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月26日报道(文/灵犀)

比特大陆内斗事件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两位联合创始人,吴忌寒与詹克团不断上演各式剧情。

从吴忌寒2019年10月宣布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到后者通过行政复议拿回法人地位,从吴忌寒派人抢夺营业执照再到詹克团回归,二人始终不肯妥协。结果是团队分裂、业务停滞、上市之路被迫中断。

如今,这一内斗即将要落下帷幕。

1月26日,吴忌寒在推特发布信息称,他宣布将正式辞去比特大陆职务,以平息与詹克团长达一年的内部权力斗争。

和解方案

吴忌寒发布题为《关于比特大陆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和解》公开信,他表示,与詹克团之间的分歧最终以“友好”和“建设性”方式得到解决。

公开信中透露,詹克团以6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吴忌寒和一群创始股东持有的比特大陆近一半的股份。其中,他从比特大陆贷款4亿美金、从外部筹集2亿美金,收购吴忌寒团队约一半股份。

就现金池来看,比特大陆仍有3.27亿美金现金,大约是优先股股东完成此项和解所要求资金的一半。短期流动资金缺口为负9200万美元,公司偿付能力很好,财务状况良好且健康,詹克团的贷款不会影响比特大陆运营的可持续性。

吴忌寒同意辞去比特大陆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一职。从现在直到比特大陆上市,董事会将由五个席位组成,詹克团有权提名三个席位,吴忌寒则保有两个席位,他将原风控负责人与财务负责人留在董事会。

比特大陆将剥离采矿池和云采矿业务,即比特小鹿与美国和挪威的矿场一起从比特大陆剥离,吴忌寒担任比特小鹿的董事长。Matt Kong 将担任比特小鹿的 CEO。Antpool(蚂蚁矿池)将被拆分成由詹克团领导的独立公司。

吴忌寒还强调,和解协议结束后,比特大陆将翻开新的一页,而他在2815天的旅程中享受了很多工作,以示和平解决。

从结缘到内斗升级

2013年,詹克团在经营一家做机顶盒的公司,一次,吴忌寒偶遇詹克团公司销售在天桥下摆摊,得知他们机顶盒里的芯片是自己研发的,吴忌寒很感兴趣。他找到詹克团,二人热情交流,发现彼此都很看好矿机市场的巨大需求,便决定在一起合作,成立一家矿机公司。詹克团给公司起名——比特大陆。

1986年出生的吴忌寒有北京大学经济学和心理学双学位,因早年翻译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被奉为“比特币布道者”。詹克团则比吴忌寒大七岁,毕业于中科院。两人一度被视为“最佳拍档”。

比特大陆的早期发展也证明了他们的合作共赢。成立以后,很快,2013年7月份,比特大陆推出搭载55nm芯片的蚂蚁矿机S1,凭借低功耗在业界一炮打响。

詹克团的股份占比也与这一矿机有很大关联。生产前,詹克团与吴忌寒签署过一份对赌协议,如果蚂蚁矿机S1能够实现矿机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詹克团就拿公司60%的股份。事实证明詹克团赢了,此后在引入外部投资的几轮稀释后,詹克团在比特大陆持股36%,而吴忌寒持股20%。

2015年,比特币经历跌宕起伏,开始回暖。比特大陆凭借推出的第五代矿机蚂蚁S5,成为市场上非常有竞争力的爆款,收获净利润3.34亿元。接着,比特大陆又推出蚂蚁矿机S7和S9,帮助其奠定了“矿霸”地位。随后几年,比特大陆在业内风光无限。

不过,在2019年10月29日吴忌寒向员工发布内部信宣布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之前,二人的意见不合由来已久。

2017年,比特大陆投资的ViaBTC将比特币现金(BCH)从比特币(BTC)中“分叉”出来,1年后,“奥本聪”又将吴忌寒的BCH再次分叉。这两次分叉危机使得矿机收入减少,数字资产面临贬值。

这时候,吴忌寒与詹克团在观念上开始出现分歧。吴忌寒押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在BCH上投入重金;詹克团则认为AI是未来,投入研发AI芯片。

在此之后,吴忌寒提出裁员降薪,詹克团反对。据悉,詹克团和吴忌寒都认为他们在做对的、有用的事,实际上也消耗了不少比特大陆的现金流。吴忌寒曾在BCH上亏损8亿美元,而詹克团在2017、2018年研发的16nm、12nm和10nm芯片流片失败。

随后,二人明争暗斗,只不过他们采用的方式不能帮助其树立良好形象,他们的喜好是“偷袭”。

2018年12月,詹克团在吴忌寒到香港出差时召开管理层会议,提出比特大陆今后要结束双CEO局面。2019年,詹克团在深圳参加2019年深圳安博会,等他回到比特大陆时,却发现已被禁止进入北京办公区域。

