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鲁效应仍是一种纯粹的理论预言,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测量能力