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阿里

卫龙冲刺IPO,高中学历刘卫平打造700亿辣条帝国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5月15日报道(文/盛佳莹)

5月12日,卫龙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冲击“辣条第一股”。

而就在5月8日,卫龙完成Pre-IPO轮融资,由CPE源峰和高瓴联合领投,红杉中国、腾讯、云锋基金等跟投,投后估值高达700亿元,超过了三只松鼠、恰恰、良品铺子市值的总和。

这是卫龙首次引进外部资本,也是其上市前唯一一轮融资。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卫龙总收入分别是27.52亿元、33.85亿元、41.20亿元,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3%、21.71%。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该增速远超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同期4.1%的年复合增长率。

卫龙的净利润状况也比较可观。2018年-2020年,卫龙净利润分别为4.76亿元、6.58亿元、8.19亿元,净利润增速从2019年的38.24%下降到2020年的24.47%。

同时,卫龙的净利率在2020年达到19.9%,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该净利率远高于2020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约10%的平均水平。

目前,卫龙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三大部分:调味面制品、蔬菜制品、豆制品及其他产品。调味面制品主要包括大面筋、小面筋、大辣棒、小辣棒、亲嘴烧;蔬菜制品有魔芋爽、风吃海带;豆制品及其他产品包括软豆皮、卤蛋及肉制品。

但其中,卫龙一直以来主要依赖调味面制品。2020年公司41亿元的营收中,辣条占了近27亿元,占比超过65%。从销量上看,2018-2020年,卫龙分别销售了15.55万吨、17.33万吨和17.95万吨的辣条。这意味着,卫龙2020年平均每天卖出约490吨辣条。

可见,即使卫龙一直在做多元化产品突破,但市场对卫龙认可度最高的仍然是辣条系列。

一包5毛钱的辣条,究竟如何撑起一个700亿的卫龙帝国?而创始人刘卫平又是如何从小镇青年走向如今身家数百亿的企业家?

高中毕业创业辣条,刘卫平如何脱颖而出?

1978年,刘卫平出生于湖南岳阳平江县。而这个小县城正是“辣条之乡”,目前全国辣条年产值580亿元,平江辣条年产值200多亿元,在全国1000多家辣条企业中平江人创办的企业占90%以上,辣条成为了平江县的支柱产业。

最初,辣条的发明并不是定位小孩和年轻人吃的零食,而是主食的调味品。

清咸丰年间平江县百岁老人何维丰首创酱干,因为平江农耕稀缺,交通不便,酱干就成了当地人养家糊口的手艺。

刘卫平一家人也正是靠着母亲做酱干来维持生活。小时候的刘卫平经常挑着母亲做的酱干走十几里山路去售卖。

这段经历为刘卫平日后创办辣条企业奠定了基础,也塑造了刘卫平吃苦耐劳的创业底色。

1997年,高中毕业后的刘卫平决定外出打工。第二年,一场洪水让平江酱干的原材料大豆大幅涨价,从7毛一斤涨到1.5元一斤,酱干行业陷入低迷。曾经酱干产业的同行纷纷转行做辣条。

当老乡仍在平江做辣条时,刘卫平便瞄准了河南。

一方面平江县作为南方地区,不主产小麦,从外地运面粉到平江的运输成本大,而河南不仅原料充足且有大量廉价的劳动力;另一方面,刘卫平注意到河南漯河,铁路线交汇,交通发达,方便日后运输和开拓市场。

刘卫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在1999年8月5日凌晨3点乘坐2153次列车到达了河南漯河这个陌生的城市,并将弟弟刘福平一同带来漯河创业。

一开始刘卫平也是小作坊生产,原材料人造肉、豆皮等都从湖南平江带来,再拌上辣味的调味料拿到市场上售卖。

从小吃过苦的刘卫平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去进货,晚上12点以后收工,哪怕是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也能在大街上看见刘卫平推着三轮车卖辣条的身影。

