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上五级联赛,2018年至今尚未在联赛客场获胜过的球队,只有一支:阿森纳。

客场输给纽卡斯尔联队的比赛,主裁判是安东尼·泰勒,和阿森纳以及温格有过太多过节的主裁判。这场比赛阿森纳本就没有排出最强阵容——所有人都知道,阿森纳现在的重心,到底是放在哪项赛事上。不过在喜鹊主场,阿森纳有个不错的开局,拉卡泽特首开纪录,此后喜鹊队长拉斯塞莱斯在禁区内手球,但主裁判泰勒没有吹。

温格有些无奈。不过赛后有记者提问时,谈到此事,反倒给了大家转移视线的机会。温格马上说出了一段对英超下季推迟使用VAR的批评,所谓“非常非常坏的决定——本赛季几乎每场重大比赛,都是被一些错误决定着的,这些错误在VAR启用下,本来可以避免,例如曼城和利物浦的欧冠交手……”他认为英超的创立,是一种先进职业体育思维的成果,一种意欲领先欧洲的锐气。但推迟使用VAR,“当年轻人都适应了VAR之后,他们可能会去关注其他的联赛。”

他倒也没有完全回避客场一塌糊涂的现状。“当然影响到了球员状态,因为阿森纳在传统上是一支客场非常强的球队,如今连续不胜,对我们的心理造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很难摆脱这种局面。”

去到马竞的新主场,这样的客场挑战,肯定是2018年至今,阿森纳最大的客场挑战。欧联显然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否则客战纽卡的比赛,不至于让钱伯斯、霍尔丁、维洛克首发,替补还用了奈尔斯以及恩凯迪阿这样的新秀。

欧联杯是下季欧冠资格的捷径,一如曼联上赛季做到的。这个赛季在联赛,阿森纳最高追求也不过是前四,最终前四变得遥不可及。这支球队从2014年结束9年无冠、夺取了足总杯之后,不仅没有进步,还在持续退步中。2015/16赛季,列强疲软,但阿森纳并没有对莱斯特城的提前夺冠形成什么威胁。

即便能以弱者之姿,最终淘汰马竞,并且在欧联夺冠,温格的帅位会否继续保持?在前温格的英超初期,1993年阿森纳夺取足总杯和联赛杯,联赛第10,随后赛季夺取欧洲优胜者杯,联赛第4。再到1994/95赛季,成绩下滑,海布里球迷退场,格雷厄姆因为受贿被解雇。当时的阿森纳,被认为是英格兰最传统的俱乐部。这样的传统,有稳定和尊重过往的美德,但也过于僵化。

20多年后的今天,阿森纳是否也变得过于守旧?这个俱乐部的辉煌历史,恰恰源自90年前赫伯特·查普曼的创新,这种创新动力,才应该是阿森纳的传统。

1996年上任的温格,在其任期前10年,也是以创新、明智和通达而闻名的。只是之后10年,创新的痕迹越来越淡,尤其和年轻的竞争对手相比,温格自我改造和自我修正的能力,明显有所不足。阿森纳依旧保持了文艺腔,依旧有华美瞬间,有刹那纤细的表演,但迟滞和不断重复的错误,成为了让球迷从酋长球场离席、让球场之外的球迷对比赛视频直播越来越淡漠的原因。

欧联杯甚至都未必能决定温格的命运。哪怕被马竞淘汰,他和俱乐部还有一年合同,他又是一个向来信守合同并以此为傲的人。克伦克父子有胆量解雇温格吗?他们几乎不当众说话。这个传统俱乐部的传统,只是流于所有权和权力架构的表面化:层级森严、不同人群中被隔绝的俱乐部。

欢迎您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颜强(yanqiangsports),那里有我最新的个人专栏和新闻解读;如果喜欢,欢迎分享。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颜强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