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季后赛首轮,伟大的迈克尔-乔丹在拉里-伯德面前砍下63分。伯德说的“今天上帝披着23号球衣”成为了日后漫长的乔吹时代里的金句,仿佛老时代的球员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对乔丹顶礼膜拜,以至于伯德的另一句狠话被遗忘在故纸堆中:

“乔丹要是下一场能拿到20分,我直播割屌。”

乔丹下一场拿到19分,公牛0-3被淘汰出局。从这个系列赛开始,绿凯在季后赛中拿下主场10连胜,最终战胜幼齿奥拉朱旺带领的火箭夺冠。

32年后,绿凯再次拿到主场10连胜。

赛后霍福德第29876次赞叹道:“主场的氛围真是太棒了。”

现在,对于凯尔特人而言,整个赛季的攻防数据都比不过18624这个数字,这还只是TD花园球馆的座位数,买无座票的人究竟有多少,仍有待考量。

乐邦也明白这一点,在上一场赢球之后他就说过:“我们身体里没有流绿色血液,波士顿对我们没有任何爱。”

但他从来不会像duck嘲讽micky一样去用言语杀伤年轻一代,他更乐于扮演导师角色,面对塔图姆这样的新秀急吼吼拍下按钮转过身来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棒的球员,而且总有一天会变成一名伟大的球员。”

上午讲完这话,晚上塔图姆就砍下了自己系列赛中第一个20+,15投7中,24分7篮板4助攻4抢断2盖帽,只有2次失误,投进了3个三分球。

刚刚进入新秀一阵的塔图姆本场存在的意义不止于篮球,他今天坐在场下同样意义深远,为我们带来了唯一一次熊猫人妹子的近景镜头,一个灿烂的笑容,搭配一个神秘的手势动作,杨毅着青春的气息:

在花园球馆的一片欢腾中,这里进行比赛的并不像天王山,倒像是一潭死水,虽然依然有着群殴乐邦的氛围,却再无血腥气息。塔图姆固然在单挑JR的时候更像皮尔斯了,但却没有任何嚣张气焰。
2012年绿凯和热火的天王山,皮尔斯投进准绝杀三分,一路喊着“我太坏了,我太坏了”冲回板凳。

而进入最后4分钟时霍福德投进三分,将分差拉开到17分,正式宣告骑士死刑后,也只不过双手轻轻地捏了下拳头,做出一副幸好这个球没砸到我帅气面庞的劫后余生表情走回后场。

即便是次节爆发的小小冲突,也如同飓风之中的火药味,消散得太快,毫无卢指导口中所谓gooning it up(防守肮脏如手淫强迫症患者)的风采,反倒在乏味之余平添一丝乐趣。

2008年的老绿凯到2018年的新绿凯,看起来就像是1989年的老活塞到2004年的新活塞,表面的标签撕去后,内核还是一样的东西。

相比前辈,他们并不爆裂,却依然足够冷静、凶悍和残酷。

48小时之后,绿凯变阵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变阵,贝恩斯换下莫里斯,他和霍福德的组合可以去对位上特里斯坦和乐福,在泰伦卢变阵三场之后,史蒂文斯终于痛下决心进行对位。

如果考虑到G3骑士连续暴打贝恩斯的事实,以及白边蔓延了一整个赛季的“我们为什么要主动对位对手”的哀嚎,这样的变阵在考虑范围之内,你可以通过这样的变阵来限制特里斯坦的空切,保护自己的篮下,你可以通过这样的变阵来冲击前场篮板,解放霍福德去寻找乐福。

但同时你也可能因此在场上放了一个三分漏点,以及增加一个无法对位乐邦的球员。

你需要考量的事情太多,天平始终会摇摆,也许是贝恩斯G4中在三分线外给科沃尔的那个帽坚定了史蒂文斯教练的决心。

而在这次变阵背后另一层容易被忽视的意义在于:

当贝恩斯进入首发,就意味着球队压缩了内线的轮换,提高了侧翼的轮换厚度,杰伦、塔图姆、莫里斯、斯玛特,4个人可以在不同的时间出现在那个人的身后。

斯马特赛后解析:“我们的目标就是一直让不同的家伙去应对乐邦,不让他打得舒服。”

