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健康8月3日发布公告显示,恒大汽车集团正式发布恒驰品牌的首期六款车——恒驰1、恒驰2、恒驰3、恒驰4、恒驰5和恒驰6。这是恒大造车运动下其产品的首次亮相,与其他厂商先发一款或是先发电动平台的节奏不同,恒大直接就发布了六款产品,覆盖了从A到D所有级别,甚至包含了轿跑、SUV、MPV和跨界车等乘用车车型。

图片引用自网络
图片引用自网络

不过从图片和视频中的这几辆车来看,它们应该还都是类似于概念车型的前期展示,几款车型也并非落地量产的消费版本。在发布会上恒大也宣布,旗下首款车型“恒驰1”会在今年内正式亮相,2021年投入量产。而广东、上海两大生产基地也将于今年下半年竣工,而恒驰旗下的全系列型号将在同年陆续实现全面量产。

恒大集团创立于1996年,创始人许家印20世纪靠着房地产发家成为商业大鳄。2016年,恒大地产正式更名为中国恒大集团,旗下业务也由单一的房地产开始向多元化发展。目前除去房地产为基础的主要业务,恒大集团也拥有了包括旅游、健康以及汽车的产业格局。

2010年不满足于房地产的恒大以1亿元人民币买断广州足球俱乐部全部股权,投身体育打造了恒大足球。2015年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上市,开办健康社区。

2018年,同样怀有体育梦和造车梦的许家印和贾跃亭相遇,那一年算是恒大进入汽车产业的开始。只不过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之后,恒大与贾跃亭的FF合作决裂,最终走向了入局造车。

2019年11月,恒大高调宣布了进军新能源汽车的“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的五句话方略。简而言之,一切用钱解决。

往下的剧情就开始变得熟悉。

一是,擅长资本腾挪的恒大开启了汽车圈内都罕见的盛大收购和整合。

二是,截至2020年7月底,恒大健康宣布改名恒大汽车之时,市值较过去一个月及三个月累计升幅分别达2.44倍及5倍,恒大健康甚至还“摇身一变”成了“新能源汽车第一股”。

三是,通过各地更支持的鼓励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恒大不遗余力地在打造汽车制造基地,与此同时,恒大会用为地方创造就业机会作为筹码,要求地方政府为它提供低于市价的居住用地,以建设配套设施。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汽车圈内人士疑问颇多:

一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行业向来擅长资本运作,这意味着入局的资金往往不是问题,但汽车制造是一个需要各行各业,不同零部件之间都精密配合的行业。核心技术的突破往往需要时间的积累,并非是可以花钱买到的。

二是,汽车行业并非只是强资本,房地产行业往往拥有“高周转”的商业模型,而汽车行业更慢,前期投入巨大,长期占用资本。

三是,也因为如此,尽管恒大健康更名恒大汽车,但实际上恒大健康一年录得亏损32亿,营收仍然在靠原来的健康产业。

四是,到底是真造车,还是真拿地?

引用自网络
引用自网络

稍微了解汽车圈的人都知道,如今做出概念车和做出量产车不是一回事,而做出一辆量产车和做出十万辆量产车又不是一回事。

中国造车新势力在进入汽车行业后或多或少都遇到了资金或是生产制造上的问题,蔚来汽车的李斌曾坦言入局电动车至少200亿,小鹏汽车的何小鹏也曾事后总结要对汽车的生产制造工业充满敬畏。

恒大的钱早够了。不过以已经趟过十几年的电动坑的特斯拉来说,目前特斯拉年产能才达到50万辆,特斯拉Model 3 2019年全年的销量在36.8万左右,而中国地区销量在30万左右。按照这个数据对比恒大设定的目标——明年首期规划总产能就将达到100万辆,10至15年的规划总产能为每年500万辆。

“一开始就推这么多车?而且明年就要达到100万辆产能?”很多汽车行业人士也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也正赶上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低迷期。此前彭博曾预计,今年电动车销量预计下滑18%,总量在170万辆左右。

对于恒大来说,这是一个旧时代的思维定势——老旧的房地产时代已经过去,而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支持力度持续加大,新时代来临。恒大想用资本卡位乘上东风,用熟悉的老套路从中谋利。

许家印曾高调表示,与全球其他车企的造车路相比,恒大的造车路不叫“弯道超车”,属于“换道超车”。

而我们只希望最后看到的不是:一个会贴概念的公司或是一个擅长腾挪资本的企业最后搞了一个所谓的大生态,裹进了合作伙伴零部件供应商,甚至是地方政府和用户,最后却只剩下一屁股不知道找谁的债务。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