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力量太强大,网络小说也要做粉丝经济

近几年,以网络小说为原型改编的影视作品正席卷整个影视行业,《琅琊榜》、《鬼吹灯》、《将夜》、《斗破苍穹》等备受热议作品都是网络小说影视化改编。从小众圈子自娱自乐到通过影视化走向大众市场,网络文学进一步展现自己多样的、有弹性的商业价值。

过去一段时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最大不同,在于两者的发布渠道;如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网络文学正被赋予更多新玩法。例如读者的互动参与到作者的创作中来,并且,读者越来越强势地通过评论、同人文,制作周边产品等形式反向影响到作品的世界观。

2018 年,起点中文网推出了“阅读弹幕”功能,包括以章为单位的本章说,和以段为单位的段评,用户可以在极小单位內对作品进行互动评价,这一功能给平台创造了可观的商业价值,段评对于平台人均阅读时长的贡献达到 9.6 分钟以上,参与和阅读段评的用户为平台带来了付费率 10% 的提升。

“现在的网络文学早已不再只是传统的数字出版。”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兼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表示。近三年,读者除了看小说外,还会针对作品进行多样化的互动和创作,而作家们也不再是封闭写作。“写书也不再是我们在网文事业里唯一要做的事了。”他认为,接下来的时代是“IP 粉丝文化时代”,起点中文网也要顺应时代特征做出改变。

起点的互动实验,作者与读者共创 IP

起点中文网是阅文集团旗下的品牌,它成立于 2003 年,至今已过去 17 年。起点中文网的 17 年,见证和亲历了中文互联网文学的发展。

在成立当年,就推出了VIP 制度。随后不久,VIP 制度中订阅率最高的作品,作者收入就已达每千字 20 元人民币,为国内最早探索出网文创作盈利模式的机构。

目前,男频网络作家影响力前 50 位均出自起点中文网,并诞生了一批包括《琅琊榜》、《鬼吹灯》、《全职高手》等在内的经典作品。

根据阅文集团今年 3 月发布的 2018 年财报,阅文集团 2018 年总营收达到了 50.4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23%,全年经营利润达 11.15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81.4%。阅文集团盈利的背后是在线阅读市场的高速增长。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报告显示,中国在线阅读市场规模从 2012 年的 39 亿元发展至 2017 年的 152 亿元,5 年间增长超过 3 倍。

目前,阅文集团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份额的 70%,这几乎意味着阅文的每个举动都会影响到行业走向。

在这高速发展十七年间,网络文学行业也迎来了新变化:官方数据显示,阅文集团 2018 年新增的作家中,90 后作家占比 73%,95 后占比 48%。年轻用户的激增,以及移动互联网所带来了阅读碎片化和个性化阅读逐渐成为主流。

迈进杨晨所指的“IP 粉丝文化时代”,起点中文开展了一连串的互动实验。“阅读弹幕”就是其中之一。在段评和本章说没有推出之前,用户的互动行为是中断的,平台在最有互动冲动的阅读环节没有提供互动的场景,用户得必须退出阅读界面到讨论区,甚至在站外进行讨论。

2018 年,起点平台上有两部作品的“阅读弹幕”本章说达到百万级别。截至今年 4 月,起点平台上已累计产生了  7700  万条段评数据。2019 年截止至今,百万级别的“阅读弹幕”本章说就有11 部。段评对于平台人均阅读时长的贡献达到 9.6 分钟以上,参与和阅读段评的用户为平台带来了付费率 10% 的提升。这样以作品为核心发散,围绕内容但又不限于内容的社交变得越来越频繁。

其次通过“兴趣社交”功能形成了书友圈、角色圈、兴趣圈等丰富的垂直用户社区,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和热爱组成的粉丝社群,拥有强大的凝聚力和行动力。目前书友圈累计发帖 722 万条,产生浏览 3.3 亿,平台级别兴趣圈 361 个,最大兴趣圈有近 30 万用户。积极参与互动的社区型用户日活留存率达 95%。

与此同时,网络作品从最基础的故事内容,到世界观的完整,到周边衍生,每个环节几乎都有粉丝参与其中,粉丝正在共创网络文学 IP。杨晨举了个例子,起点小说《放开那个女巫》的国外读者,就专门画了女巫的世界地图,甚至还研究出书中武器的构造。除此之外,粉丝还创作了同人画、音乐等等,甚至有许多作家引用了来自本章说的段子。

