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纬股份:终止收购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星空野望

【TechWeb】12月3日消息,尚纬股份公告称,终止收购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星空野望40.27%股权事项。

11

公告称,公司在与标的公司股东各方签署本次现金收购相关协议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从依法备案、营销目录等多方面对直播营销行业做出规范。若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

考虑上述因素,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对本次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了重新研判,经过反复、慎重讨论,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保证公司的利益,合作双方经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

文章


奥迪将增加电动计划投资,未来五年投资总额约350亿欧元

品玩12月3日讯,奥迪宣布,为实现2025电动计划增加投资,未来五年总投资额约为350亿欧元,其中针对新车型及新技术领域的投资约170亿欧元。到2025年,奥迪将扩充其电动化车型序列至30款左右,包括约20款纯电动车型。此前,奥迪在电动车、数字化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计划为140亿欧元。


天美十二周年,你与天美游戏有哪些难忘故事?

大家好,感谢各位在这个问题下分享自己与天美游戏的故事,这些故事都非常精彩o( ̄▽ ̄)d

我们也邀请到了一位天美“老员工”,他是已经在天美工作了十年的Xavier,现在是《王者荣耀》的主策划。天美工作室群成立十二周年之际,Xavier也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他与天美的难忘故事。

↓ ↓ ↓

大家好,我是Xavier。从一名实习生,成长为《王者荣耀》主策划,我在天美成都办公室已经度过了十年的时光。难忘的故事有很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几个时刻。

1

我在江西省的一座三线城市长大,小时候父母就带着我玩红白机,用一人一命,或者双打的方式一起玩《马里奥》和《大金刚》之类的游戏。那时候游戏对我来说是一种家庭娱乐活动。

就算是单机游戏,我也喜欢和大家一起玩。去亲戚家的时候,我都会搬一张椅子看叔叔或表弟玩《仙剑奇侠传》,要么就是我玩《三国志》,他们在后面围观。这些记忆构成了我对游戏的印象,让我觉得游戏就应该把人连结在一起。

后来,家里添了电脑,我因此接触到了更多游戏,也发展出了自己对《帝国时代》《魔兽争霸》和《星际争霸》等即时战略游戏的热爱。

我尤其喜欢玩《星际争霸》,经常拉朋友联机,在当地的比赛上基本都拿过冠军。在各种各样的比赛中,我也和许多人“不打不相识”,通过游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我对自己游戏操作的“自信”一直维持到上大学。在大学里我遇到了一位在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深圳赛区中拿过亚军的选手,落败后意识到自己的水平其实也就在老家还不错,但离职业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尚未成型的电竞梦也就此破灭。

尽管我最大的爱好是游戏,但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游戏策划。我在大学里读的专业是计算机,在我有限的阅历里,根本不存在一个可以专门做游戏的岗位。

直到研究生一年级,机缘巧合之下,有一个腾讯游戏策划的岗位来我们学校招实习生,我很感兴趣,就去参加了面试。

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场面试,最开始有一些紧张,但好在面试官很友好,以前的游戏经历让我放松下来。我记得当时和面试官聊得很舒服,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那是一种游戏爱好者聚在一起交流的感觉。

面试后不久,我有幸入选,而两位面试官如今已是我多年的同事,我们仍然会经常聊游戏。

2

进入腾讯后,我在位于成都的卧龙工作室开始实习,参与到了《QQ三国》的项目中,而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它设计一个元宵节猜灯谜的活动。

猜灯谜本身是一件很考验阅历的事情,有些人可能阅历丰富,就很容易猜得出灯谜,有些人可能阅历稍浅,就很容易被猜灯谜活动拒之门外。我希望设计出一种能让所有人参与进来,感受到乐趣的活动。

于是我没有直接去收集灯谜,然后省事地让系统随机向玩家提问,而是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谜语的难度排列和呈现,让不同阅历水平的人都能体验到答对题目的乐趣,度过一个开心的元宵。

即使对于我觉得偏简单的谜题,我也会请教身边同事,问问不同人的看法,再去考虑如何呈现它。灯谜活动我筹备了很久,好在最后反响还不错。

我认为在考虑一个玩法好不好玩之前,除了问自己,更要问问其他人,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同样的阅历。一个好的游戏玩法,应当先拥有一个让所有人都能参与和同乐的基础,之后再去考虑进一步的挑战。

