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配式旅居行业智能化服务提供商“果栖Gulch”完成4800万元Pre-A轮融资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6月29日报道

猎云网近日获悉,装配式旅居行业智能化服务提供商“果栖Gulch”宣布完成4800万元Pre-A轮融资,由深圳蓝焱资本领投。

据了解,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推动与同济大学国家研究中心联合研发新一代基于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的装配式建筑解决方案,为果栖的进一步战略扩张提供高性价比的智能建筑。

本轮融资后,果栖还将推出智能化旅居服务体系“鹦鹉之道”,为周边农户提供销售渠道及流量,在为城市用户提供高品质、原生态的民宿旅居解决方案的同时,帮助当地的乡村实现共生协同发展。

蓝焱资本王牧认为:“疫情之后,果栖联手同济大学国家研究中心共同研发的分布式无接触智能旅居模式已经十分完善,这是未来文旅发展的方向。随着旅游消费持续升级,以及政策的不断推进,乡村旅游消费展现出巨大的潜力。而乡村民宿作为乡村旅居的最佳应用场景之一,是资本着重关注的新热点。其中,果栖对于行业目前来说,是乡村旅居领域极具代表的品牌,其多元化的商业模式,领先于时代的成熟运营方案,以及极具社会责任感的共生理念,将是乡村旅居开发的主流方向。”

果栖Gulch是一家装配式旅居行业智能化服务提供商,专注于国内装配式旅居行业智能化,通过智能化的装配式建筑极大地降低了基建成本和规模化扩张的瓶颈,同时提供传统民宿所无法提供的独特的科技体验,实现智能科技与自然生态的完美融合。天眼查信息显示,江西省果栖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卜禕杰。


如何反驳“动画演出不过是弥补动画原画张数少省钱的遮羞布”?

这是七月新番《公主连结 Re:Dive》第十集的一卡原画,可见作画张数达到了27张之多。

而到了正片中它变成了这样:走路只用了6~7张左右的画做循环,次要角色也从三个减为两个。

这就是演出的工作。

如果无视正片把这一卡单独拎出来看问那一个版本更好,多数人绝对会选择前者。无论是动态的丰富度还是运动的时间感,都秒了后者。

但放在正片里,它显然不合适。不仅仅是为了省钱,更是为了省力,省去不必要的劳动量。假如演出不砍张数让这卡过了,那么带来的后果就是:制作进行要扫27张,作监要修27张,中割要描27张,上色要上27张,摄影要合成27张,劳动量是成倍增加的。在不重要的地方消耗如此多的张数实在是毫无必要。

演出该做的事情不是把画面做得多么多么炫酷,而是要给画面查漏补缺:这两卡前后角色站位不一样,改;这卡透视有点问题,改。有时甚至是给画面做减法,与现场的各种不利条件妥协,在各种资源都受限的情况下做出既能让监督满意,又能让观众满意的一集。在TV动画地狱一样的制作现场,仅仅是这样的工作就已经让演出精疲力竭了。

演出厨意义上的“演出回”,是各个环节都协调好,准备相当充分的情况下才能诞生的。一季度将近50部tv动画中有这么4~5集值得做演出分析的回数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作画张数少,所以演出就要绞尽脑汁给作画擦屁股。这种论断是毫无道理的。张数少有张数少的做法,张数多也有张数多的做法。张数少的:《彼氏彼女》第19集传言张数不过600,省到不能再省;《拥抱!光之美少女》第15集大田和宽作监回,张数肉眼也是可见的少,但依然能让观众捧腹大笑合不拢嘴。张数多的:《Fate/Apocrypha》第22集伍博谕回作画张数过万,实际效果土得掉渣,观众骂声连连。

至于“最初的动画演出就是省钱省出来的”,不知出处在哪里。1943年政冈宪三的《蜘蛛和郁金香》,熊川正雄主作画,常有1k,2k片段,角色演技生动细腻,动画制作中必然有演出意识的存在。既不省钱,也不省力。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六出绯花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4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如何看待经常有人说动画作画崩坏和制作省钱?

请问,没有美术基础,做模型与做动画,是不是做动画相对优势大点?


游戏行业从 2015 年到 2020 年经历了哪些发展?

五年的时间游戏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2015年4G刚刚普及,苹果推出的新手机叫 iPhone 6S,移动游戏市场启动高速发展;2020年5G在路上,苹果iPhone 11已发售,移动游戏市场已全球第一。

2015年,大家都很敢说,创业大佬说月流水低于五千万,他吃翔;软件著作权都抄的游戏公司说产品100%原创;代言人人设崩塌,游戏公司力挺到底……

2015年,盛大游戏、巨人网络、乐逗游戏和360等公司忙着私有化;二次元还代表着小众,是许多游戏公司未曾涉及过的领域;《围住神经猫》刷屏,H5游戏被炒得火热;网易举办了首个520发布会……

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没变。

游戏流水

2015年,最畅销的游戏《梦幻西游》传出流水9亿,以月为单位;

2020年,最畅销的游戏《王者荣耀》传出流水20亿,以日为单位。

投放

2015年,游戏投放公司考虑的是一周能不能回本;

2020年,游戏投放公司考虑的是一个亿预算能撑几周?