起点还上线了“角色”这一辅助创作功能,这个功能让粉丝直接参与到作品角色的完善。目前,在粉丝共创机制下创建的角色有 9 万多个,累计产生的角色互动达 3000 多万次,在粉丝的共同塑造下,完善作品世界观,实现 IP 文化的沉淀。

百川计划,打造网文小说家的 MCN 机构

为了进一步最大化粉丝经济的力量,起点中文网推出了“百川计划”。

百川计划的第一部分是千万品牌曝光计划,这个计划是针对原创小说内容的,直白说,就是投入资源帮助原创作家获得更大范围的影响力。除了起点内部平台资源外,还会获得全网的宣传资源,其中包括软件应用市场推荐位和信息流广告。

第二部分是以 MCN 机构的形式服务创作者。起点将以 MCN 机构的方式入驻各大平台,以获取各个平台的支持,同时协助作者运营自己的自媒体账号和粉丝群体,以 MCN 机构的方式帮助内容生产者培养粉丝群和影响力。

起点产品部负责人梅仁杰表示,起点与其他 MCN 机构不同,起点是与作者合作,协助作者运营,而其他 MCN 平台内 KOL 所生产的内容版权则是属于机构本身,“我们站内塑造了一个粉丝经济,塑造了一些书友圈。对外的知名度还是不够,通过 MCN 机构,我们希望通过它帮助作品做更多更好的宣传,使外界在它的延展过程中,有更多更有意思的事情,也是丰满 IP。”他表示。

第三部分是完善读者作家互动机制,让读者给作者“打榜”。起点的阅读订阅、月票打赏、书友圈活跃、发表段评、角色互动等行为都将给作品产生成就点,为作品累积成就等级,为作品赢得对应的平台资源。

起点的种种新玩法,都是在顺应“粉丝时代”做出改变。如今粉丝经济的力量已经无人再次质疑,开辟更多的玩法让粉丝参与影响作品,将粉丝的力量最大化,或许是帮助作者获取更多知名度和收益的最正确道路。


联想集团第四财季净利润1.18亿美元 同比增长261%

PingWest品玩5月23日讯,联想集团(992.HK)发布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四财季业绩和全年业绩。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3个月实现收入117.1亿美元,同比增长10%,实现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1.18亿美元,同比增长261%。

全年营业额达5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22亿元,年比年增长12.5%。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今天,转型已经初显成效,我们的业绩显著提升,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建立了新的能力,多业务操作系统日臻完善,未来发展的新基石已经具备雏形。这使得我们能够自豪地说,现在是联想的最好时刻”。

财报显示,在第四季度,税前利润年比年提升近4倍,达到12.2亿人民币,完成净利润7.97亿人民币,年比年增长261%。这是自完成对IBM x86服务器和摩托罗拉移动业务的收购以来,联想所有主营业务首次全部实现营业额和利润的双提升。


科大讯飞:未收到美国政府官方信息,核心技术自主研发

PingWest品玩5月23日讯,针对外媒报道,科大讯飞回应称目前没有收到来自美国政府的任何官方信息。

此前,5月23日有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国正在考虑是否将科大讯飞加入“黑名单”,禁止它们使用美国的组件或软件。

以下为回应全文:

科大讯飞已关注到外国媒体的相关传闻,我们目前没有收到来自美国政府的任何官方信息,我们期望得到美国政府公平、公正的对待。

科大讯飞拥有全球领先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最近几年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和机器阅读理解等国际比赛取得了全球领先的成果,这些核心技术全部来自于科大讯飞的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科大讯飞目前海外业务收入占比不高;使用海外元器件的部分消费者产品,科大讯飞已有针对极端情况的应对措施和替代方案。我们认为即使极端情况发生也不会对科大讯飞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好看的包装设计到处都有,这家英国设计公司更擅长“好卖”的

紧接着奢侈时尚品牌一律把 Logo 改成了清晰易读的无衬线字体,Zara 在 2019 年 1 月发布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新标识:拥挤、容易误读、甚至像时尚芭莎的标题。

不少人尖锐地批评了这个设计,但 Jonathan Ford 却写了一篇文章,解释他为什么觉得这是一次前卫的品牌重塑,总结下来就是“不一样”,Zara 又一次拒绝接受奢侈品牌制定的视觉风格。