这次设计灯谜的经历也让我养成了一个受益终身的好习惯:思考

作为游戏策划,我认为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个习惯就是思考。哪怕是再简单的设计任务,我们都应该去考虑它有没有隐性的参与门槛,玩家会怎么感受,能不能玩懂,是不是真的有意思。

2012年,我顺利转正,正式成为一名游戏策划。那是我快速成长的一年。我会主动去尝试陌生的新领域,比如如何设计关卡,如何平衡好战斗数值,也保持着不断思考复盘的习惯。

2014年,琳琅天上、卧龙和天美艺游工作室正式合并升级为天美工作室群,我所在的卧龙工作室也成为天美L1工作室。正值移动游戏时代来临,每个团队都在努力转型,我们也开始尝试做手游。

由于缺乏经验,研发过程并不算顺利。直到2014年底,我们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开始研发一款重度多人竞技手游,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王者荣耀》。

当时移动平台上最重度的还是《天天炫斗》等横版ACT,设备环境根本跑不动像王者这样复杂的游戏。但为了未来考虑,我们还是决定搏上一搏。经历了许多困难和自我怀疑之后,《王者荣耀》最终成功了,我们却还有些反应不及的受宠若惊。

3

2015年时,我在《王者荣耀》团队负责系统和数值策划的工作。到了2018年,我开始担任主策划,管理整个策划团队。

随着《王者荣耀》团队变得越来越大,当初那些热爱游戏的年轻人逐渐步入三十而立的年纪,但不变的是我们仍会在办公室里聚在一起开黑。作为在团队里年纪“中等偏上”的员工,有时候和年轻人开黑,反应速度会跟不上,心里不免会有一些沮丧。

还记得我以前玩《星际争霸》的时候,很多人会围在我的屏幕旁观战,而一些朋友却因为操作跟不上,逐渐没法玩到一起。那个时候我就察觉到团队竞技类游戏的一个问题:因为受限于反应天赋,每个人的操作水平都不一样,常常几个朋友玩着玩着就走散了。

即使在同水平的对局中,也总会有队友为了团队,选择一些更加功能型的位置,默默付出,把秀操作的机会让给队友。而镁光灯也往往只青睐少数人,不常看见其他人的贡献。

一直以来,游戏都是我与父母亲戚和同学朋友交流的重要工具,通过游戏,我结识了兴趣相投的伙伴。对我而言,一起玩游戏、一起体会乐趣比胜负更重要。

随着王者逐渐成为一款国民游戏,融入到大家的日常生活中,我也在时刻思考王者的特色体验究竟是什么。

经过反复讨论,我们提出了“全民All Star”的概念,让所有人都能有机会发光。

与强调“强者CARRY”的游戏不同,我们希望营造“不是一个人的王者,而是团队的荣耀”的游戏氛围。在一场比赛中,无论什么段位的玩家,是法师射手还是刺客,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基于这个理念,我们对游戏做了许多调整,比如我们把辅助变成了能够调动团队节奏的游走,这也是一个明星位置。

《王者荣耀》是一款侧重队友配合的游戏,通过队友间的意识与配合,就算有一些玩家的操作跟不上,但是只要意识好,他们就可以一直玩下去,并一起打到很高的段位。

如今回到家,就像多年以前父母陪我一起玩红白机一样,我也会和我三岁的孩子一起玩打字的游戏。

希望我们在游戏里度过的时光是有意义的,我们都在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高光时刻。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腾讯天美工作室群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1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你有哪些难忘的游戏经历?

你最难忘的一款游戏是什么?为什么?


中国恒大连续第二天增持恒大汽车,累计耗资约13亿港元

品玩12月3日讯,据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恒大汽车于12月3日获大股东中国恒大增持约2233万股,合计6.38亿港元。两日来,中国恒大已累计增持恒大汽车4776万股,共耗资约13亿港元。恒大汽车继昨日收盘大涨11%后,今日继续走高,盘中最高涨幅超9%,创近三个月新高,收盘收报于28.4港元,两天累计涨幅达14%。


Autox在国内开始无人驾驶测试 阿里、东风汽车等已投资

品玩12月3日讯,自动驾驶汽车初创企业 Autox表示,该公司已经开始在中国用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的多用途车型Pacifica 进行无人驾驶测试。

企查查 APP 显示,AutoX 在国内的注册经营实体为深圳裹动智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法定代表人为肖健雄,经营范围为:智能驾驶技术的研发;智能移动平台的软、硬件设计、研发、组装、检测、销售及相关的技术配套服务;销售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汽车零配件等。

AutoX 是一家全栈L4自动驾驶公司,也是国内首个且唯一一个能在中国一线城市 CBD 繁华路况上进行大区域任意点到点无人驾驶的企业。企查查信息显示,AutoX 目前共完成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深圳前海宏兆基金、东风汽车、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硅谷孵化器 Plug and Play 中国基金、香港 HKSTP 科技发展基金等。


名校大学生去做网红是一种人才浪费吗?