意外带来的效果更加美妙,当场绿凯的二阵容中始终保持三个防守侧翼时,科沃尔被压在了板凳。

泰伦卢呈堂证供:“他们没上奥杰莱,这让我非常震惊。”

科沃尔因此无法出场只是卢员外本场应变附送的甜点,主料仍是扩大侧翼轮转后应对那个人的效果,这个我们押后再叙。

关于这次变阵,我本以为凯尔特人试图更多攻击内线,让霍福德找到乐福。事实上这样的做法确实也有,但并不算多,真正从一开始就扭转这场比赛局面的,是绿凯在进攻选择上的变化

同样是受上一场比赛的启发。

G4中绿凯之所以从首节接近20分的深坑中爬出来,进攻端靠的是三分球和转换。

因为前两场打内线太容易,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他们也是一支联盟前列的三分球大队。而骑士从第一场之后,就开始收缩内线,毕竟60分的内线失血实在令人难以承受。

面对收缩禁区的对手,绿凯终于决定放手投三分,他们半场便由5个人投进了9个三分,下半场再添上4个,其中斯玛特投进的3个三分球,多少有点令骑士心碎。

但史蒂文斯早就说过:“我信任斯玛特的投篮,关键时刻他会命中投篮的。”

从系列赛的角度来看,天王山,无疑就是关键时刻了。

三分球出手占据了全部出手的46%,这是整个系列赛中绿凯都没有出现的状况。策略显然非常清晰,绿凯的三分球中,有一些甚至是弧顶单挑后的出手,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而在更多时候,这些三分球来自转换

老骑士无法防守转换,这本是建立在人类生理学上的一个基本概念,绿凯如此,遛马亦然。但如果在转换中更多出手三分球,则更令人胆寒。大约类似于我们习惯于内线肉搏上篮打铁的绿凯,隔日不见却突然变成穿上衣服的朝美惠香,漂亮得不像实力派。

虽然绿凯拿下了一场从开局6分钟就始终赢在两位数左右的胜利,但如果打开统计表,你却会看到这样的数据:

36.5%的整体命中率,33.3%的三分球命中率,以及创下系列赛内线得分新低的26分。

绿凯虽然极力刷转换,成功率却没有高到那么令人满意的地步,否则这场球根本没有可分析的余地。

科比detail的诅咒从克利夫兰远道而来配合骑士球员包夹塔图姆,小伙子仍在上篮不中,包括一次挡拆后变向晃过乐福上篮放大,在这方面,他需要学习的不是科比,而是他们队里的那个大佬。

大佬欧文曾经说过:“如果你的控球值500万,但你无法完成终结,那你这套玩意儿就一文不值。”

乐邦赛后也看着数据表做起了杜兰特深恶痛绝的数据分析,他对自家的防守颇为满意,并认为球队的问题在于进攻:“显然,在季后赛里只得83分,这样的进攻水准是没法儿赢得多少比赛的。”

上一次有球队在37%命中率以下赢得季后赛,还要追溯到14年前,活塞在东部决赛对阵步行者全场82投27中,命中率只有32.9%,他们只拿了69分。

但最终活塞赢球,活塞进入总决赛,活塞拿下总冠军。

凭的是一个简单的道理:让对手的比分比自己还要低的办法——

防守。

无数次在这个系列赛中重申的道理,防守骑士的原理并不算很复杂:防乐邦和防三分。

鉴于绿凯本身单兵绕掩护和集体破解战术的能力,这两个防守点,实际上归结起来仍是一个问题:

你该如何防乐邦。

首先是解决找罗奇尔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在上一场就已经解决了,就是在乐邦挡拆换到罗奇尔面前接球的瞬间,换回大个。

