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近日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未来要专注发展航空、旅游、物流和金融业务,在海南发展新航线,建设物流仓库,发展转口贸易。

几乎在同一时间,海航集团披露 2017 年年报,举债多到亚洲第一、光利息就要还 321 亿元,比它一年挣的利润还多。多年来给人一种买遍全球印象的海航,在巨大债务面前甚至要靠折价变卖资产以及高息融资来维持资金链运转。

压力之下,海航想通过迎合中国政府近一个月来对海南的一系列经贸扶持措施给投资人希望。目前海南已经决定设立自贸区,提出建设自由贸易港,并对 59 国实行免签入境旅游。

这些都被视作提振当地经济的重要驱动力。海航董事长王健也把海南这次的改革,看成集团 “步入下一个 25 年新辉煌的历史机遇”

但根据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的统计,2017 年,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的海南全省旅游业总接待人次只有约 6745 万人,其中入境过夜游客 111.94 万人。相比之下,同期贵州省旅游接待人数达 7.44 亿人次,总收入为 7116 亿元。

此外,三亚、海口是否适合建设成为物流港也是个疑问。

海南岛三面环海,这也意味着和大陆隔离,这导致它经济腹地太小,辐射能力不强,加之稀疏的陆上物联网络,使得从海上运来货物还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和比较高的成本才能被运到全国各地。2017 年,三亚、海口港等单一港口货物吞吐量没能排进中国前 30;而海南全省港口货物吞吐量为 1.85 亿吨,比排名第 22 的重庆港还少 1000 万吨。

无论是基建、物流、金融还是旅游,海航集团都有对应产业的上市公司,比如海航实业、渤海金控、凯撒旅游等,理论上可以为助推集团公司的新计划。但这些公司自身的发展情况也不好,相继停牌。

比如海航实业在停牌时比三年前同期跌了 14.7%;凯撒旅游目前有 58.19% 的股份被质押;另一家还在停牌的海航投资,其收入从 2015 年的 12.31 亿元减少到了 2017 年的 9671 万元,相当于小数点往左挪了一位,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5 月 1 日,一名自称是海航前员工的人在微博上爆料,称自己在 2016 年购买了海航的投资产品 “员工宝”,本应该在 2018 年 3 月 22 日到期,但拖到 5 月了还没兑现。

“员工宝” 是海航推出的一款针对员工信托产品,投资 1500 美元, 能获利 8.5%。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海航内部发给员工的邮件,还有一款产品的回报率高达 40%,员工须投入 1.5 万美元。

题图/dw.com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