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跟你从小喜欢谎称暑期作业被狗吃了一样,年轻女性总是以呼吸困难为借口来改变自己的鼻形。

说到整容大国,人们的思维总会不经意地指向韩国。但若说到“整鼻大国”,答案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在你再次疑心“难道不是韩国”之后,大数据会毫不掩饰地告诉你,答案是伊朗。

“在整个伊朗高原,寻找整形外科医生就像寻找美发师一样简单。”

“现在的伊朗女孩,甚至男孩,都有着同样的特征——一个非常薄的鼻子,像一个洋娃娃一样向上翘着。”

缠着手术绷带的鼻子,是德黑兰街头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图为Arezoo Abassi 于整形手术三周后上街购物。

虽然整个事情听起来并不那么清真,但确凿无疑的证据是,2013年,伊朗是全球隆鼻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巴西,墨西哥和美国。

如今在伊朗,每年大约有6万到7万人接受鼻整形手术,占全国整形手术总数的60%。居高不下的整形率,为伊朗赢得了“世界美鼻之都”的美称。

2017年10月9日,伊朗德黑兰的整形外科诊所里,伊朗姑娘Luna照镜子时若有所思。

在伊朗,折腾梦想和折腾鼻子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这样的现象,对于一个从1979年起就明令禁止女性吸引男性注意的国家而言,乍一看似乎是个“不合逻辑”的存在。但事实上,正是在这一年以后,鼻子整容才真正在伊朗蓬勃起来。

女人戴面纱、男女授受不亲等伊斯兰习俗,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被写进法律,并由当局出动风纪警察监管。伊朗女性从九岁开始,就必须从头到脚全身打包。就连女游客在下飞机之后,也要及时用头巾把头发遮藏起来,否则将被罚款二十五美金。

“想要用漂亮的身材、头发、肌肤来吸引人们的注意是人类的天性,但希贾布(穆斯林妇女戴的面纱或头巾)和罩袍不许你这么做。”

能露出来的脸,成了伊朗女人展示自我的唯一画布。

美籍伊朗裔喜剧演员麦克斯·阿米尼曾经戏谑:“就跟你从小喜欢谎称暑期作业被狗吃了一样,年轻女性总是以呼吸困难为借口来改变自己的鼻形,她们觉得在上面怎么折腾也不为过。”

当然也有折腾过度的。为了整得像安吉丽娜朱莉,一名年轻的伊朗女孩经历50次整容手术。

就像戴头巾一样,鼻子整形已经作为某种仪式植根于波斯文化中。

Persis Karim 在18岁生日那天收到一份来自父亲的惊喜礼物:为女儿偷偷攒下来的足够做一次鼻子整形手术的钱。

53岁的 Karim 如今是圣何塞州立大学的英文教授,当年收到礼物时,她哭了:“你的意思是我的鼻子太大了?”她记得她问父亲。“不,只是因为每个人都这么做,所以我想尽量公平些。”父亲回答她。

伊朗德黑兰的一家整形医院里,人们互相分享着梦想中的模样。

事实上,根据西方对美的通俗理解,伊朗人有着非常多理想的面部特征:杏眼,柳叶眉,高颧骨……

唯独过于肿胀,像鹰钩状突起的鼻子成了他们的忧虑。

整容外科医生席尔瓦解释,对于伊朗人来说,美鼻手术不是“隆鼻”,而是“削鼻”。

女士削鼻手术前后

“凯特王妃的鼻子之所以这么受欢迎,除了高挺直之外,还因为它符合完美鼻子的公式——鼻尖旋转角度在104°到108°之间的鼻子是最完美的。而凯特王妃的鼻尖旋转角度是106°,可谓恰到好处。”

为了更“欧气”,在削矮自己的鼻梁、缩窄鼻翼后,再让鼻子微微翘起,是伊朗女性最常见的诉求。

男士削鼻手术前后

已经33岁的Nuna就是这些女性中的一员。

2017年,她来到了德黑兰的整形医院,内心忐忑又兴奋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等待整形医生为自己检查。

