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研究人员和制药商在其他关键领域重新获得了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