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两年就是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根据日本政府最新制定的目标,届时拥有 4200 万人口的东京圈预计将迎接 4000 万的游客——东京打算在那一年时间里塞下第二个“东京”。

要招待如此庞大的游客数量首先提出的一个问题是,东京这座城市和东京人是否做好了足够准备?

一份由日本专门负责劳工问题的研究机构“招聘工作研究所”进行的调查指出,从 2013 年宣布申奥成功到 2020 年正式举办的七年间,东京奥运会预计将产生共 81.5 万人的新增劳工需求。

当提到奥运会,其结束后伴随的遗产分为两种,首先是包括建筑、交通在内的基础建设,然后是对人的改变。前者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1964 年的东京奥运会,当时以此为契机建设的子弹头列车和高速铁路成为日本后来经济增长的基石。

今天的日本经济已经不同以往。最新公布的日本 2018 年一季度 GDP 结束了连续八个季度的增长首次下滑。安倍政府 2015 年提出的“一亿总活跃社会”策略急需一场影响深远的大型活动来提振经济,2020 年的奥运会是最恰当的机会,但目前看来困难重重,其中人力的短缺是最大的难题。

该项调查指出,这 81.5 万人的新增劳工需求中建筑业的缺口最大,达到 33.5 万。

针对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新的体育场馆都必须在活动开始前准备完毕,因此对建筑业劳工需求的最高峰实际上就在 2018 年。

2013 年日本申办奥运会的计划中提出的比赛场馆总数为 37 个,其中 15 个场馆利用现有设施,22 个场馆为新建。新建设施中,一半为永久设施,一半为临时设施。

体育场馆只是一部分。日经出版的《东京大改造地图 2016-2020》里详细地罗列了整个东京面向 2020 年的改造计划,东京 10 个区域里的基建、商业和不动产都会面临变化。现在去日本的话,会发现几乎每个大的地铁站口都有施工围挡。在所有的改造计划中,最大的一个项目是涩谷“站城一体”的改造。这个拥有忠犬八公的街口在 2 年后可能会拥有全然不同的景色,包括重见天日的涩谷川和涩谷最高楼上全日本最大的观景台,可以远眺富士山。

然而,要满足如此大片施工现场的劳工需求并不容易。全日本有 500 万的建筑从业者本来就不够用。

日本厚生劳动省 2017 年 12 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 10 月日本建筑业的有效招聘倍率为 6.03 倍,比去年同期上涨 0.75,是“前所未有的人力资源短缺状态”。

有效招聘倍率呈现的是人力市场上的供需情况,倍率越高,劳工就越容易找到工作,换句话说,如今 1 名建筑劳工在日本,会被至少 6 家企业抢夺。

在这个本来就缺人的行当,突然来了一个项目 33.5 万的建筑劳工需求是个大事。

日本社会整体劳动人口的逐年下滑,加上针对 2020 奥运会的建筑劳工需求高峰基本上只在短时间内出现,并不会持续,于是日本把希望寄托在了外国人身上。

过去 5 年,日本雇佣的外国劳工数量在迅速增加,2017 年达到了 128 万人。其中又以建筑业的增长最高,2017 年的增长率达到了 29.4%。

许多在日本的外国人都是利用日本政府的“外国研修生”(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留在日本的,但由于许多一线员工并不能享受应有的劳务费,导致非法就业的外国劳动者越来越多。

“因为招不满人,很多地下中介试图利用这一弱点招聘非法外国劳工。”工作研究所的主任平贺充记写道,“业内有个都市传说,一个来自东南亚的外国人出没在某个奥运场馆的所有工地上,附上‘铃木’的名牌。”

人力需求仅次于建筑业的是为了东京奥运会新增的服务业从业者,总数达到 16.8 万,然后是零售业 8.5 万。外国人在这些行业同样受到欢迎,因为会说英语,或者是中文,在应对游客时具有优势。

除了新增的从业者,日本业已经推出了奥运会有史以来仅次于北京的志愿者招募计划,组委会的招募目标是 11 万人,覆盖竞赛管理支援、场内指导、海外媒体对接等 9 个领域。相比之下,伦敦奥运会的志愿者人数为 7.8 万,里约奥运则是 5.2 万。

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招募计划今年 3 月一经公布,立刻遭到民众的吐槽。直接参与到奥运会的志愿者为 8 万人左右,根据计划,他们的一日三餐包括住宿交通费用全部需要自己承担,服务持续 10 天,每天工作至少 8 个小时。

理想情况下,奥运会的举办可能成为一个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机会。因此政府总是对奥运会寄予厚望。在日本招聘工作研究所规划的“东京奥运会遗产”蓝图中,提到了 2012 年伦敦奥运如何成为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比如把奥运村和主要场馆建在东部穷人较多的区域来促进当地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并利用大量志愿者和行业人士的培训契机来提高行业的水平。

研究员 Ishikawa Komei 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成熟城市中的奥运遗产不仅以基础设施建设等可见形式出现,而且也表现为人们意识和行为的变化。从伦敦的例子可以清楚地看到,为了创造这样的遗产,有必要像基础设施发展一样拥有详细的设计。 ”

2020 年东京奥运志愿者的招募将在今年夏天开始,一则调查结果显示,有意愿担任志愿者却没有时间是招募的最大阻碍。政府已经在企业内推广志愿者休假制度,但厚生劳动省 2013 年的数据显示引入该制度的企业仅占 2.8%。所以东京都计划从 2018 年开始向采纳该制度的企业提供 20 万日元补贴作为鼓励。

“我们已经启动了一项与日本 2019 年举办的橄榄球世界杯合作的政策。”平贺充记表示,这样可以在奥运举办前一年就提前增加他们的熟练度。现在剩下的唯一问题是,名额能否招满?

一个可以值得借鉴的对象可能近在眼前:位于千叶县的东京迪士尼,园区内拥有 2 万名常驻员工,每年都会进行大规模的招聘工作,确保销售、清洁、园区指导等工作顺利进行。

当然,真正到了 2020 年,东京迪士尼和远在大阪的环球影城都会在人才市场上成为奥运会的竞争者——“在东京申办奥运会成功的 2013 年,我会见了(迪士尼的)招聘人员并谈论了这件事。” 平贺充记刊登在《读卖新闻》上的评论文章写道,“尽管那是七年前,我当时已经感觉到他们在确保人力资源方面存在危机感。”

整个缺口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日本的本国民众对此也没什么信心。爱德曼公关 2017 年 11 月的一项公众认知研究发现,只有 22% 的东京人觉得,他们有自信在 2020 年迎接另外 4000 万人。

制图:吴羚玮

题图来自 Pixabay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