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7月14日报道(文/李彤炜)

昨天,贵州茅台大涨3.98%,股价逼近1800元,距离茅台股价突破1700,仅6天。如今,茅台的市值已经突破2万亿元,比整个贵州省201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要高。

“触目惊心”的股价后,又爆出触目惊心的违纪案。7月13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与茅台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

至此,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自2019年5月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13名高管挂上头条,只用了一年有余。

落马史

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9月6日涉嫌受贿案一审开庭,宣布择期宣判。

2019年8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守洪被双开,20年3月30日,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2019年9月,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被开除党籍,11月13日涉嫌受贿案一审开庭,择期宣判。

2019年12月,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杜光义被开除党籍,上个月受贿案一审开庭,择期宣判。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原总经理马玉鹏、原副总经理雷声与原上海茅台实业公司经理陆续被逮捕。

2019年5月至11月,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聂永、原副董事长加总经理肖华伟与原事业部负责人王静陆续被逮捕,两位被判刑,一位案件正在审理中。

再加上今日的张家齐与李明灿,凑足13位高管。

1月12日晚,央视播出了《擘画蓝图》,首次披露了袁仁国等人的一些贪腐细节。袁仁国曾说,“想拼命接近我的人很多,一天找我的起码有四五十人。”“花式讨好”自不为过,有经销商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上面刻了清朝一位诗人的一句诗,叫“酒冠黔人国”,这位经销商将撇捺“人”字改为袁仁国的“仁”。

这只是冰山一角。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元。

13日被通报的张家齐现年59岁,早年是一名教师,仕途起步于贵州省仁怀县。2011年3月,在仁怀副市长的职位上历任8年后,成为茅台股份副总经理。与其搭班子的另一位茅台股份副总经理就是李明灿。李明灿50岁,职业生涯均在茅台集团,从一名供销公司业务员逐步升到副总。他们均与袁仁国有着多年的工作交接。

13位高管的被查,也可称为是袁仁国引发的人事地震。如同通报中所提,他们涉及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获得茅台酒经营权”等多种违法行为。

落马背后

袁仁国在茅台集团内部权力过于集中,这是自查处以来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2000年起,他先后担任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重大事项由他一人说了算。2018年8月赴任的贵州茅台集团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坦言:“茅台此前出现这么多问题,就是因为监督缺失。集团党委这个层面不愿意让纪委去履行职责。”

这样的底气来源于茅台集团在贵州的地位。作为财税大户,2018年,茅台实现税收380亿元,上缴税款约占贵州省税收总额的14%。袁仁国曾在公开场合中讲,“纪委不要管得太严。”关于违规批条卖酒,集团纪委、审计部门对相关事项要审核,主管部门的说辞总是——“这是袁董事长打的招呼。”正因其是财税大户,袁权力集中,茅台所暴露的问题也未曾被真正地深挖、碰硬。

袁仁国在长期把持茅台酒销售大权的过程中,靠“批酒”大肆谋取私利,还将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捞政治资本的工具。据报道,一段时期里,公款吃喝离不开茅台,干部之间流行送茅台,一瓶500毫升装53度飞天茅台酒的出厂价是1499元。然而因供需关系紧张,市场上以指导价买到茅台酒很难,商超、专卖店的价格均在2000元以上,这就造成了一种现象,拿到酒就是挣到钱。于是,茅台专卖店变成了酒中4S店。酒水行业资深研究员欧阳千里认为,茅台出现腐败,根源无外乎两点:外因是茅台“一瓶难求”,而实际成交价又与1499元之间存在巨大的利差;内因是茅台的配额、专卖店甚至平价茅台的批条,并未得到有效的监督。

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么多腐败现象,内部“近亲繁殖”、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是根本原因。7月10日爆出的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的“受贿清单”是一份很好的写照。李太明是茅台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的妻子,他们在为茅台酒经销商签批零售、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价值高昂的名牌手提包、手镯、珠宝项链等财务。家族式腐败、近亲繁殖成为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为不法商人前线搭桥的温床。

政治生态、家族腐败、权力集中,都是茅台腐败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茅台神话

2018年4月,袁仁国在博鳌论坛上春风面面,放出豪言,“茅台离伟大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可惜他没办法亲眼见证与经历茅台的未来了,一个月后,袁仁国被撤换。

