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题制造者在谈什么

《滚石》:白宫记者晚宴还有必要存在吗?

因为白宫记者晚宴上那些被精英记者们认为“过分”的笑话,《滚石》反思了媒体和政客的关系。

喜剧演员 Michelle Wolf 在一年一度的白宫记者晚宴上冒犯了所有人,从嘲笑白宫发言人莎拉·桑德斯的发言策略和妆容(“她真的很有能力,不过她烧毁了真相,并且用真相的余烬画出了完美的烟熏妆”),到挖苦特朗普和色情明星的轶事(“你不能让我像个女人一样闭嘴,除非你是 Michael Cohen 并且甩给我 13 万美元”),最后还没放过在场的记者——

“你们明明能报道很多事情,却只报道了三件:特朗普,俄罗斯和希拉里……你们为特朗普着迷,难道你们曾经和他约过吗?你们装作很恨他的样子,但我觉得你们实际上爱他。这房间里没人愿意承认他帮了你们所有人,他帮你们卖报纸、卖书、卖电视节目,你们创造了这个怪物,现在正从他身上盈利。”

在白宫发声之前,在场陷入愕然的记者先把矛头对准了 Wolf。记者协会的会长 Margaret Talev 稍后道歉,“晚会本想表现我们致力于新闻自由和尊重公民权的共同理想,但很不幸,Wolf 的独白和晚会精神不符。”

白宫记者晚宴被设计成一个政客和业内人士们穿着正装互相表达友好和爱意的小社团,他们通常会请一位喜剧演员,讲一两个关于第一家庭的温和无害的笑话,然后坐下来全程闭嘴;接着总统上台针对一两个协会里(他最讨厌的)记者嘲笑两句,然后又回到“假装尊敬对方”的状态。这种场景让人厌恶,只有在出现像 Wolf 这样说真话的人时才会变得有趣。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派对,谁会在乎某人在派对上说的话呢?但是……记者们为什么要和他们应该报道的对象开派对?

原因大概是,全国记者协会里有相当一部分人其实都非常享受距离权力如此之近的感觉。他们喜欢被邀请去高级的酒店,和参议员们窃窃私语,如果是 CIA、FBI 或者是五角大楼悄悄给他们塞一个秘密,他们会更觉刺激。这就是为什么一旦有人开始冲撞他们与这些人(这些滥用税收、轰炸无辜公民、撒谎成性、豁免经济罪犯的人)之间爱的交流,他们就会群起攻之。

记者应该像躲避蝎子一样远离他们,然而却为他们开晚宴,与他们合影,因为一些实际上无害的笑话就为他们辩护。

美国的大多数记者都不在华盛顿工作,也不参与这个名流荟萃的晚宴,但是最显眼的那些却经常那么做,这严重影响了公众看待媒体的态度。记者不仅通过给予特朗普那么多免费的版面而“创造了这个怪物”,还经常表现的像是宫廷侍臣,赋予了他们更大的权力,而不是作为挑战者去质询。

白宫记者晚宴是个非常奇怪的概念,记者们为什么有必要和白宫人做朋友?如果公众觉得新闻变成了记者和“有权力的好哥们”串通排演好的剧情,他们会比之前更痛恨和政客沆瀣一气的媒体。

24 小时新闻制造者

巴黎警方逮捕 200 名在五一游行中打砸抢的蒙面示威者。

5 月 1 日国际劳动节当天,法国各行业工会上街和平抗议马克龙政府的公共部门劳动改革,人数达到 55000 人(警方透露的数据是 2 万),从巴士底广场出发游行至意大利广场。

在工会游行之外,1200 名隶属于极左翼无政府组织“黑色行动”的抗议者,头戴面具和兜帽劫持了这场和平游行,他们沿途打砸商店橱窗、点燃汽车、在麦当劳纵火并在墙上留下示威涂鸦。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防爆水枪驱散示威者。4 人在冲突中受伤,包括一名警察。警察最终逮捕了 200 名暴力示威者。

政府发言人 Benjamin Grieaux 批评示威者将脸蒙住:“如果你有真诚的诉求,你就应该露出真面目来表现它们。那些戴着兜帽的人都是民主的敌人。”

马克龙政府的改革方案出台后一直遭受工会反对。在这项方案中,政府为了“解放劳动力”、增加企业和员工之间的“社会对话”,而出台 36 项政策让双方更易达成协议、允许 50 人以下的小企业绕过工会自主做出决定等;并计划在 2022 年削减 12 万公职人员,推行绩效制度。改革范围波及铁路、学校、医院、工厂等。

去年 9 月,23 万人参与了巴黎大游行反对改革;今年 3 月,亦有数十万教师、护士和工人加入铁路员工开始了大罢工。民调显示,大部分法国选民支持游行,但是更多人也支持改革,这逼迫法国政府谨慎前行。

