝都绘”,用图画描述北京。有时是类似“清明上河图”的长图,有时是时髦的信息图。两人都对大城市感兴趣,因为它够多元,够复杂,“能提供很多超过你理解的、想象的、需求的信息”。它有集中的便利,也最突出地展现了“各种力量留下的痕迹——有自上而下的,也有自下而上的”。“帝都绘”做的,就是不动声色、有点儿俏皮地展现这些合理与不合理。

41、“意外重庆”

因“奶奶庙”走红的徐腾,和同为建筑出身的岳阳、曾毅自诩“城市侦探”。他们在重庆行走观察,用手绘建模等方式视觉化再现这个空间。“意外重庆”不是要再次赋予重庆猎奇视角,而是关于一座城依照人的需求自然生长时,会发生什么?它必然不会是齐整的,你会发现轻轨从高楼中穿洞而过,排污管道成为冬泳队大爷的据点,磁器口大桥下一家川剧团在车库中持续演出……不被人注意的缝隙中生长出的各样生活,如何通过暗藏的规则彼此共存。

42、“高路兴趣小组”

在上海开了 10 年渡口书店之后,建筑师高路以“付费兴趣小组”的形式来带人读书。这些兴趣小组覆盖范围很广,从 20 世纪现代艺术到心理学。比起将书摆在书店里等人阅读,她希望以一种身体力行的方式将思维方式传递给他人,用新模式延续书店的生命。而比起知识本身,高路更在意如何运用知识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

43、肩硬

“肩硬(JAM in)”更像是一个有特定目的的工作小组。他们在重庆大学城附近,目前是一个商店,里面卖饮料、独立杂志、旧衣服,偶尔也有小型展览,定期有电影放映。也做文创设计、合作派对,曾经找了一个重庆的地下舞厅做场地,办了“BYOB (bring your own beamer,带上你自己的投影仪)”的一夜展览。工作小组没有“特定目的”,倒是有一些零散的描述。例如“消极抵抗一些东西,以及争夺某种话语权,还有让周围有限的半径更好笑一点”、创造“轻松的、非公共的、临时的、义务极小但瞬间高亮的动态时刻”。

安福大厅 来自工作室微博

44、AIRPARK

愚园路静安设计中心楼顶有一个上千平米的露天空间。不同于传统健身房密密麻麻的跑步机、椭圆机、蝴蝶机,AIRPARK 主打跑酷、街头健身、crossfit 等不同项目,城市的景观成为了运动和健身的一部分。在把市集、赛事以及线下派对等活动形式纳入到了空间里之后,创办人杨琪斌想要证明健身可以是一种不那么刻板的、轻松自在的生活方式。

45、安福大厅

由李小雨和润秋夫妻运营的一个地下客厅,地处上海法租界中心安福路地下室,占地 250 平米。实体空间以持续高效的创意出产为最大特点,神秘又接地气,为吸引年轻人提供不断养料,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展览、乐队演出、电台、拍摄、唠嗑会、电影夜、换装游戏,同时提供租赁及主人众筹计划。

题图来自unsplash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蚕豆:有时恐怖有时美味的胖豆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小时候外婆家附近,常有人种一些蚕豆。在蚕豆开花的季节,年幼的我每次经过时,都会很害怕——因为蚕豆的每瓣花瓣上,都有一个明显的黑色斑点,而蚕豆的植株又挺高,看上去就像一个长满了眼睛的怪物,要把我内心的秘密都挖了去。

颇有些可怕的蚕豆花。图片:flickriver.com

颇有些可怕的蚕豆花。图片:flickriver.com

记忆中的蚕豆

其实除了白色的花瓣,蚕豆还有不同深浅的紫色花瓣品种,不过似乎在中国南方并不太常见。当然无论花瓣主体是什么颜色,上面这个黑黝黝的“眼珠”总是存在。

从菜场买回来的蚕豆荚圆胖光滑,讨人喜爱。外婆总会拉上我一起,把蚕豆板从豆荚中剥出来,然后用一把老式的菜刀在每个豆皮上划一刀,再和小葱一起加盐加糖重油炒熟。外婆做的蚕豆总是很入味,但颜色依然保持碧绿,蚕豆瓣保留着一点点脆的口感同时又软糯嫩滑,记忆中总和初夏的气息联系在一起。

蚕豆胖胖的果荚,和里面包裹着的更加憨态可掬的蚕豆。图片:mckenzieseeds.com

蚕豆胖胖的果荚,和里面包裹着的更加憨态可掬的蚕豆。图片:mckenzieseeds.com

古老的豆子

蚕豆原产于地中海沿岸,被人类种植食用的历史非常古老。从新石器时代就有人开始种植蚕豆了,连古埃及的坟墓中都有发现。蚕豆拉丁文学名叫作Vicia faba,英语俗名叫Fava Bean或者Broad Bean,在欧美也偶尔能买到,但是普遍比国内能买到的老一些而且味道淡一些,做成清炒蚕豆总是差口气,多用于制作炸豆丸子之类的菜。

蚕豆的广泛种植一来在于它能够固氮(豆科嘿哟嘿),生长迅速,营养又较为均衡。遇到灾荒年其他作物都种不了时,蚕豆可以种来救急,中国一度是世界上蚕豆产量最多的国家,在50年代曾经产量超过30亿公斤。

Falafel,一道用鹰嘴豆和蚕豆泥制作的中东菜肴,在欧美算是中东素菜的代表。图片:cw.ua.edu

Falafel,一道用鹰嘴豆和蚕豆泥制作的中东菜肴,在欧美算是中东素菜的代表。图片:cw.ua.edu

令我欣慰的是,发现觉得蚕豆花的模样很吓人的不只我一个。古希腊人和古罗马认为蚕豆和冥界有关,会在葬礼上使用蚕豆,据传毕达哥拉斯认为蚕豆里住有死者的灵魂,所以不能食用。不知道这是否与蚕豆病在地中海地区的发病率偏高有关。

蚕豆病是什么?