但光能吃苦并不够,卫龙之后“营销鬼才”的称号也是源于初期刘卫平刻下的基因。

为了开拓市场,刘卫平雇佣了农民做地推,以卫龙辣条加工厂为中心,方圆200公里,从家乐福、沃尔玛,到学校、社区小卖部,随处可见卫龙辣条的海报。

而为了方便学生直接将辣条揣到衣服口袋里,刘卫平还将原本12厘米的大包装改小了一号,并将原来的简包、透明包装改为铝箔、铝膜包装,显得洋气。

正是这些在当时看来超前并且精准揣摩用户心理的营销手段让卫龙从一批小作坊中脱颖而出。

2002年,辣条设备经过改进后产量暴增,刘卫平并不满足于小作坊式的赚钱模式,第二年注册了“卫龙”商标,并在2004年成立漯河平平食品有限公司。

逆势而上破圈营销,刘卫平如何带领家族致富?

辣条行业门槛低,一开始辣条行业的企业都以粗放式家庭小作坊式为主,在辣条行业野蛮生长期中,辣条并没有正规的生产标准,在经过简单的包装后,便可以销往各中小学校周围的小卖铺,这也导致很多企业并没有提升品质的意识。

2005年,央视曝光平江县一家面筋厂在原料中使用违禁添加剂富马酸二甲酯(俗称霉克星),此后,辣条黑作坊不断被曝光。

从这起事件起,辣条整个行业进行了大整顿,经历了地毯式地检查。2007年,国家质监总局将平江列为全国食品安全重点整治县。

高速发展的辣条行业被迫急刹车。

辣条成为了众矢之的,也成为了垃圾食品的代名词,辣条企业也从鼎盛时期的2000多家,锐减为500多家。

就在同行纷纷倒下之时,刘卫平选择了逆势而上。

刘卫平回忆,他做过最大胆的决定便是投入几百万,将欧洲一条先进的生产线买了下来。他把包装机从半自动改为全自动,同时还在内部建立起产品技术标准体系、质量管理控制体系,还专门设立质量管理机构,聘请了一批拥有专业团队的质检机构。

在产品上,2010年,卫龙开始尝试多元化产品突破,从单一的麻辣制品模式中跳出来,开创了“亲嘴豆干”系列,投资5000万元,正式进军豆制品行业。

2014年,卫龙搬进了新修建的厂房,采用全自动化的生产车间,并邀请专业的摄影团队拍摄了公司的宣传片,不仅如此,卫龙还邀请了赵薇和杨幂等明星代言,希望为一落千丈的辣条形象正名。

彼时,电商正开始发力,敏锐的刘卫平迅速带领团队入驻天猫、京东、1号店等电商平台,拉开了卫龙线上销售的帷幕。

清楚年轻人定位的卫龙也紧紧的围绕年轻人展开营销,甚至成为了网红零食。

相继推出“来包辣条静一静”、“吃包辣条压压惊”等一系列表情包,还与昆汀科技合作了“蛇皮袋零食包”、“卫龙天猫旗舰店被黑”、“萨德事件时乐天渠道产品下架”等案例。当时昆汀科技创始人陶捷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合作的第一个月,卫龙的销售额翻了一倍。

2016年9月苹果发布iPhone 7时,卫龙赶在发布会前一天发布了“hotstrip 7”产品,这一模仿苹果的设计风格引爆了话题,被业内认为是卫龙希望以苹果的高端风,扭转辣条在消费者心中“不卫生、不健康、低端”的负面形象。

靠一手好营销策略,卫龙2019年销售达到49.09亿元,增速近43%,并且卫龙辣条销往海外,打开了海外市场。2018年年初,英国广播公司拍了一部三集纪录片《中国新年》。片中,两位英国人在街上买了几包零食,其中就有辣条,“我非常喜欢辣条”“中国25岁以下年轻人最受欢迎的小吃”!

在刘卫平管理卫龙过去22年的经营生涯里,从来没有做过股权融资,直到上市前才拥抱资本。

但即便如此,上市前,刘卫平、刘富平家族仍实际控制卫龙92.17%的股权,公众持股不足8%。

或许是高中毕业和从小作坊经营开始,创业初期,刘卫平鲜少与资本打交道,加上过去并不富裕的童年生活,让刘卫平更看中手中的资产,也更愿意带着家族成员致富。

根据招股书显示,卫龙的6位高管中有5位来自刘卫平家族,总裁刘福平是董事长刘卫平的弟弟,副总裁刘忠思是刘卫平的堂弟,CFO彭宏志和副总裁陈林分别是刘忠思的表兄和表弟。

IPO后,卫龙隐忧何在?