本答案包含两部分内容,一个是辩论赛的要求,一个是本狼的心理科普。

  • 辩论赛篇

我认为不是一种人才浪费。

首先,在我的认知中,网红并不是一个固定的专有职业,而是对某一类具有相同特征人群的描述。这些人(物)在网络世界很红,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当然,因为现在线上线下并非泾渭分明,所以网上红,网下也可能很红。说白了,网红就是名人。

那么,网红之所以会红一定是因为ta做了什么。比如,张文宏医生因为疫情期间的突出表现被称作医学界的李佳琪,凸显了他的网红地位;比如,最近的顶流丁真因为他又野又甜的笑容成为诸多媒体争抢的新一代网红;再比如 很多知乎er在平台里分享知识见解,也让ta们成为了大( @王瑞恩 )大( @曾旻Zeng Min )大( @暗涌 )小( @狼宝宝 )的网红——艾特自己是最骚的。

这样一拆解,我会认为“去做网红”这个说法就很荒谬。就好像某个人说“去做名人”——做什么名人,又不是演火影(谐音梗——扣钱)。

另外,名校学生已经比其他非名校学生领先了一步,因为ta们多了一个“名”,换句话说ta们更有条件取得更大的成绩,一旦做出成绩,在这个线上线下互通互联的时代,红是必然——何来浪费一说。

另外,大家是对名校大学生这个标签有什么误解吗?如果名校大学生不去做网红,那谁做网红?非名校大学生吗?然后名校大学生给网红打工……听上去也不是不可以,似乎完成了社会资源的再分配。扯远了,我想说名校和网红都是外界赋予的标签,真正去做一个可以对他人对社会有一定价值贡献的人才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所以,利用自己所学所见帮助更多的人,既成就了自己也服务了社会,通过这样的方法成为网红不仅不是人才浪费,更值得我们每个人点赞。

  • 心理科普篇

仔细想想,这个题目的表述其实暗含着对于“网红”这个概念的一种负面态度。

态度是社会心理学里最迷人的话题之一。

一般来说,态度包含三个组成部分——这也被称作是态度的ABC理论。

A:情感(Affection)就是我们对某个事物的情绪体验。一提到网红,你会有什么样的情绪体验呢?

敬佩?厌恶?反感?生气?还是……

C:认知(Cognition)就是我们对某个事物的看法。比如有的人认为网红令人羡慕,有的人则觉得网红就是噱头。

以上对网红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情绪体验就会产生相应的行为倾向——

B:行为倾向(Behavior tendency)态度是具有行为导向性的;换句话说,它可以预测我们的行为。比如,如果你对网红不过是小丑,提到xxx是网红也相当反感,那么大概率你不会去做网红的。

我为什么说这个题目可能暗含了对“网红”负面态度呢?

不妨换个词来考虑,比如把“网红”换成“科学家”——题目就变成了名校大学生去做科学家是一种人才浪费吗?

好了,对比于原题目,阅读修改过的题目是不是会觉得哪里不舒服?好像在把科学家与人才浪费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感觉很别扭,仿佛心理“咯噔”了一下,需要靠更长的时间来消化这个问题。

可如果不改题目,似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这个过程就与态度测量中经典的内隐联想测验(IAT)颇为相似了。在相关研究中,心理学家正式利用心理加工时长这个指标进行来度量人类的内隐态度的。比如,“白人+善良”这对组合的判断时间就比“白人+凶恶”要短;反之“黑人+凶恶”会比“黑人+善良”要短。因为,我们的大脑已经紧紧地把善良的白人和凶恶的黑人联系起来(经典的种族态度研究)——我倒是很想做一个关于网红的内隐联想测验研究。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负面态度,可能是因为许多网红特别是初期火爆全网的那些网红给大家的感官并不怎么好,于是我们就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对网红的消极评价。

不过,我相信随着正面形象的网红越来越多地出现,大家对于网红的认识也会加深。至少会把网红当成一个中性词来看待。

参考资料

迈尔斯 《社会心理学》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狼宝宝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88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名校大学生应该去做网红吗?

那些名校的大学生是怎样度过所谓的“水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