作为著名英国设计公司 Pearlfisher 的首席执行官兼创意合伙人,Ford 对 Zara 新标识的赞赏基于其多年零售包装设计领域的经验:陈列在同一个货架上那个最不一样的商品,就是成功的设计。

这条法则在时尚产业未必奏效,但在容易冲动消费的食品饮料行业,第一眼看到一瓶饮料、一包巧克力的包装的时候,我们对它的“评价”就开始了。

好的设计就是好的商业,Pearlfisher 是贯彻该理念的佼佼者。这家成立 26 年,位于伦敦、纽约、哥本哈根和旧金山的战略创意及设计机构多年来为可口可乐、吉百利、通用磨坊、农夫山泉等公司设计瓶标、Logo 和包装,连续 20 年获得了英国 DBA 设计大奖(Design Effectiveness Awards)。

DBA 主要奖励那些取得持续商业成功的设计作品,意味着得奖作品至少在市场上经历了 2 年以上的考验。它的官网有一个“记分表”,统计过去三年得奖最多的设计公司排名,金奖至铜奖得 15~5 分。Pearlfisher 在这个表上排名第二,得分刚好是 100 分。

Blue Bottle 把咖啡装进新鲜屋的零售包装创意也来自 Pearlfisher

星巴克咖啡豆包装

Pearlfisher 为吉百利设计的包装

除了国际食品饮料巨头,Pearlfisher 的大部分客户是英国本土的品牌。他们长期接触的中国公司只有农夫山泉一家,东方树叶、水溶 C100 的包装都出自 Pearlfisher 之手。

农夫山泉和 Pearlfisher 的合作,始于搬运工品牌经历了水源门、打算转型高端定位的 2010 年:瓶标上的长白山照片第一次换成了虚指的山水图案,而随后推出的东方树叶无疑是当年充斥着含糖茶饮的货架上最引人注目的新品。

4 月,我们在杭州举办的 FBIF 2019 食品饮料创新论坛上见到了 Jonathan Ford,他演讲的题目是《为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而设计》,一个关键的见解是:仅仅让商品变得诱人(desirable)已经不够,一家大型设计机构如今需要从最时髦的生活方式中汲取灵感,帮助客户完成变革,寻找新的商业机会。

听着不难,对吗?但实际上,人人都能针对流行趋势发表一点意见,而真正做出让整个货架耳目一新的设计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一个常见的例子是健康趋势下的包装设计。许多主打健康的包装食品喜欢采用简洁、有时甚至过分克制的包装,但消费者实际上会把这类风格和“为健康而妥协”画上等号。

导致的结果就是棕色、原木色调的大量滥用。从视觉上就把那些希望健康,但也追求享受的顾客挡在了门外。

Pearlfisher 2011 年接手了一个项目,为英国排名第六的连锁超市 Waitrose 旗下一个主打均衡营养的自有品牌打造全套品牌、包装设计。整个系列最终采用活泼、亮眼的颜色,各种新鲜食材像积木一样堆叠在一起。

产品上架一个月,每 5 个走进 Waitrose 的顾客就有 1 位买了 LOVE Life 系列的商品,Waitrose 超市则在之后的 7 个月内迅速增加了超过 80 种新产品。

“自有品牌是诞生新鲜想法的最佳场所。”Jonathan Ford 表示,“Waitrose 控制着自己的品牌,可以对包装做一些自主的改动,而无数的品类有助于你完整呈现这个想法。”

Waitrose 是 Pearlfisher 的得意之作,打破“健康食物”设计常规的做法后来被各家零售商竞相模仿,许多健康零食品牌也开始采用更大胆的色彩。

“我必须难过地说,今天如果做设计,它们必须是高度 instagramable 的。”Jonathan Ford 近些年来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他意识到“从四年前开始,我们接到的所有 Brief 几乎都是要针对千禧一代做设计。”

“我遇到一个啤酒品牌,他们想干点什么吸引千禧一代;遇到一个化妆品品牌,也想吸引千禧一代。但他们从来不会告诉你千禧一代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也是为什么 Pearlfisher 在 2014 年推出了一个内部的研究项目 Futures Modes(未来计划),这个不大的部门每年着眼于 4 个创意领域(味觉、身体、奢侈、连接)的未来趋势,获得的洞察随后分享给策略部门,成为具体设计项目的灵感。比如“80% 的美国人都在办公桌上吃午餐”这则数据,可能就意味着订阅制外卖零食和蛋白棒的机会。

