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在世界杯倒计时50天之际,爆棚体育视频为大家细数世界杯历史上的50大轶闻,从1930年第一届世界杯起,按时间排列,每期10则,共分5期,从4月25日起连续5天发布。

往期详见:世界杯历史50大轶闻(1-10):1938年世界杯上的中国人

世界杯历史50大轶事(11-20):迷之性侵案导致错失世界杯

21.两罐鱼子酱的贿赂

1962世界杯决赛的主裁判是苏联人,名叫拉特舍夫,不过我们要说的不是他在1962年的故事,而是他在下届,1966年世界杯的故事。

1966年,拉特舍夫从裁判变成了裁判审核委员会的一员,这时候,他的苏联老乡,同样是裁判的巴赫拉莫夫找到他,说,我们来自同一个国家,你一定要帮我,我特别特别想当世界杯决赛的裁判!然后塞给了拉特舍夫两大罐鱼子酱。

拉特舍夫公开这件事的时候,巴赫拉莫夫已经去世了。他对记者说:“你知道吧,鱼子酱,这是一种非常好吃的东西,但是我拒绝了。委员会里还有一个马来西亚官员,被我拒绝后,巴赫拉莫夫就去找他了,后来巴赫拉莫夫成为了1966年世界杯决赛的边裁,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被指责用鱼子酱贿赂官员的苏联裁判巴赫拉莫夫

可能很多人知道,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决赛的德英大战,德国通过一次疑似手球把比赛拖入加时,加时期间英格兰球员赫斯特打入过和兰帕德门线冤案几乎一模一样的一粒进球,唯一不同的是,当值边裁断定这粒进球有效。至于到底进没进,至今没有准确答案,而当时判定进球有效的边裁正是走后门上任的巴赫拉莫夫。

22.功臣之狗

雷米特金杯实在是命途多舛,不仅仅在二战期间被足协副主席藏在了鞋盒里,还在1966年世界杯前夕又一次失踪。警察找了七天没找到,最后被一条狗找到了,雷米特杯被报纸裹着,丢在一个脏了吧唧的灌木丛里。

上交雷米特杯的狗主人叫科比特,带着金杯走进伦敦警局的时候,他还一度被怀疑是偷了金杯来自首的。不过真相大白之后,他和他的狗皮克尔斯一起被邀请去参加1966年英格兰的夺冠宴会(皮克尔斯还在宴会上舔干净了主人的盘子,得到了英格兰球员的赞赏)。该届世界杯的第二年,皮克尔斯就去世了,科比特给他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皮克尔斯,1966年世界杯的发现者”。

“我经常也给他的墓碑倒一杯酒。”科比特说:“我觉得我的狗是体育界最有名的狗。”

科比特和皮克尔斯一家

23.转瞬即逝的亚洲之光

1966年的世界杯正赛名单中,有一个很醒目的名字,朝鲜。

朝鲜进入正赛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作为唯一一支亚洲球队前往了英伦。结果没想到,踢得还挺好,力压意大利和智利小组赛出线,当时朝鲜驻地在英国米德尔斯堡,当地居民简直就立刻成为朝鲜二十年球迷一般,满大街追着要签名。

进了淘汰赛之后,朝鲜队遇到了葡萄牙队,要前往利物浦参赛(还有3000名米德尔斯堡球迷跟着远征了),到了那里,朝鲜下榻的酒店叫Loyola Hall,万万没想到,势不可挡的亚洲之光折在了这个酒店上。

这个酒店本来是庄园,因为无后,主人把庄园捐给了教会,在里面挂满十字架,耶稣受难图什么的。朝鲜球员怎么见过这种架势?大家吓得不行,队内中场朴斗翼后来回忆,因为害怕,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跑到队友房间结伴捱了一宿。第二天对葡萄牙的比赛,状态不好的朝鲜队被葡萄牙逆转,3-5落败。朝鲜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就这样结束了,临行时,路边是千千万万送别的米德尔斯堡球迷。

