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十月 2019

雄安示范区开展智能化升级改造 将实现车辆100%网联

【TechWeb】10月7日消息,据河北日报报道,雄安新区管委会近日提出,打造雄安市民服务中心交通先行示范区,推进绿色交通出行比例达到90%,公共交通占机动化出行比例达到80%。

根据报道,雄安新区绿色智能交通示范项目将率先在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开展,开发需求响应型公交系统,是雄安交通先行示范区的一大亮点,是为了推行需求即时响应、一人一座、免换乘的高品质公交服务系统。

此外,通过对示范区开展交通信息化、智能化升级改造,包括建立车路协同平台、示范区道路基础设施智慧化升级改造、示范车辆网联化改造,可实现示范区车辆100%网联,打造全球领先的车路协同、无人驾驶及车联网示范区。

文章


新加坡防止网络假信息法令生效,个人最高可判10年

PingWest品玩10月7日讯,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近日新加坡对付网络假信息的法令生效,个人违反最高可判坐牢长达10年,罚款最高1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518590元)。

根据法令,内阁部长有评断信息真假,然后发布指示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的绝对权力。当事方若对指示有异议,可提出上诉。

在10月2日新加坡政府电子宪报公布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简称POFMA)的生效日期,以及相关附属法例的事项。不愿遵守指示的网络平台可被判罚款高达10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5185900元)。恶意散播假信息的个人也可被判坐牢长达10年,罚款最高1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518590元)。


分析师郭明錤:苹果或于2020年开售iPhone SE 2

【TechWeb】10月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Ming-Chi Kuo)预计,苹果或于2020年第一季度开售iPhone SE2。

苹果400

苹果

该机型体型更小、价格更便宜,郭明錤认为,新款iPhone SE将对iPhone销量产生巨大提振作用,可能促使iPhone销量同比增长10%。

据悉,iPhone 11开售以来维持着不错的销量,郭明錤发布报告指出,iPhone 11系列在官方网站的发货日期普遍仍须2周以上,显示苹果砍单疑虑降低,维持2019年iPhone 11系列出货7000–7500万部的预估。

郭明錤估计,iPhone 11 Pro系列在2019年出货量约3700–4000万部,低于iPhone XS系列在2018年约4300万部的出货量。

文章


万物皆可炒,盲盒价更高

“我们这个行业有些被妖魔化了”。 

张老师谈起最近的盲盒热,略显无奈。 

“所谓溢价40倍的盲盒的确存在,但只是这个圈子里的个案”,张老师谈到,“就算有几十倍的溢价,原价59元的产品也只到了三四千元的价格,只要有人买有人卖,其实都算正常,毕竟能贵出这么多倍的只是少数”。 

张老师是一名资深的潮玩爱好者,目前在一家文创衍生品品牌商担任产品总监。在此前闲鱼发布的热门盲盒中,就有张老师所在公司的产品。然而,张老师却觉得,近期这一波盲盒的声势有些不太正常。 

“虽然盲盒是最近两年市场追捧的一个品类,但如果是玩家数自然增长的话,应该不会达到现在的热度,背后很可能有炒作的成分”。 

PUCK精灵睡眠宝宝系列
PUCK精灵睡眠宝宝系列

把限量品量产化 

“人生就像抽盲盒,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 

19八3盲盒的solgan直接“致敬”了《阿甘正传》的经典台词,也从某个角度解释了盲盒让人上瘾的原因。 

成系列的可爱玩偶被封装在一个个不透明盒子里,如果不考虑某些“玄学”的东西,在拆开售价59元左右的盒子之前,没有人知道盒子里的玩偶是哪一款撩拨少女心的萌物…… 

盲盒这种营销方式,起源于日本的福袋。最早的代表性盲盒也是日本的sonny angel。现在大家提到盲盒,都绕不开泡泡玛特这家公司,而泡泡玛特转做盲盒,也是从sonny angel身上找到的灵感。初看上去,盲盒跟小浣熊水浒卡的逻辑非常相似,都利用了目标受众的收藏癖和赌性。然而仔细分析,两者在很多方面还是存在着不同的。这些不同也决定着盲盒是否能成为一门可以持续的生意,而不是像水浒卡一样,被全套的盗版卡一击K.O。 