未来计划的作用是确保公司不只是作出好看的设计,而能够一直和那些具有商业创新能力的公司走在一起。

Johnathan Ford 在杭州的演讲中着重介绍了他们 4 年前的一个案例 Seedlip,特殊之处在于,Pearlfisher 后来成了这个品牌的股东。

Seedlip 号称世界上第一款无酒精蒸馏酒,由 33 岁的英国人本·布兰森(Ben Branson)2015 年创立,迄今共推出三种口味,均使用多种植物和香料蒸馏而成,拥有蒸馏酒的风味而不含酒精。

卖得也不便宜,700 毫升一瓶的零售价约 29.99 英镑。品牌在创立初期几乎没有营销和渠道预算,但依靠充满异域风情的瓶标设计,首发在 Selfridges 高端百货的 1000 瓶三周内售罄,并迅速入驻超过 50 家米其林餐厅和奢侈酒店。2016 年 7 月,帝亚吉欧旗下创投基金 Distill Ventures 收购了 Seedlip 的少数股权,这是烈酒集团首次投资一家非酒精饮料公司。

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2002 至 2012 年间,英国的酒精饮料消费量下降了 26%。帝亚吉欧全球创新总监 Helen Michels 在投资声明中表示,“我们认识到非酒精饮料的市场机会。”

后来的品牌故事里,布兰森总是以一个爱好研究蒸馏设备的年轻农场主形象出现,但其实他原本是饮料行业的营销主管,这也成为 Pearlfisher 接触到布兰森的契机。而对 Pearlfisher 来说,Seedlip 不仅仅是包装设计项目,还包含他们对新商业模式的敏锐洞察。

“从设计类型来分,我们的业务大概 35% 是包装设计,35% 品牌设计,25% 是品牌战略,5% 是未来洞察。”据 Johnathan Ford 表示,Pearlfisher 从头到尾进行设计,并持有股权的案例并不多,仅占 1%,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那些食品巨头。“品牌设计应该是增长最快的部分,大家现在不会只把包装看成孤立的业务,客户开始更加理解我们工作的价值。”

Pearlfisher 业务结构的变化,和整个食品行业过去两年的收购整合直接相关。不管是大公司推出新产品线,还是收购市场上的新创品牌,都意味着越来越多品牌有了同一个控制者,它们的包装策略也需要更新换代。

Meatsnacks 集团现在是欧洲市场份额第一的肉类零食商,它的前身是两家欧洲老牌肉干公司 Jerky 和 Biltong,双方在 2015 年合并,旗下一口气了旗下拥有 9 个肉干品牌。收购使其取得了规模,但集团的品牌组合因此看上去支离破碎,需要重新调整。在 Pearlfisher 操刀之下,美国西部风情的肉干、针对健康零食爱好者的肉干、英国传统的肉干等都有了各自的新面目。

再来看看酸奶市场。根据欧睿的数据报告,美国酸奶的销售额在过去 2 年持续下降。旗下拥有优诺酸奶品牌的通用磨坊先是面临 Chobani 这类希腊酸奶的竞争,后者因为天然成分、较高的蛋白质含量受到消费者欢迎。但由于越来越多的零食、饮料都在加入“高蛋白”的队伍,没多久连希腊酸奶也不好卖了,2017 年的品类销售额下滑 4.9%,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冰岛酸奶等风味的销售额开始上升。

通用磨坊先后在 2017、2018 年推出了传统法式酸奶 oui、高蛋白低糖的酸奶 YQ by Yoplait。前者用玻璃罐封装凸显手工质感,后者没有采用希腊酸奶常见的视觉元素:白色塑料碗+水果图案,而选用了理性且冷淡的灰色,仅以文字说明产品的含蛋白及糖量。

 YQ by Yoplait
oui

“我不认为有所谓‘包装设计趋势’的说法,如果你给我看三个 a 风格的包装设计,我能立马找出 3 种相反的 b 风格的设计。”Jonathan Ford 认为移动时代的包装设计没有统一的风格可言,“千禧一代的想法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们必须找到对品牌来说恰到好处的那个风格。”

