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1日报道 (编译:王潇宵)

据内部人士透露,WhatsApp的首席执行官Jan Koum将从母公司Facebook离职,并退出Facebook董事会,其离职原因或是在数据隐私政策上与Facebook存在分歧,具体的离职日期尚未披露。

在外媒曝光这一消息后,Koum在Facebook上做出回应:“现在是我继续前进的时候了。”但是并未提及离职原因。可能Koum早就有了离职的想法,此前他就一直在向Facebook和WhatsApp的高管传达这一想法,最近几个月他出现在WhatsApp位于硅谷的办公室的频率明显地下降了。

虽然Koum不愿提及离职原因,但WhatsApp与Facebook在用户数据隐私方面的分歧早已出现。用户数据的独立性和良好保护是Koum及其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在Facebook收购公司时做出的承诺。

WhatsApp在2016年采用了加密技术,并努力守护这一承诺。团队还在官方博客上公开表示:“从现在开始,当你和你的联系人使用最新版本的WhatsApp对话时,你们的每一通电话、每一则信息、每一张照片、每一个文件都会被自动进行端到端加密。”就在去年,WhatsApp还是被迫修改了用户协议,允许Facebook获取其用户信息,结合用户特征和Facebook多平台数据进行广告投放。

在今年三月,Facebook允许第三方错误地处理用户个人信息的丑闻曝光后,Koum与Facebook之间的裂缝也进一步扩大。

不过,Facebook需要证明其对WhatsApp的投资——它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是值得的。

调查公司GBH Insights的首席战略官兼技术研究主管Daniel Ives表示:“Facebook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收购,成功实现盈利并将其整合到他们的广告机制中。但是,由于创始人的抵制,WhatsApp更像是众多被收购企业中的刺头,这就是一场大规模的文化冲突。”

Koum的离职在Facebook可以说是相当微妙了。包括管理层和董事会在内的核心集团,在Facebook经历丑闻时一直表现得非常忠诚,而Koum成为了那个意外。不只如此,离职前,Koum是 Facebook董事会中唯一一位被Facebook收购的企业的创始人,也是当时Facebook的三名董事之一,另外两人则是扎克伯格和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WhatsApp在Facebook内部受重视可见一斑。

Facebook方面拒绝回应Koum离职的原因,但并未对该信息提出质疑。

Koum在他的Facebook推文中表示,他会花一些时间在其他事情上,比如收集罕见的风冷保时捷、在自己的汽车上工作、玩玩极限飞盘之类的。

Brian Acton是在去年11月离开了公司,随后成立了自己的基金,并向加密 IM 应用 Signal 投资 5000 万美元,以提供“全球最值得信赖的通信体验”。今年3月,Acton在自己的Twitter上发起了#DeleteFacebook的活动,呼吁删除Facebook,这一活动的影响力因Cambridge Analytica在特朗普竞选期间私自获取8700万用户的隐私信息而不断壮大。

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的披露导致了WhatsApp员工对Facebook产生了普遍的失望情绪,而Koum更是在丑闻发生前就决定离开Facebook。

据统计,WhatsApp的月活用户为15亿,它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服务商。它在印度、埃及、巴西以及众多欧洲国家很受欢迎,人们主要用它与朋友、企业进行电话和短信沟通、发布动态等。

Koum和Acton是前雅虎员工,他们在2009年创立了WhatsApp,承诺用户每年只需支付99美分就能享受私人通信服务。在2014年,这家小公司已经拥有近5亿用户,同时也引起了扎克伯格的注意,他当时正在拓展海外社交网络。扎克伯格邀请Koum和Acton来家里吃晚饭,饭后,扎克伯格向他们提出了收购计划,这一计划能让Koum和Acton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

但即便在收购的初期,分歧就已经存在了。在收购时,WhatsApp的收益不到2000万美元。而Facebook则是靠着大量用户信息,在广告投放方面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Koum和Acton公开诋毁了精准广告投放的模式。2012年,他们在WhatsApp的官方博客上写道:“没有人会对越来越多的广告感到兴奋,没有人希望每天被广告所支配。”他们将在线广告形容为“对美学的破坏、对智力的侮辱,以及对思路的打断。”

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也是个人隐私的一大支持者。他们尽可能少地收集用户数据,通常只需要电话号码,这就与Facebook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无法想象后者对数据有多么饥渴。在收购时,Koum和Acton表示Facebook已经向他们保证,WhatsApp可以保持独立服务,不会与Facebook分享其数据。

WhatsApp能否盈利,又该如何盈利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创始人团队在一篇博客中宣布收购消息,并称:“WhatsApp将保持自主和独立运作,用户依然不会被广告所困扰。”

而18个月后,这一承诺破裂了。WhatsApp被迫修改了服务条款,让社交网络能够访问WhatsApp用户的电话号码,并分析用户所使用的设备和操作系统等信息。

据悉,WhatsApp的高管并不反对和Facebook分享一些数据来分析哪些人在使用该服务,但是他们反对Facebook利用其数据来创建Facebook多平台上统一的用户配置文件,其中还包括Instagram和Facebook Messenger,并被用于广告精准定位和Facebook数据挖掘。

Acton和Koum勉强接受了,让Facebook推荐用户的WhatsApp联系人成为他们的Facebook好友,并使Facebook尽可能多地收集相关数据。此外,这些条款还允许广告商将电话号码列表提供给Facebook的广告系统,并找到新的用户并进行定位。

去年,欧盟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1.22亿美元的罚款,因其在2014年收购WhatsApp时向欧盟提供误导性信息。

WhatsApp的盈利模式方面也产生了冲突。Facebook取消了99美分的年费,而Koum和Acton仍然反对广告投放。目前,WhatsApp仍然没有广告,但已经着手新的方式来获益:一月份,Facebook推出了一个名为WhatsApp Business的工具,允许企业创建配置文件并在WhatsApp上向其用户发送消息。创始团队还与Facebook针对在印度建立移动支付系统的计划发生了冲突。

另一个分歧点是WhatsApp的加密。2016年,WhatsApp增加了端到端加密功能,让用户的信息不被其他人获取,让包括WhatsApp的所有者在内的外部人员均无法阅读。 Facebook的管理人员希望让企业更容易地使用工具,而WhatsApp的管理人员则认为这样做会削弱其加密功能。

最终,Koum在一次次的矛盾和冲突中精疲力竭。不过,有媒体也指出,Koum离职的时间也很微妙,宣布离职时,恰是其被收购的四年零一个月,意味着其可以兑现所持有的全部Facebook期权。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6167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