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行信贷和一种叫“万能险”的财险产品支持下,安邦四处高溢价并购,给人一种钱花不完的感觉。

根据瑞银集团估计,在吴小晖 2016 年被中国警方带走前,他掌管的安邦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境内外至少 58 家公司,资产总额超过 2 万亿元。这种激进的扩张方式也使安邦积聚大量财务风险。如何更有效率的处理这些资产,令接管安邦的工作组头疼。

《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监管机构已经任命中金公司和瑞银集团担任顾问,巩固中国资金对安邦控制权的情况,并制定一个出售资产的流程。

安邦控制的资产主要被分成两类,地产和金融,包括纽约地标华尔道夫酒店、希尔顿酒店和度假村、比利时 Fidea 保险和韩国东洋人寿等。知情人士称,无论买酒店还是金融资产,安邦有多笔出价比其他竞购方高出 40%。2015 年安邦只花了 3 个月就决定买下 Fidea。

这些被安邦买来的公司在一段时期内,的确是对安邦的形象和业务开展起到正面的推进作用。

“如果你成为安邦的员工,你结婚时将有资格享受(华尔道夫)的免费晚宴和一晚免费住宿,”吴小晖 2015 年在一场哈佛举办的招聘宣讲会上,“如果安邦的男员工打算以后住华尔道夫酒店,我甚至可能会给他安排一间安吉丽娜·朱莉住过的房间。”

当安邦 2017 年计划收购美国加州一处酒店时,东洋人寿提供了 2.75 亿美元贷款。同年 3 月,前中金公司董事长兼 CEO 朱云来在博鳌亚洲论坛对吴小晖说,“你买了华尔道夫,你把它做成住宅了,中国典型经典的打法。空手套白狼一样,还套剩下一个华尔道夫。”

但随着一些资产在被安邦买入后出现问题,以及中国金融监管力度加剧,使一部分安邦高管质疑并购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怀疑这些股权究竟有哪些价值。“(安邦)所有现金流都来自销售理财产品,”一位安邦高管告诉《金融时报》,“如果停止销售这些产品,公司就会死掉。”

通常中国的保险公司持有的股票资产大概相当于其总资产的 5%,安邦这一比例高达 19%。安邦的资产规模可以排进中国前三,但不同于另外几家由国资委控制的央企,安邦的主要经营决策主要由吴小晖做出,他极少信任家族成员以外的人。一位参与安邦 2016-2017 年多笔收购的人曾对《华尔街日报》说,安邦根本谈不上战略,全是董事长说了算。

这样的经营、管理架构相当于进一步放大安邦的财务风险。保险业顾问公司 Enhance International 的联合创始人 Sam Radwan 告诉《金融时报》,安邦在短短几年内达到如此庞大的资产规模,如果管理不当,有可能引发金融海啸。

2017 年 5 月,安邦人寿因两款“万能险”出现问题,被原中国保监会禁止申报新产品 3 个月。安邦花 20 亿美元买下华尔道夫酒店后,打算将其改造成公寓并对外出售,光是项目改建初级就要花费 2-3 亿美元,之后还要耗资大约 15 亿美元以完成整个项目。就在华尔道夫开工后不久,其周边其他豪华住宅的成交价就已经跌去近 20%。

东洋人寿也在被安邦收购两年后被一桩财务丑闻牵连,借款方把生肉抵押给包括东洋人寿在内的多家企业以换取贷款,涉及数亿美元。安邦试图拿回已经支付的交易款,但未能成功。

早年的高溢价收购战略,使接管安邦的工作组几乎不可能在出售资产的过程中获益,连保本都很困难。黑石、Cerberus、JC Flowers 和 KKR 等私募股权基金对收购安邦的资产表示兴趣,但它们都想捡便宜

本月,吴小晖被判入狱 18 年,罚款 105 亿元。判决书说他违规将超额募集的保费,移至其个人实际控制的百余家公司,用于其个人归还公司债务、投资经营、向安邦集团增资等,至案发时涉及金额 652 亿元。还提到吴小晖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占安邦财险保费资金 100 亿元。

而在上月稍早些时候,中国银保监会为确保安邦保险集团偿付能力充足,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 608.04 亿元,使其注册资本重新回到法定的 619 亿元。 

题图/Julien GONG Min@Flick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