泡泡玛特门店
泡泡玛特门店

水浒卡并不是小浣熊所推出的第一代卡片。在水浒卡之前,小浣熊还出了小浣熊的一周、小浣熊 亚欧七日游踪这样的原创IP卡片。而小浣熊水浒卡的火爆时间,也与98版《水浒传》的上映时间相契合。这种卡片的内核,是有一个完整的IP,即水浒、三国,或者原创故事线。 

在玩具里,这种IP驱动的代表产品即是各类影视、动漫、游戏手办(模玩),而盲盒里的潮玩则是不同的逻辑。 潮玩是设计师通过玩具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创作理念,除人形玩偶外,汉堡、薯条、冰淇淋等都可以被设计成萌兽,所以很多时候也称作“设计师玩具”, 

模玩的产品价值在于以精美的做工还原了角色神韵,而潮玩产品的主要价值更多的是设计师的名气和光环。模玩的发售通常都是不限量的,而大部分潮玩则是限量款,甚至有的潮玩是设计师现场手绘上色,全球仅此一件。 

模玩本质上还是一种工业品,而在认可的玩家眼里,潮玩是带着设计师光环的艺术品。 

模玩重IP,潮玩重设计师”,盲盒玩家Maggie告诉PingWest品玩,“早年间,玩家们对潮玩的印象是kaws, Be@rBrick这种被摆在罗志祥家里,24小时都开着空调以便保养,可以炒到七位数人民币的“珍品”潮玩”。 

在潮流文化、日本动漫手办的交叉影响下,香港设计师也开始在玩具领域探索了属于自己风格。现在国内的盲盒就是几种文化影响下,最终结合诞生出来的一个产物。泡泡玛特主要合作的几个人气较高的设计师,也都是潮玩领域颇具知名度的香港设计师。 

从某种程度上说,盲盒的成功在于从设计师艺术品和工业品之间找到了很好的平衡。 

潮玩重设计师,且通常是限量的,那盲盒玩偶就把设计师授权的形象进行大规模的工业量产,把上千块钱的东西卖到几十元,让普通人,哪怕是学生也能消费得起。从设计门槛来看,盲盒里玩偶的门槛也不算高。盲盒玩偶的研发周期大概在3个月,而尺寸上接近的6寸可动人偶则需要四到六个月。 

虽然门槛不高,但并不意味着盲盒玩偶的仿制品能轻易做到以假乱真。盲盒的仿制品被玩家称为“祖国版”,受到玩家的们的一致抵制。在盲盒的交流群、贴吧等社群,都有玩家分享正版和“祖国版”的鉴定方法。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PingWest,“祖国版”不是用原版的3D模型去开模,而是用市场上买到的产品再去翻模,这种逆向操作必然带来细节的丢失,同时材质、上色工艺的不同也会带来色差等问题。 

把一类艺术品进行工业化量产,保留艺术光环的同时拉低售价,用准确的定位把一个小众文化推向更广的受众,或许是盲盒玩偶在产品层面的成功要素。 

“与普通玩具不同,盲盒玩偶有艺术家和设计师加成,并把潮玩的价格拉到了一个较为亲民的价位,再加上定位比较准确,各种粉丝自来水营销,就逐渐被大众熟知”,Maggie谈到。 

博彩和黄牛成就盲盒

通常,一个系列的盲盒有12个,在包装上,这12个封装成一大盒。当然,也有单个的小盒。在这系列中,会有一个官方不事先公布的隐藏款。一般每12大盒中会有一盒里的普通款玩偶被替换成隐藏款,也就是说,买到隐藏款的概率为1/12的二次方,即1/144。这样,玩家为了集齐这同一个系列的13款玩偶,就需要大量地购买盲盒,或者高价从他人手中买隐藏款。 

在这种概率设定下,一个隐藏款玩偶的价值便不能以59元左右的售价来衡量。粗略来看,热款的价值在59到59*12之间,隐藏款的价值则可以向59*144试探。之前微博热搜上的四十倍溢价,其实也在正常范围内。 

如果说盲盒玩偶的产品形态奠定了其受众用户群,那么盲盒这种玩概率游戏的售卖形式,则为盲盒的销量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盲盒的确拉低了潮玩的平均售价,但其中的热款和稀有的隐藏款,则让娃友掏出了比正常售价多出几十上百倍的银子,在不知不觉间氪到一个自己也难以预料的金额。 

盒子里的玩偶,尤其是隐藏款玩偶,刺激着“娃友”们的少女心和购买欲;而在拆开盒子前的好奇心和拆开盒子时分泌的多巴胺,则让这种购买行为难以停歇地发生。在赌性的作用下,究竟盲盒的本质是盒子里的潮玩还是这种容易上瘾的轻博彩模式,已经有些难以分辨。 

同时,这样的概率游戏也更容易吸引黄牛。 

“挂出来那么久了,卖掉的有几个”,小新对PingWest品玩谈到,“这是一个玩家一半,黄牛一半的群体,消费本身就伴随着不理智,没有黄牛,玩具就没有热度和价值,是不是很悲哀?” 