米德尔斯堡球迷送别朝鲜国家队

24.一场世预赛引发的战争

1970年世预赛,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加起来,只有一个进入决赛圈的名额。

其中一场淘汰赛,对阵双方是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他们是邻国,当时由于土地资源等问题,大量萨尔瓦多人迁往洪都拉斯谋生,从事农业。为了把土地资源把握在洪都拉斯人手中,洪政府变出台了一个政策,强行回收萨尔瓦多裔人手中的土地,两国关系因此恶化。

不巧,就在这时两国在世预赛中相遇。首回合洪都拉斯主场,客队球迷为了影响主队比赛,在洪都拉斯队下榻的酒店外连夜制造噪音,但洪都拉斯依旧1-0取胜,这个结果让一个18岁的萨尔瓦多女孩难以承受,开枪自尽了。她的棺材上蒙上了国旗,球队矛盾上升到了民族国家矛盾,带着这样的情绪,萨尔瓦多在主场迎来了洪都拉斯。

因为战争从洪都拉斯步行迁往危地马拉避难的妇女

因为战争从洪都拉斯步行迁往危地马拉避难的妇女

首回合就不太消停的萨尔瓦多球迷,回到了自己家门口更加肆无忌惮,杀害了两名洪都拉斯球迷,洪都拉斯也0-3败北。在当时,各胜一场要加赛,加赛的地点是墨西哥城,在5000名远征球迷的注视下,萨尔瓦多取胜。赛后一小时,两国就宣布断交,战争迅速打响,100小时之后双方被调停,洪都拉斯有2000人战死,萨尔瓦多数十万人因此流离失所。虽然战争只持续了四天,但是最终达成两国和平解决,则用了十年之多。

25.被一瓶啤酒拖垮的英格兰

1970年世界杯,英格兰队前往炎热的墨西哥,他们的驻地不远处有一个瓜迪拉哈拉度假村,有高尔夫球场,有酒吧,有游泳池……进去玩要花1500英镑,在当时是一大笔钱。每次经过度假村,球员们都央求教练拉姆齐,可不可以带我们进去看看?小组赛出线之后,拉姆齐终于同意了,在度假村里,球队点了一瓶啤酒,递给主力门将班克斯,而就在这一刻,英格兰本届世界杯的前途也断送了。

班克斯回忆当时的情况:“我不记得我拿那瓶啤酒之前盖子是不是已经被打开了,但是我喝完半小时就非常难受。回到酒店的当晚,我躺在厕所的时间比躺在床上都多,这不是正常的腹泻,我感觉自己就像小奶猫一样,一碰就会死。”

首轮淘汰赛面对德国,班克斯感觉自己稍微好了一点,还是随队出征了,在赛前会议的时候却再次复发,队医把晕厥在会议室的班克斯抬回了卧室,并且临时安排替补门将博内蒂出战。他在之前仅仅在一场友谊赛中登过场,这场比赛德国人3-2取胜,替补门将博内蒂频频失误。

博内蒂瞬间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对象,甚至他的母亲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恳请大家不要再攻击自己的儿子。这场比赛后,英格兰回了老家,而博内蒂再也没有进过国家队。至于当初罪魁祸首的那瓶啤酒到底有没有问题,已经很难追究了。

26.贝利的隐形营销

1970年,阿迪达斯和彪马两大体育用品巨头实力抗衡,而彼时的贝利是世界头牌球星。

世界杯期间,贝利本来没有签约阿迪和彪马中的任何一家公司,但彪马一名员工借谈赞助的名义进入巴西队,塞给贝利25000美元,贝利收了钱,在1/4决赛开球前向裁判申请把鞋带绑紧一点。就这样,贝利系了16秒鞋带,鞋上的彪马商标随着转播信号传遍了全世界。

贝利在赛前“无意”展示自己的彪马球鞋

27.克鲁伊夫的特制球衣

阿迪与彪马之争不仅仅存在于1970年,下届世界杯,他们又把矛盾的焦点放在了另一位巨星,克鲁伊夫的身上。

1974年世界杯,荷兰签约了阿迪达斯,但是阵中头牌克鲁伊夫是彪马的签约球员,因此,克鲁伊夫和荷兰足协陷入了僵局。他坚持在全队都身着阿迪球衣的时候,穿彪马训练。世界杯越来越近,荷兰足协让步了,他们让阿迪为克鲁伊夫特制了一款球衣,袖子上阿迪三道杠变成两道杠,克鲁伊夫就这样穿着这件酷似山寨品的球衣征战了1974年世界杯。