创业初期,得益于刘卫平过去吃苦耐劳的底色,让卫龙辣条在一众小作坊中生存下来。刘卫平也因为足够专注,在辣条行业一做就是二十二年,即使遇到行业低谷期,刘卫平也没有放弃辣条。

但当企业越做越大成为一个700亿帝国时,刘卫平的专一反而成为了卫龙的隐忧。

由于辣条技术门槛低、可替代性强,如今,争抢辣条生意的企业越来越多。良品铺子推出主打创意有趣的口红辣条;三只松鼠推出“一米长的辣条”;盐津铺子则推出 “小新王子”辣条品牌,主打原材料融入粗粮更加健康,2020年营收已经达到了5043万元。

和这些多元化的零食企业相比,卫龙产品线则显得更单薄。

尽管卫龙一直在做多元化产品突破,推出蔬菜制品、豆制品及其他产品,但市场认可度最高的仍是辣条系列,辣条也支撑了卫龙超过65%的营收。

而如今,辣条重油重盐重辣的特点与普遍追求健康化、低糖化的消费趋势也相悖。

此外,虽然卫龙在2014年便开始开拓电商渠道,但从招股书的数据来看,2018-2020年卫龙线上营收占比只有8.4%、7.4%及9.3%。这与同一零食赛道的三只松鼠相比,相距甚远。2020年三只松鼠营收97.9亿,线上业务占比达74%。

过度依赖辣条单一产品和线下渠道的卫龙,在登陆资本市场后势必要“补课”,挖掘第二增长曲线。并且反观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等零食企业上市后均面临资本套现、食品安全等问题。卫龙也不是高枕无忧。

而从刘卫平个人来看,卫龙也是刘卫平唯一的产业。在卫龙招股书的开篇,卫龙宣布了自己的品牌愿景——“传统美食娱乐化、休闲化、便捷化、亲民化、数智化,乐活123年的生态平台。”

从过去的二十二年来看,谨慎的刘卫平很少做“出格”的事情,不做不熟悉的事或许是那个年代给刘卫平刻下的基因,但单一赛道单一品类的卫龙还能支撑起刘卫平做一家百年企业的梦想吗?


猫星系完成数千万元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泡泡玛特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5月14日报道

近日,泛二次元零售品牌猫星系宣布已完成数千万元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泡泡玛特。本轮融资将用于门店体验优化、设计师孵化和营销投放。

猫星系成立于2018年,主打Lolita、JK制服等泛二次元服饰,在该领域拥有较强的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能力。以上游核心IP品牌资源为切入口的猫星系,拥有“桃乐丝”、“星芙颂”等国内头部的自有IP品牌,并独家代理多个IP品牌形成了巨大的品牌IP矩阵。已形成由线上销售起源到如今的线上、线下无缝衔接销售模式。

据透露,猫星系2020年GMV超过6000万,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拥有16家门店。猫星系的创始团队来自网易、唯品会等互联网公司,曾创业过二次元B2C电商平台,建设了泛二次元业内领先的自研数据管理系统,通过后台数据能快速反馈至品牌IP,导致爆款率的成倍提升。目前单款销量保底了做到数千件,如“孔雀翎”等单款销量已过万件。

创始人钱勇表示:“作为耕耘二次元领域多年的90后创业老兵,猫星系重点搭建了能持续形成泛二次元用户喜欢的审美能力,同时也通过整合上游其他审美较好的IP品牌获得规模化效应。猫星系的自有IP品牌和独家代理IP品牌的多元化策略让猫星系的商品每半个月就会大规模更新一次,从而使得猫星系在提高动销率的同时也获得了高于同行水平的利润空间。”

对于本次投资,泡泡玛特方面表示:“猫星系是同样认可IP价值的文化创意公司,目标受众用户也是泡泡玛特非常关注和珍惜的群体,泡泡玛特看好猫星系孵化IP品牌的能力和数字化管理的能力。希望通过本次投资,与猫星系一起丰富线下的体验业态,一起打造泛二次元的头部零售品牌。”


