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麦克斯 4》的两部续集剧本已经写好了,但是其制作却陷入了停滞,因为导演乔治·米勒正在和华纳打一场创作话语权和奖金的官司。

2015 年的《疯狂麦克斯 4:狂暴之路》是一部现象级的电影。这部电影直白地讲述了一个反极权暴政的末世故事,表现形式却相当刺激。无论是邪典硬核的废土设定、超乎想象的动作场面,还是几乎全程的实景技术和实地拍摄,以及看似是男主动作片实则隐含着女权宣言的独特属性,都为它 Metascore 90 分、拿到奥斯卡 6 项大奖(甚至提名了最佳影片)奠了基。这在 R 级电影中极为罕见。

观众为本片独树一帜的风格欲罢不能,纷纷期待着续集或前传。去年 7 月,饰演 Furiosa 的查理兹·塞隆也向 Variety 确定,两部分别关于 Max 和 Furiosa 的独立电影剧本已经写好,随时可能开拍。然而,据澳大利亚媒体《悉尼先锋》4 月报道,《疯狂麦克斯 4》深陷法律纠纷,第五部和第六部会不会拍还不好说。

《悉尼先锋》将乔治·米勒和华纳兄弟的官司形容为“苦涩的法庭之战”。焦点主要聚焦于两个方面:乔治·米勒的制片公司 Kennedy Miller Mitchell 指控华纳在影片预算没超支的情况下拒绝支付奖金、并打破了共同筹资的协议;华纳的态度“专横粗暴”,三番五次干涉拍片,不断要求重拍、删镜头、改结局、把 R 级调整至 PG-13 等。因为这些原因,他们无法再共同合作接下来的电影。

两边对“最终拍摄成本”的计算产生了分歧。当初的协议是,如果米勒在 1.57 亿美元的预算之内完片,就有资格获得 700 万美元的奖金。米勒公司认为,自己最终的成本是 1.547 亿,控制在预算之内,但是华纳却坚称成本超过了 1.85 亿——他们算上了在自己要求下重拍造成的额外成本。

米勒方在法庭文件中控诉:华纳坚持不拍剧本中的一些镜头、要求以新镜头和新结局取代;米勒完成电影“粗剪版”后,华纳做出了一系列决定,导致制作出现了重大调整和延迟;华纳为电影组织了至少 10 次试映,在每次试映后都要求修改;华纳在 2013 年底要求补拍镜头,批准了 3100 万美元的预算,以集结剧组和主要卡司再聚澳大利亚、重新还原非洲实景等,而这部分成本应该被排除在 1.57 亿之外;华纳在合约中承诺,会在第一时间把共筹的机会让给米勒公司,但后来却拉了 Ratpac-Dune 娱乐公司入伙,并且只在添加字幕的流程时告知了米勒公司。

华纳辩解——本片的拍摄严重超支,而这是制片公司自己的问题;2012 年的拍摄进程遭到延迟,成本暴涨,如果制片厂不尽快调整,这部电影绝对无法按原计划完成;他们没有“坚持”要一个额外结局,只是提了一个“要求”;最终的上映日期比预计延迟了 14 个月,成本也增加 3100 万至 1.85 亿。

目前,新南威尔士最高法院正在审理此案。在这起麻烦得到解决之前,关于第五部和第六部,乔治·米勒也只能回答“未来会有”了。

新的《疯狂麦克斯》系列拍摄过程本就多舛:前后 20 年,经历了版权从福斯转手华纳、原主角梅尔·吉布森丑闻缠身、原定的澳洲拍摄地罕见降雨导致沙漠变成花园,逼迫剧照不得不辗转至南非和纳米比亚等。如今这场官司成为了又一个新障碍。但愿好事多磨,这个系列最终能像它的台词一样,“我活过,我死了,我又重生了”。

题图来自豆瓣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