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发布Galaxy S21系列手机,售价799美元起

品玩1月14日讯,今日晚间,三星举行全球新品发布会,发布Galaxy S21系列智能手机Galaxy S21、S21 Plus和S21 Ultra三款新机。S21和S21 Plus的起价分别为799美元和999美元,S21 Ultra售价为1119美元,比对应的S20系列的售价都低了200美元。

三款手机均采用高通骁龙888处理器。支持AI一键多拍2.0,可以拍出更多的照片和视频。支持8K视频拍摄,120Hz自适应屏幕。S21和S21 Plus使用了柔性直屏,尺寸分别是6.2英寸和6.7英寸,分辨率均为2400×1080像素,搭载了第二代动态AMOLED屏幕。

S21 Ultra采用6.8英寸的曲面屏幕,2K级别的分辨率,使用了全新的三星发光材料,屏幕的极限激发亮度达到1500nit,对比度达到3,000,000:1,同时新的发光材质还能大幅度降低蓝光对于使用者眼睛的伤害。另外这块屏幕延续使用了LTPO技术,支持10-120Hz的动态刷新率,而且在S21 Ultra上,120Hz和2K分辨率可同时开启。

摄像头方面,S21和S21+配备了1200万像素的主镜头、1200万像素拥有120°视野的超广角镜头和一颗6400万像素可以实现3X等效光学变焦的长焦镜头,两款手机均可以通过数码裁切实现30X的数字变焦。三颗镜头中,主镜头和长焦镜头均支持光学防抖。

S21 Ultra配备全新的四镜头模组,主镜头为三星全新设计的1.08亿像素传感器镜头,支持9in1的像素合成技术,合成后的像素面积可以达到2.4μm,可以实现弱光下的降噪能力提升200%,同时这颗镜头可以拍摄12 bit的HDR RAW格式照片。剩下三颗镜头分别是1200万像素120°的超广角镜头,1000万像素3X等效光学变焦的长焦和一个10X等效的潜望式超长焦镜头,采用多路光线折射原理打造,可以直出10X光变照片。

Galaxy S21系列智能手机还带来了全新的One UI 3操作系统。另外在这一代的S21 Ultra上,首次实现了对于三星S Pen的支持,因此三星在这款手机上使用了电磁屏幕。S Pen可以为S21 Ultra提供全新的操控方式,它平移了三星平板电脑Tab S7上所有的书写功能。不过由于S21 Ultra没有独立的S Pen插槽,因此三星特意为S21 Ultra发布了两款S Pen保护壳。

此外,三星还发布了全新的TWS耳机Galaxy Buds Pro,具备主动降噪功能,360音效功能。

Galaxy Buds Pro支持以上功能
Galaxy Buds Pro支持以上功能

三星在发布会抢先苹果发布了Galaxy SmartTag,通过三星SmartThings应用程序将其与智能手机配对,即可以通过手机查找该SmartTag的位置,当用户搜索标签时,SmartThings应用程序会根据信号的强度显示一个远近状态,并且您可以点击按钮使Smarttag发出提示音。现阶段SmartTag仅适用于三星Galaxy设备,它将于1月29日开始发货。它的零售价为29.99美元。

 


如何评价2021年1月新番《摇曳露营△ 第二季》第一话?

《摇曳露营》是少有的我看了漫画后,还会每周定时追着动画看的动画。

不为别的,就为了漫画中没有的立山秋航的配乐。

当那熟悉的笛子要素和口哨要素响起时,整个人就好像飞离了钢筋和水泥的阻隔,到了带着落叶和松果球味道的山中,在微冷的晚风中升起一堆篝火,就着一顿简单又美味的野营餐,和朋友借着月光开始东拉西扯,又或是独享冬天的本栖湖。

幸好我小时曾长期生活在乡村,虽然风景远不如《摇曳露营》中描绘的美好,但身体依旧记得秋林、冬湖、火堆、冷冽的风和在这种天气下格外透彻的星空的自然感受。

观看《摇曳露营》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最好是在冬天的深夜(每周更新时就很合适),半倚在温暖的床铺上,窗外的冬景会让人觉得自己与她们同在,露营中的简单料理会让本来就已经微有饿感的肠胃变得饥肠辘辘。这个时候,如果放弃对身材的维持,打开了“应急食品”,就能与志摩凛取得奇妙的同步感了w