小鹏汽车财报全线飙红,但还不是庆祝的时刻

5月13日,小鹏汽车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

这是一份超出分析师预期的财报,小鹏汽车在财务数字上也标注了一些亮点。其中,2021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29.51亿元(4.50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人民币4.12亿元增长616.1%;2021年第一季度汽车销售收入为人民币28.10亿元(4.29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人民币3.72亿元增长655.2%;而2021年第一季度毛利率为11.2%,去年同期及2020年第四季度分别为-4.8%和7.4%。

实际上,理解小鹏汽车的整体逻辑并不难。

小鹏汽车可以说和特斯拉的模式有些类似——通过持续交付更多的产品,在产品上实现订阅服务,借此实现更高的毛利水平。

此前不少分析机构给出过一些风险预警,比如供应链产能/交付量不及预期;毛利率爬坡不及预期;行业与市场竞争加剧;成本费用控制不及预期;XP智能驾驶系统功能兑现与渗透率不及预期以及市场与金融风险等。

在整个逻辑链条中,只要注意小鹏汽车是否提高了效率,是否持续提高了毛利率,以及是否持有更大的现金流,足以抵抗未来的外部风险。

在新造车的领域,小鹏汽车和另外一家明星企业蔚来有所不同。后者不光在小鹏汽车主打的智能化上提供了OTA升级以及AD as a Service的想象空间,在电池和充电领域,蔚来还在车电分离以及大规模的充换电站的技术基础上探索出了BaaS的商业模式,这也是提升其产品技术竞争能力以及毛利水平的另一重要战场。

而目前的小鹏在想象空间方面显得更为简单,在这份振奋的财报中,交付、软件收入依然是最重要的数据,市场接下来会关心这一季度增长喜人的数据如何维持下去。因此此次财报背后的几点变化值得注意。

小鹏P7鹏翼版
小鹏P7鹏翼版

在交付数据急剧攀升背后,不能忽视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稳增长的窗口期。

乘联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4月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60万辆,同比就增长265.6%。排名第一的宏光MINI EV第一季度交付99090辆,去年同期还没上市;但排名第二的特斯拉Model 3第一季度交付59122辆,去年同期为19705辆;排名第四的欧拉黑猫交付23791辆,去年同期为4445辆,同比增长435.2%。

小鹏汽车2021年第一季度总交付量达13340台,较2020年同期虽然增长了487.4%。但如果查询过去2020年同期的数据——小鹏汽车仅交付2271辆。作为对比,2020年第一季度蔚来汽车交付3838辆,2021年第一季度蔚来交付超20060辆汽车,同比增长423%,而后者的汽车销售毛利达到了21.2%。

换句话说,大家在新能源汽车稳定增长的大势期都交出了交付数据倍数增长的成绩单。

另外一个关注点在于软件收入的渗透。在这个季度,小鹏汽车也在报告中首次加入了XPILOT软件收入。今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软件收入在8000万元左右,其中5000万元来自去年的整车订单,其余3000万则是今年的整车订单。

在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也提到“相信XPILOT软件的变现将成为我们除整车硬件销售外的持续性收入和利润来源。”

而跑通小鹏智能模式的关键是,付费率是否能够持续提升。

在第一季度交付的车型中,其中小鹏G3交付5366辆,小鹏P7交付7974辆,后者是小鹏汽车主打的车型。而在第一季度已交付的P7中,96%支持XPILOT 2.5或XPILOT 3.0。

小鹏P7至尊版升级XPILOT 3.0需要支付2万(购车时升级)或3.6万软件服务费用。小鹏汽车特别提到了P7的付费率,自2020年6月开始交付,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小鹏P7已累计交付超2.3万辆。XPILOT 3.0的累计付费率超过20%,并在2021年3月达到了大约25%。对比特斯拉,其2020年软件服务的渗透率为35%。

在打开和渗透方面,小鹏也提到:对于激活了NGP的车辆,其NGP里程渗透率超过50%。但选装率只有略微增加,2020年小鹏P7的NGP选装率为16%,2021年小鹏P7的NGP选装率为18.8%。

