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组不算了解,就写写Eteri的组,接下来为了写作方便,简称我组。。

我组最大最大的优点是,个性好!花滑选手个性百变,有放得开的,有比较内向的,比如我在看练习的时候就被Luca Lanotte冲过来撩过。。但是由教练引导给粉丝福利的,我组应该是绝无仅有的。给他们照相会主动摆Pose,Eteri和Sergei Viktorovich会专门叫自己的学生去跟支持者合影签名,看到看台上有俄国国旗也会指给学生,要学生挥手致意。撩得到的才有羁绊嘛,所以我跟他们组羁绊特别多。

技术上,整体而言精益求精,各方各面总是有可以进步的空间的,其他选手的目标是clean,我组的目标永远都是perfection,下面一段视频是上赛季俄锦赛Polina的短节目,跳跃已经完成进入自动驾驶模式的旋转收尾了,注意一下右上角的Eteri和Daniil。。

具体到跳跃上,个体条件不同,比如Zhenya的跳跃远,Alina的跳跃高,Polina的跳跃又高又远,从一开始对跳跃的技术抓得并不像Mishin那样紧和制式化,比如Lipnitskaya的跳跃技术就很不好,Zhenya的3Lz刃不清,在之前的几年并没有特别严厉的去改选手从小在跳跃上的一些不好的习惯,最近一两年,这一方面就改进的比较多了。如果说是什么我组的共同特点的话,从Zhenya引领,我组招牌的就是Tano和Rippon满天飞,最开始是Zhenya每个跳跃加Tano,Sima还在组里的时候个别跳跃会加Rippon,到现在组里大部分的选手大部分的跳跃都是这么做的了。唯一的例外应该是Polina,因为她的跳跃有很明显的延迟转体,这跟加Tano和Rippon是属于同一个GOE的加分点,所以Polina就没有做Tano或者Rippon。另外进入跳跃的创意和衔接,起跳的时机也都是我组特别严格的地方。

至于旋转,那就更是我组的招牌了。Eteri他们会很用心的去结合选手的特点开发新的,难的,有视觉观赏性的旋转动作,这一点上,孩子们的旋转都是无可挑剔的,视觉冲击力很强。

编舞上,因为Eteri和Daniil都是冰舞出身,有很强的编舞功底,所以组里的节目除了成年组最顶尖的选手之外,基本都是由他们两个人编的。就算是Zhenya,上个赛季的自由滑也从本来由Ilia Averbukh编的节目改成了Daniil编的本来打算作为表演滑的安娜卡列尼娜。从风格上来讲,不管是Eteri和Daniil或是外部的Ilia Averbukh和Aleksandr Zhulin都是很典型的俄式风格,大气而充满张力,飒爽不扭捏。因为绝大部分节目都是自出自产,所以在赛季之中修改节目的构成有很大的灵活性,也经常根据不同情况在赛季中对节目进行修改,像一些日本选手为了修改节目不得不在赛季中期前往密歇根或者科罗拉多数周跟编舞商量修正节目的情况基本不会发生。15-16赛季,Lipnitskaya和Adian的节目是找Zueva编的,虽然也是俄式风格,但毕竟要漂洋过海,而且结果也不算成功,今后大概不会更多的进行这样的尝试了。同时因为组里有现成的编舞,Zhenya本着累死编舞不偿命的精神,每个赛季都会编三四套风格差别很大的表演滑,滑过俏皮的美少女战士,流行的麦当娜,俄式现代的I’ll Stay和Cuckoo,深情的You Raise Me Up和沉思曲,但是在比赛中的节目,组里的孩子们大多还是滑最正统的曲风,不会太过标新立异

另外编舞身兼教练的身份,长期与孩子们相处远比其他一线单双人滑选手的编舞对自己学生的技术特点,性格个性了解更深,所以更能够为选手量身定做节目,扬长避短,就算是请外面的编舞也能站在同行兼教练的立场给出专业的建议。比如Lipnitskaya性格内向,不擅于也不喜欢与观众裁判在节目中互动,这原本是表演力上的一个大软肋,但是通过给她编了两个基本不需要跟观众裁判互动,只需要埋头自己滑的悲剧天使形象的节目,她个性与花滑这个需要大胆秀出来的项目的不合不但没有阻碍她,反而让节目变得恰到好处。包括这两个赛季Alina的堂吉诃德,同样是通过后半段跳跃的紧张感来让观众把注意力放在一个接一个的跳跃,而非具体的表演动作上,赢得满堂彩的实战效果。当然Alina长大了,下个赛季要滑歌剧魅影了,我很期待呢。同时相比于其他的编舞只有赛季开始前的一两个月的时间,Eteri他们有一整个赛季的时间去告诉选手节目的内涵,需要表现的内容,所以与节目随着赛季的进行磨合越来越好的情况在孩子们的身上也很常见。