但越来越多健康食品的包装设计都在从强调有机变成强调质感。比如美国最大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 2017 年的新设计


“26 年时间里,我们也有很多竞争对手。现在的设计师在咖啡店里拿一台电脑就可以做设计。我们的优势体现在何处?我们既要跟独立的个人设计师竞争,一些大型机构,还有咨询公司也开始收购拥有设计能力的企业。我们是在不断拓展提升自己的能力。”

在 Pearlfisher 为运动能量棒品牌 Tribe 做的包装里,你就能看到一些具有广告创意思维的设计。这些能量棒通常一大盒、一大盒地出现在马拉松之类的比赛场地,Tri-be Bold、Tri-be Fearless 等字样用巧妙的方式印在了盒子上。

如果一定要总结一种风格的话,Ford 认为零售包装设计行业下一个主流的变化不是任何一种图案或颜色,而是可循环的设计。这是消费者和企业推动的诉求。

可循环设计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塑料。根据 Smithers Pira 发布的《再生包装市场报告》,纸板、金属和玻璃的再生份额未来五年将大致持平。这些是已经成熟和饱和的回收行业,而塑料被认为是未来增长最快的回收材料,预计到 2023 年的回收率将达到 19-24%。背后是品牌商、立法者和消费者观念转变的同时推动。

从过去一年的新闻中,我们已经看到了麦当劳、星巴克等餐饮领域的大公司正在寻找塑料的替代品,达能、可口可乐也相继宣布未来使用 100% 再生塑料的时间表(最快的也要到 2025 年)。对于这个每天都诞生无数新品牌的行业来说,新的设计是否能被回收变成一个更重要的命题。

“当然,你很难要求一个包装设计师解决所有的问题,尤其是针对那些每年购买上千吨包装材料的客户。”Ford 表示,“在塑料领域,我们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循环利用的系统。所以在今天的设计当中,对我来说最有趣的部分是找到一个自成体系的设计。”

比如 Pearlfisher 2015 年为日式拉面连锁品牌 Wagamama 设计的外卖盒。从功能性的角度,最初的设计看起来已经尽善尽美了——可堆叠的黑色圆碗,外部配备了一个纸板外包装,内设一处木筷插槽,纸板上印有外卖菜单,比起额外塞一张广告传单更简洁。

“后来有一天我们发现,尽管这款外卖碗使用的塑料是可回收的,但黑色这个颜色很难被英国回收厂的光学扫描仪检测到。最终它们很多用于填埋,而非回收。”

Pearlfisher 发现了这个回收过程中的细节,并建议客户推翻他们几年前买下的创意。今年 4 月 22 日的世界地球日,Wagamama 宣布将把黑色的外卖碗全部改成灰色。并声称这可以增加 1540 万件塑料碗的回收利用。

每年消耗 270 万个的纸板外套也在这轮更新中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圆形的小纸片,卡在碗盖的中心。

“理想化的情况是,我们希望 Wagamama 采用一种全新的材料,但塑料真的很便宜。”Jonathan Ford 拒绝透露这次改动付出的成本,“你也可以说这是一次失败的设计,但我们纠正过来了。”

题图:知识分子(Intelligentsia)咖啡的零售版本新包装 / Pearlfishe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受反垄断案败诉影响 高通股价周三下跌10.86%

【TechWeb】5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2017年向高通发起了反垄断诉讼,而在法庭经过近5个月的交锋之后,美国地区法院法官Lucy Koh当地时间周二裁定高通的行为违反反垄断法,站在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一边。

高通股价_500

在反垄断案中败诉,对高通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也影响到了高通的股价。

周三美国股市收盘时,高通股票价格为69.31美元,较前一交易日77.75美元的收盘价下跌8.44美元,跌幅高达10.86%。

股价下跌10.86%之后,高通的市值在周三也明显缩水,按周三收盘时的价格计算,高通市值为842.6亿美元,较前一交易日缩水超过100亿美元。

文章


特斯拉股价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下跌 自2016年底以来首次跌破200美元

【TechWeb】5月23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周三,特斯拉股价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下跌,导致包括首席执行官(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内的近期购买者因此损失1.75亿美元。此前,花旗下调了对这家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股票的目标价。