这是一次典型的希尔-乐邦挡拆,但在挡拆完成的瞬间,杰伦点了一下罗奇尔的后背,双方迅速换防。

希尔这个球打得很贼,选择了绿凯换人瞬间进行绕切,乐邦传球。但这个球最终被贝恩斯盖了下来。

不过,这种解决方案只是绿凯防守变化的一个小技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关键。

G4的下半场,绿凯舍弃了之前对乐邦的包夹和协防,被乐邦碾了44分,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切断乐邦传球路线,尽量避免他和其他队友产生联系。

今天又有所不同。

最核心的变化就是被拿出来和侧翼球员们更多在一起的斯玛特。

斯玛特很少直接对位乐邦,他存在场上的身份是:“乐邦包夹人”。

但乐邦开始接球启动后,斯玛特是那个确定会过来包夹的人,不是霍福德或者贝恩斯,无非指望一点:斯玛特足够快,而且上身体后包夹有效果。斯玛特整场比赛的移动方式,基本如下图所示:

斯玛特虽快,却也不是万能的,乐邦依然能够传球,次节克拉克森的连续两个三分球追到只差8分,也正是得益于这种协防:

这种单人协防的方式,已经尽可能的在协防和切断乐邦传球路线方面找到了平衡点,最终骑士的三分球表现:

24投9中。

三分线,生命线。

另一方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绿凯在低位对骑士大个子的包夹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在这种考验下,无论是乐福,还是南斯,比起将皮球放进篮圈,更多出现的是传球失误。

至于特里斯坦,当他在低位没办法顶着斯玛特内线命中的时候,就意味着在卢坚持双塔在场,而绿凯已经在轮换阶段主动降低身高的情况下,内线优势荡然无存,毕竟理论上特里斯坦对位斯玛特,应该是骑士除了乐邦对位所有人外最大的错位优势。

但绿凯在这个时候没有选择包夹,而特里斯坦也没有打进。

套套赛后很清楚这个道理:“能量不足的原因,全部在我。”

他试图拿出领袖风范,但特里斯坦背打斯玛特这种事情,永远不会是比赛的主旋律。

骑士基本秉持着这样的节奏在进行比赛:

乐福单内线,内线被打穿;双塔内线,外线被射爆。

乐福在进攻端贡献的分数,完全比不上他在防守端无法匹配霍福德的耻辱,两个体量、身材、全明星等级几近一致的球员,居然在对位上出现了完爆的态势,简直不可思议,在强暴之余为乐福加上口塞的是自己人——骑士竟然被逼到在霍福德低位单挑乐福的时候上包夹。

霍福德不是乐福或者南斯,他是这个系列赛中传球第二好的人。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

而让骑士走到最后一节的,仍是乐邦,他在前三节比赛中每节都能得到8分,在一心单挑的时候,乐邦仍能够打爆站在他面前的霍福德、贝恩斯们,但他只能单纯的投篮命中或者上篮得分,却无法得到多余的回报,全场仅仅4次罚球就是证明。

而在和队友发生关系方面,乐邦感受到了来自斯玛特的威胁,除了助攻克拉克森的一小波高潮外,全场乐邦只有5次助攻,并且,再一次出现了6次失误。

乐邦的高失误率在这个系列赛中始终挥之不去,受限于绿凯侧翼防守的强度是一回事,所谓受迫性失误;自己急于抓转换中的机会则是另一回事,所谓非受迫性失误。在足够警惕,又足够快速、高大的对手面前,乐邦的传球回报欠奉,甚至产生伤害

以乐邦的高失误为基础,带来的是整个骑士进攻基本面的崩盘,他们又一次被绿凯拖入一潭死水之中,打得极为凝滞,从传球困难到传球失误,不过一步之遥。

全场比赛骑士出现了15次失误,直接被抢断10次,因此丢掉15分。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当然有啦,不新鲜,从首战开始卢员外就有所试验的方法,在今天被彻底摆到台面上:

乐邦放权。

得到更多掌控球权的人,是希尔,也只有希尔。

这是一次希尔打牛角战术的典型例子,请注意乐邦的站位:底角空间手。

但是在试图攻击贝恩斯的时候,希尔和特里斯坦之间的挡拆完全失败,特里斯坦没有挡住,直接走了一步快切,贝恩斯退后一步,希尔失去了直接袭框的可能。

想一想,如果这是欧文,贝恩斯会采用什么样的站位方式。

啊,我似乎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如果”。

在这种战术安排中,乐邦参与度几乎为0。

而这样的安排,集中出现在首节后半段和末节初。往往以希尔持球起手,JR单挑收尾。这就叫做彻底失败的战术安排,但如果JR单挑效果好点呢?