过包

2015年苹果商店一天过审10个包,

2020年苹果商店一天被封10个账号。

随着厂商骚操作的增加,苹果商店的过审慢慢变严格,就出现了过包难的情况。有家南方厂商高薪聘请了过包高手,一时间和其他厂商拉开差距,该人也成为了行业奇谈。

灰色地带

2015年,游戏流水自充值,左手倒右手,玩了资本;

2020年,游戏马甲包,披上新皮,骗了用户。

自充值能够制造流水高的假象,从而获得资本的青睐;资本退潮之后,厂商需要实打实的利润时,通过不断换皮上马甲包的方式,在各大渠道洗用户。有些公司甚至沉溺于利用灰色玩法立足行业——有一家游戏公司,2015年靠着自充值让自家的体育游戏稳稳排在iOS畅销榜TOP100名,而今又因为马甲包问题导致旗下游戏被查。

CJ Show Girl

2015年,「限装令」「限胸令」来了;

2020年,限制不住的是「大长腿」。

2015年ChinaJoy出台了最严着装令,不允许ShowGirl穿着过于暴露。但限装令开启之后,Show Girl们用大长腿打出另一片天。

危机公关

2015年,陈赫离婚,《少年三国志》发布「人不风流枉少年」文案力挺;

2020年,罗志祥分手,《剑与远征AFK》连夜撤下海报。

明星代言变得越来越普遍,社会大众对公众人物的言行合一要求也越来越高,游戏公司的态度也从跟着顽梗变成了谨慎对待。5年前,游族不仅在陈赫感情负面新闻来时力挺,后来的《少年三国志2》上线也依然启用陈赫当代言人。而到了2020年,游戏公司更注重自身的口碑,罗志祥分手后,游戏《剑与远征》已经把代言人换成了Uzi。

渠道为王

2015年,渠道为王,渠道资源分配甚至能够决定产品的成败和生死;

2020年,产品为王,一款爆款就能与大渠道用户匹敌。

大厂已经开始用精品游戏倒逼渠道重新谈分成。

流量资费

2015年,李克强总理说,我们的流量费太贵了;网易丁磊说,1G就要70元。

2020年,中国移动说,流量费下降了95%以上了,流量费1G只要6块钱。

以前下载一款不到300MB的消消乐就要花掉25块钱的流量资费,现在大家不开WiFi都敢刷抖音了。

游戏包体

2015年,500M,这游戏太大了!

2020年,5GB,该换手机了!

长青游戏

2015年,《梦幻西游》《大话西游》《王者荣耀》《率土之滨》上线了;

2020年,他们还牛逼着……

国民游戏

2015年,大家独自玩《开心消消乐》;

2016(17、18、19、20)年,大家组团玩《王者荣耀》。

身份

2015年,身份证一看,已满18岁,可以去网吧通宵玩游戏;

2020年,身份证一看,未成年人,玩两小时就好乖乖写作业了。

如果说以前的年龄限制是为了保护孩子的话,现在的防沉迷多了一层「救救游戏」的意味。

诉讼

2015年,天象互动表示,《花千骨》系100%原创,没有侵犯任何人的合法权益。

2020年,法院强制执行,天象互动&爱奇艺赔款并向蜗牛游戏致歉。

蜗牛游戏状告天象互动&爱奇艺的《花千骨》侵权《太极熊猫》,蜗牛游戏胜诉,2020年3月16日法院强制划扣爱奇艺公司3000多万赔偿款。

版号

2015年,没人提版号,游戏按计划上线,一路畅通。

2020年,人人都在谈版号,不是在等待版号下发就是在申请版号的路上。

有版号不一定行,没版号一定不行。

投资

2015年,在中关村喝咖啡有可能被投资人看上;

2020年,没有过硬的履历天天请投资人喝咖啡都无济于事。

投资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了,以往只需要一份PPT,现在创业者过往经历优秀、打造过的游戏出色才能提起投资人了解一下的兴趣。当然,优秀的创业团队什么时候都是投资人眼里的香饽饽。

新公司

2015年,畅游的王一、中手游的应书岭和完美世界的李青等辞职了;

2020年,紫龙互娱、英雄互娱、祖龙互娱和贪玩游戏成立5周年。

消失的公司

2015年,明星公司很多,中清龙图、乐动卓越、天象互动、银汉科技、蜗牛游戏……

2020年,他们都很沉默。

第3名

2015年,游戏行业的前两名是腾讯网易,第三名是?