这次的小故事讲述了志摩凛露营爱好的开端:被自然的风物所吸引,从在家里搭帐篷,到第一次露营略微受挫(相信我,现实中的冬天露营比动画里表现的劝退的多的多的多),再到被一杯咖喱面所拯救。

然后,发现露营之美的她,在这个冬天再次骑行出发,去往略微遥远的海边,探索新的露营地。

《摇曳露营》好就好在作品的“自然”状态,固然人员组成非常芳文,却没有强行把少女们凑在一起干些什么。

凛大多数时间依旧是独自露营,抚子的萌新三人组还在攒钱买装备中,回家部的惠那在受到一季的熏陶后,照例回家遛狗w

这样挺好的,如果强行让她们凑在一起露营,反而落了痕迹。

一起来等下一话吧w


PS:

三年前《摇曳露营》播出的时候,我在自问自答。

三年后第二季播出时我依旧在自问自答,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爷青回”……不,也是一种“咖喱面”呢?(笑

PS2:

这张好有女儿感(我女儿在家里也干过类似的事情,话说哪个小孩没干过呢?)

我已经成功代入凛爹了(滑稽)

PS3:

A站的截图体验真是糟透了,就不能让我直接保存到本地且不加你们的二维码么……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浅色回忆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华为Watch GT2在今天(2020.10)是否值得购买?

《弹丸论破》为什么没有 2?


华为智感支付现已支持微信支付

品玩1月14日讯,根据长安数码君的消息,华为Mate 40系列首发的智感支付功能现已支持微信支付。华为Mate 30系列和华为Mate 40标准版的用户进行软件升级后就可以设置微信支付了,华为Mate 40 Pro及保时捷版本用户还要再等一下。目前,华为智感支付已经支持华为钱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华为智感支付功能通过超感知前置摄像头感应扫码盒,然后在屏幕上自动弹出付款码,官方称可让扫码支付一气呵成。现在,华为P40系列、Mate 30系列用户可享该功能。


上海疾控中心与辉瑞中国签合作协议,建设疫苗临床试验基地

品玩1月14日讯,据澎湃新闻消息,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辉瑞中国在上海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开展公共卫生人才梯队、疫苗临床试验基地、疾控机构形象建设等三方面的合作,具体包括设立疾控系统人才培养项目,夯实疾控系统人员专业技能,打造多层次、多学科人才梯队;双方将携手建设上海疫苗临床试验基地,完善上海疫苗评价管理体系。此外,双方还将继续开展对公众疾病知识的科普宣传和教育,为疾控工作营造良好的外部支持环境。

 


Oculus下月将推出多用户帐户和应用程序共享功能

品玩1月14日讯,据Engadget消息Oculus宣布将推出多用户帐户和应用程序共享功能,多用户功能使主要帐户所有者能够在其设备上添加最多三个辅助帐户,每个帐户都将获得个性化的游戏进度和成就。此外,他们还可以与二级帐户共享他们购买的应用程序。

这两个新功能将首先在Quest 2上测试,然后再推广至初代Quest。主帐户只能在一个Oculus设备上打开应用程序共享,即使他们可以同时登录多个设备。此外,辅助帐户不能与其他帐户共享应用程序。更改耳机主要帐户的唯一方法是恢复出厂重置。


悟空问答APP将于2月3日起停止运营,关闭服务

品玩1月14日讯,悟空问答昨日在今日头条上发布APP下线公告。悟空问答APP将于2021年1月20日00:00起从各大应用商店下线。2月3日00:00起停止运营,关闭服务,悟空问答APP将无法注册、登录、发布内容、查看已发布内容及查看其他人发布的内容。 

公告称,悟空问答APP中的收益、粉丝、内容、收藏等都将迁移至今日头条APP及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创作者可转移至今日头条APP、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继续进行创作。

悟空问答前身是头条旗下的“头条问答。”2020年9月底,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为期两个月的集中专项整治。专项整治以来,督促20家重点“知识社区问答”平台开展自查自纠,其中包括“悟空问答”。


快手通过港交所聆讯 计划2月第一周上市

品玩1月14日讯,快手公司已于今天下午通过港交所聆讯,计划2月第一周上市。1月18日开始,快手公司上市保荐人团队将开始分析师路演,随后快手公司正式进入招股阶段。招股书显示,快手公司2019年收入391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营收为253亿元,这主要是因为广告及电商等收入的增速加大。


如何评价2021年1月新番《摇曳露营△ 第二季》第一话?