如果你没有蚕豆病,即使生吃蚕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虽然你肚子可能会不太舒服。蚕豆中植物红细胞凝集素的含量蛮低,并不需要像四季豆那样非常担心因为没有做熟透,吃下去对人有毒这件事。

毕达哥拉斯:与豆子们为敌的男人。图片:droithumaincolombia.com

毕达哥拉斯:与豆子们为敌的男人。图片:droithumaincolombia.com

蚕豆病的全称是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是一种常见的先天遗传性疾病。由于相关基因位于X染色体上,患有蚕豆病的人主要是男性,中国男性的发病率大约在2%到5%之间。蚕豆中含有的蚕豆嘧啶会干扰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但普通人能够生产足够多的这种酶,所以蚕豆中的蚕豆嘧啶对没有这个基因缺陷的人来说是小事一桩。

但蚕豆病患者由于遗传基因的先天缺陷,本来就缺乏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一被蚕豆干扰,红细胞抗氧化能力进一步下降,无法代谢葡萄糖,导致红细胞破裂,从而出现急性溶血症状。

蚕豆病在世界范围内的分布和地中海贫血高度接近,被认为受到了疟疾的选择压力。一般在疟疾较为高发的地区,蚕豆病在男性中的发病比例也会比较高,中非的一些国家,例如安哥拉和刚果等,男性患蚕豆病的比例可以达到两位数。一些非常敏感的人,甚至接触到蚕豆的花粉都会出现症状。

大多数人还是不用担心

蚕豆病虽然可怕,但是如果你没有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就完全可以以各种方式享受蚕豆。吃蚕豆的方法不仅仅限于新鲜的清炒蚕豆、蚕豆瓣汤,或是你爱用来磨牙的干蚕豆,一些西式的做法,譬如说把蚕豆煮熟后和奶酪混合在一起涂在面包上吃,都非常棒。

你一定吃过的“兰花豆”。图片:Alex Ex / wikimedia

你一定吃过的“兰花豆”。图片:Alex Ex / wikimedia

一盘上好的油炸蚕豆绝对是解馋+消磨时间的利器。图片:cookingwithelise.com

一盘上好的油炸蚕豆绝对是解馋+消磨时间的利器。图片:cookingwithelise.com

蚕豆的种子蛋白质含量超过20%,又含有丰富的膳食纤维,从营养学角度是一种蛮不错的食材。当然,从社交上来说,你只要明白吃太多蚕豆会容易让肠道产生大量的气体,就可以了。


Facebook去年从中国获50亿美元广告收入,占营收10%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微信号:)】2月10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对于美国投资者来说,最近有关中国的新闻大多都是负面的。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苹果。受中国销售放缓,收入明显低于预期的影响,该公司遭遇了麻烦重重的第四季度。最近,英伟达也发出警告称,“不断恶化的宏观经济状况,特别是在中国”,导致上季度收入下降。机械制造商卡特彼勒在令人失望的一月份收益报告中也使用了类似的语言。

但是就在这些负面消息之中,却出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正面消息:虽然Facebook从未在中国运营过,但是该公司却在这里取得了一些成功。

根据FactSet,中国是Facebook的第五大收入市场,仅次于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和加拿大。来自Pivotal的Brian Wieser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Facebook从中国广告客户那里赚取了50亿至70亿美元,这相当于Facebook 2018财年550亿美元总收入的10%。

考虑到中国用户无法访问Facebook,该公司在中国也没有办事处,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Facebook在2018财年的10-K申报中指出,它“从代表中国广告客户的少数经销商那里”获得了有意义的收入。

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经销商市场的运作方式。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深圳,Facebook与一家名为Meet Social的当地组织合作,成立了一个小型的非官方中国办事处,充当Facebook的广告经纪公司。Meet Social首席执行官Charles Shen表示,该公司的软件每天在Facebook上投放2万条中国广告,他的公司预计今年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销售额将达到10亿至20亿美元。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经销商市场是否会继续在中国增长,也不清楚会增长多少,我们也不知道Facebook的这一收入来源会持续多久。

Wieser在研究报告中补充道,来自中国的收入可能不会免受经济衰退的影响,他指出“消费趋势可能会受到中国经济趋势或邮政法规变化的影响。”在10-K文件中,Facebook也给出了一个一般性警告,“如果我们不能成功部署、管理或监督我们的国际业务,公司可能会受到影响。”

Facebook投资者可能会得到他们想要的投资回报。受第四季度强于预期的绩效推动,该公司的股价今年迄今已上涨了25%。

Facebook股价周五上涨95美分,涨幅0.6%,收于167.33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