小新最早开始入坑Sonny Angel(即泡泡玛特盲盒的模仿对象)的潮玩,后来开始买泡泡玛特的Molly,目前已经为潮玩氪了5万多人民币。 

不同于模玩,潮玩最主要的售卖渠道是展会和品牌的自有渠道。而在玩具展上,小新遇到过不少黄牛,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地排队买玩具。在线上,刚买到玩具就立刻在闲鱼、QQ群里高价转卖的用户,似乎也可以归为黄牛。 

玩具展上的黄牛
玩具展上的黄牛

张老师认为,盲盒玩偶是借着轻博彩的形式,以营销驱动的产品,而这种营销驱动的模式有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后出现疲软。 

在PingWest品玩所潜入的盲盒互换群中,多位成员都表示,闲鱼上涨了几十倍,售价上千的盲盒,其实是有价无市。有的成员直接在昵称后面备注“高价不收”。一个被群成员普遍认可的事实是,加价买限定或隐藏款的娃友确实不在少数,但如果这个加价幅度达到了上千元,买单的玩家就少之又少了。 

核心玩家似乎更享受彼此间交换玩具的乐趣,不得已并不太接受高溢价。闲鱼上所谓几十倍溢价的宝贝,更像是黄牛单方面给出的预期。 

小新则告诉PingWest品玩,他自己越来越觉得商家饥渴营销的手段很无聊:“限定版出得越来越频繁,明显感觉圈钱的节奏变快了”。Maggie在一次搬完家之后,花了6个小时才把自己两柜子的玩具擦洗完并重新摆放整齐,现在她也表示自己已经处于比较保守的状态了,只有看到真正喜欢的款式才会出手,不再会因为怕错过而收集。 

Maggie的玩具柜
Maggie的玩具柜

说到底,盲盒成为近期的谈资主要是因为其溢价倍数,而非其炒出的价格。如果论价格,上万的手办早就存在于市面上,但相应的,这种的手办留给炒作的空间也并不太多。 

从潮鞋到盲盒,从lo裙到汉服,小众圈子所追捧的物件不断爆出高溢价的炒作,当这些小众文化被搁置在圈外人眼前后,其实只是时代的“硬通货”变得越发圈层化和小众化。中年人炒的是邮票、茅台,95/00后炒是潮鞋、盲盒,其实核心的逻辑没有太多变化,只不过,盲盒这东西,多少有点博彩的意思。


假如你是老鹰GM,能否将球队变成下一支勇士?

从“东部马刺”到“东部勇士”?

18-19赛季的老鹰队只拿到了29个胜场,但他们不应该被打上弱鸡球队的标签,也没有人会觉得他们度过了一个失败的赛季,就像西部倒数第二的独行侠一样,虽然战绩难看,但球队氛围欣欣向荣。反倒是度过了一个真正在用力摆烂的17-18赛季以后,18-19赛季的老鹰队让球迷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如果你有关注老鹰队的比赛,那么我相信你会认同上赛季的他们场面打得漂亮的观点,其中最高光的一场就是和公牛队鏖战四加时的比赛(虽然最后输球)。在劳伊德-皮尔斯新教练团队的管理下,老鹰队整体的风气还是积极向上的,尤其队内还有老卡特和林书豪这样的模范球员,至少能比刺头施罗德更能给年轻球员们立一个好榜样。

18-19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后,你可以看到老鹰队的球员大部分都呈现出一个“全身心投入比赛”的状态,新教练团队带来的变革,再加上以特雷-杨为首的年轻球员又有足够的实力上位,而不是“光吃草不挤奶”,这就给老鹰队带来了与以往不同的风气,而经过一个彻头彻尾的摆烂赛季后,这样奋起向上的氛围必然会给有跃跃欲试的年轻球员们带来全新的优秀体验,就像一碗老火鸡汤。