交付数据在上升,不能忽视的是外部环境也在变化。

4月份蔚来汽车CEO李斌已经给出预警,此前蔚来由于芯片元件供应不足,在3月底蔚来停产了5天,而这影响了4月的交付量。他预计全球芯片短缺将拖累其第二季度的汽车交付量。

品玩曾走访深圳一带的电动汽车市场。一般来说,电动汽车用户会从功能、空间以及智能化等产品上综合考虑购买产品,在当地,小鹏P7另一强敌正是比亚迪推出的汉EV。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比亚迪汉EV的销量为27099辆,大幅领先小鹏P7交付的7974辆。

积极转型的“造车新实力”车厂在电气化技术上拥有一定的技术积累。而传统汽车厂商也开始在智能化上开始补足。华为与极狐联手打造的ARCFOX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一度刷屏,其在智能化方面配备了诸如鸿蒙OS智能座舱以及华为技术基底的智能驾驶等功能。

周期政策上是否拥有变化还不得而知,此前上海传言将推出新能源汽车上牌新政,“4.6米以上”的政策也将小鹏G3车型限定在范围之外。不过传言如今尚未证实。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此次也着重去标注了公司11.2%的季度毛利率提升。但在去年11月广州车展期间,何小鹏还对短期内的毛利提升作出一些稍显惊人的言论,“从长期来看,一个科技型的汽车企业应该是有很高毛利的企业。从短中期来看,我实际上一直都认为,短期有太高的毛利是错误的。我会走我特别的道路。”

当然了,毛利率肯定是非常重要的财务指标。只不过当时这句话的语境主要是因为新造车三强的另外两家——蔚来和理想汽车的毛利率都高居在接近20%的情况下。如今语境变了,话术也跟着变了。

小鹏汽车强调了目前公司持有的现金流充沛且健康。截至2021年3月31日,小鹏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资和长期存款为共计人民币362亿元。

小鹏汽车目前仍然面临经营亏损的情况。第一季度净亏损7.866亿元,市场预期亏损9.6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6.498亿元。


反垄断处罚后阿里巴巴首份财报:罚款带来亏损,但确定性回来了?

5月13日,阿里巴巴(NYSE:BABA)在盘前公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季度财报和2021财年业绩。受182.28亿元反垄断罚款的影响(阿里巴巴2019年销售额的4%),阿里巴巴当季净亏损为76.54亿人民币,打破常年盈利记录;若不计该罚款及其他影响因素,当季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应为262.16亿,同比增长18%。

这是反垄断罚款后阿里巴巴的首份财报,在一次性罚款带来的亏损之外,市场对于阿里巴巴今后所处的监管环境有了更清晰认知,阿里巴巴自己也在强调业务正重新找回稳定性——

“市场的潜力还非常大,无论是在核心商业,还是在其他领域。如果今天我们说会保利润,对于真正的长期投资人来讲,会认为阿里巴巴很愚蠢。”在财报的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CFO武卫表示。“我们可以保证在投入的时候是highly targeted(高度针对性的),是有纪律性的,而且是在扩大我们的潜力市场。”

综合来看,阿里巴巴延续了上一季度的战略方向,但在具体措施的侧重点稍有变化:在核心商业方面,加强商家运营,继续用淘宝特价版开发下沉市场, 挖掘存量用户价值等;另一方面则是在新零售业务上持续发力,开始整合盒马、高鑫和外部供应链资源,加强“电商基础设施(digital commerce infrastructure)”的建设,同时组建MMC事业群,再次向外界展示自己对于社区团购的志在必得。

核心商业,阿里巴巴的“保留节目”

根据这份财报,阿里巴巴当季营收为1873.95亿元人民币,剔除高鑫零售带来的增长后,收入为1599.52亿元,同比增长40%。

具体来看,截至3月31日,阿里巴巴在核心商业、云计算、数字媒体及娱乐、创新及其他四项业务中的收入分别为1613.65亿元、167.61亿元、80.47亿元、12.22亿元,其中核心商业收入占总营收的86%,同比略有增加,但整体营收结构没有太大变化。比较而言,本季度核心商业收入环比下降17.5%,这是由于去年双11带来了季节性营收增长,本季度回归正常水平。

