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短信中嘲弄他的受害者。“我有艾滋病。开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