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理解的天象=UFO?

2011年8月20日,北京天气不错,许多天文爱好者外出观测星空。他们在西北方向的天空中看到一个明亮的气泡状纯圆形的白云,“扩散很快,几分钟之后就变淡不见了”。甚至有数十架民航班机也报告目击到了“巨大球状发光天体”,均为“规则几何圆体,比满月时的月亮大几百倍⋯⋯极其震撼”。这“不明飞行物”真的像有些网友所猜测的,是外星人飞碟失事,甚至是向我们发送的信号吗?

国家天文台的一位工程师正好连续拍下了照片,提供了比“目击报告”更为准确的测量依据。经过分析表明,发光体在膨胀的同时,其中心一直在向西北方向高速运动,这一点是普通目击者很难发现的。天文爱好者立即想起了2011年6月22日凌晨,美国夏威夷莫纳克亚天文台的一台全天候摄像头也记录了同样的“气泡”扩散过程,那是一枚从军事基地发射的洲际导弹剩余燃料在“捣鬼”:洲际导弹为了准确定位姿态,最后会释放多余的燃料。由于是在大气层之上,在真空中,燃料会迅速膨胀成球壳,反射高空的太阳光,形成“气泡”。从照片上可以分析,北京“气泡”实际上也远在上千公里之外,可能是某未经公开声明的导弹试验所致。

无独有偶,就在北京“气泡”出现前三天,有一位媒体的朋友心急火燎地找到了我,说在青海无人地区发现了“巨型怪圈”。当事人的评论说:“圆环和线条都十分规整且精确对称,当身处这个巨大怪圈之内的时候,那种感觉实在难于用语言表达,这样的现象惟一可以接受的解释就是外星人所为!”

这样的戈壁线条图对于不明就里的人来说可能很奇怪。实际上,在南美洲秘鲁南部,早在2000多年前就有纳斯卡民族在沙漠里创作了巨型的图画。尽管我们今天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些图案的含义和用途(据推测与祭祀等活动有关),但与它们相比,青海的“巨型怪圈”只是某些比较聪明的人干的。果然,第二天就有人承认这是一次商业营销行为,这个怪圈的图案其实是某名牌汽车的商标。

估计是受这两起“外星事件”的影响,8月30日,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巨型UFO视频”,画面显示一架“外星飞行器”大白天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市区,飞行器结构清晰可见。可惜的是,还没等这个视频引起震撼,已经有网友指出,这个视频绝对是后期合成的,因为所谓的UFO其实来自好莱坞大片《洛杉矶之战》。

看来,想遇到外星人并没有这么容易。

科学世界2008年第9期“破迷辨伪”栏目,本栏目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协办

在7年前,这真能骗到人……

没有UFO,有的只是想象

国内外的天文台、天文馆经常接到人们的报告,说他们看到了“不明飞行物”。大多数人都很诚实,只是他们见到的其实是很平常的现象,比如高空气球、发光的昆虫、非常规的飞机、特殊条件下产生的云(比如扁豆状,或条状)、幻日(出现两个甚至三个太阳),或者是火箭发射落下的残骸。更有甚者,有人会把明亮的行星(比如大冲前后的火星)当作不明飞行物!

当然有诚实的,就有不诚实的。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尼斯湖水怪、麦田怪圈一样。总有一些脑瓜聪明、幽默感十足的人善于搞恶作剧,比如前面说的“青海怪圈”、“广州UFO”就是如此。这样的恶作剧你也可以做,最简单的,弄一个孔明灯,再拴上一个塑料袋,某个晚上你把它点起放飞之后,指给某些不明真相的人看看,他们会如你所愿惊呼的。

或许你会反驳说,UFO确实存在,只是都被保密,不让老百姓知道。这类阴谋论听起来非常合理,可惜根本站不住脚,众所周知,“维基解密”已经让美国的保密部门难堪不已了,这类“保密措施”是无法瞒过整个科学界的。

2001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解密他们所收集的859份秘密情报文件,时间跨度从1947年到1991年,原来中情局在这50年里也一直在研究UFO现象!可惜让UFO爱好者大失所望的是,中情局的结论是,“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其存在”。有趣的是,报告中说,前期的UFO现象可能是前苏联政府为了制造美国社会混乱的阴谋;后期的UFO现象则是中情局绝密间谍飞机秘密实验导致的。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引起了美国社会的恐慌不安。就在这一年,美国有记载的UFO目击报告达到了1178次,其中60%出现在10〜12月。很明显,如果不了解天文、气象常识,但经常仰望夜空,似乎“很容易”发现“不明现象”。

常识的缺乏、夸张的描述,或许再加上某些人为出名而进行的欺骗,以及媒体为吸引眼球而进行的炒作,造就了为数众多的“UFO现象”。

制造假UFO照片的难度等于零

“与时俱进”的“外星人”

就像美国民众对“苏联卫星”产生恐慌而发现大量UFO一样,其实人类对于UFO的“发现”也是与时俱进的。

在近代科学产生之前,人们对于宇宙的认识仅限于太阳系,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星星只不过是遥远的光点。这时候人们想象中最多的是“天上有神仙,地上有鬼怪”,“外星人”完全没有地位。在哥白尼之后,开普勒才创作了第一部科幻小说《月亮之梦》,认为月球上可能存在生命。随着科学的发展,对外星人的想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形象,以至于威尔斯的《世界大战》小说在纽约播出时,人们认为手持“死光”武器的外星人真的来到地球,很多人夺门而逃造成了混乱。

直到20世纪初,天文学家洛威尔还认为火星上可能有居民和运河,长期坚持拍摄火星。最后人们失望地发现,所谓“运河”只不过是当时望远镜分辨率太低而造成的假象。随着现代天文学的认识范围超越太阳系、银河系,人们才惊讶地发现,宇宙原来如此广袤,对生命来说环境又是如此的恶劣,即使“外星人”存在,也必定很难找到我们。

如今我们认识到,跨越遥远天文距离进行通信的方法只有电磁波,为此科学家们发起了SETI计划,利用大型射电望远镜接收来自太空的电磁波信号进行分析,希望找到“外星朋友”,可惜几十年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

不过在那些被炮制出来的“UFO揭秘”以及科幻小说中的外星人,使用的科技手段似乎是随着人类科技而“突飞猛进”。威尔斯小说中外星人所持的死光武器被人类创造出来,这就是激光。而人类的核武器,以及弯曲时空等理论推演也被“外星人”一一利用。看来,这些外星人也许就是未来的我们自己。

托个人电脑、PS和互联网的福,近几十年UFO的汇报数量大增

撰文/孙正凡(发表于《科学世界》2011年10期“破迷辨伪”栏目,本栏目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协办)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科学世界》杂志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