在用户数据方面,阿里巴巴当季移动月活用户9.25亿,环比增加2300万。截至2021年3月底的12个月中,阿里巴巴生态体系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AAC)超10亿,其中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中国零售市场AAC为8.11亿,环比增加3200万,海外AAC则达到2.4亿。另外,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生态体系中的商品交易额(GMV)达到8.119万亿元。

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之后,淘系电商如何保持增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判定阿里巴巴自2015年以来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对平台内商家提出“二选一”要求,从而获取了不正当竞争优势。这一罚款创下了中国反垄断罚款的记录。此次罚款的依据很多指向淘系电商,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业务。

反垄断的单次处罚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监管环境的变化。阿里巴巴在核心商业领域推出的许多相应措施,反映出对这些变化的应对:例如通过多种方式为商家降低准入门槛,减少商家经营成本,以此来提升对供给侧的吸引力等。

同时,去年四季度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市场的移动端MAU虽然首次突破9亿大关,同比增长率却仅为9.4%。也就是说,淘系电商用户也在面对增速放缓,它不能只依靠粗放的流量增长,如何精细化运营才是未来业务增长的关键。

因此,阿里巴巴最近连续推出新政,例如天猫将开始在多个行业首次实施“试运营”期,对淘宝商家非常重要的运营工具“三宝一券”(即店铺宝、单品宝、搭配宝、优惠券)也将从原先的收费模式改为免费等。这些一方面是为了响应反垄断整改,另一方面也是为淘系平台挖掘新的增长点。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包括天猫、聚划算在内的淘系平台也非常注重对新品牌的扶持和培养。近期淘宝行业负责人凯夫在一次媒体交流会上指出,“淘宝的增量在新品类、新供给”,为商家减负和培养新品牌无疑都是为了用新供给激活新需求,为淘系带来更大的增长。

在消费端,淘系电商更注重挖掘用户潜力。阿里巴巴CEO张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在获得新的消费者之后,我们另一个关键的考虑就是如何把每一个客户的生命周期价值最大化,这里面要进行很多的交叉销售,为此我们会建立每个用户的画像,为其提供个性化的定制。

除此之外,淘宝特价版也是阿里巴巴在电商方面的重要布局,能够持续在下沉市场发力,实现电商矩阵的搭建,覆盖各类消费者的需求。在过去一年中,淘宝特价版的MAU达到1.3亿。

“淘宝特价版在供给方面的聚焦点是工厂和田地,继而将商品直供给价格敏感型的消费者,”张勇明确表示,“在广大的低线级城市和农村,还是有巨大的人口空间,就像整个财年当中,我们在中国零售市场增加了8400万的用户,70%是来自于低层级的地区。我们希望在未来的财年在中国率先做到10亿的购买用户,这也是我们第二个投入的领域。”

新零售战略:电商基建

投资不会局限在“防守”,也要开始进攻。阿里巴巴再次强调对新零售的投入。

去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投入280亿港币(约合36亿美元)收购高鑫零售约72%的股份,成为最大控股股东。据报道,同年12月三名阿里系高管进入高鑫集团管理层。在高鑫零售的加持下,阿里巴巴在新零售领域不断加码。

与之前不同的是,阿里巴巴在这次的财报中就新零售业务提出了一个更明确的概念,即通过整合线上和线下资源来加强“电商基础设施(Digital Commerce Infrastructure)”的建设,覆盖不同的服务半径,提升消费者体验。在原有的一小时配送(盒马鲜生)、半日和当日达(天猫超市、高鑫零售)、多日达(菜鸟驿站)的基础上,阿里巴巴新近开始在社区团购赛道发力,为消费者提供“今日下单,明天取货”的服务,丰富新零售业务的形式。

据晚点Late Post报道,阿里巴巴于3月1日成立MMC事业群,整合零售通的社区团购业务和盒马集市,聚焦社区团购业务。该事业群的负责人由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戴珊(花名:苏荃)担任,她同时也是阿里 B2B 事业群总裁。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戴珊表示对社区团购的投入将不设上限。