「あたしのあしたに会いにいく。」

第一话就是这句宣传语的实践。这句话我在想法里说过,是相当日文语感的,难以翻译,甚至带有一些文字游戏的成分:我(あたし)和明天(あした)这两个词的假名其实都一样,只是调换了顺序。某种意义上,“我”又与“明天”似乎被视为同一物,这两个词释放了更多的意义。偷一下我一位朋友的翻译:“前去与我的明天相见。”

第一集中,许多个昨天,共同串起连接至今天,最终与明天相见。

拆分来看的话,这个“昨天”在第一集里是多义的:第一集前半部分,关于初中时第一次去露营的凜;第一季凜与抚子的相遇。这两个“昨天”是互相串联的,大多数观众都能发现,凜第一次让抚子晓得露营的乐趣,和抚子第一次亲自体会露营的乐趣有许多相似的情节,似乎凜的经历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抚子。而这一切的串联,都有一个线索物:咖喱泡面,这既是凜第一次露营时妈妈准备的备用粮食,又是凜第一次遇见抚子,让抚子在冬日里吃得很香的晚饭。

所有的这些“昨天”,宛如各种支线一样,最终通过了这些关于相似的相遇、邂逅,聚拢在了“今天”——第一集最后再次因咖喱泡面连接起了关系,并通往明天的旅程之中。

这个情节的设计妙就妙在,联系起“昨天”和“明天”、“你”和“我”的关系并不是一餐美味佳肴,也不是什么精挑细选的礼物,这只是一盒随处可见的咖喱泡面,但正因为是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司空见惯之物成为了无可代替之物,恰恰映衬了关于邂逅的意外性。若凜没有爷爷的引导也不会喜欢上露营;若抚子没有迷路,凜也不会和抚子相遇……没有这些相遇,咖喱泡面也不会承载这么多重的意义。

动画中,这份相遇的着墨更浓厚是来自于一个演出——吃泡面的人物演技。这里其实挺值得分析的。

若说日本动画史上关于好吃的食物的刻画的话,必定跳不开高畑勋的《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海蒂》第2话里那块融化的芝士。

在此引用一下“学级委员一条同学”的论述(由 @屋顶现视研 发布):

而高畑勋与宫崎骏等人在《海蒂》《三千里》中所做出的导向真实的工作,同样地,就是以现实为跳板,再构筑出“大巧若拙”的动画-符号,给观众以真实感。以《海蒂》中第2话爷爷烤融化芝士的场景为例,对芝士这一符号的构筑是前所未有的,在芝士融化的幻象中,观众看到了其光滑、粘稠、柔软、明亮的性质,在对现实世界的“回忆”中想象出其滑嫩醇厚的口感,从而获得了多层次的体验。井上俊之称“从画面中找不到一根多余的线条。只是有着简单的轮廓线和高光、阴影,不知为何那个芝士就是比现实的芝士看起来更美味。就算信息量被消减到极限的画面,观众还是能从动画中提取出我们所看到实物的印象,这正是动画的优势所在”。我们发现,我们对金黄色的块状上一个白点的反应竟如此地复杂,我们仿佛从中看出了整体的性质。
事实上,现实世界中绝不会存在如此融化的芝士,甚至可能差得很远,所以这绝不是对现实的摹写;但在观看的时候,我们理解了“融化”这一现象,并从中获取了芝士的性质——它成功地再现了现实(芝士与融化现象),甚至“比现实的芝士看起来更美味”——包括动态在内,这是一整套关于质感的等效关系。另一方面,能如此自如地激起我们感觉和印象的流变也在于动画所具备的原生质性,它虚构出了另一种现实,或者说,身体的现实。再符号化是对我们内在的身体感觉的再发现。

屋顶现视研:动画与现实,或高畑勋的现实主义坐标

实际上和高畑勋想要让观众与动画里的人物拉开距离、客观冷静地看待动画中的一切这个意图有点相悖,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幕还是让观众模拟出角色的感觉,从内心觉得“这片芝士很美味”,并成为了日本动画史上相当有名的一幕。这是直面食物的现象本身,利用动画的符号性再现现实。

