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登山季,我只关注一个人,即将完攀14座八千级高峰的中国女性——罗静。

4月中旬,罗静起程前往希夏邦马大本营。

5月14日,正式冲顶。

5月14日上午,罗静团队得到消息,因天气原因,罗静在海拔7950米处下撤。与此同时,西藏登协宣布,希夏邦马攀登季已过,停止攀登。

5月15日,新华社报道确认希夏邦马因天气原因关闭。

一时间,罗粉们无所适从,很多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依然在嚷嚷着静候佳音,有报道说登顶了,有报道说15日会再次冲顶。

所有的人都无法接受——罗静的希夏邦马攀登就这么结束了。

在连线罗静的校友张越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两件事:

一、希夏邦马真假顶之争

希夏邦马峰,海拔8027米(中国称8012米),在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排名第14,这是唯一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级山峰,也是14座8000米高峰中唯一被中国人首登的。

希夏邦马主要由三座高峰组成,主峰(8027米)、中央峰(8008米)以及希夏邦马北峰(7966米)

中央峰与主峰间有一道横切山脊,非常陡峭且暴露感极强,雪况极不稳定,很多商业攀登都止步于8008米的中央峰,国际上亦被称为“假顶”。据summitpost资料显示,截止2000年,共有434人成功登顶中央峰,但只有165人继续攀登至主峰。

(以上资料节录于始祖鸟官方公众号)

具体资料详见:

https://www.summitpost.org/shisha-pangma/150807

主峰与中央峰

希夏邦马从中央峰通往顶峰的山脊

二、关于希夏邦马的登山许可

由于希夏邦马是唯一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级山峰,所以中国人攀登希夏邦马只能跟圣山探险公司(西藏境内的所有的山,国人都必须跟圣山公司)。外籍人士报批国家体育总局后可自行组织攀登(希峰于1980年对外籍人士开放)。

据我了解到的有限资料,圣山探险组织的希夏邦马攀登都是以中央峰为顶峰,所以,目前所有登顶希夏邦马的中国人都是登的中央峰,而不是主峰。

查阅8264早期的帖子,只有陶瓷虾等极少数人提出了希夏邦马真假顶的概念,有人骂他舔欧洲人屁股,有人提到了爱国与主权,即“山是我们的,我们说哪个真顶哪个就是”,也有登顶者说真假顶这个概念太矫情,不就是后面那座高十几米的小尖尖吗?有必要吗?

罗静认为有必要,我们都认为有必要,所以罗静此次出发的目标是登顶希夏邦马主峰。

在此,感谢圣山探险能满足罗静的心愿,许可她去完攀真正的被国际认可的十四座。

接下来,由罗静校友张越向我们介绍一下罗静此次攀登希夏邦马的全过程。

Q: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罗静此次攀登过程?

张越:4月10日到拉萨;4月15日到希夏邦马大本营;4月23日开始拉练到C1;4月25日返回ABC休整;5月1日到定日休整;5月11日正式开始攀登,到C1;5月12日到C2;5月13日到C3;5月14日凌晨3点出发冲顶,早上7点多到达海拔7950米的位置,被要求下撤。

Q:罗静这次登希峰的路线是什么?

张越:先到中央峰,再走山脊路线到主峰。圣山公司说,如果天气不好,就只能到中央峰。

Q:圣山作出下撤决定的原因是什么?

张越:当时天气不好,能见度比较差。他们让罗静下撤,并表示二十几号会有好天气可再次冲顶。

Q:罗静下撤时的状态如何?

张越:非常好。她认为自己可以登顶,尽管当时天气不太好,但毕竟只有早上7点多,远不到关门时间,能见度虽然差,但也已经可以看到主峰,距离已经很近了。Nurbu当时已经作好冲顶准备,但他们后来还是听从了圣山的意见下撤了。

Q:罗静这次带了自己的协作?

张越:圣山公司也给安排了协作,Nurbu和Sanu是罗静在境外长期合作的夏尔巴协作,这些年在尼泊尔和巴基斯坦一起出生入死,结下深厚友谊,其中一人在为外国登山队支援时攀登过希夏邦马主峰。本来在国内登山他俩是没有必要跟来的,但他们考虑到罗静的安全,希望能陪着好友完成最后一座目标,特地向国内监管部门申请的许可,打算一起攀登。

Q:据我所知,罗静团队一直有购买天气预报,怎么会选择14号湿度这么大的天气去冲顶?