在今年2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张勇曾表示,“通过淘宝买菜可以帮助消费者,尤其是低线城市的消费者更容易地获得本地菜品,并且能够帮助我们获得新用户。我们会继续利用不同资源,包括新零售、企业和多样的供应渠道”。同时他强调,淘宝买菜并不会依赖烧钱补贴来进行业务拓展,而是更重视用户体验和业务的可持续性,未来淘宝买菜将会推广到全国。

虽然愿景是美好的,但从目前社区团购赛道的竞争中看,淘宝买菜的起步还是晚了,落后于美团买菜、橙心优选等对手。更让人忧心的是,社区团购依然是个烧钱的大坑,目前还很难看到“回头钱”。就在这几天,市场上传出了滴滴将要剥离橙心优选业务单独上市的消息,虽然还没有实锤,但隐约可见社区团购业务对公司的拖累大于助益。即使是体量庞大如阿里巴巴,也很难保证能真正把社区团购做大做强。

此次财报在不考虑一次性反垄断罚款的前提下,阿里巴巴的营收增长较为稳定。同时从上个季度开始明确规划出了较为长期的整体战略,看起来阿里巴巴的确定性正在回来。


“天问一号”探测器成功着陆火星

品玩5月15日讯,5月15日7时18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稳稳降落在火星北半球的乌托邦平原。

“天问一号”探测器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抓总研制。五院“天问一号”探测器产品保证经理饶炜介绍,“天问一号”探测器自2020年7月23日成功发射、精确入轨后,已按预定飞行程序在轨飞行了约10个月。自2021年2月10日成功环绕火星后,探测器相继完成了着陆区预探测、轨道维持、自检等关键飞行控制任务。

5月15日凌晨2时许,“天问一号”在火星停泊轨道上进入着陆窗口,随后探测器实施降轨,环绕器与着陆巡视器开始两器分离,继而环绕器升轨返回停泊轨道,着陆巡视器运行到距离火星表面125千米高度的进入点,开始进入火星大气,并最终软着陆在火星表面。


如何看待 Playstation 中国的 PS5 国行庆典活动?

PS5中国上市庆典是索尼互动娱乐(上海)精心策划了两个多月的上市活动。

活动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A馆举行,邀请了来自全国的合作伙伴、游戏媒体/玩家数百人共襄盛举,一同见证国行PS5上市时刻,迎接次世代主机到来。

在庆典现场搭建了一个沉浸式的体验乐园,让玩家们可以直观地感受和体验次世代主机的魅力。穿过时空隧道,进入DualSense剧院,PlayStation通过一段沉浸式投影,打造了一个特殊空间,为观众全面介绍了DualSense手柄带来的次世代体验,包括触觉反馈、自适应扳机、触摸板及麦克风等各方面的升级。

走出DualSense剧院,玩家们会来到使用声光多维特效搭建的Astro奇遇隧道,以触摸互动方式体验《宇宙机器人无线控制器使用指南》。

经过奇遇隧道,玩家仿佛回到中世纪,现场采用大型场景搭建还原了中世纪市集的原貌,在这里可以与NPC一起载歌载舞,游玩中世纪的小游戏,仿佛真的穿越到游戏世界。

之后玩家将来到PlayStation5的展示厅,通过投影加声光秀的方式,玩家可以直观、全面地感受全新的PS5在外观设计、性能以及游戏上的创新与独特性。最后等待大家的是火爆的游戏体验区,为了展示PS5强大的技术实力,这里展示了PS5强大的次世代游戏阵容(展示内容为参考游戏,仅为展示主机性能)。在这里还可以与真正的欧冠冠军奖杯合影。

索尼互动娱乐(上海)有限公司总裁江口达雄和副董事长添田武人与嘉宾和玩家们一起庆祝国行PS5上市的珍贵时刻。江口达雄表示,“自去年11月PS5在全球发售以来,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和游戏爱好者的热烈支持。本次PS5登陆中国市场,我相信会给更多中国的玩家朋友们带来超越期待的次世代视觉、听觉、触觉和游玩体验。感谢中国玩家们长期以来对PlayStation的支持与厚爱,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在全新游戏世界中探险。”

玩无极限,一切为了玩家!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PlayStation中国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0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想问一下,如果现在想入手playstation的话是买ps4好还是等ps5好?

PS5 推出后索尼是否还会维持一段 PS4 游戏与 PS5 游戏共同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