2018年12月那次,吴忌寒得知要结束双CEO局面后,立马回到北京与詹克团长谈,长谈的结果是任命比特大陆负责矿机业务的中层管理者王海超担任新CEO。王海超担任期间,裁员计划得以实施,但吴忌寒把比特大陆内做支付、签宝、安全等团队分拆出来,詹克团把AI终端团队分拆独立融资。在王海超担任的半年时间里,比特大陆没有发布过一款矿机。在此之前,他们每两三个月做一版芯片,接下来1个月就会推出矿机,一年做4–6款矿机。

宫斗爆发的导火索是比特大陆的上市失败。2019年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比特大陆招股说明书失效,IPO失败。

没过多久,10月份,吴忌寒向员工发布内部信,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刻生效。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在此之前,吴忌寒就已完成工商信息变更,比特大陆董事长詹克团卸任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吴忌寒接任。

紧接着,11月13日,吴忌寒在北京召开了“特别股东大会”,让詹克团彻底丧失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吴忌寒能够变更法人,是因为他是比特大陆香港公司的执行董事。2016年,比特大陆为上市搭建境外架构,在开曼群岛设置母公司,开曼持股香港,香港持股北京,北京公司是运营实体。詹克团作为第一大股东,是开曼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北京公司的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香港公司的执行董事则是吴忌寒,吴忌寒正是通过香港母公司名义更改了北京公司的法人。

事实上,詹克团掌控开曼比特大陆36%的股权、59.6%的投票权,吴忌寒掌握了20%的股权、30%的投票权。也就是,詹克团拥有过半的股票投票权,可以一票决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但吴忌寒通过修改开曼比特大陆章程的方式,取消了B类股的10倍投票权。

吴忌寒掌权后,撤换了关键岗位负责人,包括hr。2个月后,比特大陆整体裁员35%。詹克团负责的AI团队被砍掉将近三分之二,研发被分配到比特大陆的另外两个矿池,项目保留,但从其他部门抽调员工来做。

被赶出公司的詹克团只得打官司。他在11月份还写过一封公开信,说自己被曾经最信任的合作伙伴、一起奋斗的兄弟,背后狠狠捅刀。还说将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回归。

就这样,詹克团在比特大陆母公司注册地开曼群岛提起诉讼,同时还分别在2019年 11 月 7 日和2020年2 月 12 日在北京市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准予北京比特大陆变更法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

2020年1月,海淀区人民政府支持詹克团,要求市监局把比特大陆的法人变更会詹克团。

但阻碍不断。在此期间,比特大陆的法人又从吴忌寒变为吴忌寒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兼比特大陆CFO刘路遥。律师认为,吴忌寒在此时再次变更,是为了拖延时间,让司法局的判决难以执行。

4月28日,海淀区人民政府针对詹克团提起的第二次行政复议,要求市监局将比特大陆法人恢复为詹克团。

谁也没想到,5月8日,戏剧性的一幕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上演。詹克团在二楼52号窗口领取法人等级为詹克团的营业执照时,营业执照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从工商行政人员手中抢走。该群不明身份的大汉约有60人,指挥者是刘路遥。

随后,海淀区公安局介入处理案情,刘路遥“配合调查”数天后释放,另外一位主要参与人王文广因为“涉嫌寻衅滋事”被拘留37天。

随后,詹克团在朋友圈和个人微博发布了《致比特大陆全体员工和股东公开信》,表示北京比特旧章作废,启用新章,已于6月3日回归北京比特公司的办公室。并说明,目前股东之间有一些法律纠纷,股权收购的事情在推进中,相信一定会很快得到妥善解决。这份公开信上盖上了新公章。

这场闹剧在众多看客的注目下似乎宣告结束,比特大陆再次重回双CEO状态。

据称,詹克团回归比特大陆后,吴忌寒和詹克团双方建立了5人谈判小组,双方诉求严重对立,都要求控制比特大陆,詹克团想布局AI,吴忌寒则想深耕矿机。之后还发生过詹克团召开全员大会,紧急转移比特大陆在北京、深圳两地的物资。

紧接着,9月14日,北京比特官网发布说明,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再次变更为吴忌寒,并称对詹克团的尊重仍未改变。10月12日,又称詹克团退出经理职位,新增吴忌寒为总经理。

昨日,吴忌寒称,詹克团以6亿美元价格购买了他和一些创始股东持有的比特大陆股份,作为回报,他将从比特大陆辞职,以平息与詹克团长达一年的内部权力斗争。

至此,比特大陆创始人内斗画上句号。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