最后的特点就是把跳跃放在后半段争取10%的加分,在前半段放旋转和步法填充以铺垫剧情,为后面的高潮服务,节目的层次也非常的明显,不会出现没有主次的现象。当然节目好看不光是教练们的功劳,因为孩子们本身跳跃能力强,并不需要过长的跳跃准备,所以节目连贯,跳跃与节目表演融为一体,而不会出现其他一些跳跃能力不出众的选手那样跳跃与节目的脱节。另外跳跃成功率高,对于我这种不是clean不收节目的粉丝来说,真的是特别爽。。

至于缺点,我组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特别会带男孩子吧,之前带着的男孩子都不算顺利。但是现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俄罗斯男单缺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王者,希望Lesha能够成为下一个俄罗斯的伟大男单吧。另外的问题应该就是师徒性格冲突的问题了,有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其他绝大部分的教练与选手间的关系是工作关系,性格方面只要不影响工作,不会对选手的训练或者表现造成太大的影响。Eteri的孩子们的话与教练之间的关系因为学生们大多数都是单纯耿直的小孩子,之间的羁绊是远远超过工作关系的,合就会很合,不合就会很不合,带的时间久,有时候也会一直按之前的方式对待孩子而忽略孩子心理上或者外在的变化。Eteri对孩子们掏心掏肺,付出所有,同时也希望得到孩子们,以及孩子的家长们的全部信任与支持。Zhenya合就是因为Zhenya的妈妈不在意自己的孩子多一个母亲,Zhenya也把Eteri当做人生导师,从花滑到性格到品味全面吸收。Polina的例子也特别有意思,之前受伤之后Polina也是萌生退意,即便生理上已经痊愈,心理上对上冰害怕反感。是教练们和父母站在一起不断的鼓励她,甚至是逼她,让她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逼她重新站在冰上,想起自己在冰上的快乐回忆与对花滑的热爱,这样才有她上个赛季逐步走向回归的故事。运动员,尤其是年轻的运动员遇到挫折的时候,闹情绪闹别扭太正常了,出现畏难情绪,想要偷懒也是家常便饭。而且和美加不一样,在举国体制下面,冰场是免费的,教练是免费的,练习时间是免费的,俄国的年轻选手们缺乏对自己所拥有的好条件的足够珍惜。当遇到不顺,身体感觉不好的时候,有一次Polina告诉Eteri说今天状态不好,不想滑,Eteri基本是强制性的监督她完成一天该做的训练。Polina顺从了,经过了一天的训练,发现自己是能做到的,就跑来感谢Eteri了。相反的例子就是Lipnitskaya和Adian,Adian在不顺利的时候会像个孩子一样失踪,不参加训练。Lipnitskaya到了最后跟Eteri分道扬镳,问题也是在于师徒之间的互信不存在了,对于这样的情况,Eteri是真的带不动,也不想去带的。相反只要还想练,愿意相信教练,就算不出成绩,Eteri也不会无情放弃的,比如现在代表格鲁吉亚参加世界大赛的Moris。最近两年,组里的气氛和谐很多,没有之前那么多的drama,我想与Eteri在收学生的时候考量学生的性格与个性上的可塑性,Daniil的加入以及Zhenya从孩子成长为榜样都是有关系的。

最后讨论一下糊的问题,其实说实话,我觉得定义糊这个概念很不公平,有几个原因。第一,真正意义上糊的是那些我们观众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就退役的无名氏选手,我们能够叫出名字的,就算后来的发展不顺利,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是取得过一定成功的。第二,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只有去带那些发育期前的选手,大量去带那些发育期前的选手,并且让他们一度取得成功,才有他们糊掉而被我们知道的可能。如果不带发育期前生理心理都不成熟的选手,只收那些发育基本完成且心智成熟的选手,那选手糊在自己手上的机会是很少的。偏偏从一开始Eteri就是走一个年轻教练和俄国教练的路子去养成选手而不是去收现成的,而孩子们也往往能够出成绩打出声望,那自然不管是以前还是未来,总是会出现糊了的例子的。第三,俄国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选手的糊,更多的不是他们不够好,而是总有比他们更好的。Kostner金妍儿可以随便放大假,想回来的时候她们国家的冰协都会像祖宗一样供着,把大赛名额拱手相送。相反在俄国,比如Sotnikova,最后一场国际比赛也还是大奖赛领奖台的实力,Lipnitskaya离开Eteri的那个赛季距离大奖赛总决赛也就仅仅只差一两个排位而已,Tuktamysheva和Radionova同样也是大奖赛稳定前五的表现,然而回到俄锦赛,她们就是六七八九十的排名,基本与世界大赛无缘,青年组的厮杀和更新换代就更加惨烈了。他们这些人的能力放在其他国家都是可以随便参加国际比赛的水平,然而这是俄国,在这里,你就糊了。第四,什么叫糊?是生涯短还是荣誉少?比如Lipnitskaya,真正意义上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算上青年组和成年组也就五六个赛季而已,拿到了奥运团体冠军,世锦赛亚军,大奖赛总决赛亚军,欧锦赛冠军,世青赛冠军,这已经可以碾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选手了。别国的Wagner或者Nagasu出现在人们视线的时间可能是Lipnitskaya的两倍,然而拿到的荣誉比质比量还未必比得上她,更别说一些花滑非主流强国职业生涯因为没有竞争而漫长却没有在大赛取得亮眼成绩的选手,比如曾经师从Brian Orser的Joshi Helgesson,滑了十多年,洲际赛和国际赛却从没上过领奖台,到底哪种生涯能够算糊?第五,选手有天赋差距,教练能够尽可能的让选手达到自己的上限,就算让花滑之神来教我,我也滑不过羽生,这种锅不能让教练背。所以就不说谁糊谁不糊了,只说收过后分手的知名选手,为什么原因导致分手和之后的发展。

