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足是世界杯上所有参赛球队里,总输球数最少的球队,一共只输了三场球。

这个记录可以被追平,但很难破掉。

=========

以上插入的开玩笑的段子,下成开始正文

写一个体操相关的吧,搬一下我之前的文档,其中OG=奥运会,CFT=程菲跳=踺子180上马直体前空翻540度,Y900=尤尔琴科900=踺子上马直体后空翻900度,红薯=洪恩贞

=========================

分割线,2018.1.26补入

原文是给体操迷写的,所以会存在一些外行看不懂的情况,当时为了省事直接转载,现在将答案重新修订一次,增加一定的可读性

=========================

biles在16OG预赛的两跳平均总分,可能已经史上无敌了,后人也极为难破

以下所有打分尺度按2016周期规则来定,毕竟这两跳是2016周期打出。体操规则每周期都会发生变更,但无论是从前还是之后,放到2016年能打败biles奥运会预赛的两跳的,很难。

先科普列举一下女子跳马在2016年的各动作难度:

前手翻-前团两周:即普娃跳(普罗敦诺娃跳),难度7.0

踺子180-前直540:即程菲跳,以下简写为CFT,亦可简称180-540,难度6.4

踺子-后直900:即阿玛纳跳,以下简写为Y900,难度6.3

前手翻-前直540:即邱索维金娜跳,通常简称为邱妈跳或rudi,难度6.2

踺子180-前直360:通常简称180-360,有时会称为mus跳,难度6.1

冢原-后直720:即扎莫洛德奇科娃跳,通常简称为扎莫跳或T720或DTT,其全称为Double Twisting Tsukahara,难度6.0

以上为女子体操规则表里所有难度值在6以上的跳马

另外附注,我们最常在女子团体比赛中看到的跳马动作为踺子-后直720,即DTY或Y720,其全称为Double Twisting Youchenko,难度5.8,奥运会上谭佳薪与毛艺跳的都是这个动作

此外,有部分动作有一些选手尝试,但未成功在大赛上做过,包括以下动作:

踺子-后直1080:洪恩贞尝试命名,简称Y1080,难度6.8

前手翻-前直720:萨克拉莫尼与斯特因格鲁贝尔尝试命名,以下简称前直720.难度预估为6.6

冢原-后直900:王妍在2015年华东区比赛中尝试使用,简称T900,难度6.5

另外,我们知道,体操打分是D分+E分,跳马要取两跳的平均分。此外,相同上马或相同的第二腾空是不允许在跳马比赛中使用的,跳马必须要跳两个不同组别的动作。例如Y900与Y720是不允许作为奥运会跳马的两跳的(有部分小比赛是允许这么做的)

那么,现在我们来看biles在奥运会预赛上跳马的两跳得分:

第一跳:Y900,6.3+9.7=16.0分(注意这一跳惊人的第二腾空高度)

第二跳:CFT,6.4+9.7=16.1分(注意这一跳惊世骇俗的远度)

两跳平均16.05分,可以说,历史上任何一次跳马比赛的两跳平均得分,放到2016年,都无法超过这一次的得分。甚至连程菲,也不能(程菲使用的两跳与biles相同,但她的完成分从来没有上过9.7,而且E分比B分更加严格)

这个分数基本只可能由biles自己来打破,因为这次的Y900发挥并不是她最好的一次,她在国内有一次Y900的E分得到了9.9,另外也不排除她用其他更高级动作的可能(有消息说她在里约时已经可以完成Y1080了)

首先我们可以明确这么一点:如果是Y900+CFT两跳,那基本是没有人有希望打败biles的。

原因如下:

1. biles在OG预赛里两跳平均E分达到9.7,她的两跳都有9.7以上的E的实力。然而,即使我们把B分也算成E分,史上甚至都几乎没什么人单跳的E分达到9.7以上,更何况是两跳双双9.7.历史上大赛除了biles外只有一个人的跳马E分上了9.7,那个人叫马龙尼…… (马龙尼E分上9.7的那跳如下图所示,注意这一跳极其可怕的高度)

2. 事实上,即使只考虑CFT一跳,除了biles之外的人,史上第二好的CFT也要比biles的CFT少0.3的E分。也就是说,如果想Y900+CFT打败biles,那你的Y900就必须跳一个满分,是满分喔。而biles的Y900最低的E分也有9.5,也就是说即使她900发挥不佳,例如落地迈一大步,想打败她也要9.8E以上的Y900,而史上无人达到这一条件……有记载的正式比赛中,唯一的E分超过9.8的Y900,还是biles…. 所以,想凭Y900+CFT打败biles基本是不现实的。如果想打败biles,必须考虑超过Y900+CFT难度(也就是说,两跳的难度和要大于12.7)的动作。而biles的CFT基本是独一无二的,可以甩开其他任何人的CFT一大截,目前没看到有任何人的CFT有追上biles的可能。(目前来看,除了biles外,其他人的程菲跳跳的最好的是06年的程菲,但06年的程菲的程菲跳放到现在来看得分能力基本上在6.4+9.4=15.8左右)

附图,下图是biles完成分超过9.8的Y900,可以看出基本没有什么扣分点,高远姿态基本都没什么可以挑剃的

以下难度按2016周期版本计算,因为新周期的打分尺度不同,考虑到要取历史分数。

可能性1.Y1080+CFT(两跳难度和为13.2,比biles多0.5). 此两跳是洪恩贞(以下取其昵称为红薯)在2016年跳马决赛时使用的两跳,但Y1080失误坐地。想用Y1080+CFT打败biles,首先CFT不能跳成红薯那样。Y1080比Y900多0.5的D分(在2020周期甚至可能只有0.4)而红薯的CFT直接就输给biles的CFT0.6,就算算她最好的一跳CFT,也要输0.5左右,这表明Y1080的E必须比biles跳得还高0.2左右才行,也就是说,打败biles需要一个理论上9.8左右的Y1080外加基本史上除biles外最成功的CFT……或许马龙尼拿出Y1080再加上12奥运会那跳的质量(如上图)外加程菲06跳马决赛的程菲跳才能勉强达到这个标准吧……

