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慌,你不是一个人,我们都不知道鸟类的耳朵竟能长得如此清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