世界还发生了什么

穆勒计划问询特朗普的问题列表被曝光。特别调查员穆勒有至少四打的问题抛给特朗普,《纽约时报》获知了问题列表。这些问题旨在探究总统的思考模式,获知他某些推特背后的动机,审阅他与其家人、顾问的关系,调查他开除 FBI 局长、首席国家安全顾问、挑战总检察长的原因,以及 2016 年其选举团队在特朗普大厦里和俄罗斯官员的会面。

英国议会称如果扎克伯格拒绝来伦敦接受问询,他们将发布正式传召文件。数字、文化、媒体、运动委员会主席 Damian Collins 希望扎克伯格自愿来议会接受问询,如果他一直拒绝,议会将在他下次身处英国时正式传召。

梵蒂冈三号人物因性侵案受审。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家联邦法院今天开庭聆讯梵蒂冈枢机主教乔治·佩尔涉嫌性侵诉讼案。这是天主教会有史以来卷入性侵丑闻、并接受民事法庭审理的最高级别宗教官员。今年 76 岁的佩尔目前任职梵蒂冈枢机主教团,掌管梵蒂冈财政大权。

澳大利亚最高龄的科学家赴瑞士安乐死。104 岁的 David Goodall 任 Edith Cowan 大学的荣誉研究员,最近还在审阅生态学期刊。他并未身患任何绝症,但是生活质量大大降低,因而决定奔赴巴塞尔的安乐死机构。此举在澳大利亚再掀协助自杀争议。

有人说

“当媒体陷入危险的时候,所有其他的人权都在遭受严重威胁。”

美国驻阿富汗喀布尔大使谴责 4 月 30 日发生的一起针对记者的自杀袭击。

在这媒体界黑暗的一天里,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了两起精心策划、针对新闻工作者的自杀式爆炸袭击,ISIS 宣称对此负责。

30 日 8 点左右,一名摩托车手在北约总部和美国使馆附近引爆炸弹。20 分钟后,就在急救人员和记者们聚集在现场时,第二名人弹手持摄像机、佯装成记者混入人群引爆,导致 25 人死亡、45 人受伤,其中包括 9 名记者;同一天,BBC 记者 Ahmad Shah 在巴基斯坦边境遭射杀。

2016 年以来,在阿富汗被塔利班和 ISIS 杀害的新闻工作者已达 34 人。

“我平常不挂人,但我觉得有必要指出,这个人自称是个素食主义者,却承认为别人买了一个非素食的冰淇淋。”

推特网友 Anthony Dagher 批评一位素食主义者不够素。

起因是网友 @itsallzara 在家门口发现一个小女孩因为没钱买冰淇淋而大哭,所以就帮她买了个冰淇淋。然而她的个人简介里有“素食主义者”(Vegan)这个词,这引起了同是素食者的 Dagher 的不满。

他稍后挂出了自己和这位好心人的对话:“我想问问你给她买的冰淇淋是不是素的。我觉得助人为乐是好的,但应该通过另一种方式帮助他们,而不是伤害和谋杀非人类的宝宝,比如购买非素食冰淇淋。” @itsallzara 的回答是,“我只是给小朋友买了个冰淇淋,没有那么深的含义……我一家都是素食者,但我不会把这个(理念)强行推给小孩。”

这条挂人推特引出了几万条热烈讨论,大部分人都在感叹,为何做一件好事也要被这样批评,非素食冰淇淋到底有什么不好?又没有任何动物因为产奶而死。当然,素食者可能不同意这一点。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事

200 人的研究团队发现了 44 个提高抑郁风险的基因变体

这是全世界最大型的一次针对 DNA 影响心理疾病的研究,结果刊发在《自然基因》期刊上。超过 200 名的研究人员确定了 44 个提高抑郁风险的基因变体,其中的 30 个之前从未被发现与之相关。

通过确定更多的抑郁相关基因,科学家们希望能进一步了解为何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得抑郁症,即便他们拥有相似的人生经历。

先前的研究表明,40% 的抑郁症由基因触发,剩下的则是因为其他生理因素和人生经历。44 个基因变体仍然只是整体抑郁基因的一小部分,“我们知道有数千个基因与抑郁相关,每个都对个体的抑郁风险有非常微型的影响。” 研究主笔凯瑟琳·路易斯说。

科学家有望通过这些新数据制定定向疗法,“目前的抑郁疗法非常没有效率,我们需要更好的疗法,要想达成这个目标,就必须了解是什么导致了抑郁。寻找风险基因恰恰就为我们提供了抑郁如何崛起的线索。”

历史上的今天

1519 年 5 月 2 日,达芬奇逝世。

1842 年 5 月 2 日,英国宪章运动爆发。

1895 年 5 月 2 日,康有为发起“公车上书”,抵制《马关条约》,要求迁都内地,变法图强。

1980 年 5 月 2 日,中国绵羊冷冻胚胎移植成功。

题图 CHRISTOPHE PETIT TESSON / 东方IC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