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1日报道 (编译:王潇宵)

酒过三巡,一名女子坐上Uber准备回家。但是她醉的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得不请求司机停下来,开门呕吐。接下来,她就昏睡在了汽车后座。

据警方和知情人士的描述,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那个Uber司机正在实施强奸,案发地点离受害者的家仅一个街区。正因如此,她才得意逃脱并报警。

警方随后逮捕了这名54岁的Uber司机John David Sanchez。当警方搜查他的电脑时,他们发现了Sanchez强奸妇女和虐待青少年的视频,这些视频至少可以追溯到五年前。

Sanchez随后因强奸Uber乘客以及另外33起案件(至少9名妇女和儿童受到性侵犯)而被判处80年有期徒刑。不仅如此,Sanchez用药使得受害者失去反抗能力,以便作案。

然而,据CNN调查,这样丧心病狂的人只是美国至少103名Uber司机的其中一员,这些人在过去四年中被指控性侵或虐待其乘客。其中至少有31名司机因强行触摸乘客、非法拘禁、强奸等罪名被定罪,数十起刑事和民事案件尚未被处理。

可怕的是,目前还没有关于Uber司机或其他网约车司机的性侵数量的公开数据。CNN提供的这一数字来自美国20个主要城市的警察报告、联邦法庭记录和地方法院数据库的深入审查。

另一个案例中,一名来自迈阿密的女子让孩子和他们的祖母在一起,随后和一位朋友去了酒吧。之后她打Uber回家。她说,案发时她处于昏睡状态,当第二天起来时,她的裤子和内衣都散落在地上。据称,Uber司机带她回到公寓,并将她扔在床上实施侵犯。

这名女子称:“我们几乎是和陌生人搭便车。在行程结束前,有多少人会受到侵犯呢?”

据警方介绍,司机承认他知道受害者喝了酒,并且“他所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但他并不认罪,正在等待审判。

加利福尼亚长滩的一名女子称,2016年的时候,她醉倒在Uber车后座,她是因司机对其进行性侵而醒过来的。作案司机在第二天被捕,他声称性行为是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地方检察官随后放弃了对他的诉讼。该女子在事件发生后起诉Uber,认为Uber的服务并不安全。

她说:“你不认为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我,仍然对此感到屈辱,这是我发声的原因,我已经厌倦了人们事不关己的态度。”

Uber:“我们致力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Uber与2010年在旧金山成立,称其为“人们的私人司机”,它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私人科技创企之一,价值700亿美元,在全球630个城市开展业务,每天约提供1500万次服务。

而性侵问题明显与Uber宣扬的品牌信息冲突,人们无法相信Uber真的能让他们“安全回家”。即便Uber在广告中敦促用户使用Uber,并且在2015年,Uber在多伦多其那些醉酒的人提供免费的打车服务。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在案发时,很大一部分受害者是酗酒或是醉酒状态。

来自各州的五位司机称,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性骚扰或袭击培训,司机只要同意Uber的各项条款,注册成为车手即可。Uber表示,它在2016年12月更新了标准,规定在使用其平台时不允许发生性接触。

上周,Uber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个性侵犯预防视频,告诉司机“如何创建一个更安全的社区。”它还表示计划在全球范围内为倡导者、领导者、司机和骑手举办50个社区论坛,讨论这一问题。在CNN与Uber接触后,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Uber早前已经被告知与CNN的采访事宜,但该公司并未让高管发声,并且本月早些时候,它取消了CNN与Uber首席执行官的在线采访。

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上周与CNN通话时称,打击性侵犯是“我们最先考虑的事”。

Dara Khosrowshahi在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下台后,与8月下旬加入Uber,他说:“不只是现在,我希望在未来它也能成为我们优先考虑的事。”

优步发言人在最近向CNN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安全是公司今年的首要任务,并引用了最近的协议更新,例如每年重新进行驾驶员背景调查等。该公司还表示,计划在Uber应用程序中推出一个专用的“安全中心”,让乘客在乘车时可以指定他们想要分享行程细节的联系人,该功能中还会有一个紧急按钮,允许用户从应用程序内部拨打911。

发言人称:“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还会做的更多。性侵犯是一种可怕的罪行,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对Uber来说,这个社会问题也是无法避免的,但我们希望成为永远终结这种罪行,并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Lyber作为Uber的竞争对手,每天在美国和加拿大提供一百万次的服务,同样也面对着司机的性侵犯问题。CNN在审查时,发现有18例Lyft司机在过去四年被指控,其中四名司机被定罪。

Lyf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Lyft社区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正在努力完善政策和功能,以此保护社区的安全。”