不久之后,她就接受了美鼻手术,并且变成了自己“一直想有的样子”。

Nuna正在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鼻子。
手术后的Nuna在接受复查。
手术结束后,鼻子上缠绕的绷带。

······

而术后的绷带,也成了超越医疗用品的奇妙存在。

美国著名主持人奥普拉在提到伊朗整容手术时说:“我的朋友,在做完手术的两年后还缠着绷带,好让别人知道她是做过美鼻手术的。”

因为,对于波斯男女来说,那不仅是美丽的标志,也是财富和社会地位的象征。

“要知道,在伊朗,有钱人才做得起削鼻手术。”即使伤口恢复完好,也要让绷带尽可能长时间地留在脸上。

伊朗德黑兰街头,一名鼻子上缠着绷带的女性。

在这里,做一次鼻部整形手术的费用大致在1500到2200美元之间,对于最低月薪只有270美元的发展中国家人民来说,仍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而昂贵的价格背后,不仅有富人愿意买单,服装零售商、上班族、大学生、甚至14岁的少女,都愿意为了一个小巧的鼻子而节衣缩食。

35岁的上班族Hanieh就通过银行贷款,让她的鼻子成为了整容医生手下的艺术作品。

“我贷款买了一辆车,然后再把这辆车卖了,最后获得了做整形手术的钱。”

很多没钱做手术的人,也愿意在鼻子上贴创可贴制造美丽误会。

基本康复之后,Nuna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整容后的模样。

尤其是考虑到要找一个好老公——对于伊朗女性来说,生活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父亲和你的丈夫——做了这台手术,就表示你有一个关心你的、愿意供养你的家庭,这能够提高你的择偶能力,即使你压根就不需要整它。

一位年轻女子将绷带移除,摄影师称:“她对结果非常满意。”

······

人们对“欧洲鼻”趋之若鹜,顺势也带动了伊朗的整形行业,不论正规还是不正规的诊所,都怀着“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鼻”的信念越开越多。

“脸上的一小步,内心的一大步。”整形广告总是喜欢用这句话吸引他们的客户。

伊朗外科医生Javad Amirizad在首都德黑兰的私人诊所进行鼻部手术。

整形外科医生Shariati就在德黑兰的富人区里开了一家整容诊所。每天,他都要做两到三台美鼻手术。在他的刀下,数千伊朗人拥有了娇小的顶翘鼻子。

“每年,鼻部整形手术的数量都会上升。未来仍会。”

2017年10月9日,德黑兰的一家整形外科诊所与耳鼻喉专家Hamit Riza Husnani博士迎来当天的第3位客人。

重塑“雕像”的权利

“罩袍,从头裹到脚。头巾,根据教义要戴。但很多姑娘出于爱美之心,只从后半脑勺遮起,露出额前的头发,面目清晰深邃。”

记者孔令钰曾这样形容她见到过的伊朗姑娘:“这种强烈的雕塑感,让人过目难忘。”

庆幸的是,当局并未剥夺人们在脸上“自我雕塑”的权利。

伊斯兰教让女性遮盖住了自己身体的绝大部分,但是没有阻止她们寻求美丽。图为伊朗聚礼清真寺内,当地人正在进行礼拜。

20世纪80年代,国家最高领袖霍梅尼就首肯了鼻部整形的合法性,并引用了穆罕默德言行录里的一句话:“God is beautiful and loves beauty.”