乐元素?蜗牛游戏?掌趣游戏?中清龙图?

2020年,游戏行业的前两名是腾讯网易,第三名是?

阿里游戏?三七互娱?莉莉丝?

铁打的双巨头,流水的第三名。

出海

2015年,海外市场是一片蓝海;

2020年,海外是红海、血海。

以前,FunPlus还是一家在「闷声发大财」的公司,智明星通和IGG也不被人所熟知,他们所做的SLG在国内不是主流品类;2020年,出海榜单头部公司都是巨头或和小巨头,许多厂商将出海抬高到公司战略的位置。

市场规模

2015年Q1中国游戏市场规模320亿元;

2020年Q1中国游戏市场规模732亿元,五年增长128%。

(数据来源于CPC&IDC、艾瑞咨询报告)

市值

2015年→2020年,上市游戏公司们的头部公司暴涨,中部勉强保住基本盘,尾部市值缩水严重。

腾讯暴涨229%:1.4万亿港元→4.6万亿港元

网易暴涨222%:188亿美元→605亿美元

掌趣跌去46%:372亿元→200亿元

游族跌去11%:257亿元→230亿元

蓝港互动跌去92%:18亿港元→1.47亿港元

飞鱼科技跌去90%:28亿港元→2.7亿港元

从业者

2015年,你进入游戏行业,渴望着变得强;

2020年,你可能变强了,也变秃了。

2015年的游戏行业和2020年的游戏行业,还有什么值得被记录的变化?欢迎在留言区与大家探讨~

END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游戏新知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关于游戏行业的问题?

为什么游戏行业近十年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大数据公司Palantir任命3名新董事 为IPO做准备

【TechWeb】6月2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大数据公司Palantir正在积极为IPO(首次公开募股)做准备,近日任命了3名新董事。

palantir400

大数据公司Palantir

这3名新董事包括1名女性,即《华尔街日报》记者Alexandra Wolfe Schiff。加州规定上市公司必须拥有至少1名女性董事。

另外2名新董事分别为Spencer Rascoff和Alex Moore。Spencer Rascoff是初创公司Zillow的创始人;Alex Moore是Palantir的早期员工。

外媒去年曾报道,纳斯达克和纽约证券交易所都要求独立董事在公司董事会中占多数席位。但在Palantir的四名董事会成员中,其中有三人是联合创始人,只有一人可以被认定为独立董事。

现在看来,Palantir正在向各项规定靠拢。

外媒本月早些时候曾报道,Palantir计划在数周内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准备在今年秋天登陆资本市场。

知情人士称,Palantir正在与投行合作,期望在上市之前解决公司的资本结构问题;Palantir还在与顾问协助,为IPO做好其它准备工作。

Palantir向政府部门,以及金融、健康和其他行业的公司提供数据分析、信息安全和其他数据管理解决方案。

该公司的投资方包括137 Ventures、Artis Ventures、本·林(Ben Ling)、Founders Fund、Glynn Capital Management、GSV Ventures等等。

文章


兆易创新:子公司已出售全部中芯国际H股股票 折合人民币约7.76亿元

【TechWeb】6月29日消息,兆易创新发布公告称,应公司资金规划要求,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减少账面金融资产比重,芯技佳易自 2020 年 2 月起陆续择机出售所持中芯国际 H 股股票。截至目前,芯技佳易已出售所持全部中芯国际 H 股股票,总交易金额折合人民币约 7.76 亿元。

TIM图片20200629170342

据悉,公司境外全资子公司芯技佳易微电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于 2017 年 12 月以每股 10.65 港元价格,认购中芯

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股份 50,003,371 股。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新金融工具准则等有关规定,兆易创新将所持中芯国际股票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采用“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科目核算。本次出售股票交易,不影响公司当期利润及期后利润。

文章


研究机构:一季度全球云IT基础设施支出同比增长2.2%

【TechWeb】6月2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一季度,汽车、航空等众多行业都受到了影响,但云计算并未受到明显的不利影响,相反,企业和机构对云计算的需求还有增加。

botongshujuzhongxin_500

对云计算需求的增加,也拉动了对云IT基础设施的需求,有研究机构表示,一季度全球云IT基础设施支出同比仍在继续增长。

研究机构提及的云IT基础设施,包括用于云环境的服务器、企业存储和以太网交换机,公有云和私有云均包括在内。

从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来看,全球云IT基础设施一季度支出是同比增长2.2%,非云领域的传统IT基础设施的支出在今年一季度则是大幅下滑,同比下滑16.3%。

具体到公有云和私有云方面,推动全球云IT基础设施的支出在今年一季度继续增长的,还是公有云。

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在一季度全球云IT基础设施的支出中,来自公有云的支出为101亿美元,同比6.4%;私有云IT基础设施的支出为44亿美元,同比下滑6.3%。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