Uber和Lyft都会进行背景调查,通常是通过名为Checkr的创企进行数字背景调查。

Uber表示,它会审查背景调查提供商向公司提供的司机候选人记录,任何参与严重的刑事案件,如性侵犯、针对儿童的性犯罪和绑架行为都将失去参选资格。

但Uber此前并没有制定重新审查犯罪背景调查的统一政策。在CNN的压力下,一位发言人在一月份表示,Uber将在2017年中期每两年开始对司机进行调查。除了近期发布的关于司机年度背景调查的声明之外,Uber还计划在发生新的刑事犯罪时监控新犯罪行为。

在调查中,在两起案件中,司机均承认在为Uber和Lyft工作期间发生性侵行为。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在一起案件中,一名西雅图司机在Uber解雇他之后开始为Lyft服务。后来他对Lyft骑手进行了性侵犯。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司机在圣地亚哥承认做出露阴行为并对一名Uber乘客实施非法监禁,并在另外一起案件中侵犯了Lyft乘客的。

警方进展

在被指控性侵犯或性虐待的103名Uber司机中,其中18人因刑事案件被撤销、驳回或司机被认定无罪而无法进行定罪。

地方律师和警察表示,由于缺乏犯罪动机或证人合作等问题,案件无法推进。

除了调查被指控犯罪或在民事诉讼中被起诉的103名司机之外,CNN还联系了20多个警察部门,以获取涉及Uber或Lyft司机性侵投诉的数据。其中四个警察部门:奥斯汀、波士顿、丹佛和洛杉矶,追查了涉及乘车司机的犯罪行为,并分享了他们有关性侵投诉的数据。

CNN没有将这些投诉中的绝大多数列入案件记录,因为它们无法完全通过事件报告并进行核实。

然而,这就表明,与CNN调查中发现的103起案件相比,可能会有更多的性侵犯事件发生。

波士顿警察局从2016年以来收到24起涉嫌对乘客性侵犯的Uber司机的投诉或举报。该部门在同一时期收到三起涉及Lyft司机性侵的有关投诉。

自2016年以来,洛杉矶警局已收到至少13起涉及Uber司机的类似投诉,8起涉及Lyft司机,还有对十几位所属公司不清的司机的投诉,而其中只有一起案件对司机实施逮捕。

在奥斯汀,自2015年以来,警方已经记录了至少16次针对Uber司机的性侵犯投诉,以及至少10起涉及Lyft司机。

与此同时,自2015年以来,丹佛警察部门至少记录了9起针对Uber司机的性侵犯或虐待投诉,以及至少12起涉及Lyft司机的投诉,但其中只有两起投诉产生刑事指控。大多数案件由于缺乏证人合作,或者由于地方检察官缺乏证据而不了了之。

律师:Uber一直在息事宁人

法律事务所Wigdor LLP的律师Jeanne Christensen从2015年开始一直在关注优步强奸和虐待案件,当时她的公司在新德里一起高调的强奸案之后提起诉讼。曾经有过强奸和骚扰记录的Uber司机被判处终身监禁。这起事件引发了抗议活动,并导致当局暂时禁止Uber在该市提供服务,时间长达六周。

Uber的态度才是关键所在。

最近,Christensen的律师事务所代表九位原告提起针对优步的集体诉讼,包括受访的迈阿密女性在内均表示遭到优步司机的侵犯。

Uber正试图迫使这些女性通过仲裁来履行自己的法律条款。当用户注册Uber时,他们会同意这些条款,其中包括“在仲裁中以个人为基础”解决任何索赔问题。

在致Uber董事会的一封信中,14位女性详细介绍了她们的经历,并敦促该公司撤销其仲裁条款,并称Uber将其置于不管不顾的状态,并将问题置于地下。

她们写道:“我们相信这个在交通运输领域从事租赁业务的公司能够说到做到,而我们从未想到Uber会对女性造成持久的身体暴力。”

Uber发言人此前曾向CNN发表声明强制该案件进入仲裁状态,称“这是此案的适当场所,因为它允许原告公开说出他们的想法,并且保护他们的个人隐私。”

多年来,Christensen说,她注意到那些来到她的公司寻求帮助的人往往有几个相似点,受害者往往是女性、娇小、独自生活,并在遭受所谓的袭击时醉酒。

Christensen说:“如果一个司机要进入她的家,他很可能已经问了她足够多的问题,并知道她一个人住。”

Christensen目前代表了16名女性,她们声称自己遭到了Uber司机的强奸或袭击,保密起见,她并没有透露公司处理过多少起针对Uber的案件。

全国各地的多名律师对于他们针对Uber的案件同样保持沉默。像许多大公司一样,Uber要求各方在案件解决后签署保密协议。

Christensen说:“这不是简单的立案管辖,所以Uber可以支付足够多的钱让受害者和律师对此保持沉默。事实上,Uber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还能让社会安静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6170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