约翰-柯林斯在接受《TheAthletic》老鹰跟队记者克里斯-基施纳采访中提到一点,现在这支老鹰队的球员互相之间是真正的朋友,真心实意地愿意和彼此做队友。“我感觉现在大家都想要在一起打球,也愿意一起约出来玩耍。你可以在比赛中看到球队的变化,如果球员们是真正地相互支持,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

可以说,这就是所谓的化学反应,而这是一支年轻球队崛起的基础。

所以,接下来的19-20赛季,老鹰队没有理由舍弃上赛季建立的青年军,他们肯定会继续贯彻以年轻球员为中坚力量的建队思路——你可以看到休赛期的老鹰队清理了旧时代老鹰的遗老贝兹莫尔和普林斯,尤其是贝兹莫尔这样已经在更衣室内已经建立了一定话语权的老将或许会干扰“年轻球员一同成长”的氛围(当然,交易也因为合同年的贝兹莫尔可以换来更有利老鹰队的资产),就像上一个休赛期他们决定送走球队最强但刺头属性也最强的施罗德一样。

这个休赛期老鹰队所做的最主要操作,可以归纳总结为:他们把更衣室彻底交给了以特雷-杨、柯林斯为首的年轻球员团体,就像相信过程的76人、也像崛起之前的勇士队——在选定建队基石的情况下,为他们配备同样年轻有潜力的球员一同成长,然后在各自成熟的时候开始赢球,这是我认为老鹰队现在正在执行的建队方式。

(2017年接手老鹰队篮球运营主席一职的特拉维斯-施伦克在2011-2017年期间担任鲍勃-迈尔斯的副手,这位见证过勇士队成功崛起的经理对类勇士队建队模式情有独钟,选择在亚特兰大继续执行这一套模式不出奇)

现在的老鹰队也存在一个问题,他们没有西蒙斯、恩比德这种级别的天赋,特雷-杨虽然好,但看起来不是能让球队围绕他建立争冠阵容的基石(当然我希望他能够打脸)。不过,我们不能以争冠球队的标准去衡量一支重建球队,而历史上又有多少球队能够幸运到能同时拥有西蒙斯和恩比德呢?就像舆论总是推崇年少成名的成功人士,但精英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需要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球队也一样——虽然夺冠是终极目标,但很多时候都只是场面话,每支球队都有各自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也有各自不同的短期目标,全部都奔着争冠去才是不正常的事情。更何况,19-20赛季的老鹰队已经比一票乐透区球队看起来更美好了。

青年军上位,老鹰队可以排最年轻首发

19-20赛季的老鹰队没有理由不继续他们的快速进攻,当然其中也包括年轻球员居多的因素,你很难让一帮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去和老球皮比怎么一回合一回合地扣攻防战术,反而撒欢地冲冲冲更能让他们打出漂亮的比赛。

特雷-杨和柯林斯必然会占据两个首发位置,其他三个位置应该都会更倾向于让年轻球员上位,赫尔特、亨特、莱恩应该会进入首发阵容。下赛季的老鹰队或许会排出一套全联盟最年轻的首发,甚至他们可以完全舍弃老将,彻头彻尾用年轻球员去组成轮换,给予球员充分的练级空间。

彻底年轻化不是伪命题,如果球员的实力足够,那么为何不可呢?其实像赫尔特新秀赛季就打出了一定的即战力,即便是新秀亨特也是那种懂得如何帮助球队赢球的新秀,在维吉尼亚大学拿下全国冠军就是很好的证明。

但是,下赛季的老鹰队已经不是完全奔着摆烂去的球队,他们会尝试学习怎样赢球,这种情况下没有老将在场上压阵,很容易让年轻球员们手忙脚乱(除非说特雷-杨的控场能力已经足够老道,可以把球队梳理得井井有条)。所以特纳、老卡特还是有属于他们的轮换时间。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下赛季的老鹰队必然会有球员的表现大幅度提高,像赫尔特这种新秀赛季就已经展示了不错的天赋,休赛期还也专门增加了力量训练和精进持球突破方面技巧的二年级新秀,如果他新赛季获得一个稳定的首发位置,那么就具备打出涨球赛季的前提条件。

