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地的农场主、从事渔业的原住民、环保主义者、当地社区、产权所有者和政府机构各方谈判数十年年,最终妥协达成拆除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