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9 日上午 9 点,上海淮海中路的耐克旗舰店门口聚集了近 100 人,其中最靠近店门口的队伍在等待开门,因为这天是特别版 Jordan 球衣的发售日。但现场的更多人不是为了发售日而来,这些人脸上涂着彩虹的彩绘,身上统一穿着耐克赞助的运动 T 恤,上面写的是“Betrue For Equality”,等待马上开跑的 5 公里“骄傲跑”。

这里是第十届上海骄傲节的户外跑步活动“骄傲跑”的六条路线之一,也是唯一一条有媒体在场的路线。六条路线的终点将汇集到上海新天地安达仕酒店,骄傲节主办方上周六在那里举办了一整天、共 4 场的活动,包括彩虹家庭论坛、同性恋亲友会十周年恳谈会、粉红早午餐和“女众不同”反性骚扰论坛。

上海骄傲节创始于 2009 年,当时 8 名在上海的组织者效仿欧美“同性恋骄傲月”的活动形式,在本地效仿了一个自己的版本。如今这个民间组织已经扩大到 30 人,国籍比例也从最早的外籍人士占主导变成本地 LGBTQ 志愿者居多。它们对自己的介绍是“一年一度多元化的庆典”、“旨在通过丰富多彩的体育、文化、社交活动为 LGBTQ 群体提升自我认同,社会能见度与包容度”。

“跑了 1 小时 40 分钟,从外滩开始。”在上海东华大学就读的罗尧摘下手臂上正在计时的手机,他选择的 15 公里路线是最长的一条。罗尧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我还参加了之前的彩虹骑行,今天晚上的 party 也会去,合唱节也会去。”

和国外的同性恋骄傲活动充满羽毛、五彩纸屑和彩虹旗的景象不同,上海骄傲节的大多数活动都安排在室内,而从 2013 年开始举办的“骄傲跑”是上海骄傲节在公共场合拥有最大能见度的一项活动,也是唯一能看到知名赞助品牌的一个场合。

负责上海骄傲节品牌传播的吴子昕(Evie Wu)表示,今年赞助上海骄傲节的品牌、商家约有 70 个,比如刚才提到的上海新天地安达仕酒店。其中耐克是最接近大众消费的赞助者,其他更多都是一些上海本地的商家、场地方。和耐克的合作已经有三年时间,帮助双方牵线的是伟门广告公司。“本身 Nike+ Run Club 一直就有固定的跑步活动,他们会提供配速员、教练到现场支持,有些配速员已经连续三年来帮忙。”吴子昕表示,耐克更多是以人资物资而非现金形式提供赞助。

借助品牌活动的名义,让这场骄傲跑看上去显得更加“常规”,而不至于在一些人眼中变得突兀。但也造成了一些误解。当天上午在耐克旗舰店门口排队的人之中有的认出了彩虹的标志——一位英国留学回来的男生表示这样的场景“在腐国见怪不怪”;一位来买球衣的中学生表示他的老师在课上有普及过这方面的知识;但也有人以为,这可能是一次“公司团建”或者耐克组织的 “Color Run”。

运动品牌每年都会推出骄傲月主题的限量商品,骄傲节周末的活动现场上,你已经能看到一些人穿着匡威或耐克的彩虹主题球鞋来参加活动。但作为赞助商,耐克并没有刻意把宣传期和上海骄傲节进行配合,事实上,耐克今年的骄傲月 BETRUE 系列在中国市场还没有正式上架销售,目前也没有公开发售的信息。对品牌而言,这更像是一次和组织方的资源置换。

上海骄傲节确实为部分企业提供了一些跑步的名额,除了穿着耐克 T 恤的跑者,你还能在现场找到摩根士丹利和迪士尼的员工跑团。所有六条线路的跑者加起来共有 200 人,参与的门槛是 180 元的最低捐赠额,据吴子昕说,这是骄傲节有人数限制的几个活动中最快报名满员的活动。

上海骄傲节可能是中国所有同志组织中拥有最多赞助商与合作伙伴的一个,而吴子昕更愿意把它解释为“一个节庆”,“我们希望让大家体验到多元化的活动,这个不能仅靠大家的捐赠来完成,而需要更多媒体和赞助商去介入在里面。我们只是给品牌提供一个去为社群做贡献的平台。”

为期一个月的上海骄傲节还包括上海骄傲电影节、戏剧节、酷儿合唱联合音乐会、彩虹串串烧等等、以及三场派对活动。

所有骄傲跑的捐赠款项会被用于支持 2018 年即将前往巴黎参加同志运动会的中国代表队,这同样是一个自发组织的团队,目前已预计有超过 100 名中国同志运动员将赴巴黎参赛。

题图、文内图来自上海骄傲节主办方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