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周结束的 CES Asia 上,强生创新(Johnson&Johnson Innovation)宣布为其在上海的创新实验室/孵化器 JLABS 引入第一个选拔项目:上海肺癌 QuickFire Challenge 创新挑战赛。

三位挑战赛优胜方会获得强生提供的 75 万美元奖金,申报时间是今年 6/14-9/14。如果能够被强生选中,就可以入驻上海的 JLABS 一年,获得强生内部专家团队的支持并可以使用实验室内的软硬件。

2017 年财年,强生医疗和诊断部门取得 265 亿美元收入,占比 34%,仅次于药物部门(362 亿美元,占比 47%)。JLABS 是它旗下面向包括制药、医疗设备、消费用品和数字医疗在内的医疗保健孵化器。

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 7 个分支机构都在北美。上海是首个北美以外的分支,由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张江高科和强生共同出资筹建,该实验室内部建筑面积约 4400 平方米,配备公司运营所必需的一些商务设施,以及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实验设施。强生创新预计上海 JLABS 于 2019 年第二季度投入使用。届时,本次 QuickFire Challenge 最终获胜者名单也会公布。

“目前入驻 JLABS 的公司一共有 373 家,”强生创新 JLABS 全球负责人 Melinda Richter 说,“强生对它们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它们最后可以跟任何其他的公司形成伙伴关系、进行交易或者出让知识产权,也可以跟任何风险投资家和投资公司进行合作。”  

对于上海 JLABS 跟地方政府合作这种做法, Melinda Richter 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它们在北美的分支也会跟政府(如纽约)或当地权威医疗机构(如休斯敦)合作,并且面向教育机构的协作也在其上海创新实验室计划之中。

于本次宣布启动的创新赛而言,强生创新表示之所以在中国选择肺癌项目,是因为它已经是全球致死率和发病率最高的癌症,全球每年 160 万人因肺癌离世(致死率第一),其中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仅 2015 年,中国新增 430 万癌症患者,其中 73 万人罹患肺癌。

强生全球外部创新肺癌项目负责人 Avrum Spira 补充说,目前多数的研究跟多数的治疗方法都是针对肺癌晚期,这次的挑战赛希望找到针对早期肺癌预防、干预或治疗的任意一项解决方案。晚期肺癌的疗法暂不在此次的考虑中。

“预防是指让人抵御从呼吸道所呼吸进的致癌物质 。干预是指对那些还没有形成癌症、但是可能已经通过呼吸或者别的渠道摄入致癌物,能尽早地识别它们并试图阻止某些致癌物质在体内转化成癌症。治疗则是使用包括靶向药、基因治疗在内的手段,阻断癌细胞对脏器的继续入侵以及扩张。”Spira 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

之前在新加坡挑战赛上获奖的 Medopad 团队会第一个入驻上海 JLABS,它们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如何高效捕获追踪糖尿病人日常的数据、了解他们疾病进展的情况或者治疗进展情况,并且这些数据能够得到跟专业医生及时分享。

生物医疗和科技领域的大型跨国公司,通常都有建立创新实验室、孵化器等业务部门的习惯。如辉瑞礼来等。他们在吸引一批初创公司或个人进驻,并给予资金、人力和技术帮助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进行技术和人事储备。

其中全球制药巨头辉瑞(Pfizer)比强生创新更早建立创新加速器,并在瑞典、澳大利亚、北美、以色列、德国和英国设有分支机构,也是试图在一个更广泛的医疗保健领域内寻求解决方案。去年英国伦敦分支的获奖项目是为老年人提供家庭护理服务 Cera,让消费者订购他们的处方药、并随时提供使用说明书的手机应用 Echo,以及帮视力障碍人士提供视觉帮助的 GiveVision。

题图/Houston Public Media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