本场之前接受采访,JR告诉大家:“我更喜欢客场打球的感觉。”

最终他打了26分钟,6投1中2分1失误5犯规。

希尔倒是没说什么,默默地在30分钟内送出5投4铁7分便领盒饭回家了。

如果要乐邦放权来解决问题,角色球员主动攻击的贡献必不可少。全场只有两次我们看到球队的角色球员主动站出来:

一次是打架之后的南斯,连续前场篮板助攻科沃尔三分,补篮再中,回到防守端防下杰伦的上篮,然后才有克拉克森接乐邦传球命中两枚三分,这是他们上半场追到8分的基础,这是属于南斯个人回应霸凌的方式。

而另一次,则是末节开局,斯玛特投进三分,分差拉开到21分,站出来的是杰夫-格林,他一个人追了8分,那可能是因为他是骑士队中唯一流着绿色血液的人。

但这些零敲碎打的支持只不过将绝望拖延片刻而已,真正的绝望来自于卢指导那些乐邦放权、乐邦不打上半场最后2分钟、乐邦扮演形式化塔克篮下站桩防守减少移动量、乐邦不参与回防快攻后的目标轰塌:

用尽手段疗养生息,到最后只差12分还有7分钟可追的时光里,乐邦6投1中拿到2分。

有人说乐邦累了。

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乐邦累了,或者库里累了,哈登累了,包括泰伦卢也小心翼翼地表示:“在我看来,他是有那么一点点累了。”只字不提常规赛45分钟锻炼理论。

但泰伦卢心知肚明的道理却很简单:超级巨星,没有资格喊累。

乐邦自己则表示:“有那么一会儿吧——”

“——但是我认为大家到了那个点上都累了。”

这就是咬碎钢牙也不能说出的话:“我累了。”

赢球可以这样讲,输球?绝对不行。

巨星不找借口。

无论是伤病,还是疲劳,这只是旁观者和分析家们所能够提供的安慰和理由。

所以呢,局面并不复杂,双方能够拿出的变化也已经全部摆上桌面,绿凯还有一场便可杀进总决赛,成为可能是历史上最励志的球队,远超1999年东部决赛时才失去尤因的尼克斯。

而如果骑士想要进入总决赛,他们需要的是拿下两连胜,包括在熊猫人妹妹面前拿下一场胜利。

但首先,他们需要走到熊猫人妹妹面前。

看起来,又到了“凯尔特人输球多方受益”的时节了,评论家们蠢蠢欲动,他们念叨着那个圣洁的道理:

抢七,才是职业篮球最美丽的词语。


这是一个比赛复盘小栏目【事后烟】,我不喜欢讲技战术,也不喜欢描摹比赛,做这种事情的人太多了,我更感兴趣的是讲人和人背后的故事,当然,和霍福德一样,前面那些事情我不做,不代表我做不了。另外,对我文章有性趣的胖友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号:猫三的大排档。

凯骑系列赛:

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东部决赛 G1 骑士 83:108 凯尔特人?如何评价 NBA 2017 – 2018 赛季东部决赛 G2 骑士 94:107 凯尔特人?如何评价东部决赛第3场,骑士主场116-86胜凯尔特人,将总比分扳成1-2?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东部决赛 G4 凯尔特人 102:111 骑士,总比分 2:2 平?

勇火系列赛:

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季后赛西部决赛 G1 勇士 119:106 火箭?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季后赛西决 G2 勇士 105:127 火箭?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西部决赛 G3 火箭 85:126 勇士,总比分勇士 2:1 火箭?如何评价 NBA 17-18 赛季西部决赛 G4火箭 95:92 勇士,总比分勇士 2:2 火箭?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猫三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06 个回答,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