一位高级神职人员也表示:“美,在伊斯兰教里并不是被禁止的东西。”

2000年5月11日,专门从事美容护理的整形外科医生Alireza Jalali博士在拆除绷带之前检查了一位患者的鼻子。

而事实上,半个世纪以前,这股改造身体的风潮就在少数上层伊朗女性中悄然兴起。

很长一段时间里,伊朗与西方的文化关系非常密切。

整个七十年代,巴列维王朝为了巩固集权统治,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力求将伊朗,包括伊朗妇女带进现代化的大门,最为激进的做法是于1936年禁止妇女戴面纱和穿传统长袍,彼时,政府甚至动用警察上街,将妇女头上的头巾扯破。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伊朗的贵族一直是西化的标杆。图为礼萨·巴列维国王及他的皇后在西式舞会上。

而彼时“德黑兰的街头,和美国的加州别无二致”,生活在大城市的伊朗人,都在追逐一种“生活在西方”的感觉。

受西方审美的影响,女孩们开始像美国女人一样穿着打扮,而去掉鼻子上那个明显的“波斯隆起物”,则有助于这种文化认同。

还未发生伊斯兰革命的伊朗,一对情侣在德黑兰跳舞。

60年代末,伊朗女作家蒂娜·奈叶利的祖母在德黑兰做了缩鼻手术,蒂娜的阿姨和母亲也在70年代追随了祖母。“这是奢侈品。那时只有极少数女孩能拥有它。”

当时,富有经验的整形外科医生就像艺术家,被上流社会的伊朗富人所追捧,人们称这些医生为“金手指”。

巴列维王朝推行的西化政策,影响范围其实只局限于城市地区,广阔的农村依然遵守传统的伊斯兰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一系列关于妇女的改革,也严重冒犯了宗教势力。在一个男权底色的社会,强迫底层女性摘下头巾过西式生活,毋宁是将她们至于矛盾的中心,在这场走向现代化的“白色革命”中,作为最大受益者

及至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仿佛在一夜之间,力求西化的集权王国被推倒,伊朗的历史画卷翻开了政教合一的崭新一页。

革命后的德黑兰,一家服装店大门上贴着伊斯兰法着装规定的标识。
百年来伊朗女人着装变迁

这样的改变,是让伊朗回归到真主的怀抱,还是让社会的发展倒退了30年不得而知。

但可以确定的是,自那以后,女性完成了顺应教义的平稳过渡,从此佩戴头巾上街——而伊朗,也在某种无声的反叛下,慢慢蜕变成鼎鼎有名的“整鼻轴心国”。

“时尚就是一种丑,丑得我们无法忍受,以至每不到六个月就必须换一次”这种定律,在伊朗人面前压根立不住脚。

受长辈影响,大批的女孩也热衷于鼻子整形,像基因一样遗传给下一代。

一家人里,可能所有的女性都接受过美鼻手术。
据整形外壳医生Amirizad的说法,1980年代那场历时八年的两伊战争,让伊朗的整形外科手术水平有了质的提升。战争不仅造成了至少50万人死亡,还导致了近100万人身体残疾。而许多医生正是在大规模的重建和整形手术中获得了丰富的经验。

“是禁锢,创造了这种千篇一律的美”

如今,热衷于美鼻手术的,大多是没有目睹过1979年革命时期激情岁月的年轻男女。

“不要西方,也不要东方,只要伊斯兰”的理想,在他们中的有些人看来就像一层悬空的浮油。

尽管很多东西在伊朗是被禁止的,包括推特、脸书以及搂搂抱抱的好莱坞电影——但大家仍然钻着空子享受文化多样性的好处。

一名伊朗女孩在基什度假岛打台球。在德黑兰,妇女不允许参与游泳或者斯诺克(台球)活动,但在基什这种娱乐是被允许的。
许多伊朗女性效仿好莱坞女演员,经常闭门造车。
德黑兰一家美容院内,因为男士不准入内,所以姑娘们不必掩饰,纷纷摘下头巾和罩袍。对于许多伊朗女人来说,定期修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些人宁愿不吃饭也得省下钱来美甲。
无处不在的整容诊所广告

