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办法判断哪些报道有意义,而哪些报道只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