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耶·韦斯特上周五发行了个人的第八张录音师专辑《Ye》。这张专辑从制作到推广方式,符合他一贯另类的行事风格。

《Ye》的内容更多围绕侃爷自身,关于近期自己卷入的争端(与特朗普称兄道弟,说奴隶制是一种选择等),他只是略微带过,把更多的篇幅留给了家庭以及自己的精神健康上。《纽约时报》在评价专辑时称,那些政治事件更像是一种为专辑吸引关注的方式,在《Ye》中,韦斯特没有聚焦美国,而是与自我相关的包罗万象的话题:作为一个名人、一个身处争端的说唱歌手、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以及关于躁郁症的研究。

这张封面上写着“I hate being Bi-Polar, its awesome.”的专辑里,韦斯特展开讲述了对躁郁症的看法。在《I Thought About Killing You》中,他谈到了杀人与自杀的念想,在《Yikes》中,他唱到躁郁症不是一种失能,而是一种超能力。

韦斯特在采访中表示:“相比其他不是坎耶·韦斯特的人,我是有特权的,这点很有福气,其他人无法通过做音乐让自己恢复感觉良好。我直到 39 岁才被诊断出(躁郁症)……这就是我说它不是失能,而是超能力的原因。”

发布《Ye》时,韦斯特把业界人士、媒体记者以及好朋友请到了怀俄明州的杰克逊霍尔。他在怀俄明州进行着五张专辑的大部分工作。他举行了一场派对播放了自己的专辑,第二天专辑上架流媒体。(在去派对的路上他拍摄了后来成为封面的照片。)

这张专辑短得出奇,只有七首歌,23 分钟就能听完。这是侃爷有意为之。《Ye》属于韦斯特五周发布五张专辑的一部分,这五张专辑要么是他自己的专辑或者与人合作,要么是他替别人制作。这些专辑都会只有七首歌曲。《Ye》是这波计划的第二张。首张专辑,他为 Pusha-T 制作的《Daytona》已于 5 月 25 日发布。本周韦斯特将发布他同 Kid Cudi 联手的专辑。接下去侃爷还会为纽约说唱旗帜人物 Nas 以及 Teyana Taylor 制作专辑。

长专辑是一种更适合流媒体时代的做法。艺人在整张专辑发行前推出几波主打单曲,专辑发行后,不同风格的单曲可以被排入各类歌单。专辑的整体感弱化了,只要听众能够找到几首心头好并愿意反复听,那么庞杂专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亚特兰大说唱组合 Migos 今年登上 Billboard 专辑榜冠军的新专《Culture II》有 24 首歌,时常超过 100 分钟,堪比一场电影。

但侃爷这一系列精简专辑的好处在于,它凸显了专辑的总体性,如果一小时就能听上三遍的话,那么听众还是愿意把它当做整体去理解的。侃爷在劝说 Pusha-T 听取这个建议时表示:“七首歌曲的话,你能够表达想要的所有,我们能够做出最简洁却强悍的作品。”

这个策略在 Pusha-T 的专辑上奏效了,乐评们把它视作这位歌手最犀利的作品之一。不过,Billboard 说《Ye》并没有形成少即是多的效果:“单曲质量参差不齐,不好的相当糟糕(《All Mine》),好的(《I Thought About Killing You》)却无法比肩他之前优秀的作品。侃爷最适合的角色,是为他人做嫁衣。这次自己来唱的话,感觉思想并没有完整,需要更多补充。”

抛开侃爷自带的光环,连续五周都有专辑发行本身也是一种吸引关注的方式。哪怕是对于 Nas 这样 icon 级别的歌手而言,这一波关注总不是坏事。何况,侃爷的合作者中的 Pusha-T 和 Teyana Taylor 还都是他厂牌 GOOD Music 旗下的艺人。

这种方式很符合侃爷的风格。2010 年,在推广新专《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时,韦斯特以每周五发行一支免费单曲的形式,放出了 15 支歌曲,其中四首出现在了专辑当中,他把这个方式称之为“GOOD Fridays”。2016 年,推广《The Life of Pablo》时,他又以这种方式发布了三支单曲(虽然其中一支是在周一发布)。

这两张专辑都空降成为 Billboard 专辑榜冠军。

题图来自:Flick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