Polina Shelepen算是Eteri门下第一个走上台面的选手了,连续三年打进青年大奖赛总决赛,拿过两次亚军,世青赛最好成绩是第四。分手的原因是因为连续的伤病对教练和自己的生涯缺乏信任不欢而散的,离开Eteri之后有一个不成功的成年组赛季就退役了,现在已经开始教练生涯。属于离开Eteri之后形同陌路的那种。

然后是Elizabet Tursynbayeva,带过一个赛季,因为索契冬奥的缘故,政策规定俄国教练不给带非俄国选手而被迫放弃的。现在的发展算是成为广大中坚选手的一员,代表哈萨克斯坦能够有充分的大赛参赛机会。是没有追上被寄予厚望的自己,还是天赋所限,那就不太清楚了。跟Zhenya的关系很好,TCC的时候都一起玩。。

Yulia Lipnitskaya索契冬奥之后,盛名之下完全失去了动力,不想参加练习,不想参加比赛,母亲和商业方面的人士在耳边吹风,导致最后离开。离开的时候是直接叫俄国冰协的高层下命令。从Eteri的角度,看到的场景是,Lipnitskaya在冰上练习,突然一个高层的电话打过来说Lipnitskaya不跟你去TEB了。几天后她把Eteri叫到俱乐部高层的办公室告别,10分钟之后冰协网站发新闻,一个小时后新闻媒体发整版的对新教练的采访。人家对你掏心掏肺,帮助你取得一切荣誉,你要走人却只瞒着她一个。在Lipnitskaya完成了自己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但是还没有正式宣布退役的时候,Eteri有过一个长篇专访,记者问Lipnitskaya回来的可能,Eteri的回答是300%没可能。离开之后,Lipnitskaya的生涯离结束就只剩倒计时了。

Sergei Voronov是带艺投在Eteri的门下的,是非常少有不是自己养成的选手。在Eteri门下的时候拿过欧锦赛第二和第三,拿过大奖赛总决赛铜牌。离开也是不欢而散的,是Voronov他妈过来取走他的文件,Eteri是从媒体上知道他接下来的计划的。离开之后也在媒体上骂过Eteri,所以Eteri在收学生的时候特别反感那些像纳投名状那样黑自己前任教练的选手和选手家长。离开的原因也是性格的冲突,作为局外人,很难说谁的责任更大。离开之后并没有像其他绝大部分人那样彻底职业生涯跳水,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

Adian Pitkeev在Eteri的门下拿过世青赛亚军,那届的季军是陈巍,第五是宇野,第六是金博洋。成年组拿过俄锦赛季军,参加欧锦赛拿到第七,大奖赛俄国站拿到过亚军,在短节目战胜了Fernandez。当年美国站的时候看过他们,Eteri在Adian上场之前自然而然的从背后双手抓着他的肩膀,就好像一个母亲在后面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反正我是没看过其他的男选手和教练有这样的互动。离开的原因一方面是遗传病引起的严重且久治不愈的背伤,另一方面也是存在对自己生涯和教练的不信任,没有办法把身心投入到训练上。离开Eteri后就没有参加过大赛了,改练冰舞同样也没有能够参加比赛。离开Eteri的时候,特地回来说再见,送了一束花给她,痛哭流涕的告诉教练,悔恨自己浪费了教练那么多年的时间。Eteri告诉他,没有什么需要抱歉的。

Sima Sakhanovich,哎,我可怜的Sima。来到Eteri门下练了一个赛季,竞技上拿到了青年大奖赛总决赛和世青赛的两个亚军,俄锦赛第五,算是比较成功的,毕竟那个赛季大赛里赢过Sima的人除了Zhenya外都是赢了大奖赛分站赛的。可是生活上非常的不顺利,首先她是彼得堡人,在莫斯科和彼得堡之间家庭分开两地非常的困难,此外在莫斯科的期间家里被入室洗劫过几次,其中有一次Sima还在家。有一次连所有的器械都被偷走,只能向冰协请求发新的器械才得以参加比赛。最后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不得不哭着离开,之后依然和Eteri保持很好的关系。所以为什么我时不时黑一波Lipnitskaya,却一直喜欢支持Sima跟其他我组的孩子无异,这就是原因了。之后几年Sima因为训练环境不稳定所以成绩并不理想,但非常的努力。

最后,Go Team Tutberidze!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Alkaid.K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