1974年荷兰队赛前合影,只有队长克鲁伊夫的球衣是两道杠

28. 讨薪队长贝肯鲍尔

1974年世界杯之前,本应该专心备战的西德因为奖金问题和足协起了龃龉,当时西德的夺冠奖金是每人3万马克,而意大利队的是每人12万马克,荷兰是10万马克,这种悬殊的奖金差异让西德国脚们瞬间没有了为国出战的动力。

不满的球员想给西德足协打电话,要求提高奖金,但是教练舍恩斥责了球员过于贪婪不应该向足协要钱。而急性子的后卫布莱特纳,当晚就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更加惹恼了舍恩。

这时,队长贝肯鲍尔决定为球员出头,第二天,他没有向教练申请,直接打电话给足协要求提高奖金。足协做出的决定是将3万马克翻倍,再加上赞助商阿迪达斯的钱,一共是7万马克,差不多达到了球员7.5万马克的期望。可是在表达意见时,依然有一半的人不同意舍弃那5000马克,贝肯鲍尔见状,自己主动表达了对足协的支持,接受了这份奖金。

贝肯鲍尔此举,平息队内的矛盾,保持了东道主西德在世界杯赛场上的颜面,稳定军心。74年世界杯德国本土夺冠,贝肯鲍尔此举关系重大。

1974年,贝肯鲍尔带领西德夺冠

29.世界杯笑柄背后的恐怖故事

1974年是刚果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正赛,可是过程和结果都有些荒谬的色彩。

那时候的刚果叫“扎伊尔”,统治者叫蒙博托,是非洲著名的暴君之一,为了鼓励球队,蒙博托在每次胜利(或体面输给强队之后),都会给球员发大量的奖金和地皮。世界杯首轮他们面对苏格兰,虽然输了0-2,但是球队表现不俗,球员觉得,按惯例,他们应该有奖金。

但是直到四天后面对南斯拉夫,也没有一点奖金的消息,扎伊尔球员的消极应战让南斯拉夫狂入9球。愤怒的暴君蒙博托通知球队:如果最后一轮对巴西你们输3球以上,就别想活着回家。

对巴西一役,第79分钟,巴西3-0领先扎伊尔了,并且获得了一个中路任意球,如果这个球打进,后果每一个扎伊尔球员都知道。就在巴西球员开始助跑准备罚球的时候,扎伊尔人墙中的一名球员,伊隆加,突然冲了出来,一个大脚把球踢向了远方的天空。巴西球员震惊了,裁判震惊了,全世界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觉,这个非洲国家太可笑了。

但是只有场上的扎伊尔球员明白,那个球,真的不可以打进。至于小组赛总成绩14-0?无所谓了,能活着还不知足吗?

伊隆加踢飞任意球沦为笑柄

30.西德“歪门邪道”的心理战

1974年世界杯决赛在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举行,比赛双方是荷兰vs德国。这场比赛万众瞩目,德国媒体《图片报》在比赛前一天发表了一片文章,题目是《克鲁伊夫、香槟和裸女》,声称荷兰球员在酒店的游泳池里和裸体女郎开Party,《图片报》没有公布图片,只是发了一张泳池的照片,但是他们对外宣称是有确凿的图片证据的。

图片报的爆料是事实还是捏造,已经不得而知了,应该只是东道主德国的自家媒体在给决赛对手使用心理战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荷兰队因此受到了极大影响。据称,克鲁伊夫在决赛前几小时还在打电话和妻子丹妮发誓,说自己没有和别的女人一起裸泳。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五名荷兰球员的注意力完全被自己老婆的质疑吸引走了。

荷兰队内斯肯斯开场2分钟点球破门后被德国逆转

比赛当天,开球时间比预计稍晚了一些,因为双方球员已经列队入场之后,才发现角旗杆没插,只能让球员等着,把角旗杆插上。最后荷兰痛失冠军,很难不和德国人的种种心理干扰联系起来。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爆棚视频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