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弱相关:我在美国的两家跨国药企做过疫苗的生产、质量控制(QA)和工艺开发,所在公司的产品目前尚未在国内上市。主要就从质量控制这个问题,讲讲疫苗的品质把控在美国是怎么做的。

读完长生生物公司GMP造假记录,我的第一感受是:这都能行??

美国药企的质量管理

因为涉及大量美国药企体系的用语,简单列个中英文对照,熟悉的可跳过:

FDA-美国药监局;

QC (Quality Control) – 质量检测;

QA (Quality Assurance)-质量保证;

GMP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直译为“良好生产规范”,专指食物、药品、医疗产品生产和质量管理的法规

SOP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 标准操作程序

———–

进入疫苗这个领域以来,关于疫苗和其他药品的区别,有两条来自管理层的理念,我一直都铭记于心:一是疫苗是没有专利权的(仅指疫苗的抗原部分),二是疫苗是要把你的产品注射到一个健康人的身体内,很多还都是小孩,FDA对疫苗的质量要求,比药品还要高,绝不容含糊。

在美国的药企生产厂家里,质量部门底下是分为两块的,一块叫QC ,另一块叫QA。简单来讲,QC主要是负责产品检测,比如你生产出厂的疫苗有效成分有没有达标,杂质含量有没有超标;QA就厉害多了,我刚进去的时候以为就只是管管生产记录的数据什么的,后来发现QA什么都能管,只要跟产品挂钩,哪怕在研发部门也要被管。很多时候QA对出厂的产品拥有一票否决权,不仅仅只是在产品本身有问题的情况下否决(比如有效成分或者杂质没达标),很多时候是生产记录不完整,或者出现deviation(生产中的过程偏差,比如加料时间晚了5分钟、10分钟)还没有完成深入性的调查和下结论,QA也不让产品出厂。

所以QA在美国药企是这么一种存在:他们部门不归厂长管理,直接向集团的质量的顶头上司汇报,质量的SVP(Senior Vice President)最终向公司CEO汇报,所以他们如果发现产品问题,要和生产部门硬怼,是丝毫不怕的,我说不批就不批;因此在很多人眼里,QA是一种特别讨人厌的存在,好比是学生时代的纪律委员,处处打你小报告,还对数据记录特别喜欢吹毛求疵——看过《西部世界》的应该都有印象,Theresa管理的QA,有人一提到她就是一顿白眼,感觉就是“哦那个QA的老女人”——扯远了。总之QA在公司内部就是一个小FDA的存在,他们要保证的是,这个批次的产品出厂,我们有从原料到生产过程到质量检测的完整数据记录,并且是按照事先设计好的的SOP执行的,这一批次和出厂的每一批次都是一致的。在我之前工作过的默克也好,诺华也好,还是现在更改了所有权的Seqirus也好,有一个理念都是不变的:没有数据记录,这件事情就没有发生过——这是FDA对GMP的一个核心理念。

而根据最新的质量理念,质量不仅仅是在生产中把控的,而是在最初的工艺设计源头就要开始把控,也即所谓的Quality by Design(QbD),意为在工艺开发过程当中,就要把每个环节所要达到的品质设计好。限于篇幅,这里不展开了。

长生生物的违规记录以及劣质产品

回到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记录造假,中国证券报的报道里提到,“此次违规问题主要是出在狂苗生产过程中的“小罐发酵”环节。如果按照GMP规定,需要用一定规格的发酵罐进行细胞发酵,但为了提高产量,违规使用了较大规格的发酵罐进行。不过,最终结果需要监管部门认定。”还原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始末:生产车间老员工实名举报

怎么讲呢,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长生至少没有像三鹿奶粉那样,为了提高含氮量直接往原料里面加三聚氰胺,三鹿奶粉那个是投毒,长生疫苗是某种意义上的“偷工减料”,甚至公道点说,如果事后得到工艺上的验证,小罐发酵换成大罐发酵,有可能得到一样的最终产品——但在未验证之前,就敢贸然上线,扣他一个“藐视药品管理法律法规”是不为过的。

但是长生生物的记录不止这一起,现在回头揪出来的还有2017年11月百白破疫苗不达标,不符合效价指标一事儿。“蟑螂理论”也好,“冰山理论”也罢,基本可以确认一点的是,长生生物的质量管理体系就是个笑话。在我心中,除非得到彻底整改,长生生物的产品以后就等同于劣质产品,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尤其不能忽视的一点,正如很多其他答案提到的那样,疫苗之于国民生计,乃是公共卫生的基石。对长生生物不严惩,可能会动摇公众对公共卫生事业的信心。

可能的解决方案

以往我碰到最常见的问题之一就是“打国产疫苗还是进口疫苗?”

之前的标准答案是,国产疫苗和进口不会差太多,不差钱的就上进口疫苗。

这次事件披露以后,我可能对国产疫苗的信心也会有些动摇。但是公允地讲,其他疫苗生产企业目前是清白的。我希望其他的疫苗生产企业能够与长生生物切割开来,最好能主动邀请国家药监局去多多检查,或者邀请第三方的质量体系来监督(不知道国内有没有),稳定公众对国产疫苗的信心。

如果疑虑自己家小孩打的疫苗到底有没有形成有效保护,可以考虑去医院做个抗体滴度检测。

最重要的,该打疫苗的还是要打,至少避开长生生物的产品,有能力的依然可以选择进口疫苗,决不能因为觉得长生的疫苗有问题,任何疫苗都不打了——那才是灾难性的后果。

至于政府部门该怎么处理,如果有可能的话,集体诉讼可能是一条很好的途径(我一朋友在朋友圈里面提出的,深表赞同)。简单来讲,由律师或公诉人代表所有打过长生生物疫苗的用户,起诉长生,要求长生进行惩罚性的赔偿,比如一个小孩花了100块钱,长生就要赔300块。这样的做法,对长生是个深刻的教训,对其他国产疫苗厂家也以儆效尤。如果长生真的因此破产了,那也是不足为惜的,毕竟这是事关国民健康的疫苗产业。

题外话,这两天刷屏的《疫苗之王》文笔确实厉害,甚至有点带节奏的嫌疑。长生生物的三位高管有国有资产贱卖的嫌疑,但资本运作和疫苗质量本身是两码事儿。国有制转私有制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是由改制时期的特殊产物,郎咸平和顾雏军那个年代开始,就已经有过很多影响深远的讨论争议了。资本运作高手,并不一定代表他/她道德败坏,产品质量就一定有问题;同样的,国有企业出产的产品,如果质量体系不过关,产品也不一定是合格产品。就酱。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崔翔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2828 个回答,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