我认为赫尔特的作用被低估了,很多球迷只看到了他是个投手,而忽视了他的双能卫属性,要知道,赫尔特是老鹰上赛季助攻第三多的球员。而19-20赛季的老鹰队只有特雷-杨一个正经控卫,你不可能让特雷-杨48分钟都把球控在自己手里,那么让赫尔特作为球队的第二进攻点,为特雷-杨分担进攻压力是可行的解决方案——我对赫尔特的设想是,老鹰队的麦克勒姆。

除了双能卫赫尔特,老鹰队解决球队没有替补控卫的方式是囤积组织前锋,本布里、特纳都是可以持球组织的球员,也擅长于快速推进转换反击。而且贾巴里-帕克上赛季被交易到奇才后也开始变成一个专注于推反击、突破分球的持球型第六人。

施伦克或许想复制勇士队的打法呢,毕竟他们也有一个被叫做小库里的后卫。尽管特雷-杨本质上还是一个需要大量持球在手的控卫,但他的无球进攻能力值得老鹰队开发,同时赫尔特也具备无球投射属性,那么让前锋去持球并不是一个不可行的选择。

而且老鹰队的锋线除了本布里和特纳这种5+5+5的平均主义者,老鹰队今年夏天选的两名新秀实际上也是具备持球能力的前锋,特别是雷迪什已经开始脱离3D侧翼的形态,慢慢朝着偶像杜兰特的比赛方式进化……如果雷迪什能够兑现天赋,那么老鹰队就多了一条战术选择,特雷-杨和赫尔特这些投手也可以获得无球进攻的自由。

老鹰队是特雷-杨和柯林斯的双核球队吗?

当然,这都是一些边边角角的猜想,19-20赛季的老鹰队主打的肯定还是特雷-杨和柯林斯。那么,这对组合下赛季会打出怎样的状态?会像球迷所说的那样是下一个纳什小斯?

对于杨和柯林斯,我并不认为他们会是纳什小斯般的组合,甚至说他们互相之间并不是一个对等的状态,比赛中他们更像是哈登和卡佩拉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本质上主导这支球队的仍然是特雷-杨,而不是柯林斯,只是后者的吃饼能力的确能强化两者之间的联系和数据。

不是马后炮,我一直都对特雷-杨持积极看好的态度,很显然他上赛季全明星后场均24.7分4.7篮板9.2助攻的数据没有让看好他的球迷失望。虽然说这份数据必然有水分,毕竟全队都在为特雷-杨的打法服务,从而掩盖了他一些短板,例如防守。(这个休赛期他也在加强自己的防守,但我认为这不打紧,一名球员的精力总是有限的,特雷-杨的优势在于进攻端的创造,他在防守端只需要做到不添乱就走够了,而以特雷-杨的身材你很难让他成为优秀的防守球员,反而老鹰队为他配置擦屁股的角色是很明智的决策)

但是,特雷-杨场均24+4+9的数据下展示了尤为关键的一点,他有自信也有能力吃下大量的球权并且产出足够多的收益,而这是一名球队核心应该具备的特质。

我之前对特雷-杨的评价一直是“有能力成为明星球员,但不一定是建队基石”,但现在我认为特雷-杨有机会打破这个局限,至少上赛季的他证明了外界给他所加的很多刻板印象是错误的。

主教练皮尔斯说:“关于特雷-杨的进步和成长,我们可以归结为他的领导力。”

下赛季的老鹰队能打进季后赛吗?

毫无疑问,接下来的老鹰队会贯彻以特雷-杨为核心的发展思路,也就是说特雷-杨会是这支球队的领袖人物,而我们评判一名球队领袖的工作表现,除了个人数据还有球队战绩。那么,老鹰队在特雷-杨的领导下能不能开始赢球呢?一个短期目标:下赛季的老鹰队是否能打进季后赛?

个人认为,全盘否定老鹰队下赛季的季后赛机会过于偏激,在有球员存在爆发可能以及优秀化学反应的加持下,老鹰队很有机会复制18-19赛季国王队的成功,而在东部这就是一支季后赛球队的水平。

如果下赛季的老鹰队尝试冲击季后赛,那么除了核心球员的状态、轮换阵容的选择,还有伤病管理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要知道这支老鹰队有不少轮换主力都存在伤病史,而且在季前备战阶段,雷迪什、柯林斯、赫尔特、克拉比都存在不同的伤病情况。

