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当 Manny A. 面临失业时,“找到一份新的工作”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对于和 Manny 一样居住在皇后区的移民合同工而言,如今 2.75 美元一张且还在持续上升的地铁票价是相当昂贵的一笔消费了。

在寻找工作时, Manny 有时甚至不得不在“买一张交通卡、购买食物和支付房租”之间做出选择。纽约社区服务协会在( Community Service Society of New York ) 2016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记录了 Manny 的故事。为了获得临时工作和面试的机会,无法承担地铁票价的 Manny 有过恳求警察和车站管理人员“放他免费通行”的经历。

现在,和 Manny 处境相类似的纽约市民都似乎看到了一些新的希望。

《纽约时报》报道称,据消息人士透露,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 Bill de Blasio )和市议会发言人科里·约翰逊( Corey Johnson )达成了一项协议:向低收入居民提供减价的交通卡。该项目的细节还未具体化,但它拟为家庭年收入在联邦贫困线以下(约 25000 美元)的居民提供每次出行费用为 1.35 美元的个性化交通卡——该价位仅为常规票价的一半。

在一个生活成本稳步提升的城市,交通成本会对穷人造成最大的影响。根据纽约社区服务协会的报告,生活在贫困线上下的工人会将 10 %的家庭预算用于交通出行,而“接近贫困”水平的收入群体在交通花费上的比重会翻一番。这也可以理解,高昂的租金和房价将低收入的纽约人“推向”了城市边缘,他们的通勤成本也会随之增加。

“交通”或许是一座城市可以为弱势居民提供的一项最明智的投资。关注城市政策的记者 Emily Badger 在发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当房价这条通道被堵塞时,交通补贴的政策显得更加便宜,而且在政治上更加可行。”据估计,将会有约 800000 纽约人从新的交通补贴政策中受益。

Citylab 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流动性是一种权利,而非商品。公民与人权领导联盟的前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韦德·亨德森在 2011 年美国国会发表证词说“公平和智能的交通系统可以将我们和工作、学校、住房、医疗服务,甚至食杂货店和营养食品连接起来。然而,还有数百万的工人、有色人种和残疾人都生活在无法承担、无法依靠甚至根本没有高质量的交通运输的社区。”

2016 年,地方检察官和纽约市警察局就放宽了有关“共享刷卡”的法律规定。此前,找人代刷交通卡被视为是一项犯罪行为。从表面来看,“共享刷卡”非刑事化的目的在于为纽约警察局的官员腾出更多其他时间,并让十字转门的运作更为高效一些。 Citylab 认为,这也同时承认了“移动作为人的一种基本需求”。一位在曼哈顿地铁站被请求帮助刷卡的年轻人在2016年告诉《纽约时报》说:“有些人没有钱,但他们却有地方要去。”

早在之前,西雅图和多伦多都成功推行了票价补贴政策,旧金山目前在考虑一个类似的计划。而作为美国交通运输业最发达的城市,纽约的举措或许能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美国独立预算办公室( Independent Budget Office )2017 年的报告显示,纽约城市中的富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富有,而穷人则越来越穷——这似乎是所有大城市正在面对的问题。

据《纽约时报》的说法,这一次,纽约市准备做的是“一个持续的日常补贴项目”,它也会成为未来财政预算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即将到来的预算中,纽约市就打算抽出 1.06 亿美元,投入到从明年 1 月开始的六个月计划中。而之所以选择从下一财政年度的中期开始,也是为了给相关的广告和公众教育活动留出时间。

在收入差距愈发扩大的城市中,这笔支出也成为了财政再分配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预算仍需得到整个市议会的批准,一些近距离参与到谈判的人则对可能出现的变动因素持谨慎态度。

题图来自:unsplash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