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17 日,天齐锂业股东大会投票通过 41 亿美元购买智利锂生产巨头 SQM 24% 股权的议案。资金由天齐锂业自筹解决。目前仍有待包括中国发改委、商务部、外管局及反垄断机构通过相关备案或审查手续。

天齐锂业是家总部位于四川省的锂电池生产企业,同时也是全球锂电新能源材料重要供应商,锂盐产品的国内市占率约 26%、全球市占率约 14%。其 2017 年总收入 54 亿元,净利润 21 亿元。

被收购的 SQM 则是全球第二大锂生产商。据路透社整理,近两年 SQM 锂产品的毛利贡献占比达一半以上,去年公司实现净利 28.8 亿元。它们在智利 Salar de Atacama 拥有的一处盐湖资产是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该交易是近年来锂电池行业内少有的高价收购,凸显出在电动汽车使用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行业内的大公司试图通过收购或者并购现有优质资产,应对今后几年可能出现的锂电池材料供应短缺的情况。

彭博新能源经济(BNEF)在去年 7 月的一份电动车市场占有率预测报告中提出,由于电动车产销量大增,预计到 2030 年,全球锂材料年消耗量将是 2015 年的 100 倍

锂电池核心材料供应短缺的担忧也直接传导到车企。特斯拉于澳大利亚锂电公司 Kidman Resources 达成了为期三年的电极材料供应协议 。此前特斯拉也传出和 SQM 展开锂电原材料供应的谈判。

从参加今年 1 月的全球电子消费展开始,丰田汽车在多个场合提出要跟随全球汽车电气化趋势,并旨在于 2025 年,在其丰田及雷克萨斯品牌全系提供电动车型号。目前,丰田正考虑出资 2.25 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矿商 Orocobre 大约 15% 股权。

金属材料投资顾问公司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的创始人 Chris Berry 预计,目前全球有大约 100 多个小型锂矿开采商和大约 25 家钴矿企业,其中不少已经像 SQM 这样,跟行业内的巨头达成合作或者收购交易。“看起来我们正处于这一浪潮之中,你需要大量的投资才能满足锂电需求。”Chris Berry 说。

《华尔街日报》制作的锂价指数已经从 2016 年年初的 136 涨至 2018 年 4 月的 288,增幅高达 111%。志在转型成为投资控股集团的软银今年 4 月花费 1 亿美元战略投资加拿大锂矿公司 Nemaska,获得约 10% 股权。Nemaska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开发 Whabouchi 矿场,那里有全球最富庶的锂辉石矿材。

与此同时,作为锂电池另一重要原料的钴,如今供需也日趋紧张。

目前主流的电动汽车电池类型多为三元锂电池,主要因其能量的高密度性而获胜。这种电池的正极材料含有大量不可再生的钴元素。 华尔街券商预测,2020 年全球新能源汽车三元锂电池对于钴需求将达到 3.56 万吨。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手机中的锂离子电池和日益增长的电动汽车产品占钴需求量约 49%。彭博社今年 2 月报道称,苹果当时首次直接出面和刚果的矿场公司联系,寻求达成一项长达 5 年包含每年数千吨钴原料的供应协议。

再早些的去年 12 月,全球最大矿物交易商 Glencore 的 CEO 格拉森博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大众、苹果等公司都在寻求钴矿的长期供应。谁愿意购买钴,我们就坐下来先谈谈。”

跟锂矿价格走势相近,钴的单价在过去 18 个月内翻倍、最贵到过 8 万美元/吨。

但上下游厂商急于锁定未来某种趋势也使得行业内很可能在短时间内聚集泡沫。由于担心供应过剩,上述原材料的涨势已经在近期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用不同类型的电池替代现昂贵的锂和钴,通过改变配方,它们可能扩大镍等便宜金属的比例。

在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中,锂电池供小于求的局面可能会在今年被打破,并转而变成供大于求。

题图/Giphy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