这不仅仅是球员出勤率的影响,还有整支球队以怎样的面貌去备战新赛季——如果主力球员出现伤停缺席季前训练营,那么也就意味着在赛季开始后他们需要额外的时间去进行磨合,起步就比其他竞争对手落后了。18-19赛季的火箭队就是反面教材,纵然是17-18赛季的联盟第一,但赛季初的伤病潮也让他们掉出了西部的第一集团。

验货+老带新

不过,季后赛席位不是19-20赛季老鹰队必须要完成的目标,其实你可以把19-20赛季看作是老鹰队用82场常规赛试训球员的赛季。以现在老鹰队阵容名单里的成员,真正在长期计划内的只有特雷-杨、柯林斯、赫尔特和两名锋线新秀,到20-21赛季仍然是受保障合同的球员只有6名——除了像特纳、克拉比、帕森斯这样的高薪合同年球员是拿来填穷人线,其他拿着短约的年轻球员更像是老鹰队下赛季的验货对象,贾巴里-帕克、莱恩、达米安-琼斯多少都有点类似的性质,打得好就留下,需要用表现来证明自己。(当然这是一个互相利用的过程,宽松的老鹰队会给他们足够的出场时间,也是球员的一个理想跳板)

换句话说,老鹰队实际还没有完全搭建起阵容的框架,只是初步选好了未来有机会成为中坚力量的球员,但这些球员是不是老鹰队的答案还不明朗,需要经过比赛、训练、场下共事的全方位考察,也就是说随着这些球员的成长,也正是老鹰队筛选未来球队阵容的过程。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老鹰队要留下老卡特的原因,19-20赛季是老卡特的最后一个赛季,而这个赛季他更重要的价值是在场下。纵然球员的天赋有高低之分,但每名球员都有各自的可塑性,像约什-杰克逊如此天赋异禀的球员如果行差踏错也只能沦为被球队舍弃的对象,如果球队里有德高望重、重视职业性的老大哥带一带,会让年轻球员有不同的启蒙体验,也更有利于年轻球员职业素养的形成。

尤其在杜克打了一个赛季开始有点跑偏的雷迪什,从杜克三少中掉队显然会有挫折感,再加上季前的伤病侵袭,如果雷迪什有合格的领路人帮助他学会克服、应对这些职业道路上的困难,那么未来会少走很多弯路。还有亨特这样被莱恩称为幼年版莱昂纳德的高顺位新秀,过去风头一时无两的天才球员老卡特更有话语权去指导他如何应对舆论的压力和言过其实的期待。

如果施伦克想要把老鹰队打造成勇士队那样的联盟一流强队,那么他不仅仅需要特雷-杨扮演库里,也需要克莱-汤普森和德雷蒙德-格林,所以他们需要雷迪什和亨特兑现天赋。如果老卡特能够给亨特、雷迪什提供优质的指导,让亨特和雷迪什在新秀赛季就能建立起良好的行事规范,那么就是老卡特退役前给老鹰队留下的宝贵资产。

卡特:请接受我退役前最后的波纹吧!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Brad Zeng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WechatIMG72_meitu_1

扎克伯格:专注非侵入式脑机接口,未来10年VR将迎来大爆发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10月6日报道(编译:小猪配齐)

在外媒The Verge发布的一份泄露的文字记录中,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讨论了他对脑-机接口的想法,以及它们与Facebook VR和AR产品的潜在整合。

在7月份的会议上,Facebook的员工向扎克伯格提出了一个关于埃隆·马斯克的创业公司Neuralink的问题,以及Facebook如何整合类似的技术。

“我认为作为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的一部分,我们会有手接口和语音接口、甚至还有脑接口…但这不会以一种侵入式的方式进行。”

马斯克的Neuralink似乎是一种侵入式的大脑接口,这意味着它涉及手术或植入,而扎克伯格明确表示,Facebook正专注于非侵入式技术。他开玩笑说,如果他们关注的是前者,就有可能成为新闻头条。

“我们更关注于,或者说我认为(Facebook)更完全关注于非侵入式。”扎克伯格笑道,“我们正在努力使AR和VR在未来5到10年内爆发。”

Facebook正在收购一家名为CTRL Labs的初创公司,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可以读取从手臂到手腕和手指的电子信号的腕带。这可能会为VR提供一个更先进的输入系统,并可能提供与Oculus Quest所宣布的基于摄像头的手指跟踪系统相提并论的优势。不过,CTRL Labs的技术可能会与触觉效果结合起来,据悉Facebook在今年上半年发布了这样一个触觉系统,两者将共同提供下一代的手交互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