《摇曳露营》并没有采取这样的方式,去正面绘制泡面的内容,而是从食物回归到吃东西的人身上,用人物演技完成了侧面的现实再现,然而这又和《海蒂》殊途同归:动画永远不能和现实比较所谓真实性,但可以对模拟这份真实。正如一条同学所说,《海蒂》没有去对现实进行摹写,而是通过观众对画面信息(这片芝士的性质)的理解,获知了“这片芝士很好吃”的本质,完成了一种近乎于现实的感官刺激;《摇曳露营》里抚子的“演技”也是再现现实的渠道,通过她的表现——迫不及待地吃,甚至为了能快点吃上还吹气,连汤一起喝,喝的时候还有一个闭上眼睛的蓄力,最终呼出一股冬日里的白气——这一连串的小情节实际上都有一定的夸张化,但非常有效的是,观众能通过对抚子的表现的理解,并激起我们对美味食物的经验的感觉,获得了和抚子感同身受的感官,即使仅仅只是泡面,也看起来远比现实中的泡面要好吃。

再加上两个季度的《摇曳露营》都在大冬天播出,这些观看的条件更加深了动画对这个现实的再现力量。想一想,最后抚子那一呼气,是多么画龙点睛的演出!第二季初中的凜也有这样的演出:

食物的好吃程度,昭示这份邂逅的关系将会日渐深厚——因为这个食物将会成为她们的日常中值得纪念的东西。两个季度以“吃”这个情节作为日后所有情节的开启,因此对“好吃”本身的描绘也相当重要。而细节之中,从第二季凜吃泡面的“演技”,又与第一季抚子吃泡面的“演技”有许多相似的表现与情节,通过这些相似也让这两个“昨天”串联起来,第二季第一集最后,咖喱泡面再次出现并见证两人的关系,这是所有的串连的最终结果,也即是我开头说的:“许多个昨天,共同串起连接至今天,最终与明天相见。”

这里也并不打算用《日常》那句名台词——“我们每天度过的日常,其实也许是连续发生的奇迹。”,“奇迹”这个词还是过于高歌张扬,《摇曳露营》的世界是恬静的,不强调戏剧性的,整部作品是对无起伏波浪的现实生活的一种再现,这些司空见惯的相遇与转折,便是意外性本身。

之前还看到一个新闻,说是《摇曳露营》系列中,距离感很重要。

这里制作人说得其实不算深入,但也确实浅白地说出了一个谁都知道的真相:现实中的美少女不会像动画里那样搂搂抱抱贴贴的。

正经一点说,保持这种距离感确实也是《摇曳露营》的核心之一。在去年的泡面番《房间露营》,就是这份距离的体现,那就是无论凜多么敞开自己的心扉,但实际上在抚子的露营部小团体,凜依旧算是外人,依旧是和这个小团体各有各的行动,可以说各有各的露营方式,也各有各的人生(それぞれのキャンプ、それぞれの人生)

第二季很好地延续了这种“それぞれ”,从第一季到第二季,她们在手机聊天软件上的互动一直是相当重要的情节,因为她们经常各处一方,不能面对面的交流便是这份距离感的体现。第一季这种“それぞれ”的一个高潮便是第五话:

这是凜和抚子各自露营,互相拍摄当地的夜空发给对方看的情节,当时我这样写:

当少女通过邮件互相分享各自看到的夜景时,观众被允许看到她们俩看到的景色(大全景),却不允许窥探她们互相看到了对方发来了怎样的照片,她们互相转述的风景恰恰不被公开共享。正如醒来看见旁边熟睡的脸颊,这是少女之间的秘密,其名为“世界的中心”,“生活的真谛”。

第二季第一集中,原本不打算见面的两人,却因缘相遇,这并不算是什么奇迹,是晨间曙光见证了这份生活的意外性。最后抚子目送凜启程,她们再次天各一方,再次前行,与各自的多义的(それぞれ)明日相见。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塔塔君Minkun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华为Watch GT2在今天(2020.10)是否值得购买?

《弹丸论破》为什么没有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