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微信号:)】1月15日报道(编译:叶展盛)

美国司法部长William P. Barr要求苹果破解持枪歹徒的两部手机。上个月,这名歹徒在佛罗里达州彭萨克拉海军航空基地持枪射击,造成了4死8伤。为此,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也召集了一批顶尖的顾问。

有知情人士表明,苹果的高管们为这个案件的发展之快感到震惊。也有人对此事感到失望和怀疑,因为他们认为司法部门没有花费足够多的时间通过第三方工具来破解iPhone,而是直接通过苹果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对于库克而言是一次危机,因为他一直致力于保护用户的隐私不受美国政府的窥视。早在2016年,FBI也要求苹果破解一部持枪歹徒的手机,当时双方为了这个事情拉锯了数月。

这次,苹果面对的是“以难以预料出名”的特朗普政府。之前库克和特朗普政府建立了“不寻常”的合作,这帮助苹果在对外贸易中避免了很多壁垒。如今Barr作为特朗普最密切的同盟之一,他给库克抛出了这个难题,库克和特朗普之间的合作正在面临考验。

本周二,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道:“在对外贸易以及很多其他问题上,我们一直在予以苹果帮助,然而它还是拒绝打开杀人犯、贩毒分子以及其他罪犯的手机。看来它还没准备好和我们一起共建一个伟大的国家。”

苹果拒绝对此作出评论。周一,司法部长Barr对苹果表示不满,因为后者没有为彭萨克拉枪击案的手机破解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而苹果否认了这种说法,它表示“加密技术对于保护我们的国家和用户数据安全而言,至关重要”。

但苹果并没有“把话说绝”,它也表示希望问题能够得到缓解,并且已经在和FBI合作,公司的工程师也在通过电话提供技术上的帮助。

这里争论的焦点在于,在苹果和政府的天平上,隐私和安全,孰轻孰重?苹果已经承诺过不会为政府部门破解手机而专门设立“后门”,它认为这会进一步破坏人们的隐私。

而政府部门认为,苹果没有权力选择是否提供帮助,根据《第四修正案》,为保护公众安全利益时,政府部门有权力忽略个人隐私。今年十月,Barr在发言中表示,根据美国宪法,隐私权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2016年,苹果在和FBI商议发生于加州圣贝纳迪诺的枪击案时,库克已经对隐私一事表态。苹果表示如果派遣10名工程师,完全能在一个月内打开案犯的手机。但库克也在写给消费者的信中警告道,为政府提供特权破解某个人的手机,这也是在破坏政府一直致力于保护的自由。

当时,苹果的前任法律总顾问Bruce Sewell就负责为这起案件做出回应。去年,他在采访中透露,当时库克用自己的名誉做担保,如果苹果的董事会没有同意,那么他就会选择辞职。

这起案件让苹果备受政府的指责,从那以后,库克也将隐私列为苹果的核心价值之一。这让它有别于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巨头,毕竟后者已经因为用户数据问题多次接受审查。

纽约大学的营销专业教授Scott Galloway在一本书中评论:“这是一次成功的营销。它们非常在意用户的隐私,甚至敢对FBI说‘不’。”

有知情人士表示,库克的团队希望能以“不会影响安全”的方式改变现状,但它也准备好为这个问题打官司了。

有熟悉案件调查的人士表示,彭萨克拉枪击案的手机为iPhone 5和iPhone 7 Plus。这两款手机发布于2012年和2016年,它并没有采用苹果最先进的加密技术,其中iPhone 5甚至比圣贝纳迪诺枪击案的涉案手机iPhone 5C更“古老”。一位离职的苹果高管表示,至少有Cellebrite和Grayshift两家公司的工具可以避开这些机型的加密。

在圣贝纳迪诺案件中,司法部门发现FBI并没有尝试完所有的第三方工具来破解手机。在这次案件中,Barr及其他司法部门官员表示已经尝试了所有的办法,但他们拒绝透露用过哪些第三方工具。

司法部门的发言人则在邮件中表示:“苹果设计了这些手机和加密方式。这很简单,我们要求从‘正门’进入:那么苹果会帮我们破解这些歹徒的手机吗?”

2016年,苹果和政府之间的对峙十分尖锐,库克甚至表示国会可以通过一项法律来规定公共安全和技术安全之间的边界。

尽管苹果不满意警方破解自己的设备,甚至决绝了部分执法请求。但在没有破坏加密的前提下,它也会帮助警方获取一些信息。在过去七年里,苹果已经响应了美国执法部门的12.7万次数据获取请求。这些数据都是未加密的,无需客户密码就能进行访问。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