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网站今年2月公布了2018年度 疾病优先级研究的评估列表,内容是与会专家认为可能会造成公众健康危机并且缺乏有效的药物或疫苗,十分有必要尽快对其研究的疾病。

这不是WHO第一次发布列表了,最早是2015年底发布的一项,随后是每年修订一次,2月份的是第二次年度修订之后的列表,上一次修订是在2017年1月。

对比列表,可以看到大部分的疾病是大同小异的,因为针对这些疾病的研究不可能两三年就能把问题全部解决了。但是今年最大的不同是WHO把“X疾病”也就是“未知疾病”列入了列表!

Disease X represents the knowledge that a serious international epidemic could be caused by a pathogen currently unknown to cause human disease, and so the R&D Blueprint explicitly seeks to enable cross-cutting R&D preparedness that is also relevant for an unknown “Disease X” as far as possible.

具体的定义,WHO给的是“可以引起国际严重流行,但目前并不清楚可以引起人类疾病的病原体”。也就是说可能跟当年的SARS-CoV或者MERS-CoV一样,在出现之前,其实人们一点线索都没有,悄无声息地来。


其实按照这个定义,X疾病 和 传统的“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的概念范围其实差不多。新发传染病的意思是,以前没有,突然在人群中进行传播并造成疾病。跟新发传染病相关的还有一个概念——“再发传染病”(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这个的意思是,病原体以前就有,但是得到了控制,或者流行范围有限,但突然有一天,就开始大规模传播,或者到了以前不流行的地区。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寨卡病毒了,上世纪40年代就发现了,结果在这个世纪突然引起大家的普遍关注。

在新发传染病和再发传染病的病原体 图谱里,病毒,病毒,病毒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把交椅。而且,绝大多数是RNA病毒,这可能跟RNA病毒本身基因组的保真性差,更容易突变有关系。

图片来源: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worldwide-emerging-viruses-and-diseases-2014-9

而且,大多数新发或者再发病毒的来源都是动物,很大一部分是“自然疫源性疾病”,也就是病毒是天然存在的,所以很难在自然界中根除。不像历史上已经完全适应人体,只在人群中传播的病毒(这部分有天花、麻疹等等)。

动物来源的,动物传播的病毒。很难办,因为传染源很难控制。所以最通常的做法是从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上想办法——消灭媒介,研发疫苗。

再回过头来看“The Global Virome Project”,其实这就是一个照妖镜计划,也就是我们不是不清楚从动物来源的病毒可能会有哪些吗?那我们就主动出击,去大浪淘沙,一网打尽。获取能够获得的全部资料,再仔细分析,哪些有可能突破物种屏障,提前做好准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从潜在传染源上要答案。

The Global Virome Project

这是一个雄心万丈的计划,所以也是全球的合作项目,这是官方网站——

Overview

全球病毒组项目旨在缩小这一差距。这一国际合作项目将研究感染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病毒,以确定哪些病毒只在动物间传播哪些会转移到人类身上。根据印度狐蝠和恒河猴(已知的新兴人类疾病的两种宿主)的病毒多样性,研究小组估计,在被调查的25个病毒家族中,仍有约167万种未知病毒有待发现,其中63.1万到82.7万种可能感染人类。
该项目计划在今后10年内,确定这些潜在威胁的70%左右,研究重点是已知的感染人类病毒高发的动物。这些数据将被公开,帮助科学家为未来病毒流行做好准备——理想的情况是,在威胁出现时就挫败它们。
位于美国纽约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全球病毒组项目指导委员会成员彼得·达萨科称,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并表示预防病毒大流行要比疫情善后划算,有信心战胜流行病的威胁。

其实,这个计划的实施,将让我们至少能够清楚,目前在鸟类和哺乳动物已经存在的病毒种类。将大大拓展我们对病毒这种生命体的认识。

在人类中传播的263种已知病毒,仅占疑似潜伏的、可能感染人体的病毒总数的不到0.1%。

这个计划的完成,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资源呢?值得期待。


其实,类似的计划已经有过先例,不过是在低等动物上做的。

我国2016年一项发表在Nature的研究通过宏基因组计划已经在无脊椎动物身上发现了N多之前闻所未闻的病毒了。

张永振教授关于Nature论文《无脊椎动物RNA病毒圈的重新界定》的中文简介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本研究在湖北、浙江和新疆陆地地区以及黄海、东海和南海海洋地区调查了九个动物门(节肢动物门、环节动物门、星虫动物门、软体动物门、线形动物门、扁形动物门、腔肠动物门、棘皮动物门、脊索动物门背囊亚门)超过220种无脊椎动物,通过深度转录组测序共计发现超过1445种全新的病毒,其中一些病毒与现有已知病毒的差异性足以把它们定义为新的病毒科。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20167#f1

这也表明,全球的病毒组计划大约是可以完成的。

也希望事成之时,这面照妖镜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潜在的,可以成妖的病毒原型信息。

参考资料:

The Global Virome Project

Redefining the invertebrate RNA virosphere

List of Blueprint priority diseases

延伸阅读——

蚊子咬了关节痛,甲病毒巡礼 1

病毒性出血热/脑炎 之 奥罗普切热

病毒性出血热 之 “蜱虫病”病原体

病毒性脑炎 之 尼帕病毒

病毒性脑炎/出血热 之 裂谷热

拉沙热与拉沙病毒

前车之鉴 西尼罗病毒是怎么席卷全美的?

病毒性出血热 之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

病毒性脑炎/出血热 之 基孔肯雅热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Vigorous Cooler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