张越:是的,我们从罗静攀登南迦帕尔巴特和布洛阿特开始,就从瑞士的meteotest公司购买天气预报,他们的预报非常精准,这在以往攀登过程中是得到证实的。这次我们11号就得知14号湿度太大,不是冲顶的好气候,我于12号通过在前进营地的拍摄团队与希夏邦马攀登的总指挥旺青取得联系,把这个情况告诉他,并表示13号晚上得到瑞士更新的天气预报后再联系,但后来再也没联系上他。这次登山是由圣山主导的,我们服从他们意见。

购买的天气预买显示14号当天湿度非常大,绿色表示湿度

免费的高山气象网站

Q:圣山公司有购买天气预报吗?

张越:我不清楚,但所有免费的网站也显示14号并不是冲顶的好天气。

Q:你刚才说圣山让罗静下撤的时候说二十几号会有好天气,可以继续冲顶,可是怎么忽然就宣布希夏邦马登山季结束了?

张越:是的,我在14日上午10点多就得到封山这个消息,罗静是下撤到C2营地之前知道的,差不多是下午。西藏登协说是因为天气原因,可据我们查询,接下来有不少窗口天气。也有人说可能是因为保加利亚登山家Boyan失踪的关系,这当然只是猜测。但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当天冲顶时,协作一直接到某领导的电话,在指(GAN)挥(RAO)攀登,下撤的决定也是电话遥控的,而不是正在攀登的人作出的决定。

Q:据我所知,罗静的希夏邦马登山许可有效期只到5月17日,为什么圣山会跟她说二十几号还能再次冲顶呢?

张越:这个要问圣山了,不知道登山许可是否可延期。

Q:为什么登希夏邦马这样一座八千级的山,体育总局只批了一个月时间?

张越:这是由圣山公司报批的时间,同期的国际队报批的时间是一个半月。

罗静与张梁的登山许可
国际队的登山许可证

Q:如何判断一座山的登山季结束了?

张越:圣山公司应该知道,我们也很想知道衡量的标准是什么。

Q:如果因为个别登山者的失踪或遇难就关闭某座山,那八千的山岂不是都要被关闭了?

张越:到底是不是因为Boyan只是个别人的猜测,我们希望圣山能告诉我们真正的原因。

Q:罗静现在的情绪如何?

张越:非常难受,她表示非常不理解国内这样的攀登环境与制度,除非能回到一个公平、自主的环境下,才会考虑继续攀登希夏邦马。罗静以前大部分都是在国外完成的八千级高峰的攀登,对国内的登山体制不太了解,也不太习惯,她是比较有主见的,不喜欢被牵着鼻子走。

Q:帮我们代问罗静好,我们永远支持她。

张越:好的,谢谢大家。

罗静明天就会回到定日,随着她下山的脚步越来越近,希夏邦马登山过程将会被更完整的还原给大家。

后记

我曾经因为登不起八千躲在背窝里偷偷哭鼻子,现在我为朋友止步于希夏邦马的7950米也酸了鼻子。

八千的光环太过华丽,八千的盛名也远远超出了那些攀登者的负荷。太多的第一、首位,多少人还记得初心?这白色的战场没有硝烟,却充满了功利。

曾在宁金抗沙的帖子写过这个一个题引:“愿攀登不止于攀登,愿攀登仅仅只是攀登”。

一片干净的山,一次纯粹的攀登,是我们小小的心愿。

山是属于谁的?为什么只有这样一个公司能组织西藏境内山的攀登?圣山的水准毋庸置疑,但这样的垄断是否有利于中国登山运动的发展?政治、民族,我都不太懂,我接受现代文明的教育,我想要的只是——公平。

太多的通稿在罗静登顶前就已经写好,还有欢迎的盛宴,一场又一场的分享会。

当我的朋友被鲜花和掌声围绕时,我只会远远的看着她微笑。

当我的朋友遭受委屈时,我愿意站出来,为她抵挡第一颗子弹。

罗静,加油!

作者:另一种蓝

微信公众号:浮生四季(floatingseasons)

扩展阅读:

登山者罗静和她的13座8000米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户外探险杂志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