可能性2.普娃跳+DTT 印度妹卡玛卡与邱妈的两跳标配。当然也可以参考普娃跳+DTY的佩娜。然而普娃跳肯定不能是印度妹那样的,卡玛卡的普娃跳跳的好了也就15.3左右,而我记得DE分制普娃跳的最高记录是15.7左右,但即使是这个普娃跳还是不行,15.7的普娃跳要战胜biles就意味着要16.4左右的DTT,而DTT满分只有16.0…. 能用的普娃跳只有普娃本人在大运会上那跳,那跳除了大分腿没毛病,高远落地基本没法扣,正常了E分能打到9.5左右。这也是普娃灵光一现的表现。但这些能提供理论16.5的分值,还是给打败biles提供了一线曙光。也就是说,如果biles的900跳得一般跳到15.8,CFT按OG上的低分16.0走,另一跳DTT要跳到15.3,也就是E分达到9.3以上。 但史上能跳9.3的E分的DTT简直屈指可数,扎莫本人跳的最好的一跳勉强可以达到这个水平,卡雷伊的如果钉住也差不多是这个分值,其他像王妍邓娅兰刘津茹等人的DTT直接出局。但要注意,这个战胜的仅仅是奔月的Y900+落地小动的CFT,还达不到biles预赛的水平。要超过biles奥运会预赛的两跳,DTT需要打到9.5到9.6,而这个E分,DTY都是极限了,而史上没有人的DTT能打到这个E。 也就是说,使用了两位俄罗斯超人各自命名动作的各自最好一跳,跳的最好的时候刚刚好能超过发挥一般的biles。且不说biles如果两跳都跳的一般可能性大或否,光普娃那个神奇的前团两周就不知道得有多小的概率才能灵光迸发一次。凭普娃跳+DTT/DTY要超过biles的两跳,有希望,但希望极其渺茫。

附:普娃大运会跳马的GIF如下图所示:

可能性3.前直720+T900 两个未命名的跳马,但有理论难度在,或许能提供一丝打败biles的可能? 萨克拉莫尼/斯特因格鲁贝尔跳+邓娅兰跳(传说邓娅兰曾经在中国训练营成功做出了这个动作)……估且可以这么YY一下,放到天朝那种奇怪的技术真有出来的可能吧。萨克拉莫尼的前直720姿态高度还是比较良心,斯特因格鲁贝尔放出的那个视频基本不能看。但萨克的前直720落地怕是有些问题,虽然萨克拉莫尼本人擅长向前落地,但这个动作本身比Y900更难站稳。参考sac的前直540,如果跳的完美的话E分应该在9.3到9.5(她的前直540差不多也就这个分了),毕竟还是有些硬性问题,比如第二腾空的屈髋,比如远度等等。 这样的话,如果前直720按6.8的难度处理,最多能提供一个16.3左右的分数(然而放16周期,这个动作更可能被定6.6)。这个分数已经很可观了,能否战胜biles,就要看邓娅兰的发挥了。 然而,放上周期6.5的DTT,这跳需要跳到15.9以上,也就是要一个9.4的E分。如果以打败发挥不佳的biles为前提的话,9.2也是底线。天朝本身9.2以上的T系列发挥就不多,邓出来的T900能有多高的质量很难说,估且按华东区王妍坐地的那跳T900估计高度,给一个站稳的坐地,差不多也就是9.2左右(华东区王妍我记得好像给了8.0的E,总分14.5左右)。手翻与T系列做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但世界上大多做做DTT+前直540的,两跳平均一般在15.0左右就很不错了,就算都取最好发挥可以有15.2,离biles两跳还有0.8的巨大差距,两跳难度各提0.4到15.6,仍然需要两跳各自优化0.4的姿态与动力性,很难,希望渺茫。

当然这种分析不是简单的把除了biles外最好的两跳凑一起,否则大运会普娃+12奥运的马龙尼加起来分数肯定够了。而是分析了现在所有主流运动员可能选择的两跳发展方向,并取这两跳最好的完成水平得出的分析。如果不出太大意外,十五到二十年内,跳马发展的极限也差不多就是以上三种可能,不会超过这三种情况,然而,即使这三种情况下,超过biles两跳的希望也极度渺茫。随着之后高难动作的D分越来越缩水,想用高难动作打爆biles的可能性显得更加低微.现在,基本可以这么说: 历史上所有女子运动员所有可能的两跳组合并都取biles之外的最佳发挥,都无法超过biles在16年奥运预赛的表现。 预计biles的这两跳发挥将在二十年内没有对手,除非个人自我超越,否则基本是无敌的。

(其实还有一种无法预估的情况,就是女子跳马会不会有两周空翻系的高人空降,如李世光一样,用普娃跳+Y后团2或后屈二去拼极高的难度分,这种情况太难预估,不可测因素极多,如国际体联是鼓励还是打压,落地质量以及动作的取巧程度,因为两周空翻系的动作只要成了,落地姿态好的话,扣分点其实很少,绞腿屈膝屈髋这些常见的Y系列与前直系列都没有,最常出现的是大分腿扣分,这不需要转速,只需要NB到极点的撑马高度与横轴翻转能力,相比之下,反而这种情况是最有可能打败biles的)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李龙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642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是什么支撑你跑完五公里?
为什么中国这几年游泳项目进步这么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