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题制造者在谈什么

《经济学人》:定义死亡成了一项挑战,个体对此应有选择权

安大略省的一位 25 岁青年在去年 9 月就被诊断为脑死亡,在一次严重的哮喘发作后,他无法再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因为犹太教信仰的缘故,其家庭坚称儿子“心脏和呼吸停止”才算真的死亡,要求医院将维生设备保持运转至那一刻。双方闹上了法庭。最终,这位青年在 3 月停止呼吸,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但是案件还在审理中。

确定死亡曾经非常简单,只要没有脉搏和呼吸都可以算作死亡标志。但是在 1950-1960 年代左右,现代医药技术大飞跃,机器可以将血液输送至病人的重要器官,或者在肺功能失去时代替肺的作用。1968 年,哈佛医学院的一个委员会要求将“脑死亡”作为判定标准,它要么表现为呼吸和脉搏停止,要么由一位医生确定“脑部不可逆转且永久地失去了功能”。

决策者和医生们之所以这么做(将大脑作为焦点),原因大概有三点:西方社会强调“心灵”的力量,大脑即心灵的代理;维持一个人的生命耗资太大;器官移植,如果一个人体内仍然有氧气运输的话,他体内的更多器官都可以被取出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如今,法庭已经受理了多起因脑死亡判定产生的争议案件。人们争论,如果大脑还保持着一定的机能,它就不能被称为“死亡”;人们还担心,病人会被过早地宣判死亡,以让机构有机会保留更多的可移植器官;它还被归到了宗教领域,比如上文中的犹太教家庭,他们自己就对死亡有着一套评判,并不能接受现代医学的评判方式,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其信徒都对死亡有不一样的解读,很多都与“脑死亡”论并不契合。

这个问题正变得复杂起来。管辖机构需要作出相应调整来应对不同的情况。美国新泽西州禁止医生做出与病人宗教信仰所冲突的“脑死亡”判定;日本在 1997 年明确出台法案,允许那些已登记在册的捐赠者选择在大脑关机时直接被判定死亡,这在当初是为了应对移植器官的严重短缺。

开头的案例告诉人们,国家最好允许每个个体有选择的权利,而人们也应该提前把心愿公布,关于自己想要怎样的死亡判定方式。

24 小时新闻制造者

比尔·科斯比和罗曼·波兰斯基被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除名。

两位家喻户晓的名人早在 #MeToo 运动之前就卷入性侵丑闻。

现年 80 岁的科斯比是当代知名喜剧演员,有“美国老爹”之称,有超过 50 名女性指控他性侵或性骚扰,他在上周四也终于因一起未过追诉期的性侵案被判三项重罪成立,成为 #MeToo 时代第一位被定罪的名人。

获奖无数、履历中有《钢琴家》、《唐人街》等的奥斯卡最佳导演罗曼·波兰斯基,在 1977 年诱奸了一名 13 岁少女。但他享受了 40 多年的荣耀生涯,并未被追责。因为拥有法国和波兰双重国籍,他也一直有能力避开美国的引渡尝试。

围绕两人的丑闻在 #MeToo 期间再次发酵,成为众人焦点,也致使学院最终下决定将他们除名。学院在一份声明中称,“遵循组织的行为规范,董事会投票决定开除两人的成员资格,董事会将继续鼓励每位学院成员尊重人类的高尚节操、行事符合道德标准。”

在学院 91 年的历史上,只有四人被除名。但在此项决定做出后,仍有很多声音指责学院“动作太慢”。毕竟对于波兰斯基的惩罚迟到了 40 余年,他甚至在去年还被选为凯撒奖的评委,因民众大规模抗议才被撤换。学院的此番举动,被认为完全出于“羞耻”。

世界还发生了什么

特朗普承认自己的律师曾付给艳星 13 万美元封口费,但表示自己已经偿还了那笔钱,且它并不来自竞选资金,而自己也和那位艳星没有关系,这种私下里的补偿交易“在名人和富豪中非常常见”。

在克里姆林宫否认与英国本土的投毒案有关联后,英国计划在 G7、G20、北约和欧盟峰会上巩固反俄联盟,督促盟友思考与俄罗斯的传统外交对话是否需要改变。

推特建议 3 亿用户更换密码。推特周四宣布,他们在内部网络发现了一个 bug,可能导致用户密码流出。尽管目前并未发现任何窃取和滥用的迹象,他们仍然要求用户更换密码以防万一。

阿富汗首位女飞行员申请美国避难成功。Niloofar Rahmani 于 2015 年前往美国接受训练。一旦回国,她及其亲属将面临反阿富汗政府的塔利班的威胁。她在 2016 年提交了避难申请,本周一得到答复。同日,ISIS 的两次自杀性袭击在阿富汗导致 26 人死亡。