有一点无法否认,这些年,茅台的确在缔造“神话”。2019年10月15日,市值突破1.5万亿,超过贵州省2018年1.48万亿元的GDP。今年7月7日,茅台股价突破1700元/股,盘中一度触及涨停,市值达到21120亿元。而19年前,2001年8月,初登上交所的茅台,市值为88.88亿元。

走到如今,袁仁国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1975年,19岁的袁仁国来到茅台,历经制酒、制曲车间工人,供销科科员、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三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等岗位,1991年,他升任茅台酒厂副厂长、党委委员。

1998年,茅台半年的销售量不到700吨,只完成全年计划的30%。袁仁国有魄力,召集了17个人,加上自己,组成一支 “敢死队”,立誓要在后半年卖出2000吨茅台酒。

他的办法是笨办法,赖着糖酒公司领导,一起喝“患难酒”。袁仁国亲自下厨,张罗一桌子饭菜,翻出几十年来的茅台老酒,一桌一桌地喝。动情处,他举起酒杯洋溢陈词:“历史长河中,我们都是过客;但茅台历史上,我们不能当过客。”从《国际歌》的“从来没有救世主”,唱到《国歌》“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歌喉所到之处,伴随着一饮而尽。

彼时,五粮液稳坐中国白酒第一品牌,茅台在五粮液面前,只是一个小弟。

袁仁国麾下的敢死队大胆开疆辟土,杀出一条血路。年底,2000吨酒卖出了。茅台的经销商体系,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狂飙突进。

每次经销商会议上,袁仁国把经销商当作上帝、恩人,照顾特别周到。经销商、茅台、袁仁国三者的命运,被他巧妙地、紧紧地绑在一起,同起、同落。

袁仁国铺排出了层层相扣的经销体系。二十年间,从146家到突破2000家,2万多经销商营销人员遍布全国每一个角落,还有一百多家海外经销商,辐射全球66个国家和地区。

同时,袁仁国启动了一系列技改、扩建、包装、贮存工程,到2005年,茅台的净利润首度超过了五粮液。

袁仁国的营销水平造就了茅台现象,也来自于他不遗余力地讲着茅台故事。把茅台和国酒这一概念深度捆绑,灌输给国人,给其带来了巨大的无形资产。为宣传,他亲自编顺口溜:“不上头、不刺喉、不口干、不伤肝、不伤胃;中午喝了,下午上班不误事;喝醉了,睡一觉就好。”

2001年,茅台开始申请“国酒”商标。但一直没有申请下来。2016年末,国家商标部门决定对“国酒茅台”商标不予注册,但2017年,茅台集团又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2018年5月25日,商标委再度决定对这一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但在此期间,茅台从未放弃过自封“国酒”。之后,茅台官网突然发布声明,放弃“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但这都已经不能影响“茅台=国酒”这一概念的深入人心。

如今,茅台已一骑绝尘,市值从1万亿到2万亿,用了短短15个月的时间。与此同时,集团内部的“去袁仁国”也开展得有声有色。今年3月3日,现年48岁的贵州省省委委员、贵州省交通厅厅长高卫东成为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的新董事长,接替原董事长李保芳。李保芳自上任以来,大刀阔斧地改革了茅台的营销体系,茅台酒的经销商大幅减少了437家,其中很多都与茅台干部、贵州领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与此同时,茅台在全国遴选华润万家、大润发、物美等零售终端,与天猫、苏宁等综合性电商平台展开合作。直营渠道占比的扩大,将直接拉升茅台业绩“再增长”。

茅台股价上天,高管却集体落马,这是现如今对其最客观的概括。未来将走向何方,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

参考:

中国新闻周刊 《两名前高管同日被查,茅台怎么了?》 佟西中、余源

三联生活周刊 《袁仁国落马,茅台神话会破灭吗》 老九论财经

南风窗 《袁仁国的茅台往事》 何以

中国纪检监察报 《茅台窝案背后》 代江兵、姜永斌

胡润百富 《茅台,一骑绝尘 股价突破1700元,市值超过2万亿》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