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这一轮医疗改革的核心,鼓励社会办医、医疗资源向县市下沉是大趋势。

而收购县级医院是最快进入市场的方式。A 股上市公司悦心健康原本就打算收购 3 家县级二甲医院,这个方案也在今年 1 月获得证监会批准了。

但最近,它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股价显著低于发行价格,本次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未达各方预期”,终止了交易。因股价下跌而放弃已获批的并购,这在 A 股是第一例。

悦心健康的前身,是上海斯米克建筑陶瓷,由于陶瓷行业不景气,在 2015 年向医疗行业转型,计划连续收购县级二甲医院。

长期以来,国内医疗资源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近年,政策不断鼓励社会办医、降低公立医院比重,力图将医疗资源下沉到县市。民营医院也在加速发展,A 股市场已崛起了专注眼科的爱尔眼科、连锁体检的美年健康这样的民营巨头。但更快的方式,还是收购现成的医院。

其中,三甲医院声誉高、人才多,是优质稀缺标的。但绝大多数三甲医院都是公立医院,收购需要先从非营利改制为营利,还要得到当地政府、职工的支持,比较复杂。

例如,另一家 A 股上市公司恒康医疗在收购三甲医院马鞍山医院的协议中,就需要承诺:补偿医院的退休人员;未来 15 年不再次转让、不撤资、不调整经营方向等。

相比较之下,目前国内三线城市、县级市为数不少的已改制为营利机构的民营三乙、二甲医院,本身具有不错的盈利能力。如果上市公司收购,可以利用融资进一步发展为三甲医院。

因此,对悦心健康这样想转型的小公司而言,县级民营医院是一个见效快、耗资少的并购标的。2017 年,悦心健康作价 9.18 亿元收购分金亭医院、同仁医院、建昌中医院 3 家二甲医院。但它收购不是直接拿现金,而是将发行股份,以股份对价的方式支付。发行价格为 6.25 元/股。

其中,分金亭医院是江苏宿迁唯一一家集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为一体的民营医院集团,旗下拥有妇幼医院、肿瘤医院、儿童医院三家子公司。同仁医院是安徽省滁州全椒县唯一一家民营二甲综合医院。建昌中医院是葫芦岛市建昌县唯一的二甲中医院。2016 年,分金亭医院、同仁医院、建昌中医院分别实现净利润 2515.6 万元、536.20 万元、926.91 万元。同期,悦心健康的净利润才 1700 万元。可见,收购成功的话,悦心健康的盈利能力将大幅改善。

这个交易方案,原本已经在今年 1 月获得证监会批准通过。但在上周,悦心健康发布公告,终止交易。主要原因就是,公司的股价跌太多了,医院股东不愿意出售了。由于是以股份对价的方式支付全部收购款项,几家医院的股东原本可以按 6.25 元/股的价格获得相应的股份对价,但目前悦心健康的股价只有 3.75 元左右,现在出售医院比原价格低了 40%、足足 3.67 亿。

图:悦心健康股价不断下跌

来源:东方财富网截图

正因如此,医院股东提议终止重组,悦心健康也因为没有办法另外筹措资金,最终并购交易终止。

这虽是第一例因股价大幅下跌而终止的并购,但很可能是更多案例的先兆。进入 2017 年以来,由于资金不断收紧,IPO 加快发行,一二级市场估值差缩小,上市的稀缺性下降等原因,A 股小市值公司越来越多。

剔除上市 1 年以内的新股,2017 年 1 月,市值 30 亿以下的公司只有 14 家,但到了 2018 年 4 月底,市值 30 亿以下的公司数量达到创纪录的 570 家。悦心健康就徘徊在 30 亿左右。

悦心健康的并购失败,其实是目前小市值公司困境的写照。小市值公司在并购中本来就面临很多困难,例如可选择标的少、资金不充裕难以现金支付等等。而随着股价不断下跌,股份支付能力受到越来越大的制约,要买好资产也就越来越难。反过来,资产卖方也会越来越谨慎,要么提高报价,要么对上市公司后续管理会有更高要求。

如果再考虑到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质押新规等一系列规定出台后,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能够运作的空间越来越小,今后小市值公司的并购还会更加困难。

题图来源:摄图网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