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用烧热的勺子烫了我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