广受欢迎的土耳其肥皂剧,好莱坞电影和美剧里的欧美面孔,以及墨西哥频道里的瘦身霜和整容广告,通过伊朗人民私自搭建的卫星天线传送到家中,24小时搅动着众人的欲望。

在这种视觉刺激之下,伊朗年轻人更加希望自己的脸可以标志、对称、西方化,女生们幻想着自己能拥有妮可·基德曼的面部线条,男士们则伏倒在汤姆·克鲁斯的鼻梁下。

2013年,伊朗警方正在拆除屋顶上非法安装的卫星设备。次年6月,BBC报道称,国营电视台德黑兰频道封杀了所有接受过整形手术的男女演员。

在姑娘对整形手术执着的同时,伊朗的男士们也开始蠢蠢欲动。

“四分之一个世纪前,大约5%的男人想要做美鼻手术,”一位整容外科医生告诉阿联酋《全国报》,“今天,这个数字上升到了35%。”

默罕默德是德黑兰一个繁华商区的化妆品店员,两年前,他做了鼻整形手术:“每天和成百上千的女孩打交道,这是我提升业绩的窍门。”

男士们也开始喜欢整鼻子了。
一位接受完鼻部整容手术的男子坐在自家的商店中。

与此同时,在美鼻文化的驱使之下,抽脂、隆胸等其他整容术也在逐渐流行,而整容所带来的问题也接踵而至。

根据伊朗纸媒 Ettela’at 的报道,几年前,外交政策特别顾问 Ali Akbar Velyati 的妻子就因抽脂引发的并发症去世。

而据《卫报》的报道,全伊朗拥有正规执照的整形诊所只有157家,但从事整形业务的人员却有7000余之多。这意味着,当中的大多数都是无牌黑医。

一名整容医生在鼻部手术前为病人做最后的检查。

已经从德黑兰大学医学院退休的Abidipour博士曾经有一位病人,就是非法整容医院的受害者。

“她的病情很糟糕,鼻子上动过20几次手术,每次手术的价格都在120美元左右(正规医院的价格大概是1500美元到2200美元)。”

如果没有经过正规、安全的手术,或者手术后处理不当,鼻部整形手术后很可能会出现很多骇人听闻的术后并发症,包括呼吸不畅、鼻部凹陷变形、月经期间鼻窦疼痛或充血、嗅觉丧失等等问题。

即便伊朗政府专门成立了医疗事故处理专项办公室,但仍然有30%接受过鼻部整形的人表示对手术效果不满意。

一位伊朗女性在手术结束的多年后这样抱怨:“我做这个手术是为了等待我梦中情人的出现,但是并没有,我仍然是一条单身狗。”

一家正规整容医院上挂着“样板”图。

一些伊朗人对他们所看到的西方文化泛滥趋势感到悲哀。

2015年早些时候,Facebook上一个名为“伊朗女性特写”的页面,号召关注者贴出他们的鼻子特写照,以反击手术刀下千篇一律的美。

千篇一律的美

而《妇女》杂志的主编,沙拉·舍尔坎特在驳斥“西方文化入侵”论时则认为,这种“入侵”的真正原因,大都来自于保守主义者对社会的禁锢。

“是的,正是他们筑起的墙,创造了这种文化沙漠。”

参考资料

[1]《Modest in dress, rich Iranians pay for nice noses》,Reuters

[2]《The Complicated Beauty of the Persian Nose》,Vice

[3]《Beauty Around the World》,Oprah

[4]《The beauty obsession feeding Iran’s voracious cosmetic surgery industry》,The Guardian

[5]《Vanity and boredom fuel Iran’s nose job boom》,The Guardian

[6]《Iran leaps into world’s top 10 countries performing plastic surgery》,The National

[7]《From L.A. to Tehran, nose jobs are a rite of passage and a quiet rebellion for many Persian women》,Los Angeles times

[8]《伊朗:面纱之下的温柔》,财新视觉

图 / 视觉中国

编辑 / 简晓君 吴珺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站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其他平台转载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相关规则,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稿请请致信 [email protected],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网易看客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