特斯拉

花旗分析师伊泰•米凯莱(Itay Michaeli)将特斯拉的目标股价从238美元下调至191美元,并给予特斯拉股票“卖出”评级。

当地时间周三,特斯拉股价下跌了4.3%,跌至196.10美元,这是自2016年底以来该公司股价首次跌破200美元。

自从该公司5月2日出售了价值18.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和近9亿美元的股票,以筹集新资本,并给该公司更多时间来阻止亏损以来,该公司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20%。

米凯莱引述了马斯克上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马斯克在邮件中表示,他将加大成本削减力度,按照第一季度的烧钱速度,他最近筹集的27亿美元资金只能给予特斯拉10个月的时间来实现盈亏平衡。

在这封电子邮件中,这位首席执行官(CEO)辩称:“他们将检查特斯拉的每一笔支出,无论这笔支出有多小,都是极其重要的。”

米凯莱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曝光的内部备忘录似乎对之前的指导意见提出了质疑,但这对风险/回报计算没有帮助。这可能造成严重的影响,因为汽车制造商的资产负债表总是受到‘螺旋式’信心风险的影响。”

一份文件显示,当地时间周二,马斯克行使期权,以每股31.17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7.5万股特斯拉股票,从而将他在该公司的间接持股增至34102560股。

截止到当地时间周三,马斯克所持有的股票,包括他在本月的融资活动中购买的102880股,价值67亿美元。到目前为止,特斯拉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41%。

特斯拉的债务在本周早些时候触及低点后止跌。该公司最近发行的、2024年到期的可转换债券价格为89.09美分,创历史新低。该公司18亿美元垃圾债券的交易价格为82.5美分,略高于当地时间周一和当地时间周二触及的历史低点。

马斯克正在努力说服投资者相信,Model 3的需求仍然很高,而且可以被高效、快速地交付给世界各地的客户。Model 3是一款旨在推动特斯拉实现可持续盈利的电动汽车。

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亏损了7.02亿美元。该公司警告称,它将推迟到下半年实现盈利。即使该公司在上个季度末仍然拥有22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但马斯克表示,以他们的烧钱速度,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为了阻止亏损,这位首席执行官(CEO)将实施一项新的成本削减计划,即所有团队都要核查每一笔支出,包括“零部件、工资、差旅费和租金”。(小狐狸)

文章


日本松下公司否认暂停向华为供应部分零部件

PingWest品玩5月23日讯,松下集团刚刚发表声明,公司向华为公司供货正常,对于网络媒体上所提及的断货等表现均为不实之词。松下将严格遵守松下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及合规条例的基础上持续向华为等中国客户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在中国贡献我们松下集团的微薄之力,为中国事业发展添砖加瓦。

据日本NHK报道,日本松下公司今日表示,在美国决定禁止向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销售美国零部件之后,该公司该公司正在暂停与华为的业务,并已经停止向华为技术公司销售部分组件,以遵守美国对华为公司的禁令。


台积电不会断供 华为新一代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5不受影响

【TechWeb】5月23日消息,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加入”实体名单”进行限制后, 美系的供货商,包括高通、博通、intel、Nvidia、美光、skyworks、Ti等都已经停止向华为供货了,同时也停止商务活动。至于晶圆制造巨头台积电,当时表示这一决定还在评估当中,并保持持续供货。昨日华为北非官方推特发出回应: 按照计划台积电认为其满足美国出口管制要求,不会停止向华为供货的计划。

捕获111(1)

台积电这次不会断供,也就意味着华为新一代手机处理器麒麟985不会受到影响。

在芯片的架构方面, ARM于22日向员工发出内部信,要求员工停止和华为及其下设机构之间的所有合同、技术支持和业务往来,对华为来说,将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实际上,由于 ARM 的授权模式,该公司对华为的内部禁令无法对华为继续使用 ARM 架构生产处理器的能力造成实质影响。目前 ARM已发布的最高版本指令集架构为 ARMv8,早在2013年,华为已经拿到了ARMv8的永久性授权,并生产多款麒麟芯片。考虑到 ARMv9 的发布时间暂未确定, ARMv8正处于服役的黄金阶段(另有部分 ARMv7仍在使用),所以ARM“断供”对于华为新一代智能手机芯片没有实质性影响。

另一方面,预计 ARMv9 的正式发布时间预计将在2020到2021年,到时势必将会对华为处理器的技术升级产生拖延,降低华为未来的处理器产品以及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力。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