巴基斯坦最大省份要求能量饮料一律将“能量”从标签中去掉,称该用词误导消费者,还可能鼓励他们无视饮料成分、过量饮用。

南北韩延续“乒乓外交”。国际乒联 3 日宣布,本应参加 2018 年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女子组四分之一决赛的朝鲜和韩国队将组成联队,直接参加半决赛。

有人说

“这个社会对女人的要求高到失控了,我不理解他们对那些‘自由放飞’的女性的恶意。”

编剧黛博拉·考迪在 2007 年凭借讲述青少年怀孕的电影《朱诺》获得奥斯卡。如今她的新片《徒利》要上映了。这部电影将打破人们通常持有的一个见解——“母亲必须是完全无私的。” 查理兹·塞隆将在电影中扮演一位精疲力竭的母亲,她会挺着产后未恢复平坦的大肚子,还原最真实的育儿戏码——包括故意让 iPhone 砸到孩子头上。

考迪说,“社会告诉我们女人应该为拥有自己的孩子而自豪,但那实际上不是女人们的真实感受。女人似乎必须得是无私的,如果你放纵自己沉浸在伤感和抑郁中,就会被其他人认为自私。”

“无聊且蠢的问题一点都不酷,下一个。”

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在最近的财报会议上宣布在 1-3 月损失了 7.1 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两倍。面对分析师们提出的尖刻财政问题,马斯克却停止回答,说出了上述语句,并追加,“我们要上 YouTube 了,不好意思,这些问题太让人窒息了,它们简直在谋杀我。”

特斯拉目前在挣扎着提高 3 型汽车的产量。在 4 月的最后一周里,特斯拉仅制造了 2271 辆车,如果想在年内盈利,这个数字必须达到每周 5000 辆。特斯拉对投资人称,他们眼下正在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因为他们过快地添加了太多的“自动化”属性。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事

为了鼓励青年们探索邻国,欧盟开始给他们发放免费火车票。本周四,欧盟启动了“发现欧盟”计划,向 3 万名 18 岁学生赠送免费火车票供他们在欧洲游览。该项支出花费纳税人 1200 万欧元。如果项目反响不错、欧盟的下一个 7 年预算计划也被通过,那么之后他们将每年花费 1 亿欧元以资助 20 万青少年完成欧洲大陆的铁路旅行。“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希望向欧洲人展示,欧盟不仅仅是一个立法机构。”

学生们需要提前申请免费车票。该车票允许他们在一个月之内游览最多 4 个欧盟国家。伴随着申请的是一项有关欧盟遗产、文化和时事的测试。项目将根据测试结果筛出第一波参与者。

世界最大的玻璃温室重新开门了。位于伦敦的 Kew Garden 在历时 5 个月的整修后,于 5 月 5 日重新开门。它是由钢架支撑起的庞然大物,本次整修共用去 1160 加仑的油漆,可以覆盖 4 座足球场;共计15000 块玻璃被替换;脚手架用去 180 千米;400 名工人和承包商花了 1731 个日夜和 4100 万英镑将之修缮。它珍藏了全世界 1 万多种植物。

越能从父母处得到经济支援的孩子,职业生涯取得的成就越大。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社会学助教 Anna Manzoni 完成了这项研究。她收集了 7542 名美国 18-28 岁学生的数据,辅以其家庭成员的背景数据建立起模型。结果显示,如果年轻人从家人那里能得到的直接财政支援越多,他们的职业地位就会越高。这被认为是又一个社会不平等从一代转移至下一代的具体体现。

历史上的今天

1919 年 5 月 4 日,五四运动爆发。

1949 年 5 月 4 日,意大利都灵队在苏佩加空难中罹难,意大利国家队进入黑暗时代。

1953 年 5 月 4 日,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获得普利策奖。

1970 年 5 月 4 日,美国肯特大学惨案。2000 多名学生参与的反越战游行中,四名手无寸铁的学生遭军队射杀。

1978 年 5 月 4 日,《中国青年》杂志、《中国青年报》复刊。

1998 年 5 月 4 日,北京大学百年诞辰。

历史上的明后天

1818 年 5 月 5 日,马克思诞辰。

1821 年 5 月 5 日,法兰帝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一世逝世。

1955 年 5 月 5 日,奠定二战后东西对垒格局的巴黎协定生效。

1996 年 5 月 5 日,诗人艾青逝世。

1889 年 5 月 6 日,埃菲尔铁塔于世界博览会上正式对外开放。

1995 年 5 月 6 日,中国北极科考队顺利抵达北极点。

1998 年 5 月 6 日,奔驰与克莱斯勒合并。

2001 年 5 月 6 日,人类第一位太空游客丹尼斯·蒂托完成 8 天的太空遨游。

题图来自《守望者》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