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国事访问档期安排得特别满。上月 27 日,默克尔在美国会见了特朗普。5 月 18 日她又出访俄罗斯。

之后默克尔马不解鞍地于 24 日来到了中国 —— 在中美宣布停止贸易摩擦的第四天。

中美在相关联合声明中同意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并为增加制造业和服务业贸易创造条件。之前一度传出的说法是中国要在 2020 年前多从美国进口价值 2000 亿美元的商品。

尽管之后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都否认跟美国达成量化数字、特朗普也接连在 Twitter 上说跟中国的经贸谈判存在诸多变数,他提出要放中兴一马的提议,也受到参众两院的反对。

欧盟很早就对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带来的附带伤害感到担忧。

“当特朗普当选时,许多欧洲人都想知道是否会有一天我们必须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作出决定,现在看起来可能是。”欧洲理事会中国问题专家安吉拉·斯坦泽尔对《纽约时报》说

2017 年,欧盟 27 国对中国存在贸易逆差 2006 亿美元。而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是其中为数不多对中国贸易顺差的国家。中美反复出现的经贸摩擦使它备感担忧。

这是因为中德不仅是全球前两大贸易顺差国,于两国双边贸易而言,中国已经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过去一年,德国对中国取得约 170 亿美元贸易顺差。接近 2014 年创下的历史峰值。

彭博社发表分析文章称,中美贸易争端的结束是以中国承诺大量增加购买美国进口商品和服务为前提的。在市场总体消费能力不变的情况下,德国对中国的贸易势必会受到不利影响。

已经有贸易领域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中国开始要求国企购买更多的美国石油和大豆。

在出访中国前的记者会上,默克尔称欢迎中国企业对德国的投资,希望看到继续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在 24 日与中国国务院总理的会见中,默克尔说“德方愿同中方加强经贸、科技、自动驾驶等广泛领域合作。”

市场和技术,最终都要再平衡,没有市场的技术都是过剩产能。

德国广播电台报道称,特朗普在贸易和核政策上的单独行动使德国和欧洲比以往更靠近中国。默克尔期望此行能找到强有力的盟友,以挽救特朗普宣布退出的伊核协议。

1961 年至 2014 年,法国一直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2015 年,由于美国经济改善加上欧元疲弱,美国取代法国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不过一年后又换成了中国。2017 年,中德贸易总额攀升至 1805.7 亿美元。至少最近六年,德国一直都对中国贸易一直呈顺差状态。

除了这种贸易上的强关联,中国、德国、美国间还有另一种不得不提的关系,就是二者皆是对美贸易顺差大国,并且都曾面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硬贸易政策和制裁威胁。去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到了 3752 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德国对美贸易顺差达 642 亿美元,位列第四。

另外,像德国宝马集团在美国设厂然后出口汽车到中国,或者德国工业机器人公司库卡在中国设工厂然后出口机器手臂到美国的情况,在德国企业里很常见。无论中美哪一方因为贸易争端而筑起关税壁垒,对出口大国德国来讲都是糟糕的事情。

德国机械协会 VDMA 外贸部门负责人 Ulrich Ackermann 已经在今年 4 月中美刚爆发贸易摩擦不久时即表示,他已经了解到不少公司关于提高关税可能对业绩产生影响的焦虑。

而工业机器人所在的“机电设备”和汽车所属的“运输设备”,一直是近十年来德国出口中国金额最大的两个商品大类。

具体来说,机电设备包括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以及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等。2017 年德国对中国出口额为 367.3 亿美元,占比 37.2%。

德国 2017 年对华出口运输设备总额为 309.2 亿美元,占德对华出口总额的 31.3%。光学、钟表和医疗设备是德国对中国出口的第三大类商品,出口额 82.2 亿美元,占德对中国出口总额的 8.3%。德国钟表品牌朗格、格拉苏蒂,光学品牌蔡司以及医疗领域的西门子都是受众颇广的品牌。

机电设备、运输设备和光学钟表医疗设备这三大类产品占德国对中国出口额近八成比例。

不过如果再把品类拆细些,归于运输设备下的车辆及其零附件,一直是德国对华出口占比最高的细分品类。Jato Dynamics 数据显示,去年德国造汽车在中国所有进口汽车中占比三分之一,高于美国产汽车 22% 的比重。中国最近下调进口汽车关税可能会利好德国对华贸易。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数据,宝马和奔驰分别是 2017 年中国进口车数量最高的两个品牌。在前十名榜单里,有 5 个是德国汽车品牌。

目前尚不能准确判断中美贸易战停歇对德国车企的影响。

宝马和奔驰都在美国设厂,中国承诺从美国进口更多产品,两个品牌都可能收益。研究机构 IHS 的预测显示,宝马和奔驰今年将分别从美国向中国出口 8.9 万和 6.5 万辆汽车。与此同时,宝马还暂停了从美国出口 X3 SUV 到中国,而是重组其沈阳工厂,在中国当地生产这一车型。

但同时可以确定的是,福特、别克、凯迪拉克、雪佛兰等美国品牌的赢面也将因此增大。IHS  还同时预测,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今年将向中国出口 1.4 万辆汽车,未来德国与美国汽车品牌将共同争夺这块市场。

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下,贸易战将对整个复杂的全球分工网络产生巨大的破坏,损害其他不直接参与贸易战的国家,尤其会对德国这样一个严重依赖自由贸易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

“德国的模式是尽可能的仰仗自由贸易,”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丹尼斯·斯诺尔说。“如果你搅乱、伤害贸易流动,那么德国将会受到伤害。”

与汽车同属运输设备的,还有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去年德国对中国出口该类产品获得了 53 亿美元,在所有产品中排名第四。

不过于欧盟而言,它们不像美国有天然气和大豆等能源、农业领域的产值富余可以出口中国,一架就能卖到上亿美元的飞机可能是欧盟缩小对华贸易逆差的上佳商品。光是去年 7 月,中国就跟空客签订了一单价值 230 亿美元的订单。受贸易战后协议影响,未来美国波音公司在华可能会拥有更多销售优势,给由法、德、英、西共同组建的空客公司带来压力。

制图/吴羚玮

题图/visualhunt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